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59章 少年杠精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前輩,你要的狗我已經賣回來了。一共60條,請過目!”

  白浪結束專家坐診后,在一邊旁聽的提姆跳了出來,手捧一份通靈卷軸,遞到白浪面前。這是犬冢家制作的獨立卷軸,體積并不大,內部捆綁著60條忍犬。

  接過這份卷軸,白浪回想起當年那份忍兔卷軸,心中感慨萬千,接著道:“都是最便宜的狗子嗎?”

  “嗯,按照前別要求。我特別強調只要體內能提煉查克拉,越弱越好,訓練失敗的智障沒關系。犬冢族的忍者起初還不相信,信誓旦旦強調他們的忍犬傲視忍界無一瑕疵。最后發現我真的收最差的狗后,以3折優惠價輕易湊齊60條。”

  “辛苦你了。”

  白浪展開卷軸,前半部記錄著60條狗子的名字,后半部契約欄全部是空白。只要擁有查克拉的忍者簽下信命,并按下血手印結成契約,就能在忍界范圍內通靈對應的狗子。

  如今忍界局勢變幻,在契約者推波助瀾下,出現了形形色色的通靈獸,包括但不限于被生物科技改造的本土忍獸、被捕捉馴化的低等深淵魔物,甚至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入侵物種。

  這些性能強悍的外來通靈獸,以極低價格與超強性價比沖擊著本土市場。原本敝帚自珍把持養狗技術的犬冢家,也不得不拉下臉去競爭。

  這種類似工業革命社會傾斜廉價優質商品沖擊市場的事情,發生著忍界方方面面。原本靠氪金成為木葉12小強的天天家,如今還沒發跡就徹底破產了。

  “浪哥哥是想培養改造這批忍犬,然后做為通靈獸保護新人。”奧菲莉婭突然獻寶道,“不如交給我吧!讓我用圣光灌體之法,將它們澆灌成圣騎狗,這方面我很熟。”

  “嗯?”被打算對這群廢狗使用邪能魚脈技術進行脫胎換骨的白浪頓了一下。探尋的看過去:“圣騎狗?”

  精靈點點頭:“我在七人眾身上,已總結出成熟的圣騎士澆灌技術。如果這群狗子能挺過圣光的洗禮,它們將獲得弱化的圣騎士模板。身體素質更強,生命力與續航更持久,最重要的是可以充當移動圣光充電寶,在必要關頭為主人關注圣光續命。”

  “聽起來很不錯啊!”白浪聽著精靈的描述,突然對圣光升起一點興趣。這是續命急救狗啊!

  “我想為你出一份力!”精靈妹深情告白,腰子仿佛聞到了酸臭味,莫名不適。

  60條狗對20個新人而言,數目嚴重溢出。白浪點點頭:“分你30只,一周內完成。”

  “嗯!”

  當天下午,木葉郊外的大道上,白浪四人對這批新人進行送別。

  這幾日里,新人已經認命。不僅接受樂園任務的設定,同時惡補學習了忍界文化,相互和睦,在白浪幫助下提煉出查克拉,初步掌握三身術。

  無論性別,在初步克服對異世界恐慌后,接觸到超凡力量開端的他們,內心同樣興奮與期待。那種對未來的美好向往與自信,就像尚未接受社會毒打,自以為天之驕子的畢業生;又像只花兩塊錢買彩票,就覺得自己能中五百萬的癡人。

  白浪也沒打擊他們,反而不斷拋灑心靈毒雞湯,繼續吹捧、恭維、鼓勵這群懵懂無知的弱雞,許諾下各種畫餅,提升他們的積極性。

  畢竟這一去,他們不僅在給自己積累本事,提升任務完成度;同時,也在為白浪賺錢。

  當然,并不是所有新人都對這趟勞務派遣畢業實習感興趣。

  得知忍界危險后,一直賴在安全的木葉,靠白浪提供資源龜速變強的大媽,就非常不愿承擔風險。她打聽到白浪在木葉醫院工作,一副救死扶傷的菩薩心腸后,便漸漸忘記乖巧者是如何煉成的,反而不斷陰陽怪氣夾槍帶棒,暗示引導者對新人的不重視。

  “諸位,我身為引導者有幫助你們的職責,但路終究要靠各位走。試煉任務表現越好,收獲越大,未來在樂園走得越穩。”

  此話一出,白浪對一旁負責保護這批咸魚的中忍點點頭,示意他們可以上路了。

就在眾新人內心忐忑,幻想即將走上人生巔峰時,那個存在感并不強,身體單薄,看上去大約高中生年級的少年突然跳了出來  白浪眼皮一跳,怎么暗道又是這貨?

  這個鐵憨憨從抵達木葉的第一天起,就認死理的抓住白浪曾經無意間說過的一句話,開始鍥而不舍的騷擾自己。

  他依稀記得,自己曾表示過,他身為這批新人的引導者,希望彼此能相互信任,聽從指揮,團結努力。他也會盡最大能力,幫助新人們度過試煉危機,取得優秀成績。如果心有疑問或者想法,盡可能提出來。他身為二階老大哥,會親切幫助大家解決問題的。

  當然,這只是客套話。而且白浪直覺已經仁至義盡了。

  他在沒收新人任何貸款的情況下,負責任的為他們鋪平前路,順利掌握查克拉種子,提供三身術,做出職業規劃,還安排了工作實習機會來積累戰斗經驗。

  暗地里,每人背后還有一顆魔法機械造物金色飛賊監控器全程記錄安全狀態,一旦發生危險,他將全力趕赴現場,救治這群家伙。同時,他和奧菲莉婭還在培養保命忍犬。

  能做到這個份上,白浪絕對盡到一名老前輩的責任,受他們一聲爹都不折壽。

  結果少年居然很理所應當,并且表情認真的逼叨叨起來:“前輩,你上次許諾我的強化方案,想好沒有?”

  “什么方案?”白浪一臉不解,茫然問道。

  少男眉頭微蹙:“細胞改造方案啊!你忘了嗎?”

  “怎么可能,我這兩天太忙了。你那個什么來著,有點長。”

  “暗能量烘爐細胞器移植啊!您不是說過樂園強化充滿無限可能,可以實現任何夢想,而且只要有問題就可以來找你嗎?我前天找你并闡述了自己的想法,認為查克拉潛力不足,想獲得這種我自己設計細胞改造方案。你說需要兩天時間……現在兩天已經到了啊!”

  面對這種絲毫不覺理虧,反而理所應就該如此的語氣。別說白浪懵了,就連其他新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他怎么這敢?究竟是誰給他的勇氣?

  簡直比愣頭青剛剛入職后,就因為某個雞毛蒜皮的小問題頂撞上級,造成工廠卡頓,損失飛起,但為了維護那微不足道的權益,也要硬肛下去,還內心充滿我才是正義的強大心靈力量。簡稱中二。

  看到少年耿直的眼光,白浪一陣頭大。自己當初說的完全是場面話,誰特么不清楚每一場開學演講上,以一場入職典禮中,校長與老板滿口的暢想與許諾,都是用來烘托氣氛的屁嗎?誰信誰傻瓜。

  然而這個少年堅定不移的執著,又讓他不知如何應對。講道理,一頓暴打讓他認清現實就夠了,但對方似乎精神方面有點問題,也曾在少年降臨時的那身衣服上,看到公立第二精神病院的字樣。

  對方是真的信以為真了,而且滿腦子幻想。這種偏執狂暴打也沒用,缺的是。:m.x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