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34章 pocky與臨時丸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出了銀行,白浪領著小芙芙離開繁華街道,直奔那些一戶建的生活區。隨后他大膽放飛莎爾芙,本著舍不得閨女套不著狼的理念,任由小芙芙抓著一根棒棒糖孤身游蕩。

  單獨行動后的莎爾芙,僅僅將魅力解放56點,便散發出無與倫比的吸引力。

  她漂亮可愛模樣人畜無害的年幼造型,背著個一個粉紅毛毛兔背包,頭頂還有1.5根小犄角,瞬間對外釋放出大功率錯誤信號,先后引來數波怪蜀黍,被巷道里竄出的四人眾暴打成豬頭。

  花了一個小時,才等到白浪需要的不良。經過簡單的物理教育精神恐嚇基礎電擊后,這些不良馴服的吐出附近極道分子所在。

  盡管只是最底層的外圍成員,白浪也不嫌棄。他再次利用‘醫療射釘槍’進行和顏悅色的溝通,雙方相談甚歡,取得卓越成果,并順藤摸瓜鎖定了某位小組長。

  再往后就輕松許多,面對契約者層出不窮的本領,這個世界的普通人實在沒半分招架之力。小組長吐出了大頭目,而干部又吐出了社長。

  不到半日光景,白浪已經坐在東京排位第三的社團頭目辦公室里。這位據說殺伐果斷只手遮天的極道大佬,此時瑟縮跪坐在角落中,一臉討好笑容,身體卻控制不住的顫抖。

  網絡上能獲取的情報終究有限,并且是被加工閹割過的產物。從這位頭目口中,白浪獲知更深層的信息。

  伊甸園每年誕生‘新靈’的數量被提前限定好,這些名額由世界各地的國家與財團,按照經濟實力、地域影響力來分配。

  比如四月份,就是亞太地區的主場,而北美與歐洲各自壟斷三個月,把持了伊甸園近半年的‘新靈’入城份額。

  如今已是8月份,東亞一帶再沒有大批涌入伊甸園的機會。不過霓虹這個國度有些特殊,一年12個月里,爸爸國總是或多或少漏下一些名額做獎勵。

  白浪詢問道:“8月還有幾個名額?”

  感受到浪的視線,頭目劇烈顫抖起來,連忙回答:“3家!目前有三支隊伍,將每隔10日進入伊甸園,參與新靈之間的廝殺與角逐。最近一支,將在5日內前往伊甸園。”

  “哦?這么快。”白浪沒想到竟然會這么巧?

  他心中猜測,這大概是樂園提前安排好的。考驗他能否在5日內,順利掌控這支團隊的主導權。將這股本土勢力,變成自己完成任務的初始本錢,迅速打開局面。

  若沒這個能耐,就乖乖走平民路線混入伊甸園內,底層開局:“究竟是哪家?”

  頭目瞬間get到白浪的意思,乖巧回應:“Pocky!是大阪的江崎格力高株式會社。他們費了很大代價,才拿到這個名額。去年的時候,還委托我們尋找適合的‘供物’。”

  “Pocky?”白浪愣一下,問道,“就是那個巧克力棒?”這玩意也有靈異傳說?吃了必然被噎死嗎?

  “是的!他們對外放出消息,這次培育的‘靈’就叫做pocky,并且已經組織了多次祭祀活動。”

  這時,尾巴一直插在白浪頸椎處的莎爾芙,讀取了浪的思緒,立刻明白pocky是什么。于是悄悄扯動他袖口,用很小聲悄悄道:“想吃。”

  “你和我細說一番。”

  在社團頭目的解釋下,白浪弄清格力高準備的‘pocky’,和他手中的‘陀螺儀’,都是誕生‘靈’必不可少的核心根基,被稱做‘供物’。

  ‘供物’本身并不特殊,只是普通物品。但并非任何物品,都有資格作為供物。這一方面,供物就像唯一性的古董或真跡。它們往往是一段異聞怪談的核心,比如須佐之男神話中的‘天叢云’,又比如裂口女的‘口罩’,一場連環兇案的‘兇器’。

  這些供物在現世的地球上,表現平平,掄起大錘就能輕易打爆。唯有被送入伊甸園后,才會在從這座城市內部,吸收與之對應的‘故事’,根據傳說內容與儀軌,誕生出不可測的‘靈’。

  很顯然,在地球上流傳度最廣的故事,通過‘供物’凝聚靈的效率就越高。因此某些財大氣粗的勢力,會對寄予厚望的‘供物’進行專題電影拍攝,從而獲得另一層額外加持。

  這次拿到伊甸名額的格力高株式會社選擇大名在外的‘pocky’品牌名做邪靈供物就很容易理解了。甚至,白浪已經開始猜測伊甸園是否存在以‘可樂、雪碧、岡本’為供物的奇葩邪靈?

  “這不就是圣遺物的套路嗎?只不過英靈是直接召喚出來的,而邪靈是親手養成的。”

  接著,他意識到一個新問題。那就是格力高為‘pocky’準備的成神資源,必然有著指向性。就像供物陀螺儀自帶的那句‘扭曲時與空的無名之神’一樣。

  他若成功篡奪這支團隊的主導權,那么原本用來培養一尊以‘零食’為存在根基的邪靈的資源,如果用到‘陀螺儀’身上,會培養出一個怎樣的畸形產物來?

  如果白浪舍棄那個‘供物pocky’的招牌,將所有資源投入到‘扭曲時與空的無名之神’身上,那么投資‘pocky’的財團立刻發現不對,停止資源供應,他的借雞下蛋戰術就失敗了。

  在白浪逼問更多情報時,他也通過頭目的關系網,將一件禮物送到那位主導伊甸項目的負責人手中。

  “經理,這是齋藤先生專程送來的禮物,祝賀您旗開得勝,并囑托一定要親自打開。”

  “哦?”

  面容尖酸消瘦的金絲眼鏡猴聞言,放下手頭工作,伸手擠壓著睛明穴,回想起前段時間,公司與其他幾家企業為了爭奪從‘燈塔爸爸’口中漏出的那點剩飯彼此打出狗腦子時,高瞻遠矚的董事長已經暗中吩咐下去,要搜尋那種適合的寄托物。

  于是他委托了東京幾個幫派,留意相關的傳聞或者案件。如今送來的這份禮物,無疑是一件‘準供物’。

  伊甸園成為世界‘焦點’后,無論它的本質和立場是否邪惡?人類終究無法違逆‘真香定律’。

  盡管明眼人都知道邪靈們不該存在,這座城市本身就是錯誤的,是地球毒瘤。哪怕人類無力將其毀滅,也應該封鎖起來,限制普通人進入,從根源上斷絕那些‘邪靈’的存在根基,讓它們枯萎衰亡。

  但事實恰恰相反,這座城市空前繁榮,興盛不衰。最擅長標榜自身正義性、合法性的爸爸國,與自詡文明象征的歐洲白皮鬼畜們,向世人展示了最骯臟不堪的真面目,地球各國紛紛爭相刷新下限。也只有西邊的404國保持克制,但他們只能控制住自己,無法影響外界。

  伊甸園發展這么多年,地球人也總結出經驗。‘靈’的誕生存在幾率,而幾率最高的只有一種,那就是真實度最高,確確實實發生過的兇案所涉及的‘供物’,一旦被廣泛傳播,扭曲成異聞怪談,再送入伊甸園后,有極高幾率誕生靈。

  除此之外,則是那些詭異的怪談,歷史悠久傳頌度極高的神話,具有宗教性質的特殊物品,互聯網興起前的恐怖電影……隨著時代變遷,靈的誕生條件也在發生改變。

  至今,也無人能準確判斷一件‘供物’的真假。

  符合條件的疑似‘供物’極多,人們也只能盡可能篩選排除。和賭石一樣,在真正送入伊甸之前,沒人能夠確定。

  眼鏡猴伸手拿過精致的小盒子,心中嘆息:可惜,公司已經找到了最合適的供物。

  雖然遺憾,但他沒丟掉的打算。任何一件‘準供物’,不論真假,本身就是極為珍貴的資源,往往能在黑市中賣出一個天價來。

  他打開盒子,一道美妙到讓靈魂酥麻的金光映入眼簾,他整個人仿佛中了邪一般,頓時呆住,接著流露出癡迷之色,伸手輕撫盒中之物,喃喃自語:“寶貝,我的寶貝兒!My

  看到必須死的第一眼,這個零魔地球的普通土著居民,便無法抵抗來自寶具的強大魅惑與吸引,毫無抵抗力的深深愛上它。

  眼鏡猴小心翼翼捧起金色指環,一邊撫摸一邊放在臉頰上輕輕刮蹭,接著又放在鼻尖深呼吸,露出BT的迷戀和陶醉。簡直恨不得舔舔再吞進肚中,彼此融為一體。

  最終,他將必須死當做婚戒戴在無名指上,寓意為‘至死不渝的愛’。

  另一邊,領著莎爾芙連續吃了四家店鋪,仍未將閨女喂飽的白浪突然一愣。

  “成功了!新的臨時丸已經誕生,應該是個人物。我們可以從他身上獲得更多情報,并借助土著的力量,來培養這位‘時空魔神’。”

  說罷,白浪將陀螺儀放在餐桌上轉動起來。

  請:m.ddxstxt8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