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60章 老薩滿火了,專治……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新人離去后,負責接收這幫菜鳥的高端團成員之一,對白浪喊道:“喂,薩滿。人我們已經接走了,從明日起,每天按時打錢,日結,不拖欠,支持查賬,童叟無欺。并且保證這批騾子的基礎安全。我們做了這么多,你,是不是也該履行承諾了?”

  浪點頭:“治病救人當然沒問題,但生命藥劑、治療卷軸能夠解決的小毛病,就別來煩我了。我也是有檔次的。”

  這個團隊報價比其他組織都高的原因之一,就是要求白浪無償提供專家級治療服務。只收友情成本價,連手工費都不付。

  這點小要求在白浪看來微不足道,甚至能白得一堆‘疑難雜癥患者’給小芙芙增加治療經驗,提升白浪的‘醫療水平’。(fufu是我的,fufu的醫術自然也是我的醫術體現!)

  契約者在忍界執行任務的時間很長,小傷小病還可以靠藥劑自愈。但碰到那些傷及根本,或嚴重內傷、斷肢殘疾、特殊污染,以及詛咒等癥狀,專業不對口的奶媽未必能解決。

  這類倒霉蛋要么能拖到回歸,靠樂園解決隱患;不幸的很容易狗帶。哪怕僥幸保住小命,重傷在身實力暴跌無力再戰,基本上浪費一次任務機會,非但撈不到好處,還可能拖累同伴。

  契約者常以小隊模式行動,一個精密配合的團隊缺少任意環節,戰斗時配合不足,實力必然大降,甚至崩盤暴死。

  因此,一個奶媽至關重要。但!好奶媽并不常有。

  其次,術業有專攻,奶味分多種。并非每一個奶媽都能克詛咒。就比如奧菲莉亞這個圣牧,就無法移植眼球,但白浪能!她無法主刀替換器官,白浪能!她無法……白浪還能!

  不同奶媽,奶量不同,口味不同,擅長領域也不同。而白浪這種身懷絕技的野生共享型萬能血奶爸,哪怕奶里有毒,也備受追捧。

  “我這里有兩個病人。一個斷肢,被斬去左臂,但保存完好,斷肢已冰封起來。另一個被木遁細胞侵蝕肝臟,無法剔除,只能用局部封印術鎖死,同時喪失了肝功能,一直靠藥劑保命。”

  白浪聽完,想了想。對他而言都不算難,尤其第一個患者,甚至不必動用慈悲圣母的力量,他自己(靠fufu)就能完成。

  于是不由問道:“既然斷臂保存完好,為什么不直接按回去?木葉這么大,醫療系契約者并不少,不難吧?”

  “沒那么簡單。”對方搖頭,“木葉陣營的契約者,彼此也是競爭關系。你這種沒有歸屬的散人很少。其他團隊的治療系,怎么可能救助競爭對手?木葉倒是有醫療忍者,不過我們的傷員被斬中時,攻擊中帶著一種詛咒。我們也算反應及時,將斷面處1cm厚左右的組織切除,才避免‘詛咒擴散’。此外,遲遲找不到精通手術的醫療者。”

  “哦!也就是說,斷臂與身體傷口截面,其實缺了2cm厚的血肉以及骨骼?這個難不倒我。”白浪了然,這還真不是普通醫生能解決的,“那另一位又是怎么回事。木遁細胞侵蝕?據我所知這可是忍界最頂級血繼限界,何不順水推舟,直接從了呢?”

  對方搖頭:“傷者本身已經強化過血統,二者兼容性極差。一旦放任木遁細胞擴散,就是血脈污染,極難剔除。而且這份細胞并不是純正的木遁血繼,還被融入了劇毒屬性,發生變異,非常惡心。”

  白浪弄清兩個患者情況后,并沒畏懼退卻,反而躍躍欲試,有些開心的提醒道:“我雖然提供免費治療,并保證全力以赴,而且大概率根除病變。但成本費用可不會免費。”

  “沒問題,只要人能康復,重新恢復戰力,合理范圍內的要求任你開。”

  白浪想了想,再次打預防道:“還有一點我需要提前說清。這兩位患者都不是小傷,而且虛弱了一段時間,一直被傷病困擾。若沒我出手,而你們再找不到更合適醫生,很可能就這么拖著直到回歸。這點,你不否認吧?”

  “然后呢?”

  “這種級別的傷勢,哪怕徹底治愈,也不可能完美康復,100重回巔峰。多少會出現虛弱、下滑等后遺癥,不是多喝幾瓶紅就補回來的。好比一個下肢癱瘓萎縮的患者,哪怕奇跡康復痊愈,光是重新掌握走路,就要花費大量時間。更何況癱了那么久,雙腿不可能瞬間重回巔峰。”

  對方皺眉:“后遺癥會很嚴重?”

  白浪聲音頓時拉高,反應激烈:“怎么可能?你在質疑我的專業素養?我只是提醒你,患者康復后,無法100重歸巔峰,如果感到些許誤差,屬于正常情況,無需驚慌,返回樂園花點錢做個保健就完了。”

  “那就拜托薩滿了。”

  “老子是醫生!”

  半日后,在白浪莎爾芙奧菲莉婭聯手治療下,兩名面色紅潤重獲健康一臉喜意的契約者,開心的檢查著身體。

  其中一個身體健壯的戰職,再次被精靈妹的圣光灌頂后,精力充沛揮舞著手中彎刀,在空氣中一次又一次虛砍,感受著斷臂恢復后的狀態。

  這時,全程陪伴的隊友開口問道:“感覺怎樣?”

  “很不錯,整條手臂跟斷掉之前沒太大差別,不過傷口處的經脈運轉內力時仍有滯塞。”

  他的同伴又關切道:“力量恢復呢?”

  “至少九成五,但又有點奇怪。”

  男子一面反復劈砍,重新微調找回熟悉的掌控感,一邊回答。白浪全程微笑聆聽,像極了關愛患者的慈父,并不插話。

  “哪里不對勁?”他的同伴追問。

  “說不上來,總覺得哪里怪怪的?”男子微微皺眉,繼續劈砍,接著閉上眼,用心去感受:“不知是不是錯覺?我總感覺左手似乎短了一絲?”

  白浪心理咯噔一下,暗罵這些高階武者果然敏感。像他這種橫煉大宗師,早就掌控了身軀每一絲肌肉的發力與控制,一定程度入侵人體的‘任務管理器’,奪權肉身潛意識的權限。

  這些高階契約者對身體滲透的程度更高,并通過反復練習,在腦中建立一套與‘武道、戰斗風格、經驗、招式、力量屬性’匹配的‘自定義存檔’。

  此刻康復后,重新用‘存檔’來適配硬件,就能察覺到不協調處。

  白浪不給他機會輕咳一聲:“病人你斷臂多時,傷口處有所萎縮,哪怕我神乎其技,甚至請神上身,施展了‘治愈系神術’,近乎完美修復,但傷就傷,破鏡難重圓。你的記憶仍停留在受傷之前,加上身體的虛弱,自然會有不協調的錯覺。不信的話,你可以丈量一下雙臂是否對稱?”

  曾尋醫多時未果,如今驟然康復的患者,十分迷信白浪的權威。而且胳膊接上,力量直接恢復9.5成以上,比起斷臂時的廢人感覺好了不要太多,已經遠超出心理預期。

  因此,他心中更多還是喜悅,并沒有找茬或不滿意。聽到白浪這么說,他立刻將雙臂同時伸出,在身前比對,完美對稱,不長也不短。

  “醫生抱歉,是我多慮了!”

  白狼搖搖頭,露出迷之微笑:“無妨,重新接上的斷臂與原裝必然有所差異,你不要有心理負擔,等回歸樂園后,自然能徹底修復好。”

  同時,他心里暗道幸虧勞資機智,直接召喚出了‘慈悲圣母’施展‘扭曲治愈’。將他左臂的‘健康概念’切割一部分,填補到右臂傷口處。并且在接上斷臂后,及時縮短了另一只手的長度,求平均數,造成雙臂一致。

  如果他雙臂過去的‘本源’各100,哪怕他回歸樂園進行深度治療,雙臂的完美狀態新極限,將下降到95左右,但畢竟不是長短手嘛。只不過是同時縮短,但卻對稱,適應了就好。

  “多謝!多謝!”

  “應該的,醫者仁心嗎。”白浪毫不心虛的接下這份感激。

  這時,那個陪同患者就醫的隊友,看向第二個體型消瘦,疑似法系職業的男子:“你的傷呢?”

  對方手掌按在胸膛處,摸索片刻后,有轉動身體做了幾組動作,接著點點頭:“沒問題,完全康復了。”然后轉頭看向白浪,認真道:“多謝醫生。”

  白浪微笑,滿意點頭:“小意識。”

  這時,他心中暗道‘肝臟’這種缺少感知器的內部功能型器官,又豈是你隨便嘗試,就能檢查清楚的?

  那些肝硬化的,不去醫院體檢都未必知曉。你只從狀態欄上確定‘血脈污染’消除,就真以為‘肝概念’沒有永久性缺失9嗎?

  這一刻,白浪才認識到‘扭曲治愈’的強大。

  那種拆東墻補西墻,顛倒搬運‘健康概念’,卻又將人體缺損重新變的‘混元如一’的邪靈力量。能直接越級作用在一名二階資深者與一名三階契約者身上,越級治愈對方,甚至讓對方毫無察覺。

  白浪心中感嘆:我真乃神醫也!

  當然,小芙芙的手術技巧,以及奧菲莉婭的圣光加速細胞分裂也功不可沒。但掌握核心科技的,還是自己。

  送走兩名前來就醫的契約者后,白浪對無所事事的腰子道:“去把今天的事情宣揚出去。包括我昨日徹底邁特戴的事跡,以及這兩門疑難絕癥契約者的情況,統統散播開,提高我的名氣。我需要更多患者來就診,無論交易忍術、裝備,還是情報,都比主動花錢買二手垃圾情報強。”

  “我懂了,這就去辦。”

  接下來幾天,木葉突然多出一名精通各種醫療體系,固化5個自愈能力,擅長巫祝邪法,喜歡以血液做施法媒介,專治疑難雜癥的‘共享野生老薩滿’的消息,被迅速傳播開,并逐漸變味、跑歪。

  然后一個又一個有著難言之隱的契約者,紛紛匿名上門求助。但好賴名頭名聲成功打了出去,大量情報、余燼、特殊物資落入白浪手中。

  其中一份最新情報吸引了他的注意:“咦……阿鮫?”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