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19章 我白浪已經掌握了‘終極智慧’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初次接觸到擁有理性的薪王,白浪順利套出不少情報,對于污染源有了更詳實的理解。

  從樂園角度出發,一切站在‘樂園聯盟’對立面,不受控制,且危害損傷樂園秩序與利益的事物存在,都被定義為污染源。

  ‘樂園聯盟’的本質,是一個個具備‘維度侵蝕’功能的樂園(獨立源頭),彼此分工合作,高效開辟并培養一個個‘任務世界’。一面侵蝕真實宇宙的物質能量為其灌注精華,一邊將‘任務世界’強制升維,轉化成‘高維超凡世界’,歸于自身管理統治之下。

  無論不斷被被粉碎毀滅的‘末日世界’(當前忍界),亦或成功升維的‘超凡世界’,都在為一個個樂園添磚加瓦,擴充實體產業。

  而每個或大或小的樂園,則被視作一個‘宇宙樞紐’,轄屬著眾多‘超凡世界’。

  相同起源的‘世界’(例如忍界),若不斷被升維具現出來,并歸于同一樂園旗下,則被稱為‘世界系’,支持‘平行世界’理論。

  而更多起源不同、世界規則不同的‘非同源高維世界、世界系’,被某一樂園掌握,最終構成一個‘全能宇宙’。

  聯盟內部大大小小樂園,就是一個個或相互關聯、或存在隔絕的‘多元宇宙合集’。

  一些基盤強大的‘高能世界’升維后,會被多樂園共同管理。也有些世界的‘起源模型’獨屬于單一樂園,成為私有特產。

  比如掌握著大量稀有版權的魔女樂園,被聯盟奉為度假天堂。

  具白浪了解,傳火樂園沒什么特色,什么亂七八糟的‘高維世界’都有,但普遍有一規律,那就是危險。

  至于‘魔女樂園’,已經介紹過了,聯盟中掌握‘起源模型’最多的樂園,只要資源充足,可以無限開辟‘任務世界’。

  此外有名的狗仔樂園,并不以持有的‘高維世界’而出名,反而與所有樂園都有著密切聯系,提供大量情報、直播、新聞、調查、影視、偷渡……等服務。

  死亡樂園擁有獨特權柄,可以溝通連接任何存在‘地獄、冥界……’等概念的世界。不過面對‘墳場、狗仔、魔女’等強勢樂園,很難私自強行打穿防火墻連線,這屬于‘入侵行為’。

  熟悉了聯盟運作規律后,污染源就變得好理解起來。

  一切威脅損害到,樂園對自家神圣不可侵犯的私有世界統治行為的‘人事物’,統統被定義為污染源。

  ‘樂園聯盟’如此龐大,是一個不斷挖‘真實宇宙’墻角,創造生產‘高維結晶、高能宇宙’的‘生產者統治者’角色。

  那么既然有‘創造、生產、管理、秩序’,就存在‘b、破壞、混亂、失控’,污染源就是聯盟的對立面。

  而污染源內部依舊可以細分成純粹惡意、混亂、毀滅、失控性質的;曾經從聯盟陣營跳反叛逃的;以及任務世界升維時失控脫離的;還有那些從未被聯盟探測到的‘野生高維世界’在被招安時選擇說no的……

  如果在‘聯盟’與‘污染源’之外,還存在第三方?

  那就是源頭可以追溯到‘眾多樂園誕生之初’,那些逸散在真實宇宙角落,沒有被聯盟探測、捕捉、掌握的‘野生樂園’or‘起源世界’自動展開并升維后的‘真實高能世界(宇宙)’。

  曾作為‘精美包裝禮盒’被快遞到索摩戈的一臉懵b浪,就屬于‘野生陣營’。接著被墳場定位捕捉,打上檢疫合格標簽,成為一名優秀‘討薪員工’,開啟狂拽炫酷的白嫖之路。

  污染源中最危險、最強大、也最出名最具代表性的,當屬深淵、夢魘、虛空、混沌四方。

  它們起源各不相同,經過不斷發展擴張后,具備類似‘聯盟’的弱平臺屬性。跟能夠連接任何樂園空間,并提供豐富服務的‘狗仔樂園’相似。

  這四種污染源本質不可名狀,可接受任意世界的呼喚感應,在大型儀式的感召下,建立聯系。接著通過‘腐爛’的方式,污染侵蝕有聯盟開發培育的‘世界資源’,將其扯入自身內部。

  從樸素的角度出發,這四家在聯盟眼中,就是一切負面詞匯的集合體,妥妥的反派,也是墳場最喜歡燒的燃料。

  而‘薪王雛田’背后的諸樂園,要比四大污染源干凈的多。

  源頭是某個‘第三方野生dnd類型’的高能世界中,一群‘神靈’組建的勢力。它們最初不受樂園管制,并且掌握了入侵‘任務世界’的方法,在這些世界中散播自身信仰,培養類似‘轉生眼大蛇丸’這種具備‘破碎虛空’潛力的原住民,偷偷挖樂園的墻角。

  此外,它們還幫助擁有‘神靈概念’的任務世界中的原住民,反抗‘樂園暴政’,幫助原住民(本土神靈)覺醒反抗意識,對抗‘世界崩潰’或在‘升維’時擺脫樂園控制。

  這些害蟲一般的‘污染源’,偷渡并蛀空一個又一個聯盟辛辛苦苦栽培的果實(任務世界),汲取精華培養同黨。

  最終聯合起來,反攻并毀滅一個弱小的‘樂園’,將其據為己有,脫離‘聯盟’控制,最后還掌握‘低維任務世界’的發行權柄。

  不僅繼續行‘蛀蟲’之道,不斷滲透污染眾多聯盟旗下‘任務世界’,散播邪神信仰,擴張神系;同時開始開辟并培養自己的‘低維、高維世界’;并且蠱惑大量無知原住民飛升‘污染世界’。

  白浪聽完,義憤填膺,渾身發愣,手抖不已。

  太可恥了!樂園辛辛苦苦培養的世界,竟被這群可恥的蛀蟲滲透,竊取營養,蠱惑原住民,以‘反抗’之名行卑劣之事,本質只是為了擴大自身‘邪神信仰’。

  而眼前的‘薪王雛田’,正式是一名被蠱惑污染的‘忍界感召者’。她原本是當前世界的原住民,因為老爹在年輕時代曾遭受什么刺激,最終選擇血洗全族,只留下一歌愚蠢的歐豆豆,接著叛逃木葉。

  過去的十余年里,他瘋狂追求力量,并意外憑借日向一族的血脈力量,從心中聆聽到‘神之輝夜姬’的聲音,順利溝通到諸樂園中的邪神,從此信了對方的鬼話,成為狂信徒,一直在低調努力,默默挖著忍界的墻角,知道撲街去世,由從小被洗腦長大的‘薪王雛田’接任職責。

  ‘薪王雛’背后的輝夜姬,是諸樂園中的一尊邪靈,起源自某個曾被深度污染后的失控世界。那個星球的‘輝夜姬’不僅破碎飛升,而且選擇加入污染源,并利用諸樂園的維度侵蝕能力,去感應一切存在‘自己’的平行世界(忍界),接著一點點滲透,發展信徒。

  比起去入侵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對于那尊‘神級薪王輝夜姬’而言,自然是‘忍界模板’與她大有因果,入侵起來更加容易,而且天時地利人和,自有主場加持。

  而在這些因素之上,當前這個‘崩壞忍界’處于毀滅過程中,處處破碎崩潰,樂園對一個自爆過程中的世界,約束力降到最低,對于污染源而言,簡直天賜良機。

  白浪也通過旁敲側擊,弄清楚‘薪王雛田’的終極目標。

  小目標自然是挖墻腳,盡可能多的在這次‘世界末日’中,為她背后的‘神之輝夜’撈取好處。小目標借自己充當保護傘,白嫖‘蓮花池’。而在此之上更重要的,矛頭直指被封印在月球中的‘輝夜姬’。

  對于凌駕四階之上,白浪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強的‘污染源輝夜姬’而言,她的玩法已不再拘泥于從崩潰的忍界中,撈走多少‘世界結晶碎片’。而是要重新捕捉自己在忍界的‘同素異形體’,試圖將不同平行世界中的自己,進行統一與回收。

  這種不同平行世界上的收束,簡直不要太嗨,就連被灌入大量‘真相’已經有點走火入魔的‘薪王雛田’也說不清楚。

  即便如此,這些情報也夠讓白浪大開眼界,直呼不虛此行,當真聽到就是賺到。

  “你現在明白,雖然諸樂園與聯盟有著不可調和的敵對關系,但分屬兩個陣營的你我,并沒有絕對的沖突與矛盾。失控序列內部存在敵對,你們聯盟內部也是相互競爭關系。我可以帶給‘墳場’好處,并將害處轉嫁給其他樂園,毀滅樂園就是這樣做的。”

  “這個世界在你們引導下,注定走向消亡。你們契約者為了緩解來自‘星球意識’的惡意與沖擊,故意引入污染源深淵轉嫁仇恨加速毀滅。那么可見,你們是能容忍失控力量存在的。”

  “我們之間存在合作空間,只要利大于弊,不就行得通。我說的對嗎?”

  浪品了品,除了無法達成信任外,其他都沒毛病,于是點頭“很有道理!”

  天曉得眼前的‘薪王雛田’,到底是真的‘天真’,還是故意演給他看的。萬一引狼入室,再反手背刺污染泛濫,那就不美了。

  “你想怎么做?我們彼此無法信任對方。你對我而言,是可怕的污染源,比任何病毒都可怕。而我在你眼中,是專門清理污染的傳火者,同樣無比危險。那么,我們是不是應該做點什么?來展現誠意。并在此基礎上,一步步加深合作,鞏固信任呢?”

  蘿莉薪王點點頭,深以為然“你有什么建議?”

  “等價交換吧!我大致已經理解了你的處境,你身為‘污染源’的邪神使者,本身具備可怕的力量,卻不能輕易使用。你的存在對于所有‘樂園’乃至這個‘世界’而言,都是危險且被排斥的,一旦暴露就會引來無休止的追殺,所以需要一把庇護傘。”

  白浪理清雙方關系后,侃侃而談“而你不止想要通過一處‘圣地’深入忍界意志,完成對這個世界的污染,更香通過一雙‘輪回眼’來發動‘無限月讀’接觸并解救出‘輝夜姬’,與你背后的‘神靈’歸一,我說的沒錯吧?”

  蘿莉薪王點頭表示認可。她雖然已經覺醒了‘輪回寫輪眼(一勾玉)’,b格突破天際。但她卻是妥妥的非法賬號,根本無法登陸‘忍界意志’,甚至一露面就會被樂園瘋狂查殺。

  因此,她們父女倆這些年一直偷偷摸摸輾轉忍界各地,暗中為‘污染源神之輝夜’建立教派,私下傳播黑信仰,卻始終不敢高調張揚。

  忍界的污染源深淵是官方釋放出來,一直受到監管與控制,用來污染毒害星球意志的。她則屬于不告而來的偷渡客,而且還特別的弱小,全程在為‘母神’偷雞,日子太難了。

  “這一切,我都能提供給你!”白浪拍胸脯保證道,“第一步,做為誠意,我愿意率先將我最重要的‘部下弟子’,我們團隊這次對忍界攻略的‘核心人物’——宇智波腎的使用權交給你!”

  薪王雛田疑惑道“宇智波腎?”難道不該是斑嗎?

  “對!腎。就是你在我身上發現的‘萬花筒’氣息擁有者。你接受了來自諸樂園的傳承,那么一定知道‘斑’吧。‘腎’繼承了‘斑’的眼睛已經命格、氣運,如今覺醒了‘萬花筒’,開啟‘須佐能乎’。只要繼續狩獵其他的‘斑’繼承人,就能不斷凝聚瞳力,開啟永恒筒、輪回眼,徹徹底底坐穩‘斑轉世’的身份。而這樣的天才,不僅是我手中‘圣地’的代言人,同樣能發動‘無限月讀’,為你聯系溝通‘輝夜姬’。”

  薪王雛聞言,心動了。她不能直接暴露,但有了對方的掩護,尤其是專門討伐失控序列的‘墳場契約者’做保,自己就能暗中控制這個‘宇智波’,以對方為跳板,同時完善‘輪回眼’并入侵控制一處‘圣地’。

  她還能借助‘圣地’的力量,進一步孕育催化這雙眼睛,繼而發動‘月之眼’溝通忍界、接應被封印的輝夜姬,果然誠意滿滿。

  “你想要什么?”

  “三尾!我的三尾!”白浪大言不慚道,并在心中給自己點了個贊。

  原本他還有些擔心散養腰子,憑他與鬼鮫的實力,能否集齊‘斑同款寫輪眼’。如果再加上一個幕后‘薪王’的話,那妥妥沒問題了。

  這哪里是自己展現誠意?分明是這個小傻子為自己打工培養腰子。

  更美妙的地方來了,一旦腰子作為‘誠意’的祭品被薪王打上標簽。那么這個契約者,就相當于與污染源同流合污。

  薪王要用‘輪回眼’溝通月亮上的輝夜姬,那么勢必對腰子深度侵蝕控制。那不就是‘被污染’了嗎?

  污染好啊!污染妙啊!‘污染’它就是背叛階級,背叛樂園利益,叛逃墳場,投了污染源。叛徒!

  那么他與腰子之間的合同,還需要履行嗎?

  根本不存在單方面違約好不好,分明是腰子惡性背叛樂園,投入了薪王懷抱,跳槽污染源。自己甚至不需要履行任何合同,樂園就會將寄存的料理傳承判定給自己。

  真妙啊!

  自己對腰子早就是仁至義盡了。而且還偶爾發愁他回歸后,一身強化被洗空,損了根基;或者背負天文債務,根本還不起。

  現在好了,終于找到最完美的解決辦法,叛逃墳場,加盟諸樂園。這樣,他無需付出任何代價,就能保住一身狂拽炫酷吊炸天的強化,以究極形態魔墮,一念成魔,天下無敵啊!

  白浪越尋思,腦袋就越靈光,繼而露出興奮的表情。

  他隱隱把握到了針對大蛇丸的完美破局之道。那就是……

  引入污染源變量!

  我白浪經找到了終極答案。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