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15章 使魔+1,愛的魔力轉圈圈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最新網址:www.mhtwx.la

  大蛤蟆終究還是在‘第14代硅膠丸’的淫威震懾下選擇屈服,破罐破摔開始溝通交談。

  白浪第一個問題就是名字,緊接著就被雷到了。

  小山般的大蛤蟆微微低頭,喉嚨咕噥,發出悶雷聲響:“姓名?我叫做——宇智波.文太!”

  “顏色不對啊!”白浪也是看過漫畫的,這只蟾蜍無論顏色、造型、服裝、相貌……哪方面都與他的印象不符,而且絕對年輕,并不是老蛤蟆。

  宇智波文太當然不解白浪心中想法,瞥見解除‘變身狀態’的鯊魚壯漢意猶未盡的再次蠢蠢欲動后,它立刻又補充兩句:

  “我的記憶有問題,很多事情變的模糊,難以清晰回溯。當你提問時,這名字第一時間浮現心頭,并且我還知曉,這是‘真名’!”

  “你來自妙木山吧?”白浪暗中嘀咕,忍界的蛤蟆不可能姓這個,這貨絕B被改造過。

  “是。”

  浪繼續追問:“你的寫輪眼怎么來的?”

  文太沉默了片刻:“我曾被一群像你們這樣的入侵者捕捉封印,經歷了一段渾渾噩噩的時光,接著就得到這雙眼睛,成為真正的宇智波文太。”

  在文太那破碎的片段信息中,白浪弄清他的遭遇。它在妙木山遭受入侵,被血洗后成功逃亡。然后重傷被另一支團隊秘密捕捉、控制、培養改造。

  妙木山破產時,逃掉的可不僅僅這一只,但它確實最特殊的那個。論起來,這位‘宇智波文太’更像低配版的大蛇丸。

  半途綁架它的團隊,正是看中它‘忍界原住民頂級忍獸’,以及‘妙木山順位繼承人’的身份。大蛇丸除了強外,同樣是另一家破產圣地‘龍地洞的傳承者’。只不過如今三大圣地,都被開發成別家品牌的地產項目。

  那支綁架文太的團隊,正是想利用他繼承人身份,向如今獨霸‘妙木山地產’的勢力碰瓷,借口分一杯羹。

  用天朝人民的思路來理解,那就是挾前朝太子以反清復明。試圖培養、控制推‘公子文太’復辟上位,作為染指‘妙木山’這個大項目的契機。

  這支團隊的終極目的,不求獨占妙木,僅僅與成功加盟瀧隱的死亡團隊那樣,成為合伙人,吃上一口肉就夠了。

  具體做法,不斷培養強化‘文太’,賦予其寫輪眼并深度開眼,最終打造成低配大蛇丸,擁有以‘萬花筒、永恒筒、乃至輪回眼’作為‘新生代蛤蟆大仙’的附加值,最終打造成‘圣地驅動引擎’,掌握核心科技,增幅妙木山的建設程度。

  可惜這支團隊行事不緊密,在創業中期就被人告密泄露,最終遭遇突襲,中道崩殂,慘敗褪裙。死了一票核心成員,直接被打殘,黯然離場返回樂園舔傷口。

  那個時候,公子文太的改造,也僅僅停留在‘萬花筒’的程度,接著趁亂出逃,再次被打傷。

  它的‘萬花筒’同樣取了巧,和浪的‘開眼樂園’相似,但效率更差。是一位擁有幻術師職業的契約者,一對一全方位深度洗腦,讓它反復重溫滅族之夜,刺激精神創傷。

  畢竟身負血海深仇,被域外天魔滅族,眼睜睜看著滿山大小蟾蜍蝌蚪被殺,每每回憶起,就負能量爆表。這股力量不利用真浪費,反正吃苦受罪的是大蛤蟆,他們只管倒帶、再倒帶就夠了。

  于是文太公子在瘋狂體驗那段經歷后,最終沖破‘萬花筒’關卡,覺醒了‘火之迦具土、建御雷之男’一雷一火兩個終極瞳術。

  二者皆是最具毀滅與殺傷力單屬性查克拉的極致,全為復仇而準備,是映照它心底最深層渴望誕生的。

  隨著萬花筒覺醒,它的性格也變的極度偏激。有一種報復忍界的反人類自毀傾向,若不是遇上了挑戰認知底線的‘硅膠丸’,它甚至不懼一死。頂多遺憾沒死在真正的復仇之路上。

  白浪對此反倒有些欣賞,這樣的偏激忍獸做使魔倒也不錯。敢打敢拼不懼死亡,對于契約者而言,其實比傻fufu這種‘生活輔助型賣萌吃貨’強不少。

  別人養使魔,除了少數拿來調節激素平衡外,絕大多數都是戰斗型,追求少量投資快速形成戰力的超高性價比,眼前的‘宇智波文太’就很合格。

  反觀自家的莎爾芙,已經不知砸了多少錢進去?楞是沒看出回報,反而不斷沉沒成本。但他體驗到了養女兒的樂趣,從此有了心靈寄托,喚醒責任感,孤身一人在索摩戈也不孤獨迷茫,倒也不虧。

  提姆聽完宇智波文太自敘后,同樣滿意,但不認同對方‘反人類思想’,打算拜托師匠重新刷機,給它換個新系統。

  做為半個自己人,提姆在前往主大陸途徑‘蓮花池’時,進入圣地觀摩過濁龍的‘前額葉手術夢境深度洗腦’套餐,對此十分崇拜與羨慕。

  同樣是二階契約者,師醬在兼顧‘武道健身’之余,不忘初心砥礪醫術,還多才多藝跨領域全面發展,在‘信仰、洗腦、喪葬……’等領域都有不俗成就。她卻差了太多,只懂種田。

  白浪接著問道:“剛才那伙人為什么追殺你?他們那么弱,應該不是占據妙木山的勢力,想殺蝦滅口吧。”

  “我也不了解這群人,但和你們一樣,都想控制住我,利用我的身份,逼我交出妙木山最后的遺產。”

  白浪怦然心動道:“什么遺產?”

  “妙木山蛤蟆大仙的遺骸。”

  聞言,浪瞬間一臉敗興:“那東西有什么用?拿來煲湯嗎?”

  他實在無法理解,一具骨質疏松的老蛤蟆骸骨究竟有何價值?如果烹飪的話,也該選眼前這種年輕強壯肉量龐大的品種。

  還是說,大仙飽經數百年‘自然能量’腌制,仙味早已入髓,變成類似‘咸魚王’的不滅風味金身,是一件S級的‘傳說中的食材’?

  就在他無端聯想時,被文太打斷思路:“我聽他們談論過什么‘圣遺物’,但我不懂。”

  大蛤蟆也說不上個一二三,他在逃離妙木山被伏擊綁架后,就一直遭受囚禁、封印、深度昏迷洗腦,并被打下半成品‘思想鋼印’。

  它如今所掌握情報,多數來自這份殘缺印記。對于忍界記憶模糊,對于契約者灌輸的信息,反倒更為了解一些。

  “圣遺物?莫非是圣杯戰爭?”白浪同樣一頭霧水,他手頭情報太少,并未深究。

  忍界此刻進行的工程項目實在太多了,連國土煉成都有人干。就算有契約者圈地自萌,自帶‘圣杯’模仿冬木市搞一場局域戰爭,企圖勾引忍界意志降臨,抵達根源成為管理員,他一點都不意外。

  說來,英靈和穢土的也很相似,剛才被擊退的那批契約者,就是參賽方之一了。爭奪‘蛤蟆仙人’這種極特殊的圣遺物,召喚出七個同級別的‘英靈’,拿來獻祭,那真是一點不比‘輪回眼、轉生眼’賬號差。

  盤問完畢,并未獲得太多有價值信息,白浪這才說道:“你運氣很不錯,我們也不想利用你的身世做文章,也不讓你去送死成引爆‘導火索’的犧牲品。并且還會給你治病,再送你一條生路,怎么樣?心動了嗎?”

  經過一段時間的冷靜,腦中多巴胺消退,自毀情緒逐漸平息,它也不太想同歸于盡了。畢竟好死不如賴活著,這是所有生物共用的本能,智商越高越是如此。

  聽到這段招安的話,它沒有反應,只是靜靜注視白浪,眼神十分冷淡。

  浪見它不答話,又說:“我也不騙你,你的復仇愿望是注定無法實現的。這背后差距大到你根本無法理解。所以,我勸你善良,主動成為我弟子的使魔,我們可以帶你離開這個傷心的世界,重新開啟一段新生活。”

  “當然,你若真想復仇,也只有離開這個狹小的井底世界,去見識過更廣闊的星空后,才有那么一點機會。而繼續留下,你不是被當做工具、被奴役、被驅使被利用到死;就是陪著這個世界一起毀滅,做為養分坍縮成世界結晶的一部分。”

  他此言不假,別的頂級原住民或許還有不錯的待遇與出路,但這位文太卻不同。它的身份更加特殊,注定成為犧牲品。

  前妙木山指定繼承人身份,可做文章的地方實在太多。而且它的寫輪眼也開到萬花筒,砝碼更重,其他找不到項目的打工型契約者,絕對不會錯過它,必須利用到死,壓榨出最后一滴價汁。

  但對白浪團隊而言,反而是個雞肋。

  它有寫輪眼,腰子也有,雙方都是‘斑同款’用戶,文太的開眼水平更高,已經萬花筒了。但有一個問題,他的眼睛走到極限,無法升級了。

  它缺乏適合移植的另一雙萬花筒。

  人類中的宇智波,可以通過彼此移植血親的萬花筒,完成向‘永恒萬花筒’的進化。

  但是忍界,并沒有第二個姓宇智波的蛤蟆,擁有另一雙萬花筒蛤蟆眼。而開發出這雙眼睛的團隊,已經褪裙回歸了,這妥妥的核心專利,白浪也防止不了,更不清楚對方的養蝦計劃。

  因此,培養人形的腰子才是正途!

  失去‘寫輪眼’潛力后,它的另一賣點就是染指妙木山的借口,蛤蟆仙人的‘命數氣運’。

  但這對白浪同樣毫無吸引力,因為浪根本沒興趣去插手‘妙木山’這種頂級地產。

  他已經有一處‘小戶型蓮花池’等待裝修,這趟忍界之行就是拉資金的。他自己投了‘鯉魚王’鎮壓氣運,又融資一頭‘大蛇丸’升級雙核,依舊不夠,還要處心積慮再造一只‘宇智波斑轉世’來加碼。

  那么,他哪來的時間、精力、勇氣,去和‘妙木山’持有者硬剛?

  他不敢在‘瀧隱之夜’把事做絕,就因為‘主陣盤’保持完整,項目仍能運作,可大幅牽制毀滅團隊的精力與工作重心。而里應外合,再引入一伙并不對頭的‘死亡團隊’入局,才能制衡雙方,繼續內部撕逼,消耗精力,沒功夫來尋仇。

  面對‘瀧隱’,他都如此小心謹慎,不把事情做絕,又豈會招惹更強的強敵?因此,宇智波文太妙木山流亡太子身份,無用。

  最后,只剩‘收下當狗’一條路。因此白浪小隊才是文太的最佳歸宿,這賣身契,絕對不虧!全忍界僅此一家。

  對浪而言,或者的‘文太’絕對比直接殺死更賺。首先,它能給提姆做使魔;其次,它的‘斑命格、斑氣運‘可以剝離,融入腰子眼中,進一步升值;最后,它的妙木山氣數也能剝離,出售給其他勢力。

  ‘一蝦三吃’與‘一只死蝦’,哪個更香?

  最終,百般不愿的文太在富貴丸的近距離撫摸恐嚇下,終究成為提姆第一只‘意向型使魔’,接著收到兩個提示。

  第一個,文太的好感度只有11,不符合使魔最低90的綁定標準,因此無法帶出。90起步,好感度越低,帶回樂園的費用越高。100時,可以平價兌換。

  好消息是這次的忍界,并非正常任務世界,瀕臨崩潰,樂園約束力下降到空前的地步,完全可以‘主動破碎樂園簽約’路線,不花一分錢錢白嫖一只。

  兌換使魔的本質,支付余燼(升維能量)來洗白原住民,獲得升維。忍界崩潰這么好的機會,當然要讓它自己洗了。

  另一個提示,提姆意外的刷出一個稱號妙木山蛤蟆仙人(預備役)

  這個稱號與浪的蓮花池鱗之仙人十分相似,佩戴后自動獲得一個‘弱仙人模式’被動效果,在非戰斗狀態下,能夠小流量穩定吸收周圍環境中的‘自然能量’。

  不過戰斗狀態下,吸能被暫停,依舊可以使用儲備能量,維持高感知、自然親和等效果。放到其他高能世界,也是削弱版‘弱天人合一’,相當好用。

  尤其對于提姆而言,她的魔卡少女職業可以DIY自主制卡,佩戴蛤蟆仙人就能持續向一張卡牌中儲能。然后戰斗時,開啟‘魔法仙人模式’。

  在這個被動效果之外,她還能在忍界中,隨機領悟一系‘妙木山蛤蟆仙術’,內容未知、品質未知。必須在忍界內完成。

  出入真理進化過一輪的白浪很清楚,這個‘稱號’稀有度高,同時關聯了星球意志中的‘數據庫妙木山分區’,才有這個福利。

  相比之下鱗之仙人就沒有這等福利了。‘蓮花池’只是一個空殼,哪來的仙法傳承?

  如今世面流行的‘鯉魚妙法’,都是白浪自己充值的。不是‘血繼鮫肌(氪金鯉魚合體插件)’衍生出的生物科技,不具備傳播性;就是‘魚脈術士’的血脈異能,全是圈錢賣產品的項目。

  強行逼迫文太認主,白浪打算通過‘額葉手術夢境洗腦’來提升忠誠值,至于正版(樂園)渠道購買寵物?還是算了,他打定主意走私!

  上次‘伊甸走私邪靈物資’被‘海關’識破,讓他耿耿于懷。這次,他一定要成功!

  很快,一直隱藏的朱堯也姍姍來遲。

  現在文太是己方成員,他也就不在躲藏,反而露出自己的三勾玉,垂涎欲滴望著巨大蛤蟆的雙瞳,又看向白浪,等待對方實現諾言。

  萬花筒啊,這是一波肥的節奏!

  在關于如何在不殺生前提下剝離、傳遞、轉移‘斑概念股’以及瞳力的問題上,白浪也有一套完善的理論體系。

  那就是‘愛’!

  正統宇智波因愛開眼,本質還是‘愛得深,失去的痛’,進而遭受劇烈精神刺激而開眼、進化、在進化……最終的‘永恒筒’合成,更是親兄弟、親父子之間愛的傳遞。

  如今的‘斑同款’已有‘輪回眼’誕生,不需要血親移植,因為每雙‘同款’都是親的不能再親的兄弟。

  辣么,如何在兩個不同物種之間完成無傷傳承呢?白浪要在‘宇智波文太’不死不瞎的前提下,幫助朱堯完成全面進化,這難度就大了。

  最安全方案只有一個,那就是——愛!

  很快,眾人轉移到一處安靜隱蔽的地方,浪讓其他人休息,自己帶著傻芙芙、文太、腰子跑到另一邊,進行手術。

  這次,浪讓‘計都’親自出手,對雙方當事人進行了一輪深度夢境感染,接著調出已經相當成熟的‘無限流虛擬原諒空間’,為他們開辟一個單人夢境小副本,接著刪除‘牛頭人元素’,臨時修改編寫出一個‘純愛戰神劇本’:《人蝦情未了之來自妙木的你》

  包含了經典血繼病(白血病)橋段,車禍劇情(遭遇隕石撞擊),愛的死去活來……

  然后屏蔽雙方記憶,模糊淡化了智力與分辨力,最終開始‘跑夢’。

  眾所周知,人類做夢時,是不講道理的。任何奇葩設定,你都只能被動接受,難以分辨真假。哪怕真的意外碰上一個‘自以為是的清醒夢’,其實依舊會被大量奇葩設定干擾,接受各種不切實際的設定。

  就這樣,一小時過去了……

  “不!阿泰,不要離開我!”

  深度睡眠模式下的腰子,突然睜開瘋狂旋轉的‘萬花筒’雙眼,垂死病中驚坐起,對著前方空氣伸出手臂,擺出了‘爾康鼻孔’的動態姿勢,悲憤大吼,傷心欲絕,心如刀割。

  但隨即,他的正常記憶如漲潮般恢復,被隔離的理智重新上先,覆蓋了被‘夢境屏蔽’的心智,接著如遭雷擊,頓時陷入難以置信的莫名驚恐之中。

  他此時內心兩種洶涌澎湃又彼此矛盾的感情在劇烈沖突:

  仍未退盡的夢境余韻讓他愛的刻骨銘心死去活來,但越來越占據上風的理智,讓他在回憶起辣只大蛤蟆(男主攻)之后,立刻張口狂嘔起來。

  夢境中,兩人跨越物種、跨越種族、跨越生死,你儂我儂,一人一蝦成功借助‘愛’這種感情,完成了愛的魔力轉圈圈,借助夢境將氣運、命格、瞳力交互傳遞。

  驚醒后,他兩顆萬花筒轉的飛快,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無敵力量,痛并快樂著。心如刀絞,莫名恐懼,無法言喻的不適與絕望。

  另一端,文太緩緩恢復,癡迷的望了腰子一樣,接著如遭雷擊,一個彈射飛落到遠處,張口‘嘔’的一聲,吐出一條刺激性氣味的瀑布。

  這比他被迫目睹鬼鮫變身更加恐怖膈應,蛤蟆的心態徹底崩潰了。盡管只是一場柏拉圖式的戀愛,但它明白,自己不再純潔!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