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76章 妙木山與匯合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兩日后,白浪一行人吃著零食哼著歌,向著‘瀧隱村’方向一路邊走邊玩。

  車隊駛離木葉主干道后,沿途風光越來越衰敗,缺少木葉那種繁華與活力,哪怕生機勃勃的自然環境,也充斥著異樣的壓抑與絕望。

  佩戴鱗之仙人稱號后,白浪被動處于‘仙人模式’,與自然之力溝通,與星球環境交流,再配合溝通根源與真理的出入真理稱號,可以清晰聆聽到忍界走向死亡崩潰時,瘋狂絕望的掙扎與吶喊。

  這個世界并非末法時代走向寂滅的自然枯竭老死,而是像癌癥晚期的患者,體內癌細胞烈火烹油無限瘋狂增殖,即將迎來壯烈的死亡。最終‘砰!’的一聲,如求生之路中Boomer那樣‘爆漿’綻放。

  這一路,他們遭遇了奇奇怪怪本土忍獸的襲擊,零星還夾雜著帶有微弱‘污染源’氣息的變異魔物,也有神志不清的流浪忍者。一波又一波沒完沒了,統統被路過的白浪,以及鍛煉身體的提姆打爆。

  前者們被慈悲心腸的白浪用‘鎮魂棺’超度掉,洗凈一身惡業,微笑著成佛。而后者則被魔法少女挖坑填埋,種出一枚枚個大汁多的果實,化作春泥融入萬物之綠,活出了第二世。

  一大一小都有著善良的心腸。白浪慈悲為懷,提姆熱愛大自然,彼此都流露出欣賞對方所作所為的態度。

  不經意的交談中,又各自透露并分享了武學心得。白浪以武會友吊打了小朋友,提姆惺惺相惜,與浪成為忘年之交。

  雙方都精通于‘波紋氣功’,很有共同語言。又都擅長‘肉身錘煉’,就連修行理念也有著大量重疊。仿佛大號見到了小號,一見如故。

  雖然白浪走‘氣血大道’,而提姆踏上‘魔法波紋邪路’。但在‘肉身成圣’這一根基理念上,都是堅定不移的推崇者。

  并且,‘肉身橫煉’已經Lv7的究極大宗師浪,還在他無敵的身體上,再次疊加了‘氣血強化、龍象不壞體’以及新獲得的‘邪靈魔象加持’,肉出了新境界。

  這讓健身少女提姆驚為天人又羨慕不已,扭捏猶豫了一個晚上后,她大膽向白浪求學討教,期待大佬能指點一二。

  當白浪隨手將已經淘汰給眾兔兔做日常修行教材的《加特林核爆雷音洗髓易血秘術》傳授給提姆,并贈送了一臺無法當做‘武器’使用的‘加特林健身器械’后。

  魔法健身少女便恭敬的改口稱他‘師匠’,執意奉茶拜師,不再稱白浪為‘前輩’。若不是師匠已經有了女兒,并且二人年紀相差并不懸殊,否則甚至會直接認爹。

  “師醬,我又打死一個怪東西,咱們是吃掉它?還是埋了它?或者葬了它?”

  午休時間,自告奮勇充當斥候的提姆,扛著一只比她大了三圈的‘小山包’,快速在樹林中極速移動,幾輪閃避繞開巨木后,一個下蹲起跳,彈射而至,重重落在路邊地面,踏出兩個小坑。

  接著,氣色紅潤微微喘息的少女鼻中發出哼聲,用力推動雙臂,將她肩扛的巨物砸在地面。

  轟隆!

  重物落地,煙塵滾動,白浪結束與精靈妹的土味情話治療,回頭看來。先是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這是只兩條大長腿蹬的筆直并且大腹便便的巨大蛤蟆?

  “蝦?”

  “我愿想獵只鹿做午餐,沒想到這妖物埋伏在樹林里,還掌握了‘天人合一’秘術,居然瞞過我的感知。它趁我路過不備時,突然彈舌襲擊。我見它是個吃害蟲的,變沒有打殺,只是閃身并扯斷半截舌頭以示懲戒。沒想它非但不逃,反而口吐水遁再次攻擊,我最后忍無可忍,出手擊碎它的心臟。它的水遁里摻雜了毒液,我懷疑它不能食用,但它實力不弱,丟棄又有些浪費,就帶回來請師醬您過目。”

  傻fufu她說有毒便不能食用,立刻挺起身子,撅起嘴巴,用大眼睛瞪了過去:看不起誰呢?!

  白浪沒有微蹙,接著說道:“葬了吧,這東西吃不得!”

  聽提姆說道這東西擁有‘天人合一’秘術后,他便懷疑這只會水遁的蛤蟆來歷不簡單,或許是從妙木山中逃出來的,聽起來還會點‘仙術’?與其吃了,不如拿來分解素材。

  畢竟想吃仙獸,他家‘咒印海仙兔’多種多樣,營養又豐富。反倒妙木山的蛤蟆,已經被契約者毀山伐廟端了祖墳,快殺絕種了,死一只就少一只。拿來送葬超度,或許能搶救出一點妙木山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我真是太善良了!

  莎爾芙聽到老爹的話后,立刻深以為然贊同點頭。這么丑的東西,肯定不好吃。有毒,不衛生,不安全!

  白浪跳下車,再次召喚出‘鎮魂棺’,接著有些愣住。他還是第一次碰到體型超過了棺材尺寸的巨大尸體,更加說明這只蛤蟆實力不俗。這是要切成多份,分幾輪分解嗎?

  就在他遲疑不定時,單手按在‘鎮魂棺’上的浪,腦中突然多出一段信息:御棺術!

  這是秘寶之主職業感知到他心中困惑后,自動勾連裝備,所激發的信息。也是‘鎮魂棺’原本擁有,卻尚未挖掘出的能力。

  他的職業秘寶之主本身就有一個‘浪不死徒手’的被動。當他接觸并掌握任何一件道具裝備時,都被默認為‘基礎精通’。哪怕從未開過手扶拖拉機,但只要握住方向盤,就能利用‘職業’讀取它的歷任駕駛員情報,搜集信息獲得基礎精通。

  御棺術: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長!長!長!”

  隨著他一聲聲念叨,青銅棺槨開始緩慢膨脹,最終尺寸大了一倍左右,才停止擴張。這個尺寸已是極限,對比提姆扛來的小肉山,依舊有些差距。

  “師醬,我來幫你?”

  “不必!”白浪搖頭拒絕,發動天生神力,輕易將大蛤蟆扛起來,以‘頭部身體’為主,率先塞進木棺中,多出來的部分,被他血蒸汽凝聚的巨錘拳頭反復毆打。

  好在蛤蟆是肉做的,并不堅硬,可以變形,硬是想個軟木塞般被強行塞滿。然后是那雙又粗又修長的大腿,被反復人工骨折好幾節,折疊著擺放進去,最終硬是釘死了棺材蓋,又套上青銅槨,發動了開棺發財。

  這段時間,他多次為萬物送葬,漸漸總結出規律。

  人形智慧生物,尤其是人類,通常提取不到‘素材’。因為以他為首的普通人類,弱小又平凡,哪來的‘超凡器官’?反倒因為具有智慧的緣故,能凝結出類似余燼結晶的‘修煉經驗’。

  至于忍獸之類的非人怪物,通常實力強勁,肉身強大,基本能分解出奇奇怪怪的‘素材’。而且原本只是堅固的‘利爪’,在鎮魂棺分解提煉后,會將全身的精華都存入其中,變成帶有屬性的‘利爪素材’。

  數分鐘后,白浪開棺,取出忍獸大蛤蟆的骨灰盒。青銅槨內并沒有素材遺留,反而多出一塊‘碎晶石’,說明它果然是智慧生物。

妙木山蛙忍術系列修煉經驗,中忍級別,需‘蟾類血脈、水遁’前置。妙木山仙術入門(殘缺)限本世界使用  白浪心中一喜:“賺了!”

  他并不驚喜于獲得‘妙木山’入門仙術和蛙忍術,這種東西對他帶不來半點提升。忍兔眾,早已開發出適合自己的‘兔忍術體系’。

  他此刻想到的,是從那個三階契約者口中套取的情報。這份結晶,或許可以讓他洗白出一個‘妙木山圣地’的正版繼承人。

  就好比已經戒了‘高利狗仔貸’,買下一雙‘斑同款寫輪眼’的朱堯。就能超過其他盜版寫輪眼用戶,成功洗白成‘宇智波一員’,和其競爭者展開一場100人的‘宇智波斑杯圣杯戰爭’,勝者獨享斑在忍界的‘氣運、命格’甚至繼承那份‘因陀羅查克拉’。

  這份收尸費用同理,妙木山的原住民快被殺絕種了。那么這只攜帶少量‘仙術查克拉’的垃圾蛤蟆,或許也是圣地順位繼承人之一。自己憑什么不能打造一個‘蛤蟆仙人’再倒手賣掉呢?

  他是沒能力參與‘老牌圣地’的爭奪戰,但從新人中挑選一個順眼的,培養成‘蛤蟆仙人’奇貨可居,再倒手賣給別的勢力啊。

  就在白浪尋死,要不要單獨開高價賣給‘瀧忍村團隊’一只‘蛤蟆繼承人’時,精靈突然找上他。

  “浪哥哥,我收到金探子傳回的信號,那批新人很快就要到了。”

  過去一段時間,白浪與新人處于‘分離狀態’。由于距離太遙遠,精靈妹派出跟蹤監控它們的‘金色飛賊’也統統失聯。

  這些飛賊經過‘火種源殘骸’活化改造,成為特殊的‘機械魔法造物’,具備微弱智能,懂的跟蹤、隱藏、偷拍,是狗仔樂園契約者夢寐以求的‘神物’。同時自帶袖珍電池,60天超長續航。并擁有超大容量儲存器,可以24小時無休監控記錄情報。

  此時她重新接上信號,代表著新人團隊也從以另一個方向追了上來,雙方即將在中途相遇。

  “有人犧牲嗎?”

  奧菲莉婭:“20個飛賊,全部傳回‘存活’信息,無人死亡。我正在匯總整理詳細信息。”

  說話間,她從儲物空間內取出一款粉色金屬外殼的智能手機。掌心迸發出一連串微弱電弧后,這臺手機開始迅速變形,成為有一只‘機械仙子’,扇動著薄如蟬翼的機械翅膀,漂浮在身邊,開始處理信息。

  0死亡,白浪心情大好,立刻有感而發,給芙芙出了一道算術題:

  此處匯合點為C,木葉為A,1號打工點為B,并且知道幾段道路的長度,和雙方出發時間,并在半小時后相遇。現在讓芙芙計算兩支隊伍的行進速度。

  這可把只有小學三年級上半學期學力的傻fufu給難住了,看著被白浪捏在手里晃來晃去的零食獎品,眼淚不爭氣的在嘴角打轉,委屈又無助。

  不多時,另一支隊伍沿這條路追路上來。白浪上前接應,發現他們一個個氣勢低迷,垂頭喪氣頹敗不已,仿佛剛被人從苦窯中解救出來。

  不僅如此,一個個都帶傷掛彩,見到他后精神狀態極不穩定,大多是恐懼與不安,還有一些自暴自棄。最后,還有四個人陷入重傷,一人斷腿昏迷,一人高位癱瘓。一個內臟遭受重創腹部纏滿繃帶,一人中毒器官衰竭。

  不僅喪失自理能力,甚至離死不遠,只是單純的有口氣在。不過還好,沒有給自己丟人(扣分)。有口氣在,他就能救回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