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18章 相互套路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最新網址:www.mhtwx.la

  眼看或許打不過,而且根本沒必要發生沖突,即便爆發戰斗他也沒任何好處,于是浪試圖選擇和氣生財,另尋出路。

  但他這種明顯向污染陣營妥協的舉動,立刻引發樂園不滿。飽經任務提示騷擾的白浪頓時怒從心頭起,用意念對自家老板發送一段訊息。

  大致翻譯為:閉嘴!燒薪王哪有撬忍界墻角回報高?少管我,我能創造更高回報。

  身為‘蓮花池產權所有人’的他,比起茫茫多三階打工仔,的確更有資格說這句話,于是他獲得一份‘臨時接觸污染源’的許可,并被強制觸發一個臨時任務:

  創造更高的回報:基礎要求,收益>薪王。

  任務獎勵:更好的待遇,重新列入樂園種子培養計劃。以及……你猜。

  感覺自己把自己給坑了的白浪,苦中作樂想道:‘呵呵,這墳場還挺人性化的。’但鬼知道這只‘薪王’的身價是多少,他要做到哪個地步才能達標?

  與傳火樂園互動是一方面,另一邊,他也不忘和這只‘大筒木薪王’周旋交談。

  對方無論從智能、性格還是情商方面,都表現的與正常人無異,甚至非常好打交道。顛覆了他貧瘠的‘薪王’固有觀念。

  在彼此感知到對方的‘善意’后,漂浮在背后的求道玉,也一枚接一枚撞進她后背消失不見,隨后落到地面,變成一個冷漠淡定的小不點。

  “在下奧特蘭德,未請教?”

  小女孩抬頭看著他:“日向雛田。”

  白浪眼皮一跳,這什么鬼?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畢竟有一雙白眼,無非換了個發型,多出一對角罷了。

  看著也就四歲左右的‘薪王雛田’,他下意識問了句:“你還有個妹妹?”

  “可以有,但沒必要。我父親去年就被你們樂園的契約者討伐掉,花火出生幾率從此歸零。但接任神使職位后,我有能力從未來的時間線上,抽離出已被抹消的她,再利用神術創生出來,但我并不想打擾她。”

  小姑娘說著讓人不明覺厲的話,卻更讓白浪覺得她已經瘋掉了。原本以為是個‘輝夜妹妹’,結果碰上了女主角。再回想前兩天遭遇的明顯十幾歲后才被做成標本不知多少年的‘不可燃物’,他表情就更古怪了。

  亂了,亂了,這輩分全亂了。

  從剛才簡短交談中,白浪確定這位‘薪王雛田’魔墮時間并不長。

  按邏輯來推論,應該是‘日足’率先成薪,隱藏在忍界搞東搞西被正義的契約者燒掉,然后在去年左右,本是原住民的女兒毅然接鍋,成為新的燃料,繼續蟄伏忍界行動。并在這兩天,偷走了自己的三尾,躲在這附近。

  可以確定,對方雖被標記成s級,但跟腰子、濁龍類似,只是紙面數據好看罷了。驟然繼承強大力量,但操作層面或許只是個孩童,實戰經驗不足,攻擊欲也不強,強行燒她未必不能成功。

  也難怪樂園一直鼓動自己動手,大概是看穿對方虛實,而不是逼自己送死。

  即便如此,浪依舊不打算動手。因為他發現這位‘薪王雛田’流露出似曾相識的氣質,給人一種獨特的‘疏離冷漠戒備’與‘善意交流欲’相互矛盾的感覺。

  就仿佛被人強行灌輸大量知識,并加載一個‘成年人心智模板’,好將一個心智不健全的幼童秒變社會精英,再讓這個童工為公司跑生意完成業務指標一樣。

  浪覺得熟悉,因為這分明就是當初‘智障傻芙芙’開啟‘使魔成長任務’后被強行開智的狀態,聰明中透著幼稚。

  一個危險的薪王,在碰到她的天敵‘討薪者’后,非但沒有斬草除根,反而強裝鎮定出言恐嚇,背后飄出幾每求道玉進行威懾,始終沒有出手一次。無論她沒有戰斗經驗怕露怯,還是體內能量寶貴、無法補充,不愿浪費,都能說明很多問題。

  在聽到自己的鬼話后,竟然就信了,而且隨口的發問,就讓她啰啰嗦嗦解釋一堆。白浪越品越不對味。簡直就是裝成熟的小孩,被誘導幾句,就套出心里話。

  難怪她一直躲在這種人跡罕至的地帶不敢見人。

  浪不敢斷定他的判斷一定正確,但那種‘傻芙芙開竅’的印象讓他記憶猶新,因此他打算套路一波,失敗了跑路就是。

  交談仍在繼續,對方果然很好打交道的樣子。他的每一個問題,‘雛薪王’或多或少都會回答幾句,幾乎沒有拒絕。

  不知不覺間,劍拔弩張的氣氛突然變得緩和起來了吶。

  看著時不時將目光瞟向傻芙芙的‘雛薪王’,提姆眼神怪怪的。心道‘薪王’就這樣?師醬,要不咱們干脆討了她吧!

  白浪并沒迷之自信,對方雖然單純,卻是輝夜姬模板,頭上有犄角,開了一勾玉輪回寫輪眼,不可輕辱。

  “你的目的是什么?”白浪詢問。

  雛薪王:“我從你身上,看到了星球意志的連線,你是一處‘福地’的擁有者。我本可以殺掉你們,取而代之。但那樣做太麻煩,還會引來更多的關注與襲擊,讓事情變得更加棘手。我現在改變主意,想與你合作。”

  “怎么合作?”

  “你為我提供掩護,幫我深入侵星球意志,在世界崩潰時分一杯羹。做為報酬,我可以幫助你溝通這個世界的‘查克拉始祖輝夜姬’,還可以助你麻痹欺騙星球意志,加速擴張圣地規格,獲得遠超出你努力極限的成就。”

  白浪一尋思,這不和大蛇丸的功能一樣嘛!說得好聽,但人家是合法加速器,你卻是非法外掛,承擔額外風險。

  “你能聯系上輝夜姬?那還跟我合作,直接放她出來啊。”

  薪王雛田搖頭:“我身為失控序列,處處受到樂園監控與壓制,還要躲避傳火墳場的追查搜捕。無法全力出手,需要合作伙伴為我遮擋。我原本想找毀滅樂園的契約者,但你們更適合。”

  “我?”白浪一臉‘真的嗎?我不信!’

  “你們身上殘留著因陀羅的氣息,并且幫助他開啟了‘萬花筒’,只有借助輪回眼啟動‘月之眼’,我才能聯系上迷途的始祖輝夜姬,并喚醒她的真靈。”說到這里,小雛田表情肅穆神圣,一副被洗腦過度的虔信徒樣子。

  白浪一聽更不對味了,媽蛋你套路我!想白嫖我的‘腰子’、還利用我當‘保護傘’,更要竊據霸占我的‘蓮花池’幫你溝通聯系‘輝夜姬’、幫你從世界崩潰中分一杯羹?

  憑什么,非法插件?大蛇丸,官方加速器,了解一下!

  白浪:“我憑什么信你?”

  “你無法信任我,你們契約者與‘失控序列’是對立的,無法簽訂具有約束力的任何契約,我同樣無法信任你,但我們之間依然有合作的余地。”

  “失控序列?”

  薪王雛田小大人似得的點點頭,讓白浪總有一種傻fufu裝成熟的既視感。

  “你們口中的‘污染源’。”

  白浪反駁:“毀滅樂園就可以引入‘污染序列’感染忍界意志。”

  “你無法解除一種必死的劇毒,但只要小心不沾染,就能用它殺死任何人。來自毀滅樂園的團隊,只是靠著對‘污染源’的熟悉,以及自身實力的自信,引入少量深淵污染來加速世界毀滅,高效達成目的。只要將失控壓制在承受范圍以內,利益>損失就行了。這是一個存在競爭的世界,參與者不止一個樂園。”

  這信息量略大啊。不過對方意思他已經懂了,這只‘雛薪王’雖然危險但十分弱勢,‘劇毒’是天生的,但她是個老實人。危險之余,劑量有限,而且天敵環伺,處境被動。選擇與自己合作,她同樣承擔著風險,大家雖無法相互信任,但仍能相互利用。

  因為自己看起來比其他‘高階傳火者’更矬一些,所以‘薪王雛田’迷之自信,主動釋放善意,發出合作邀請,不惜自爆‘短板’證明誠意,目的是白嫖自己在忍界的資源。老嫖師了。

  白浪:“能具體解釋一下嗎?我好判斷咱們之間有無合作空間。”

  合作不合作且放一邊,先讓我騙你一波情報再說。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