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75章 你知道XX貸嗎?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與繆先生談妥合作,白浪迅速通知提姆與奧菲莉婭。他已成功接單,即將展開新一輪工作,目標瀧忍村,工作簡單待遇優渥,請大家盡快整頓行李。這趟是長期出差。

  同時,他以決定舍棄原本遵守樂園規則,中規中矩培養新人的打算。決定踏上不負責任的催熟不歸路。

  引導者在任務期間,直接對新人出手,‘瘋狂送福利強制填鴨式強化速成逆天’的行為是不被允許的。

  樂園對每個‘試煉者’都有監控評估。如果引導者為了樂園獎勵而過度資助新人,幫他們作弊通關,無法起到篩選、培養、磨礪新人的作用,那么引導者會被踢出任務世界,取消獎勵。

  至于‘樂園二代們含著神級外掛開局,貼身大佬全程保送’這件事?

  樂園表示‘平民玩家’和‘樂園二代’完全是兩個物種。或許他們出現在同一個任務世界,但雙方玩的卻是不同游戲,請不要過度聯想。

  白浪選擇帶這批新人,只是處于做善事的‘公益心態’。并不求那點報酬,純粹圖個樂子,慣性的日行一善。所以,他不會為那點蠅頭小利,違背樂園意志,過分插手強化新人。

  但巧就巧在,來自‘毀滅樂園’的這支隊伍,擁有一項高級團隊權限。可以大量向低階契約者分布樂園任務,并且用非樂園認證的普通物品進行抵債。

  契約者等級越高,樂園的約束就越小。隨著團隊級別不斷升高,一定程度代表‘樂園’履行部分職能。

  從最初級的‘毀滅樂園純打工仔’,晉升成為‘毀滅樂園合伙人之村鎮小企業’。有官方背書,取得向一階契約者無限發布低級任務的權限。

  至于用‘非樂園認證的垃圾’抵債的過分行為,純屬‘毀滅樂園’這貨契約者敗類自行開發出的小技巧。相當于卡了樂園bug,以合法的方式996不給加班費,猝死不賠一分錢。

  反正有這批惡人背鍋,白浪對新人的任何過度強化行為,都會通過‘發布任務’來洗白,最終墳場發現這幫新人實力異常提升后,也怪不到白浪頭上,至少這一切都在游戲范圍內。

  類比了‘毀滅樂園契約者’這種吃新人不吐骨頭的行為,再聯想忍界這次向各樂園大量招募契約者的舉動,白浪越發感覺自己過去的‘主線任務’未必都是樂園發布的。

  更像是契約者們按照實力等級,由高向低層層轉包,發布的各項指令。比如他上個任務,就在為別人培養‘陀螺儀’,很顯然會吃一個差評。再往前的‘蠱武世界’,他明顯是‘新福音集團’隨機篩選的低階工具人,用來測試他們研發的生化武道實驗體,順便剪除一下污染源。

  一階是大規模批量性培養速成工人,到了二階就開始為三階以上的大佬打工,三階契約者相互抱團承接四階大佬或者大勢力漏出的小工程。

  至于四階、五階,大概是努力崩潰一個個世界,并相互競標崩潰一個任務世界的主導權。甚至更高的七八九階契約者,白浪也腦補出來的,彼此爭奪一個又一個成功升維后的‘真實高維超凡世界’的歸屬權、所有權。

  返回住所之前,白浪找到了通用基因在木葉開設的旗艦店。他按照自家兔兔的數量,又考慮了眾新人的強化路線,一口氣訂購200雙寫輪眼。再加上他這段時間培養‘八門忍兔’時,隨手而作的副產物:60只深度變異的‘邪能魚脈忍犬’(通靈獸)。

  以及相當成熟的‘魚脈咒印、鮫肌融合’等生物改造技術,還有這一路走來,斂尸超度送葬所獲得的‘經驗結晶’。足夠將這群新人,速成培養到特別上忍的地步。

  哎,我對他們真是太貼心了!就連親生父親也做不到這個地步啊。

  在外采購了一圈,當白浪抱著莎爾芙回歸后。得知即將再次遠行,前往窮鄉僻壤瀧忍村的提姆,拖著奧菲莉婭在木葉市中心血拼仍未回來。

  此時,只剩下一直被忽略,差點被浪遺忘的朱堯,望眼欲穿的盼著他。

  砰砰砰!

  臥室的房門被人敲響,白浪耳朵一動,就通過腳步判斷出來人身份:“進來!”

  腰子推門而入,殷切笑道:“前輩,您終于閑下來了。我這段日子,每天按時服用你提供的藥劑,并堅持鍛煉,感覺身體前所未有的棒!”

  他言下之意,是在提醒白浪,該兌現當初的諾言,克服治療‘五火球絕癥’了。降臨忍界將近十天,白浪對他從不問津。甚至懷疑對方是將他忘記了?

  在對方眼里,自己或許是個不起眼的小卒子,死了也不會出現一絲波瀾,頂多遺憾失去一份‘料理傳承’;但在腰子心中,這次‘治療’性命攸關,決定著他未來的生死,只能成功。

  雙方心態不同,結果自然不同。腰子這些天日夜煎熬,自我折磨,精神幾近崩潰;而白浪同樣驚嘆于‘世界崩潰’的內幕之大,與這份利益一比,那點‘料理傳承’還真不算個事,他是真的差不多遺忘朱堯了。

  腰子如今帶給他的利益,甚至沒有那批可愛的‘純新萌’大。

  “唔……走過來,別亂動,我來幫你康康身體。”

  說著,白浪從儲物空間中取出那把‘白眼透視掃描儀魚槍’。按動開關,不斷調節透視模式,投影到顯示屏上。然后對準腰子身體各部位扣動扳機,拍下一張張截圖留存。

  “調節的不錯,你身體原本虛弱,但經過‘鯉魚王口服液’一段時間的滋養后,細胞活性大幅提升,能經的住一期強化改造了。”

  白浪雖然將腰子的重要性,排在‘蓮花池與新萌’之下,但不代表就要放棄。五火球這么有趣的試驗品,他也想在對方身上驗證一下自己的醫學造詣,以及各種能力衍生的技術儲備。

  那20多個新人也是如此,改造強化對方固然不見,也同樣是在驗證鎮魂棺解析素材,收集數據。并嘗試將‘忍兔生物科技人體化’,為將來傳教拉攏人類信徒做準備。

  聽到白浪不咸不淡的評價后,原本心有忐忑的朱堯頓時振奮起來,追問道:“那么,接下來的強化方案,是不是從現在就能開始?前輩,我虛弱頹敗了這么久,已經迫不及待要重振雄風,強勢崛起了!”

  白浪既不反駁,更沒有拒絕,反而欣然點頭,贊同道:“當然沒問題!”

  接著,他就像那些在醫院先花錢掛了號,接著又交錢做了各種體檢后,遭遇坐診醫生第三次提要求的患者,聽到白浪說:

  “你現在的狀態,的確可以接受治療。正好,我今天逛通用基因的店鋪時,給你預定了一雙宇智波斑傲天同款的限量版寫輪眼。你身上還有余燼嗎?去把訂單支付了,取回這雙眼睛,咱們就開始第一輪手術。”

  朱堯聞言一呆,這怎么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樣?

  上次你們出任務前,明明就我的狀況分析了好一大通,講的頭頭是道。只是說我肉身素質太差,要堅持服用那‘鯉魚王口服液’彌補虧空強身健體,就能開始克服絕癥了。但怎么一轉頭,就要額外加錢購買‘插件’了?難道這不該包在服務中?

  “那是什么?”腰子有些尷尬的問道。

  “你可以登錄契約者的陣營商店瀏覽,這款至尊版寫輪眼數量已經不多,只剩下最后23雙了。再不出手,估計果斷時間就絕版了。”

  朱堯聽的半信半疑,‘寫輪眼’的情報他也有所耳聞。木葉的宇智波早泛濫了,這眼睛不早就爛大街了嗎?那個宇智波斑究竟是誰,聽著有些耳熟,但如今宇智波早就沒落,強者只有一個‘止水’才對。

  他心中胡思亂想著,在白浪催促下,登錄了陣營商店,接著跳轉通用基因,很快就在官網上搜索出這款‘斑傲天至尊版’的詳細介紹。

  看著看著,他的臉色不由難看起來。

  只有區區1勾玉!但價格高的離譜,1000余燼!你這分明是為難我朱腰子!

  他只是一個在一階蹉跎了大好年華的普通雜魚,因為固化失策,收益越來越少。他的五火球也只是全部強化到Lv2,就傾盡家底。

  為了這次旅行,他還提前準備了一批回血藥物,更換了部分裝備補充實力,只剩余了大約500余燼以防意外,根本買不起!

  至于這個宇智波斑原裝基因經典克隆版,什么繼承了對方1的命格與氣運。聽起來很好,但與其他普通寫輪眼一比,在質量上毫無區別,卻貴了恁多?憑什么!

  最令他不滿的,價格如此高昂的寫輪眼,居然并未受到樂園認證,僅僅是本世界一次性的‘用品’。他花費1000余燼,只買來一勾玉寫輪眼,在本世界的一次體驗機會,簡直可笑!

  如果自己購買,并接受了眼球移植。且不提對方是否會再次索要更高昂的‘手術費用’?就算真的擁有了這雙眼睛,并且開發到介紹中許諾的‘三勾玉’,乃至萬花筒,成為影級強者。

  但是回歸后呢?!

  自己建設在‘這雙眼睛’基礎上的‘全新無風險五火球體系’又該怎么辦?

  挖掉這雙眼睛,自己的力量體系根基轟然崩塌;想要保留這雙眼睛,就必付出等價代價,甚至還要完成后續的‘血脈系列任務’,才能據為己有。

  代價,太大。

  風險,太高。

  何況,他并不喜歡這個陌生的人造眼睛。他又不是火影迷,在這次降臨忍界之前,根本沒有聽說過‘查克拉’這種體系。更被清楚‘寫輪眼’的潛力與價值。

  他人生中第一次聽說這對眼睛,就要孤注一擲的強化,將未來賭在一雙從未了解過的‘眼睛’上?

  不可能你讓我換眼,我就換。突然Duang!的一下,彩瞳很酷、很炫的樣子,成為強者,解決能力隱患,走上人生巔峰。這太荒謬了!

  想想木葉近萬人口的宇智波,以及另外99雙與這對眼睛完全一樣的‘斑同款’。以及數量更龐更廉價大的同質量一勾玉。

  他實在不覺得這有什么前景,自己占了便宜?這分明是眼前的家伙,與通用的售貨員坑瀣一氣,吃回扣賺我的血汗錢。

  腰子越想越氣,突然又回憶起白浪出差拯救阿鮫這幾天,他擔驚受怕總在午夜噩夢中驚醒的恐怖回憶,突然失控暴走,用陰陽怪氣的聲音質問起來。

  批駁白浪不講武德,不守規矩,當初明明說好,用‘料理傳承’交換‘五火球改造方案’,根本沒有額外收費以及強制消費。怎么現在突然要掏大價錢,購買一雙并不‘唯一’,反而足足100套的‘限量版’?

  “你告訴我,都是克隆貨。這斑的‘一勾玉寫輪眼’,和那些廉價的一勾玉寫輪眼,在生物層面上有什么區別?”

  白浪聽著對方憤怒的咆哮,不怒不惱,淡定給自己泡了一杯‘小貓人益智奶’,品了一口才冷笑道:“可笑!為了幫你變強,為了幫你克服那懦夫屬性,你自己竟然連這點代價都舍不得的付出?你以為區區一份‘變異料理傳承’,又能有多少價值?值得我為你傾盡心血,殫精竭慮設計逆天方案?你又知道,這雙眼睛蘊含的潛力究竟多么巨大?宇智波斑何等樣人?你若能將這份眼睛據為己有,在我的幫助下將其蘊含的潛力徹底挖掘出來。你可知,你將來穩入三階巔峰,突破四階也毫無壓力!未來一片坦途?”

  白浪氣場全開,壓迫對方,造成精神沖擊,在趁機灌輸這些,想要對朱堯進行暴力式精神沖擊,留下深刻印象,埋藏種子,來一波waaagh剛正面洗腦。原理類似‘斯德哥爾摩綜合癥’。

  然而對方不愧是強化了五個火球術的男人,矬是矬了點,但屬性都點在‘精神’與‘感知’上。再加上此刻處于極度憤怒狀態下,又在白浪‘強制消費’的刺激下,處于輕度失智模式,反而抵消了這波精神沖擊,拒絕了浪的‘善意’。

  瑪蛋!居然扛住了?

  浪暗嘆人和人的體質果然不能一概而論,腰子就曾在極度憤怒之下,抵擋住了自己的‘精神療法’。

  不過白浪并不氣餒,下一刻,他惡人魅力全開。同時暗中驅動了‘治愈神系’眾邪靈。雖然他家開的神系沒有精通‘心靈暗示’的存在,但計都執掌夢境荊棘娘也算半個‘精神系(靈魂防御)’。

  白浪用‘精神污染’粗博干涉瓦解一個一階契約者的靈魂防線,還是毫無問題。盡管有以大欺小,高中生血虐幼兒園小盆友的嫌疑。但他撕破臉火力全開想效果,那也是杠杠的。

  “你又怎知,如此多的量產寫輪眼,我偏偏讓你購買這一雙?就因為,它是一張門票!一張讓你擺脫‘盜版高仿身份’,步入忍界大舞臺,受到此方星球意志認可的門票!我有辦法幫你在忍界洗白身份,去和其他99雙寫輪眼的擁有者競爭,擊敗所有對手,獨攬斑傲天的‘氣運命格’,成為忍界最靚的仔,六道仙人的異父異母的親生兒子!”

  “你若肯老實配合,我便送你登上這個末日世界的金字塔尖端,提前領略三階大佬的風采。而這份經歷與感悟,足以你一生受用無窮。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之后,你的‘懦夫弱雞能力欄’該怎么拯救,還不是一目了然?哪怕喪失了這一切,曾經成功過的你,照本宣科重頭再來,又有何難?”

  白浪一番嗶嗶,腰子毫無反應。但在恐懼威懾邪靈暗示精神暴力洗腦下,腰子頓時羞愧難當。

  一個激靈,從極端情緒中脫離出來。雖然不知道為何,卻深刻理解了白浪的苦心,感覺他所言每一句話,都800的有意義,刻骨銘心的認同。

  最終,他甚至激動羞愧(恐懼害怕)的劇烈顫抖起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突然涕淚橫流,接著單膝跪地,大聲懺悔道:

  “前輩,都是我的錯!是我這幾日獨自留在木葉修行,感覺被你拋棄,心中惶恐又不忿,才新生怨念,聽不進您的教導。我錯了,教練,我想跟您學瞳術啊!”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快起來,去把錢付了吧,我保證你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白浪拍拍他的肩,鼓勵道。

  “可是,可是我余額不足啊。”

  “你知道XX貸嗎?”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