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72章 正義的背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霧隱村接連受挫后,七人眾中平平無奇,地位處于下游的黑鋤雷牙異軍突起,展現出了與以往不同的責任感。

  在水影緊急召開的內部會議上,他敢于擔當,提出多項意見,認為隱藏在暗處的敵人,已經將攻擊目標鎖定在‘忍刀七人眾’身上,更準確的講,敵人正在奪取‘七忍刀’。

  黑鋤雷牙指出,自己的遇襲就是一個征兆。果然不出幾天,吸取教訓的敵人們準備的更加充分,在霧隱村內發動一場閃擊戰。成功將七忍刀枇杷十藏重創,下落不明并奪走‘斬首大刀’。

  雷牙還表示,犧牲一個他并不可怕,忍刀七人眾更是死不足惜,因為霧隱村優秀的淘汰制度,總能篩選出像他一樣的精英天才來。霧隱從來不缺忍刀眾,缺的是‘七忍刀’!

  忍刀屬于不可再生資源,擁有奇異屬性,宛如后天的‘血繼限界’。沒有了與之匹配的忍刀,忍刀眾將毫無意義。

  所以如何保護‘七忍刀’成為關鍵,黑鋤提出了‘雙人組隊模式’。

  忍刀眾從來不是弱者,一名忍刀眾的獵殺難度已經很高,而且有了枇杷的翻車之鑒,大家心中警惕,遇害幾率還要再降低。那么……一旦雙刀合璧,被成功伏擊的難度將高到不可思議,足以支撐到援軍抵達。

  會議尾聲,黑鋤露出富貴丸式的笑容,環顧眾人,總結道:“如果兩把忍刀都擋不住敵人,那么以敵人的恐怖程度,也不需要抵抗了。”

  黑鋤的提議,讓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其他忍刀們紛紛點頭稱贊。霧隱不僅僅掛了一位忍刀,內憂外患逐漸凸顯,海域戰場更加激烈,內部面臨的壓力很大,再面臨隨時可能出現的襲擊,壓力就太大了。

  最終,在水影主持下,停留在霧隱村的忍刀眾們,開始了抱對環節。

  一位位忍刀快速牽手,黑鋤也主動找上性格孤僻,沒什么朋友的‘長刀縫針持有者栗霰串丸’,成功組成cp,相互守望,約定做彼此的天使。

  枇杷的遇襲雖然讓水影大為惱火,但七忍刀做為霧隱村對外的頭牌,工作是不可能停止的,生命不息接客不止。

  休假?是不可能休假的,我們不能因噎廢食。相反,忍刀牽手后實力更強,要發揮出11>2的工作效率,你的接的S級任務越多,自己賺取的傭金不也更多嗎?

  捫心而問,這是村子在剝削你們嗎?不,是村子給予了你們實現自我價值賺取大錢的機會。

  沒了霧隱村,你實力再強也只是流浪野忍者,接的到這么高級的委托嗎?沒有村子提供cp,你孤身一人去做S級任務,效率低下、危險暴增,任務時間長,賺的并不多。

  當其他幾名忍刀迫于壓力重新營業后,表現格外積極的黑鋤雷牙,也找上了新搭檔。

  “栗霰,我的人得到一個情報,發現了襲擊者的蹤跡,他們曾短暫出現在距離霧隱最近的一個小鎮進行補給,你我連手追蹤,或許能將‘斬首大刀’追回,這可是大功一件。”黑鋤富貴一臉雞賊的說道。

  身材干瘦細長,帶著面具,留著蓬松細長松獅犬發型,氣質冰冷的忍者沉默不語,遲遲不給回答。

  黑鋤富貴也習慣了隊友的常態,繼續勸說道:“這個情報很珍貴,而且有時效性。如果咱們現在出發,有很高概率攔截他們,并從背后偷襲,搭配霧隱暗殺術打一個出其不意。如果我將情報貢獻出來,不僅耽誤寶貴時間,而且其他忍刀眾也會爭奪這個任務,到時就只剩下小功了。”

  “情報,不安全。”

  富貴丸想了想,大概明白了隊友的顧慮,繼續勸說:“你擔心情報有問題?這一點值得考慮,但你我兩把忍刀聯手,全程警惕,哪怕遇見危險也能及時抽身。而且還可以帶人,人數與不要多,帶上幾名心腹,但不要超過三人。無論做炮灰送死、還是分散敵人兵力,對外求援都是不錯選擇。”

  聽到這里,栗霰串丸也有幾分意動,經不住天賦神通‘溫富貴智慧’的蠱惑,潛移默化中中了信了對方邪,點頭表示同意:“可。”

  天色未亮,霧隱小隊便緊急行動,在暗部備案后,在夜色中趕路。直到黎明結束,一行六人在一個小鎮外圍止步。

  此時黑鋤富貴身邊,跟著一名中忍與白浪扮演的漂太郎,另一邊的栗霰串丸則帶著兩名上忍。

  “為什么帶下忍?”

  栗霰串丸憋了一路的疑問,此刻終于忍不住,問了出來。他帶兩名上忍,就是為了對抗強敵,施展想不通黑鋤雷牙為什么帶兩個樂色在身邊?中忍他還能忍,帶個下忍就離譜了!

  富貴丸淡定道:“藤田是感知型忍者,白川掌握著木葉殘缺的忍犬秘術,擅長追蹤,我需要借用他的力量。”

  說罷,他給了白浪一個眼神,指著不遠處一座破舊的小木屋,說道:“那群人在這里停留過,接下來靠你了。”

  漂太郎點點頭,咬破手指在掌心劃一道血跡,接著施展通靈之術,一口氣召喚出5條忍犬。

  狗都是貨真價實的狗,但忍犬嘛……三天前還不是。這幾日小芙芙擺脫三名前來旅游的契約者,在附近村落挑了幾條上等的肉狗,其中一部分被送上餐桌,剩余五條秘密送入白浪手中。

  此前,白浪已從慫妹與木葉契約者的手中,套到了犬冢一族的基礎養狗秘術。另一邊,他先后將少量妖魔組織,與鯉魚王的寄生卵種入狗內。

  讓這群原本普通的食材體質暴增,堪比培育多年的猛犬,并在逐漸忍獸化的鯉魚王‘卵蠱’寄生中,獲得妖魔經脈并覺醒查克拉,披上一層‘忍犬’的偽裝,最后再用‘幕后黑手’進行控制。

  白浪如今的‘boss模板’,做人類的幕后反派或許頻繁出差錯,但是做一群腦子壞掉的犬類老大,還是綽綽有余的。

  因此,僅僅三天,他就收獲一批經年的老忍犬。

  栗霰串丸看著白浪輕松自如駕馭五條龍精虎猛體內查克拉充盈的忍犬,在那里裝模作樣的嗅來嗅去,炫耀了一手控狗秘術,其中一條狗還會打手語后,便不再懷疑。

  五條忍犬素質一流一身煞氣,一看便知多年培養的產物,絕非速成,而且白浪遛狗手法這么溜,選擇了默認。接著看向另一名中忍,名聲比這個狗太郎響亮多了,感知忍者的名頭他也聽說過。

  “這邊!”

  白浪秀了片刻演技后,操縱幾條狗向預設的陷阱沖去,其他忍者沒有猶豫,追了上去。

  路上,黑鋤富貴還特意提醒,隊伍逐漸接近敵人,務必要高度警惕,并且不要暴露自身。隨后,幾名忍者精神高度緊繃,不敢有一絲差錯。

  然而人類的專注力是有極限的,期末考試全神貫注寫完一份卷子后,往往要等到下午下午再考一門,因為腦力消耗太大,扛不住。又好比夜七郎后,再來一發,卻XX不能。

  幾名忍者高度專注趕路,但遲遲沒有收獲后,不由惱火的看向那名垃圾下忍,結果漂太郎更是滿頭冷汗緊張失措后,心中生出老司機對女司機的鄙視形態,感嘆果然是個靠不住的廢物!

  “就在這邊!”

  白浪來到預設地點,控制一條忍犬叼來一片破布,接著露出大喜之色,攤開手掌向其他人展示:“我沒有找錯路,對方從這里經過,留下了這個!我的忍犬告訴我,氣味和那個木屋中的一樣。”

  當他伸出手掌時,其余幾人目光不由自主的看過來,接著心中一凜,果然是木葉制服獨有的布料,看來上次襲擊和大蛇丸跑不了關系了。

  就在白浪還想說話時,他瞳孔突然一縮,露出驚恐震驚的目光。

  滋啦!滋啦……滋啦!藍色的雷光突然爆發。

  長時間的趕路不斷消耗著體能,在片刻停歇后,又是一段注意力高度集中的追蹤,耗費心力。當此刻再度駐留,并營造出敵人仍有一段距離,周圍很安全的錯覺后,所有的注意力都大幅下滑。

  而當白浪發現這塊碎步片,并伸手展示,吸引所有人目光時,與栗霰串丸錯位站立的黑鋤富貴,突然爆發、偷襲、背刺!

  斬擊速度最快的‘雷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從后向前貫穿栗霰串丸的身體,接著毫不猶豫,將體內雷遁查克拉全力灌入,瞬間雷光大作,十萬伏特。

  這一刀來的太快,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更想不到作為領隊的黑鋤會突然動手。唯一有所察覺的,只有栗霰串丸本人,在富貴丸暴起剎那,憑借多年忍者生涯磨煉的危機本能,下意識發動了‘替身瞬身’。

  然而雷刀速度太快,富貴丸雙刀起捅,在他完勝替身瞬身之前,就已經命中身體。不過還是在雙刀同時命中前,偏移了身體,只任憑一把雷刀刺中肋部,穿透身體,但避開了重要器官與要害。

  但緊隨其后的雷遁電擊無法躲避,更無法免疫。

  一道貫穿后,黑鋤富貴憑借多年捅人的手感經驗,判斷命中目標,心中狂喜的同時,直接開大,發動雷刀的終極必殺——落雷!

  此地自然環境并未達到天降自然閃電的地步,不過雷刀憑借其本身的神異,還是起到增幅效果,將他發動的雷遁忍術進行增幅,并吸引了空氣中的力量,化作一個巨大雷球,與栗霰串丸一起顫抖、一起窒息。

  富貴丸發動背刺雷遁之余,不忘充滿正義感的大聲怒吼:“栗霰串丸,你這個霧隱的叛徒,去死吧!”

  一聲咆哮落罷,接著驚雷炸響,仿佛老天都在配合他,痛斥這個霧隱的叛徒。

  藍色雷光持續放電,不斷凝聚,直到最終引爆炸裂,現場一片刺眼的雷光。周圍人反應不及,或多或少都被波及,同時腦中一片空白,分不清到底怎么回事?

  究竟誰偷襲了誰?誰又背叛了誰?這是黑鋤雷牙的正義背刺,還是栗霰串丸的冤屈黑鍋?

  此刻白浪雙手捂眼,慘叫著哎呀,在雷電電擊中抽搐,向后跌倒。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