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14章 來,為公子跳舞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大蛤蟆覺醒的‘火遁瞳術’固然可怕,但它面對的卻是克盡天下萬火,連‘仁慈之炎天照’都會羞愧到自動熄滅的不!可!燃!物!——勃人。打錯了,博人!

  這名少年一出世,哪怕只是一具死亡的人傀儡飄在那里,也能讓戰場氛圍陷入一種說不出的b狀態。有些像介紹白浪‘引導者工作’的老王的‘萬物律動中年危機’,但主打并不是‘喪’,而是更加低端的。

  纏繞巨大須佐的迦具土紫火沒能燒死對方,反而被近身后壓制,接著熄滅。這讓雙眼開始狂飆鮮血的蛤蟆,真氣焰暴跌,所剩不多的‘瞳力’持續蒸發浪費,最終只剩一身雷光。

  蛤蟆的萬花筒并非‘永恒版’,瞳力用一點少一點。而他開眼至今,屢次遭受狙擊險象環生,讓本就不富裕的瞳力更加雪上加霜,再拖延下去,它怕是會瞎。

  在這種窮途末路的絕望心境下,它回憶起族群被‘天外人’入侵屠戮的慘況,身負血海深仇的怨恨、背井離鄉逃亡的悲憤……如今面對追殺,連最后一點復仇希望也熄滅了。它終于不再后退,奮力揮動手中長刀從容赴死,選擇燃燒一切,開始最后的拼命。

  而控制者人傀儡的契約者,額頭冷汗狂冒,咬牙驅動手中這具高級貨,催動不可燃物的‘凈眼血繼’,決絕的迎了上去。

  他同樣看出這種怪物已經強弩之末,同時透支廝殺。但為了那巨額回報,他決定賭一把,吃肉吔屎在此一戰!

  拼了!

  就在雙方同時放大,戰的轟轟烈烈,打的天崩地裂時,原本以第三人方平常心觀戰的白浪,再次注意到自家小徒弟(提姆)眼中的渴望與羨慕,臨時起意決定橫插一手。

  他扭頭對明面上要與小隊進行身份切割的朱堯道“你且留在此地不要走動,我們去去就回,為提姆捉一只寵物。那家伙的雙眼,與你同出一源,也將為你帶來新一輪的光榮進化。”

  腰子聞言大喜過望,不用動手就能進化,這真是白撿的便宜啊,于是連忙點頭稱是,謙卑無比。

  白浪看他傻樣,掃興撇撇嘴。接不住梗,這讓他一點成就感都沒有。麻蛋,儲物空間里的桔子不給你吃了。

  接著,他又喚來鬼鮫。

  原本,阿鮫霧隱忍者的身份,并不適合與白浪團隊出現在一起,容易暴露秘密。但如今大為不同,他進化出變身神通,不僅僅是奇跡暖暖換裝,同時涵蓋了原有的變臉效果。

  因此,浪打算測試一下他的‘魔法嘲諷之力’到底有多強大?

  只要鬼鮫全程保持花嫁變身狀態,足以和霧隱冷血殺手分割開來。這是‘皮膚級’變化,如同換了一個人。

  一番交談安排了鬼鮫,山谷中廝殺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雙方明顯展露出疲態,都在死撐。尤其先前那一輪紫火焚城,更是燒光了所有上忍雜兵。

  沒了這批優質工具人進行牽制,這四個契約者一時半會拿不下,反而在蛤蟆的以死相拼之下,露出怯勢,混亂中被淘汰一人。

  吩咐腰子注意隱蔽,不要露面后。浪與精靈妹、提姆對視一眼,接著殺了出去,行黃雀在后之策。

  在斷掉一臂的傀儡,與瀕臨全瞎的猛獸,互撕進入僵持階段時,雙方同時虎軀一震,觸電般不可思議,有一道綠光,劃過他們的生命里。

  面部斑駁露出大量裂紋的傀儡博人,主動熄滅了手中螺旋丸,僵硬扭轉脖子,向身后望去。同時‘須佐蝦乎’黯淡到半透明并且嚴重縮水的大蛤蟆,也瞪大渾濁模糊的血淚雙瞳,吃力看向博人身后。

  勁爆的死亡朋克音樂從天際劃過,伴隨著炫目如極光的彩虹背景,一顆墨綠流星隕石橫掃全程,強制吸睛,接著重擊地面,砸出隕坑。仿佛鋼鐵俠降世。

  眾人不受控制的轉頭看去,那是一個擺出‘終結者穿越時空造型’的強壯身軀,半跪在隕坑中,對外露出一個布滿肌肉的緊身婚紗背影。

  準確講,是有限婚紗包裹下,一具隨時可能漲破衣物,完成爆衫的健碩之軀。寬闊的背脊兩側,各自插著一只白色卡通天鵝翅膀。在對方后腦勺處,生長出兩條拖在地面上的巨長綠色雙馬尾。

  右手握緊一根釋放出璀璨光芒的蔥綠色水晶大蔥握柄,蔥柄另一邊,是如同劍刃般的蔥白色柱狀水晶,被深深插進地面。

  當對方抬起頭,死亡朋克飆升至最,露出一雙深邃的眼睛,以及死亡重金屬風格的機械防毒面具,浮夸胸肌撐破領口,天地都為之失色。

  當他起身瞬間,一手持蔥,雙手在胸前環抱空氣,擺出芭蕾舞起手式,就著刺耳噪音開始高抬腿,凌空一字馬,露出兩條充滿茂盛彈簧腿毛的大腿,閃電三連交替滯空大劈叉后,平穩落地,又跳了一段機械芭蕾鬼舞步。

  這一刻,富貴丸一身神通被鬼鮫融于一爐,震撼人心,舉世皆驚,無法言喻的精神污染混合著大恐怖向靈魂襲來。所有看到他的人,瞬間感到不適了。就連沖刺中的精靈妹,都止住腳步,捂住肚子低頭干嘔,一臉痛苦,想看又不敢看,努力扭開頭又不得不看過去,被惡心的不要不要,心中充滿了悔恨。

  還好白浪早有準備,用黑布蒙住雙眼,依舊在快速行動。提姆同樣是武道高手,聽聲辯位中。

  鬼鮫的辣眼變身取得奇效!

  在降臨瞬間,完成一輪強控后,定格了所有人。但這些斗志燃燒到極致的人,高度專注,很快就強行脫離出來。尤其擁有萬花筒的大蟾蜍,精神抗性最高,干嘔著再度奮力揮刀,快出其他人一線。

  而鬼鮫一瞬間的‘吸睛嘲諷’,幫助這只蟾蜍完成了逆襲。原本陷入包圍圈,以一第三的它,在被動欣賞玩‘魔法變身’后,意外擺脫了絕境。

  原本三名契約者精妙配合,因為短暫頓卡,被破壞殆盡。輸出更猛的蟾蜍又率先脫身,‘雷遁瞳術’灌注長刀,強忍住干嘔沖動,朝著正前方的不可燃物斬去。

  當后知后覺的契約者隊長恢復神智后,滿腔怒火不得抒發,面對蟾蜍須佐的恐怖斬擊,內心仍無法平靜,分裂出兩股念頭繼續獵殺蛤蟆;他要殺了那個女裝變態!

  不等恢復清醒,理智重新占據上風,漂浮在半空的人傀儡就被一刀擊中,瞬間暴退倒飛,嚴重受損。

  “不!”

  心神相連的‘傀儡’受到重創,契約者同樣如遭雷擊,吐出一口血清醒過來。

  不等他絕望喊完,原本追悔心痛的眼神又抽瘋般轉變成憤怒仇恨,無視了蛤蟆,被迎面殺來的‘魔法硅膠’吸引“我要殺了你!”

  魔法嘲諷少女一言不發,邁開天鵝鬼舞步,連續瞬身。他每一步邁出,完全不在乎周圍環境與落腳點,只追求速度,絲毫不在乎翻車。

  因為他開起了走墻壁全地形移動,就算踩到粑粑也能如履平地,甚至踏出削弱摩擦了的滑翔效果。

  體內‘蒸汽鮫肌’爆發!

  拔蔥斬!蔥爆棄療斬!九頭蔥閃!蔥香汽鍋魚無限亂斬!

  為了掩飾身份,鬼鮫沒有直接發動水遁忍術,而是暗中啟動‘鮫肌融合’,體型再度膨脹一圈,成為小號雙馬尾綠巨人,而他標志性的鯊魚面孔被面具覆蓋,手中‘蔥王權杖’被他當做‘刀劍’舞動。

  原本苦修多年的‘基礎刀術’在‘鮫肌模式’怪力增幅、邪能咒印附魔,以及‘蔥王權杖’本身優異的品質增幅下,爆發出可怕斬擊。

  尤其當他將‘蒸汽鮫肌’的血繼限界輸入其中后,瞬間揮舞出呈現‘蔥香’與‘魚香’雙重氣味的高溫蒸汽斬。

  再配合他魔性身材、鵝瞬身、周圍時隱時現的四道亡靈鬼影干擾,以及刺瞎雙眼的背景燈光效果,和令人分神的bg,讓敵人全面陷入劣勢,思維受到干擾,仇恨、憤怒、毀滅、惡心一襲來,強行降智。

  轟轟轟……

  一連十幾刀斬出,契約者再撐不住。

  與此同時,白浪也展露了一部分真實力量,一人牽制住剩余兩名契約者,火力全開單方面壓制毆打。

  他這次出山,決定以真實身份(白浪)行走忍界。在經歷‘瀧隱之亂’的沉寂后,他便打算解鎖一些底牌,來提升自己的江湖地位。

  他明面雖然是‘二階萌新’,卻不愿純扮豬裝弱,隨便哪個路過的二階老油條都敢招惹挑釁他。他的扮豬要更有逼b,走高端局的‘吃虎路線’。

  因此在二階時,大號(白浪)要展示出十足潛力,是一個‘二階新晉小天才’,不容小覷,但也比不了二代們強勢。

  他要塑造一個不僅職業素養過硬,還極具升值潛力的人設。才能在無形中避開低端欺凌,減少麻煩那的同時,獲得認可與大勢力的拉攏,輕易融入精英玩家的圈子中,順便竊取高端情報。

  這也是他在木葉、在瀧隱,不遺余力豎立‘巫醫口碑’的原因。但這還不夠,他今天要展示戰斗力!做一個文武雙全的優質打工仔。

  于是他顯露了部分‘氣血之力’,第一次毫不掩飾的氣血全開,在背后凝聚出‘氣血長河’,拳拳破魔,一拳一個中級法術,正面碾壓了那個法系職業契約者。并分心用更快的速度,吊打另一個刺客。

  至于‘扮豬’方面,只需隱藏他‘蓮花池鱗之仙人’這個高端賬號就夠了。

  畢竟,任誰能聯想到,一個剛進階二階,努力展示自身才華,高調表現,已經秀出極限的‘打工小天才’,其實還在扮豬呢?這不科學。

  我平平無奇浪,已經在竭盡全力的虛張聲勢了啊!其實我心里慌得不得了,但我浮夸的演技,總是強裝淡定,露出驕傲一面不被外人小覷!

  這樣,旁人對孔雀開屏狀態下的浪估值時,只會估低,因為那才是真實數據。

  戰斗就這樣被驟然打破,契約者最大依仗‘人傀儡’被擊潰后,再無底牌手段,又被白浪等人卑鄙偷襲,尤其‘魔法鬼鮫’宛如一個行走的精神污染源,時時刻刻對周圍造成沖擊,并且敵我不分,連精靈妹都敗了,敵人更是打不過。

  而除了實力保持巔峰的浪,以及鬼鮫外,這樣的強敵還有一個,正在攻擊他們的獵物。

  最終,從巖壁中爬出來的重傷者不再抱有僥幸,果斷掰斷一個護符,帶著殘存隊友以及落在不遠處的‘人傀儡’,一同消失不見,狼狽而逃。

  戰斗至此并未結束,精靈妹干嘔著爬起來,幫忙牽制騷擾,提姆開啟‘魔法少女形態’,獲得了‘飛行’加持,蒙起雙眼聽聲辯位,雙臂纏繞武裝色霸氣,在‘無想’狀態下靈活移動,打出南斗圣拳進行破壞;身后飄出道道‘魔法版金剛封鎖’,漆黑鐵鏈如靈活觸手,對著大蛤蟆瘋狂抽打。

  一道道‘武裝色金剛封鎖’連續抽打須佐能乎,破壞掉查克拉結構,讓強弩之末的須佐不斷破碎。同時,更多鎖鏈纏繞住須佐的四肢,發動封印術吸收查克拉能量,讓須佐一點點縮水。

  提姆雖然選擇‘魔力體系’,體內不具備一點查克拉,但她持有大量空白魔卡。如今固化封印術后,終于可以大發神威,將任何她能捕捉到的元素,封印進卡中,制造出屬于自己的‘全新魔卡’。

  而這一張,就用來抽取儲存‘查克拉’,制造一張‘一次性小源卡’。

  接下來,甚至無需白浪出手。提姆用鎖鏈將大蛤蟆龜甲縛后,白浪、精靈、提姆紛紛用黑布纏住眼睛,魔法鬼鮫就這么當著大蛤蟆面舞了一曲。

  原本血流不止的眼睛,徹底‘瞎’了。內心英勇不屈,選擇以死明志,燃燒生命同歸于盡的勇士,也經不住這種靈魂考驗,再沒了半點決絕,反而可恥的昏迷過去。

  再度睜眼時,蛤蟆感覺自己的‘視覺’恢復了不少,但眼前依舊模糊一片,似乎站著不少身影。而它的身體,被鎖鏈牢牢鎖死,體內一點查克拉都沒有。

  封印術?

  不詳的預感浮現心頭,毫無還擊之力,甚至連自殺都做不到的蛤蟆,在心中嘆息一聲自己終究還是被抓住了。

  白浪“你醒了,那我們談談吧。”

  蛤蟆陷入沉默,閉上雙眼,默默等死。

  浪“你似乎搞錯了一點,是我們救了你。”

  大蛤蟆依舊毫無反應,毫不配合。

  提姆這時跳出來,用和善的語氣喊道“大蛤蟆,做我的寵物。為我看守農田吃害蟲,我救你一命!”

  毫無反應。

  白浪突然邪笑起來“你很勇是吧?求死是吧?真以為我治不了你嗎?富貴丸,來,翻開這位先生的眼膜,然后為它跳一個小時的舞!”

  巨蝦劇烈顫抖起來,回憶起不久前被那‘嘲諷、厭惡、不適’所籠罩的心理陰影,猛地睜開眼,用不平靜的語氣道“你們想做什么?盡管殺了我吧,我是不會交出妙木山圣遺物的!那東西早就被我毀了。”

  “蛤?”白浪歪頭,露出不解表情,“不懂你在說啥。”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