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05章 人仙浪手撕薪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此刻身處‘投影領域’范圍內的白浪,思緒在電光火石間飛轉,能夠總覽全局,進行全面思考。

  他分心留意了番僧的種種表現,確定對方戰斗意志不足,處于消極防御狀態。對方察覺到處境不妙后,戰術逐漸偏向保守。似乎將寶壓在了這尊‘圣光骷髏’身上?等待這邊有所反應后,再做出應對。

  利用‘主腦矩陣’輔助分析思考的白浪,已經明悟這三名契約者的強弱關系。體內隱藏薪王的‘圣騎士’最強,被封印進棺材中的‘響雷契約者’最弱,這個番僧實力居中,但仍游刃有余,甚至還有某種底牌,給了他拖延觀望的自信心。

  于是浪也沒過分逼迫,僅僅遣出另外‘海鮮三大將’匯合。讓忍兔‘七干部’在自家主場(拉萊耶)結‘北斗七星陣(蝦G8亂打)’迎敵,旨在拖住對方。

  戰場另一邊,白浪已全力運轉《天地烘爐訣》,將氣血欄飆到Max!

  周身氣血化作長河直沖天際,幸存的兔兔們也一個接一個燃燒靈魂,自我獻祭,齊聲狂熱高呼:

  “熊熊圣火,焚我殘軀。生亦何歡?死亦何苦?憐我世人,憂患實多。兔王老祖,夢魘家鄉!”

  隨即,一面面‘氣血戰旗’將它們自我獻祭的‘氣血之力’通過戰陣,匯總傳遞到白浪的‘氣血長河’中,獲得臨時性的無限能源。

  感覺自己已經超神,天下無敵的白浪,揮動雙拳,控制‘邪靈法相’轟出一道又一道凝實的殺意之拳,每一拳的傷害都超出二階的極限,朝著骷髏薪王擊去。

  白浪每一拳轟出,都宛如夕象夜凱,身后猿魔仰天咆哮,魔象踏蹄嘶鳴。

  遭受攻擊的‘薪王’也揮動血肉模糊的殘軀進行抵抗,它周身禪唱不絕于耳,體表更是爆出層層金光與‘殺意血拳’相互抵消。

  血光一輪又一輪的砸中、迸發,映照的金光時亮時暗。骷髏薪王雖然紋絲不動,但包裹在‘琉璃金身’之上的血肉卻不斷消融分解,被逸散的‘殺意波動’撕去一塊又一塊。

  圣騎士鎧甲殘破,半張臉已經看不到絲毫血肉,露出終結者般的黃金骷髏頭,身體更是一點點從‘人類’消融瓦解成‘骷髏兵’。

  此時的白浪,同樣沉浸在如狂風巨浪般連綿不斷的攻擊中,前所未有的暢快。通過兔兔的自我獻祭,他處于人生巔峰,并不消耗自身‘生命血條’,就能享受到‘天魔解體’帶來的強大力量。

  代價僅僅是區區80只兔兔,實在太劃算了。這種沉迷其中,宛如入道,不停超越自身極限的揮拳,讓根基欄中每一個與‘氣血大源’相關的能力欄開始共鳴融合。

  原本卡在LV5大圓滿的氣血變得蠢蠢欲動起來。

  白浪依舊不為所動,借助天時地利兔和,無限制獻祭燃燒兔兔,將它們暴走后的力量加持于自身,將一道道狂熱的靈魂融入‘魚兔血煞’當中,為殺意波動注入靈魂,繼續暴擊!暴擊!!暴擊!!!

  這種不要命更不再在乎燒錢的戰術,哪怕剛剛蘇醒的‘薪王’也支撐不住。它將自身隱藏在圣騎士體內的最后一點積蓄也消耗掉,支撐起一道道金光吃力抵抗。至于什么‘薪王’的污染性?白浪完全無視,甚至反過來污染它。

  遠處‘番僧’驚鴻一瞥下,頓時大驚失色,甚至出現了‘究竟誰才是薪王?’的錯覺。

  白浪此刻的滔天魔焰,籠罩天地的‘(虛空)投影魔域’,以及狂信徒般癲狂不已卻樂在其中的邪教式自我獻祭,還有那一拳又一拳攜帶‘強精神污染’的哀嚎血煞魔拳,都充滿令人誤解的違和感。

  仿佛那個‘圣光骷髏’才是接取了討伐薪王任務的正義契約者,卻被白浪這個脫封而出的積年老魔壓著打,從活人打成死靈骷髏還不肯罷手,正在趕盡殺絕挫骨揚灰。

  隨著不要錢的‘氣血’不斷涌入體內,白浪隱隱感覺承受不住,緊接著,化身‘修羅形態’的兔魔一個縱躍,融入白浪體內,在他周身體表,構建出一套血煞凝聚的‘修羅鎧甲’。

  頭顱被全封閉的頭盔包裹,面甲正是兔王的供物,那塊‘修羅面具’,頭頂豎起三對鋒利尖銳的兔耳;身體兩側,長出四只與雙臂無異的能量手臂,巧妙嵌合,就仿佛自己天生有六條手臂,隨心運轉毫無生澀。

  縱步一蹬,血光閃現,白浪已經來到獵物正前方,二話不說掄動六條手臂,輪轉轟擊,無限暴擊。每拳落下如同炮彈轟炸,鏖戰骷髏薪王,將其打的不斷崩潰,身體濺射出一塊塊金色能量碎片。

  狂熱的兔兔們看到‘主人’化身‘修羅姿態’,雙眼血紅振奮無比,二話不說,自爆!自爆!自爆!

  瘋狂的想將自身一切都獻給白浪,與我主同在。

  于是源源不絕,遠超白浪承受極限的‘氣血之力’注入體內,任憑他六臂打出千臂的效果,依舊無法完全宣泄出去。哪怕體表出現由供物邪靈構造的鎧甲,也難以壓制暴走的力量。

  白浪此刻就像一臺發動機,他的橫煉肉身邪靈鎧甲就是缸壁,承受著兔兔們自爆點燃的氣血。如同內燃機點火引爆汽油,瘋狂沖擊缸壁,推動肉身瘋狂對外做功,以‘殺意波動之拳’的方式宣泄。

  但兔兔們太給力,浪這臺發動機支撐不住,就快要炸缸。而外界的‘骷髏薪王’說來也慘,面對與自己差不多同級的兔王菩薩攻擊,一點點被破防,被單方面毆打到電量不足,尚未呈威就要黯然退場。

  轟轟轟!轟轟轟!

  氣血如同匹練,打出絢爛刺目的血腥拳風。每拳都掀起一片血色氣浪,‘骷髏薪王’節節敗退。琉璃骨骼不斷發出破碎聲,出現大片裂縫,接著修復完好,又再次被爆掉。

  一拳、一拳、又一拳,金光骷髏逐漸暗淡,雙手招架的頻率,被六條手臂完全碾壓下去,看起來吃力又無助。

  白浪全身肌肉鼓脹,皮膚下方爬滿隆起的紫紅血管與黑色經絡,如同熔巖在全身流淌,再被猩紅色血霧纏繞,如同燃燒起一層血焰,邪魔再世。

  在這種隨時都可能被撐爆的極限狀態下,他的右臂終于支撐不住,傳出一聲微弱的‘破裂’聲響。

  隨即,他的靈魂、思維、神念……被一股腦卷入其中,吸了進去,但殺戮動作依舊不停止。

  浪此刻已經無法感知外界,一切動作都發自本能。

  恍惚間,他的精神遁入一個‘小點’之內。右臂血肉在持續不斷的極限沖擊中,終于支撐不住,某處穴竅被爆炸的氣血撕裂、崩潰、向內部坍塌,最終構成一個‘極小’又‘極大’的內空間。

  竅穴?

  精神處于‘竅穴空間’的浪立刻明悟發生了什么?

  這具肉身持續承載瀕臨三階極限的‘氣血自爆沖刷’,非但沒有崩潰,反而依靠‘橫煉盔甲’牢牢鎖死氣血不外泄。

  那么無法超脫樊籠,就只能瘋狂內卷。于是尚未獲得氣血進階功法的浪,用最原始的方式,沖開第一枚‘竅穴’。

  這是超越氣血當前層次(武圣),晉級下個階段(人仙)才能掌握的內容。

  與此同時,白浪心神重歸清醒,脫離‘竅穴’接管身軀,同時靈光一動。

  在拉萊耶海鮮城最底部,有一座由108柄無上‘輪回求道魚劍胚’構造的‘天罡地煞仰望星空大陣’,用來鞏固‘海鮮城小世界’的根基,梳理小世界的能量運轉規則。

  ‘仰望星空大陣’對于拉萊耶,就好比創造一個世界的同時,提前鋪設一座‘先天大陣’做為低級,構造出靈脈網絡,小世界總控平臺。

  ‘種田效率’要比一個野生世界自發進化高出無數倍。

  白浪將這套‘劍陣靈寶’留在拉萊耶,同樣有利用‘小世界’孕育‘劍胚’的目的,互惠互利。

  但此刻,白浪念頭一動,一口拉萊耶小世界先天靈寶‘輪回求道魚劍胚’破空飛遁,消失不見,同時出現在右臂的‘竅穴’之中。

  不論《猿魔托天經》還是《天地烘爐訣》,都沒有關于修行‘竅穴’的內容。但他早已打聽清楚,但凡涉及‘竅穴’的修煉,都要涉及神魂。

  他這個階段的氣血‘武圣’,肉身圓滿鎖主‘靈魂’難以出竅,還要一點點與肉身融為一體。最終將‘武道意志’凝練成‘神’,向內部不斷挖掘,開辟出‘竅穴’空間,在讓‘神’駐入每一個竅穴,獲得一竅之力。

  浪在此基礎上,還有更好選擇。那就是用一口‘先天靈寶拉萊耶求道魚劍胚’,鎮壓竅穴。不僅獲得‘人仙之力’,還能與外界的‘鯉魚血煞’交相呼應。

  用法寶、神器鎮壓竅穴,那是‘資深人仙’才能接觸的圈子,但浪同樣能做到。

  鯉魚入竅,整個人都不一同了。這條手臂,如同神器。此時的他,已將磨魚翁稱號佩戴起來。而對面的‘薪王骷髏’感受到大限將至,不顧一切在自爆佛骨,試圖脫離白浪的鉗制。

  “食我殺道輪回拳!”

  又是一拳,但威力與之前截然不同。

  血色巨劍一閃而逝,就像‘骷髏薪王’之前擊穿浪的頭顱一般,也一劍穿透對方頭顱,從‘靈魂’的層面,將對方最本源的東西一刀兩斷,抹殺殆盡。

  原本瘋狂反擊的骷髏動作戛然而止……根源泯滅,被高度濃縮的‘人仙拳意鯉魚劍煞’打爆。

  此時,兔之軍勢的殘兵敗將,已經不到20只。哪怕沒死的兔兔,也氣血衰敗、神魂枯竭,步入老年奄奄一息。

  開辟第一個竅穴,如同突然多出一座‘氣血水庫’,他的肉身再感受不到負荷。同時‘氣血長河’也停止了充電,讓他逐漸冷靜下來。

  另一邊,感知到‘骷髏薪王’徹底隕落的番僧,也被驚的直接炸毛,差點嚇到魂飛魄散。

  他深知這尊‘圣光骷髏’的恐怖與強大,根本不是二階契約者能夠應付的。哪怕三階,非頂級資深者不能處理,哪怕面對‘三階掛B’即便不敵也能全身而退。

  但現在呢?這怎么可能?我是在做夢嗎?!

  他原本的想法很簡單,就是一個字:拖!

  在當前任務世界,沒人是這個怪物的對手。只要拖的時間足夠長,任何人都會被‘圣光骷髏’抹殺,然后將自己也將順利脫身。

  但現在,一切都破滅了。

  在他最絕望自己,那個用拳頭硬生生打死了‘圣光骷髏’的魔頭卻沒有過來找他麻煩,而是靜靜呆立不動,讓他看到了新的希望!

  能活!我還有機會,我能活下去!

  白浪此時難以分神,因為他的氣血進入到一個關鍵時刻,就要突破了。

  超負荷劇烈運轉《天地烘爐訣》,外加99重兔兔獻祭。他所調動承受的力量,打出的攻擊,都遠遠超出氣血Lv5這個等級的極限。

  太多超綱的信息在戰斗中融入氣血欄,突破到LV6自然是水到渠成,不存在半點困難。然而在緊要關頭,白浪卻一腳急剎車,強行停止住突破,陷入兩難境地。

  《天地烘爐訣》的LV6可以突破,但是不能突破!

  因為,有毒!而且劇毒。

這門功法的lv6,能夠領悟氣血如龍  本質是將自身全部氣血、生命力、壽元、潛能、靈根、資質、血脈、神魂……完全凝聚歸一,化作一種名為‘龍’的狀態。

  此‘龍’沒有任何特殊含義,只是表達這一境界的至高地位,并常以‘龍形’外顯。

  ‘氣血如龍’后,能隨時舍棄舊肉身,將‘核心精華’打包帶走,化龍遁出軀殼,完成奪舍轉世,并將新的‘肉身胚胎’打磨成滿級。

  如果自己的‘靈魂’完整,并且沒有重鑄天賦,只能活一世的話。選擇這樣的Lv6倒也劃算,可在任務世界中完成‘化龍轉生’,奪舍原住民的血統。

  但對于‘八婆之友’的自己而言,這種Lv6毫無價值,且非常雞肋,不值得突破。

  他白浪根本不缺命好不好?每天重鑄20次。至于奪舍肉身?更可笑了,我以身為可憐弱小的恐怖直立猿為榮,不需要奪舍別的特殊血脈。

  因此,白浪止住氣血突破Lv6,甚至考慮是否再修一門‘氣血武道’?用第三種‘奧義’突破Lv6?

  此時,他靈感噴涌勃發,無數火花被點燃,有種沖動。憑借自己此刻的境界學識,可以量身定做一個Lv6奧義。

  這種沖動非常強烈,就像剛才自創《大虛空無量主腦懸浮矩陣觀》一樣。

  頓悟機緣可遇不可求,非常珍貴,又如流星般轉瞬易逝,必須把握住。于是浪停止追殺‘番僧’,原地不動,體悟這來之不易的機緣。

  白浪下線,計都上線。

  管家婆不允許任何人打擾白浪頓悟,于是她關閉了能力欄供物.琵琶,一腳踢掉持國天,親自上線與魔種融合,化作白浪的‘邪靈元神’出竅。

  指揮殘存的老兔兔廢物利用,與七人眾圍攻番僧,連續發動‘鯉魚仙法.八門遁甲虛空自爆牙通牙’。

  老驥伏櫪的‘兔兔’們連續自殺轟炸,再疊加‘拉萊耶大結界’主場壓制,逼的和尚窮途末路。

  “這是你們逼我的!”

  始終無法逃離‘投影領域’的他,在身后釋放出一個血色的‘邪惡投影’。自身的‘佛門斗氣’也被染上不詳的紅芒。與治愈神系的‘血色’不一樣,更加妖艷,如同活物。

  計都看到這一幕,低語道:“邪神?”

  這是,和尚功法中蘊含的‘佛門禪意’陡然一變,邪異非常,流出淡淡的虛空氣息。

  計都心神一凜,同樣調動自己的‘邪靈之力’,發出‘夢魘一擊’。

  和尚背后‘虛影’逐漸清晰起來,那是一個巨大的‘水蛭’影像。

  ‘水蛭邪神’巨大如象,通體血紅,表面布滿絲絨一般的纖毛,靈活如觸手,又想蚊子的口器,密集無比看起來非常惡心。

  計都敏銳捕捉到,這是一個遠比她更加完善、成熟、強大的‘邪神’,而非初級‘邪靈’。

  這個番僧修的不是佛法,供奉的不是佛陀,念得也不是佛經。妥妥一個‘邪僧祭祀狂信徒’,所信奉的正式這只‘水蛭邪神’。

  只不過和那個‘圣騎士’一樣,都牢牢藏在最深處,沒有暴露。此刻他絕境求生,才揭開底牌。

  索性與本體降臨任務世界的‘骷髏薪王’不同,他只有一道‘邪神投影’。

  如果白浪手下有一個特別忠誠且極具潛力的手下,要獨自進行任務。那么治愈神系也不會有哪個‘邪靈’,愿意投下一道‘虛影’做護身符。

  這種‘邪神投影’放在‘武道、神魂’世界中,就是最頂級‘功法觀想圖’。

  不需要任何經文、功法、神通、秘術內容,只要腦子里有這么一副‘投影’,就能時時刻刻觀想揣摩,并從中領悟出不可思議的‘神通’。

  此時,管家婆親自出手。調動她手中掌握的‘五大嫡系邪靈’,以兔王為輸出主力,虛弱的持國天進行牽制干擾,不斷用神術加持‘七人眾’與番僧兌子消耗,同歸于盡。

  最終,計都以‘舞神丸兌子’戰術,成功消耗掉番僧靈魂中的‘邪神投影’,使其實力暴跌,不復威脅。

  最終被只剩下4個的‘七人眾’一擁而上,撕成無數碎片。

  至于白浪,依舊沉寂在氣血突破Lv6的苦惱與快樂中。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