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71章 計劃通,背鍋與新目標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枇杷十藏襲擊案半小時后,一群水影系高級忍者緊張守在水影辦公室禁閉的大門外,表情凝重,心神不定,彼此憂慮對視,抬手拭去額頭的汗水,對自己的前途感到擔憂。

  就在不久之前,從未有過的惡性襲擊案在霧隱村內上演,名動忍界的七忍刀之一,在家門口遭遇襲擊,下落不明。

  這是前所未有的重度打臉,性質之惡劣堪比平行宇宙‘云隱日向大小姐家門口拐帶案、曉組織鼬回村吃霸王餐重傷木葉第一技師案’。

  辦公室內,水影顫抖著手掌將筆丟在桌面,怒不可遏。暗部、情報組、與還原案發現場經過的專家站在一旁,三個人欲言又止,止又欲言,嘴巴反復開合,像極了鯉魚王。

  “水……水影大人。”暗部部長勇敢開口,打破了凝重的氣氛。

  水影冷聲問道:“調查的怎么樣了?”

  這時,案發現場還原專家開口:“現場環境破壞的極為嚴重,仍有大量線索。經過初步調查,可以確定襲擊者之中包含了特殊的血繼忍者,以及精通‘通靈術’的忍獸流忍者。數目大約在兩到三人左右。”

  “枇杷呢?”

  “枇杷十藏與斬首大刀下落不明……”情報組負責人頭皮發麻,這個下落不明基本上和死劃等號,更可怕的是遺失了比‘忍刀眾’貴重十倍的忍刀!

  “忍刀追回來了沒有?”水影果然無視了枇杷,只關心斬首大刀。

  暗部首領低頭認罪:“非常抱歉,到目前為止仍無法通過‘通靈術’召回忍刀,敵人使用了封印術。不過忍刀最大價值在于實戰,無論是用于戰斗還是研究,斬首大刀早晚要被重新取出。只要它重見天日,我們就能通靈召回。我已經安排手下,每天分四個時段進行通靈,持之以恒,定能收回!”

  接著,他轉移話題道:“除此之外,現場還發現一名幸存者。”

  水影露出意外之色,連忍刀眾都失蹤(死)了,還能留下活口?“是誰!”

  暗部連忙開口:“霧隱中忍桃地再不斬,蹊蹺的是他身上并無明顯重傷痕跡,卻暈倒在戰斗最激烈的核心地帶,毫發無損。從現場被破壞城程度可以推斷,這是一場頂級上忍的交戰,他沒道理幸免于難。”

  水影立刻道:“你是說這個再不斬有問題?”

  “有大問題!情報組調查到,是再不斬提前收集情報,今日主動伏擊枇杷十藏。而他在這場戰斗爆發后,受到襲擊者一方的保護,才安然無恙。”

  “他如果是間諜,為什么沒有被帶走?”

  暗部回道:“已經暴露了,沒有價值,因此被拋棄。”

  水影沉吟起來,如果沒價值,為什么還能活下來?“敵人中有血繼忍者?是哪個村子的?”五大忍村,各有招牌血繼,其中霧隱堪稱血繼第一大村。

  聞言,三名忍者表情有些尷尬,彼此互視一番后,地位最低的現場還原專家不得不站出來:“是本村的沸遁與溶遁。不過兩種血繼限界的殘留痕跡都非常詭異,絕非尋常兩屬性相融合的正統血繼。溶遁與一種綠色血液深度融合,具備強烈的腐蝕性與毒性;而沸遁查克拉也很詭異,調查班收集了殘留的‘蒸汽’,發現存在大量陽遁查克拉,疑似三屬性的‘血繼淘汰’?此外,一部分激戰區域,被人故意用起爆符破壞掉,但仍然發現了雷遁忍術的痕跡。”

  “絲毫不掩飾兩種本村的血繼,卻主動破壞了雷遁痕跡。你們說,這是云隱干的,還是故意栽贓嫁禍?”

  暗部開口:“我們認為是故意嫁禍。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現場殘留大量忍兔與兔類怪物的尸體。”

  “忍兔?”水影一愣,“是那種可以烤著吃的替身兔?”

  “正是!說來您可能不相信,當暗部抵達現場時,仍有少量活著的兔子與兔類怪物,在無規律快速移動,遇到人后絲毫不懼,主動發起襲擊。那些普通忍兔身上攜帶大量起爆符,遇人便爆,防不勝防。而另一種兔類怪物更加恐怖,它們擁有下忍級的查克拉儲量,懂得一門攻擊性忍術,通過高速旋轉化身鉆頭,釋放巨大攻擊傷害,可以將樹木撞斷,將巖石擊碎。”

  “聽起來有些像木葉的忍獸秘術?”

  暗部忍者回答:“是的,與犬冢一族的‘通牙’高度相似,不過更加可怕。如果木葉的忍犬還算動物的話,這種類兔怪物就是魔物,它的骨骼極度堅硬,身體素質很可怕。因此極速旋轉釋放的攻擊力更高,并且在攻擊時會釋放全部查克拉。“

  水影不解道:“它們不考慮續戰能力嗎?”

  “不,它們只攻擊一次,亡命一擊。燃燒全部查克拉與生命,爆發出足以威脅到上忍生命的B級攻擊,而且速度非常快。最終通過粉身碎骨的自爆,將尖銳骨片四射爆開,造成二次傷害,少量怪物體內還有腐蝕性血液,造成持續傷害與污染。”

  水影聽著有些牙疼,無法理解辛苦培養的高級忍獸,為何如此糟蹋浪費?反復壓榨利用它不香嘛?土豪行為。

  “你們有什么看法?”

  情報組頭目斷定道:“大蛇丸,我們分析出幕后黑手是大蛇丸!根據黑鋤雷牙的情報,大蛇丸已經抵達水之國,并且一支根部也追蹤進入水之國。只有大蛇丸才擁有如此可怕的生物改造能力,將平常的忍兔培養成怪物。而且他精通血繼限界,在叛逃木葉前就在進行邪惡的人體實驗。他同樣有染指木葉忍獸秘術的能力。”

  暗部忍者也積極推鍋道:“我甚至懷疑大蛇丸的叛逃也是一場表演,木葉以追擊叛忍的借口入侵水之國,暗中勾結另一批內奸,趁機削弱我們的實力。黑鋤的遇襲,已經說明了根部立場,如今大蛇丸主動襲擊七人眾,必然有內奸策應!”

  水影頭大無比:“這次出現的兩種血繼,是我們霧隱的瑰寶。究竟是血統的流失,還是有人背叛?”

  “背叛!一定是背叛!與再不斬同期的精英中忍照美冥,同時兼具這兩種血繼限界。不過她有著充足的不在場證據,但我依舊認為她嫌疑很大。”

  “不能放過一點線索,也不能錯怪一個好人。請她喝茶,然后派出暗部長期監控她一舉一動,并且調查她身邊的可疑人物。”水影囑咐道。

  “那再不斬呢?”暗部頭領問道。

  水影:“收監,通知情報拷問機構,給他一套系統的調查。”

  “遵命!”

  當照美冥一頭霧水的被暗部忍者請去喝茶時,另一個天才暗殺少年結局更加凄慘,可謂飛來橫禍。

  鐵窗中,沒有眉毛的少年雙手緊緊攥住鐵欄桿,驚慌絕望不甘心的大聲嘶喊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是無辜的,我是被冤枉的!我沒有通敵,我不是內奸,我為霧隱流過血,我為水影立過功!敵人是云隱村忍者,我昏迷前一刻看到了雷遁,他們在陷害我,故意打昏了我,但我都看到了!來人吶,來人啊,我是無辜的,放我出去!”

  看押牢房的忍者被他吵的心煩意亂,而少年隔壁兩邊的監牢中,更是傳來一陣陣激烈的叫罵與嘲笑。

  牢頭A一臉不耐煩:“該死的小鬼頭,真是吵死個人!”

  牢頭B露出詭異笑容:“嘿嘿嘿,不如給他點教訓,幫他認識到殘酷的現實,早日開口招供。”

  A:“怎么教訓?”

  B露出曖昧難明的笑容:“他服下了暗部的藥物,查克拉被封禁,不如將他和那幾個家伙關在一起?年輕人,光滑緊致,應該有服從前輩的美德,而不是失禮的大吵大鬧。”

  A突然笑了:“你真的好壞喲!”

  B:“嘿嘿,嘿嘿嘿……”

  二十分鐘后,監牢中再次傳來再不斬的慘叫聲:“啊啊啊啊!滾開,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啊啊啊啊啊!我要殺光你們!”

  臥室中,白浪趴在桌上奮筆疾書,小芙芙趴在他背上按摩雙肩。然后,將一張信紙反復對折,施展通靈書綁在一只忍兔腳上,接著解除通靈術,取消召喚。

  信中內容分為三部分,首先詢問了慫妹的仙術修行進度,并且叮囑她千萬不要忘記自己的鯉魚王,吸收自然能量時務必要雨露均沾,讓豬兒蟲和鯉魚王一起化龍,傳為一段佳話。(同蛋群?)

  其次,他讓慫妹轉告會長小姐姐,詢問收尸丸大人除了血繼限界外,回收不回收七忍刀的狗頭?最后,如果大蛇丸開價沒有誠意的話,就拿‘枇杷’的頭跟木葉陣營的契約者,換幾門木葉陣營的‘忍獸忍法’,價錢好商量。就要進階版的‘牙通牙’。

  做完這一切后,他松了口氣。枇杷的尸體屬于濕垃圾再回收,無論賣給木葉還是大蛇丸,多少能換到一兩門C級秘傳忍術。

  此外,斬首大刀就在他的空間內躺著,考慮到霧隱掌握著‘通靈卷軸’,他暫時沒有取出的打算,卻也不急著立刻獻祭,取得職業,這把大刀他也想玩兩天。

  然后,他成功將再不斬這個被看好的幼苗霍霍進了暗部的大牢中,浪降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巴拉巴拉。總之,他這也是對沒眉毛好,想要成才,毒打少不了。

  最后,白浪總結了這次戰斗,因為偷襲緣故,效果出奇的好,他甚至來不及打出兩張‘干部位’的底牌,沒有品嘗到反傷毒打,就將枇杷給KO了。忍刀七人眾,名不符實,讓浪失望了!

  一方面是對方粗心大意,一方面是富貴丸背刺高強,但這次的自爆忍兔戰術同樣非常成功。在‘妖魔組織子蠱邪能溶遁干部位犬冢流通牙’的連續增幅下,他幾乎將一只兔子的價值,300的挖掘出來。

  不過缺點也很大,他手頭的‘妖魔素材’前后消耗了近1/2。少了妖魔侵蝕環節改造身軀,僅僅是普通忍兔做底材,子蠱寄生也難以挖掘出太大潛力來。

  ‘妖魔組織’的魔化侵蝕,才是令其兔子根基暴增的關鍵所在,相當于單車變摩托的那一博。少了這一環,忍兔的鉆頭忍法再精妙,最終輸出也有限。

  然而這些認證素材數量有限,這一場任務玩盡興了,下個世界怎么破?當白浪陷入‘可持續發展’的困擾后,他決定再去蹭一頓霸王餐,與三位其他樂園的前輩們探討交流一番。

  與此同時,通靈卷軸中仍有大量‘魔兔資源’的白浪,已決定乘勝追擊,繼續投資這場獵殺事業。并將第二場狩獵排上日程,交由全身而退,深藏功與名,正積極為小伙伴‘枇杷十藏’四處奔走的‘黑鋤富貴’來負責。

狩獵目標:長刀縫針持有者,栗霰串丸  請:m.ddxstxt8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