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33章 扭曲時與空的無名之神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前置任務留給白浪足足一周時間,在他看來相當寬松。

  從清醒到現在,前后不過一小時,他就已憑借專業素養迅速調查清楚‘伊甸園’的秘密(然而這根本不是秘密)。

  接下來,只需購買兩張機票自費阿妹瑞卡,再想辦法混入‘伊甸園’內,就能輕松達成,于是白浪心態也跟著輕松起來。

  前置任務固然不會像他想的那么容易,但此時他還真沒有緊迫感或者焦慮,反而迷之從容。

  “走,芙芙,帶你去吃好吃的。”

  白浪將那張銀行卡收入儲物空間后,笑摸芙頭。

  莎爾芙立刻興奮起來“\\\('')////耶!”

  離開酒店,牽著芙芙的手行走在人行道上。白浪東張西望,一邊欣賞異國風情,一邊盤算接下來該如何行動。

  置身于這座城市當中,白浪才意識到這里與前世霓虹的區別。路兩旁那些巨大廣告牌,以及不斷切換內容的電視墻中,或多或少都有著‘伊甸園’的元素。這是他地球老家絕不存在的。

  雖然伊甸園內的靈無法直接干擾外界。但這座城市每時每刻都匯聚著無量的財富,人類欲念凝聚之所,有著足夠的財力與影響力,能間接干涉地球,通過人間的手段擴大影響力。

  白浪選了一家日料店,帶著滿眼好奇又嘴饞的莎爾芙吃了個痛快。

  至于付錢?根本不存在的!身無分文的白浪不可能付賬,這輩子都不會付錢。莎爾芙突破到15的超凡魅力,只要微微泄漏一點點,就能輕易迷惑了前臺小姐姐的神智。

  父女倆將‘吃霸王餐’的精髓演繹的行云流水不著痕跡。哪怕離開很久后,這家店從服務員到老板都沒察覺到異樣。

  大概也只有復核賬面時,才能通過冰冷的數字發現漏洞。但當他們努力回憶思索時,很可能再次被莎爾芙可愛的天使面龐給萌混過去。

  抱歉,長的甜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而莎爾芙的萌,純度太高了。

  在路邊攔下一輛車,由于語言不通,白浪只能掏出那張寫有地址的紙片,拿給司機看。

  這次降臨,樂園并未安排‘通曉日語’,卻給了他‘通曉英語’的基本讀寫與交流能力,因為最終戰場在伊甸園。

  聽到白浪的標準英語后,司機眼中閃過一道光芒,隨即自信的用蹩腳japanlish和白浪艱難溝通起來。最終,雙方神奇的通過‘紙面漢字’達成了共識,耗費一個多小時,將白浪和莎爾芙載到一棟摩天大廈前。

  至于付錢?是不可能掏錢的,莎爾芙甜甜一笑,再次建功。

  目的地是一家他從未聽說過的銀行,提供珍貴物品保管服務。白浪走進去后,發現這里的規格很高。

  當他取出那張卡后,并未接受身份核實,就直接被引到三樓一件封閉性極佳的房間內。等待片刻后,服務人員帶來一個黑色提箱,接著自覺的退出,將房門關好,只留下白浪與莎爾芙兩人。

  “這什么?”莎爾芙湊過來,踮著腳尖摸了摸箱子,好奇問道。

  “應該是任務線索。”

  白浪對照著那行密碼,將箱子打開,里面放著一疊證件奧特蘭德,退伍的戰地醫生,曾在伊甸定居一年半,重獲青春后回歸人間,隱居中。

  證件上是一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年輕面龐,不過歲數差不多乘2了。此外還有莎爾芙的身份證明,親閨女,還是在伊甸園中出生的。

  除此之外,還有厚厚幾疊鈔票,以及一摞印有‘盒子’圖形的老舊金幣。白浪挑了一枚翻轉過來,另一面刻有‘釘子頭’的圖像。

  這是《猛鬼追魂》中的boss,背面的‘盒子’就是通往地獄的勒馬爾尚迷匣了。這枚金幣很有分量,蘊含著陰冷的能量,仿佛囚禁著靈魂?

  白浪在這方面沒啥天賦,他的精神力平平,靈魂更是短板。因此沒有太過理會,僅僅覺得這個身份有些好玩,這一摞金幣很特殊。

  隨后的注意力,都被箱中一個立方形的盒子吸引。

  這個漆黑的方盒看不到一絲縫隙,如同一個整體,給人一種純凈的黑水晶質感。當他指尖觸碰,輕輕劃過時。

  手指觸碰的那個面突然亮了起來,閃爍出一個個字符,這是一塊屏幕?或者說六塊屏幕拼湊的盒子?

  沒等他多想,亮起的屏幕浮現出一行行文字,要求他從以下幾個名字中,挑選其一耦合子、雷曼童、蠕動之膽、陀螺儀。

  白浪對此感到一頭霧水,根本看不出這些‘名字’背后代表著什么?不過他有所猜測,與伊甸園中的‘靈’逃不了關系。

  沒有解釋,只有名字,這叫人怎么選?白浪遲疑一下,對莎爾芙道“芙芙,你來挑一個。”

  “怎么挑?”

  莎爾芙眼中流露出開心,躍躍欲試。但和浪一樣,心中茫然和主觀能動性,她理直氣壯的補充道“不!認!識!”

  “你不需要認識,從這四個名字里,隨便選一個就行。憑直覺。”

  “哦!”傻芙恍然大悟,一掃心中迷茫,臉上充滿自信,隨手一指,停留在‘陀螺儀’上,認真道“要這個!”

  隨著她話音落下,黑色盒子表面瞬間失去光芒,變成漆黑的水晶體。接著‘噗嗤’一聲,中間位置突然裂開一道縫隙,飄散出白色冷氣,然后自動翻開蓋子。

  白浪全神貫注,確定這東西不是人類的科技,看不到半點科技含量。

  此時黑色立方體內,鋪著一層絲絨,中間放置一個精致的金屬陀螺儀。有嬰兒拳頭大小,內外一共四層,看起來有些年頭。微微發舊,既有年代感,但保養很好,擁有機械獨有的精密美感。

  但最奇怪的是,這件陀螺儀仿佛壞掉一般,核心轉子居然沒保持水平。不僅轉子,它的每軸都是傾斜的。

  白浪好奇的將其旋轉,果然出現不正常的一幕。陀螺儀正常轉動,但內部既不平行、也不垂直,每根軸都毫無規律的自顧自旋轉,仔細關注會讓人異常難受,空間感被顛倒扭曲。

  白浪猛地搖頭,將視線移開。反倒莎爾芙懵懵懂懂的觀察,神態專注,沒有任何不適。

  白浪再次撈起轉動中的陀螺儀,莎爾芙視線移動,看向老爹,滿是不解。

而浪此刻得到樂園提示  供物,陀螺儀。品質灰色。承載邪靈之物。

  神職與教義扭曲時與空的無名之神。

  主線任務1環開啟競速任務。進入伊甸園10日內,發展百位信徒,通過儀軌進行祭祀,喚醒沉睡的‘靈’。

  白浪此刻再次一臉懵b,他大致能從字面理解猜測一些含義。但這個‘供物’為什么是灰色品質?

  他嘗試用秘寶之主的獻祭功能掃描這個陀螺儀,結果毫無反應。他做為秘寶之主清晰感知到,這個陀螺儀真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有些年頭的機械古董。

  然而那個‘扭曲時與空的無名之神’,更是有種瘋狂吹b的味道。而且從1環任務來看,這個職責還落到他的肩上。

  “競速任務?”他回想起剛才出現的四個名稱,傻fufu選中‘陀螺儀’后,立方中便出現了一個‘陀螺儀’,這代表還有三名契約者,將拿到其余三樣物品。不止如此,或許在他之前,還有別的契約者進行了挑選。

  “果然,是最高規格的‘邪靈戰爭’嗎?”白浪忽然意識到,手中的‘供物’不就是召喚英靈的‘圣遺物’嗎?

  這是逼著我去伊甸園打一場‘圣杯賽’嗎?而且從發展信徒,通過儀軌祭祀供物來看,這是個傳教活動,正是我‘治愈教會’首席大教皇最擅長的!

  辣么,我的‘邪能圖騰’是不是也可以參加這場活動呢?畢竟,圖騰柱中就寄宿著一枚邪靈之種,不知道與這個世界的‘靈’是不是一回事?

  任務介紹雖然模模糊糊,但白浪已經理清一個梗概。此刻直飛阿妹瑞卡,進入伊甸園并非明智之舉。預留的這一周,應該是留給契約者借勢用的。

  他已經從網上得知,伊甸園中的‘靈’有著不同檔次,并且每時每刻都有新生的‘靈’誕生。人類的欲壑難填,早就不滿足與刁鉆苛刻上位邪靈進行交易。

  與其‘公平’的py,又哪里有自己一手主導,塑造培養一個為自己代言的‘新靈’香呢?

  伊甸之外的地球只是普通世界,不存在超凡力量。那么身懷絕技的契約者們,完全可以利用這一周時間,架空控制那些打算進入伊甸,參加‘邪靈戰爭’的企業團隊。

  鳩占鵲巢,借用他們的力量來孵化并培養自己手中的‘邪靈’。

  “大體思路就是這樣了。”

  白浪敲了敲桌子,將‘陀螺儀’收入儲物空間,接著又分別取出鈔票和金幣,統統收好。然后帶著莎爾芙離開這家銀行,下一個目標,找到即將前往伊甸園進行‘邪靈育成’的企業。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住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