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48章 我是你們親切的老大哥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隨著本次任務第一位‘乖巧者’誕生,其他人也受氣氛影響‘被動乖巧’起來后,白浪滿意的拍了拍手,吸引大家注意:

  “很好,非常好!大家都明事理,也很配合,這讓我感到高興。諸位無需緊張,我這個人其實很和善,最討厭使用暴力。但事急從權,也只能殺雞儆猴,好在這位朋友安然無恙,就連潛藏起來的病根與禍根也被一并根除,真是可喜可賀,你們說對不對?”

  眾新人麻木點頭,連連贊同:“可喜可賀!”、“可喜可賀!”×18

  “好!全體肅靜!”白浪突然挺直胸膛,氣勢一變,聲音突然變的激昂高亢起來:

  “現在!我再說一遍。我是,二階契約者,黃金精神.奧特蘭德!是來,拯救你們的!我們高階契約者,是你們最好的,老大哥!!!這次任務期間,如果有不懂的事,可以問我,我會,親切的告訴你們噠!現在,請大家做,自我介紹!每人把自己的工作、能力、姓名,介紹一下!從你那,開始!”

  說罷,白浪指向距離最近的那個格子衫,對方頓時一陣慌張,畏畏縮縮:“我是……”

  不等他開口,傻fufu便跳了出來,打斷對方施法吟唱,插著腰,芙假父威,得意洋洋大喊:“沒有勁!”

  提姆也興奮起來,幫腔道:“根本聽不見!聽不見!你不是男子漢!”

  奧菲莉婭弱弱開口:“請再說一遍。”

  全程被物理學療法震撼親媽一整年的腰子,突然一個激靈,立刻領悟隊長的精神,從善如流融入團隊:“重來,重來!你這么小聲,還想做契約者?”

  “是!”黑眼袋憔悴格子衫男,心中一狠咬牙立正,豁了出去,大喊:“我叫!薛弘!!!是一名,程序員!擅長,網絡維護!!!”

  白浪見這批新人幾乎清一色東方人種,似乎來自同一地區,又追問一句:“你來自哪個大洲?”

  “東籬。”

  “下一個!”

  碼農二號出列,大聲喊道:“李正印!程序員!特長編程,東籬洲XXX科技有限公司員工!”

  白浪滿意點頭:“好!很有精神!下一個!”

  “張……張達?”

  “聽不清!”傻fufu跳出來,繼續起哄。

  奧菲莉婭弱弱道:“聽不見,太小聲啦!”

  提姆擼起袖子,鼓足力氣喊道:“沒有勁!不是男子漢!重來!”

  “重來!重來!”五火球雜魚也跟著喊道,享受著前輩的權威。

  白浪惡人魅力一開,威逼道:“怎么?沒聽見嗎?”

  腰子:“眼睛別往別處看,不準東張西望!”

  提姆:“你那是立正的姿勢嗎?矮要承認,挨打站穩!”

  白浪:“在試煉世界,二階契約者說聽不見,就是聽不見!重來!”

  新人們一一上前介紹,白浪邊聽邊記。那三個長相漂亮,衣著時尚的,大長腿的,是一群模特,兩個護士裝彼此認識,算不上漂亮但相貌清秀,是手術助手。睡衣二人組則是一對空姐,大媽單獨一人。

  男子組挺身而出的壯漢和瘦竹竿是一對跑長途的搭檔;相貌最帥實力最菜的小白臉孤身一人;乖巧者和他的怯懦黃毛小跟班同時進入樂園。三個碼農彼此是一家公司的同事。

  最后,白人老頭、大腹便便的醫藥銷售,精神狀態古怪的男孩,還有那個自稱做銷售,擅長交際很有親和力的沒存在感家伙,都是單人,互不相識。

  這20人都來自于他所在的昆墟洲,以及慫妹老家所在的東籬洲。并且普遍沒有背景,對于‘樂園’有所耳聞但一知半解,生活中沒有接受過任何超凡力量特訓的普通人,一看就很容易死。

  唯一特例的,是那個白人老神父,自稱信奉了一位神靈。

  “阿伯特,你在東籬洲信仰了一尊真神?它叫什么名字?是否處于蘇醒狀態?有沒有回應過你們這些信徒?賜下力量?”

  白人老頭一臉慈祥,虔誠的在身前結一個印記,接著道:“契約者先生,真神之名不可褻瀆。吾主真實存在,信仰源遠流長,每年都會回應大主教降下神諭。您可稱呼我們為‘萬能酵素神教’,萬能酵素乃是吾主恩賜,擁有健康長壽、抵御污染侵蝕的奇效。內服可治療失眠,外敷可治療脫發。”

  說到這里,發際線一個比一個高的碼農三兄弟突然眼前一亮,他們也身處東籬洲。同時也清楚大陸上教派千千萬萬,真神偽神林立,沒想到竟然還有這般樸素的教派,能夠存在多年源遠流長,一看就是有本事的。

  “萬能酵素神?!”

  原本還對異大陸真神抱有些許期待幻想的白浪,瞬間被潑了一盆冷水,呆立當場。怎么什么垃圾都能封神?逼格這么低,還不如白川小天才呢,索摩戈的宗教門檻也太低了吧?

  這時,他探尋的望向小提姆,希望這個原住民給他一點回答。他畢竟是個穿越一年出頭的異界人,而且大半時間都在樂園中度過,根本不了解庇護所之外的風土人情。

  小丫頭同樣茫然搖頭:“沒聽說過,我們覃毒洲那邊,這種小型教會有很多。通常以村鎮為信仰根基,一個小鎮的人口往往可以共存若干神靈,幫忙抵御污染侵蝕,并且與一些工廠合作。混的可憐的,甚至被大工廠奴役,全年24小時無休加班工作。”

  白浪頓時瞪大眼睛:“你確定那是神?”

  “小神而已,我爺爺曾經說我們家的農場里,也飼養過一只用來耕地的神靈。可惜太弱了,又斷絕了信仰,吃的還多,最終累死,被拿去種蘑菇了。”

  白浪已經不想說話了,這次回歸后,他必須深入了解一下索摩戈的神靈體系,以及諸神和樂園的關系。

  為什么‘目盲之女’可以在不同任務世界中留下自己的痕跡,而提姆家養的耕地神靈卻被拿去種蘑菇?

  自己的‘貓貓咖啡同好會’似乎也不必那么低調?小天才完全可以堂而皇之的開補習班?

  搖頭甩掉這些念頭,他冷靜下來,現在是度假期間,有必要統一這群新人的思想。盡快培養成成熟的契約者,學會自己做任務,別耽誤自己的發財計劃。

  “好了,大家也相互認識過,以后就是同伴,一家人了。諸位仔細回憶一下,凡是被選入樂園的,都已經死過一次。你們這條命是樂園給的,想要活下去,就必須完成任務,證明自己的價值,樂園不養廢人。”

  聽到白浪的話,涉及到自己的生死,眾人才先前的‘現場教學陰影’中掙脫出來,陷入回憶,陸續流露出驚恐或茫然的表情。

  “我想起來了,我是被那個混蛋推下電梯的!”回憶起死因的大媽第一個破口大罵,白浪湊她憤憤不平的詛咒中,分析出她是在超市與其他大爺大媽搶奪降價蔬菜,被推下電梯摔死的。

  兩個護士小妹則早早回想起一切,相信了白浪的說法。雖然護士服潔白如新,但兩人清楚記得自己是被持刀闖入手術室,惡意報復的失控暴徒連續刺傷多處要害。

  “你們能參與手術?”白浪眼前一亮,他這種專業薩滿,就需要更多助手來襯托B格。

  到時候小芙芙踩著板凳負責開刀,自己只需動動嘴指導,偶爾召喚出‘慈悲圣母’加持神術,然后讓兩個新人妹子為自己擦汗、按摩、端茶倒水,金字塔層次立刻分明。

  什么是雜兵,什么是主力,什么是boss?

  “我們還處于實習期。”大膽一點,名叫廖佳的妹子回答。

  “很好,這個世界很危險,你們兩就跟在她,身邊做個捧械侍女吧。我會想辦法,為你們安排‘治療類’的超凡力量,也不枉你們多年所學。”白浪指了指小芙芙,給她升了個級。

  小芙芙立刻笑成一朵花,而兩個妹子也心生感激,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多出一點安全感。而其余人也改變態度,有所期待。

  “你們呢?”

  白浪轉頭看向程序員三人組,其中兩個人都一臉迷茫,一副難以置信自己竟然死了的表情。反倒第三人知道內情,一臉糾結與不甘。

  根據‘引導者手冊’的記載,帶新人開局很重要,不僅要樹立權威,同時要在一開始就贏得信任,并建立團隊核心精神,搞好氣氛。

  這就跟一支軍隊首先要明確為何而戰,有目標有動力,才不至于一盤散沙,才能團結凝聚起來。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所以,最初溝通很重要,就跟鴨蛋孵化后鴨子看到你的第一眼,能否建立信賴,贏得認可?

  白浪認為,從死因入手最佳。死亡本身就是一種刺激,此刻被他提出來,逼迫對方回憶,再深度剖析,從而進一步加深刺激。

  同時,在了解對方死因時,既能分析出許多情報,又可以進行暗示、引導。趁著他們剛進入樂園,周圍一片陌生的機會,加大精神刺激,留下心理暗示,才好方便以后的培訓。

  恰好,計都擁有夢境神職,他只需加以引導,植入精神引子,然后在夢中加料,不知不覺間改變他們,不愁這些新人不受控制。

  “你們,的確死了!”碼農之一的李正印道。

  張達質問道:“我明明記得已經是深夜,咱們三個一起加班,在公司里趕任務。大樓有保安,十分安全,怎么可能會死?”

  “猝死,是猝死!”碼農李一臉不忍,“當時已經凌晨四點半,我困得不行,起身去沖第六杯特濃咖啡時,看到你和薛弘雙雙趴在辦公桌上不懂,屏幕發出連續不斷的空格按鍵聲,我才意識到事情不對。”

  碼農薛一臉吃驚:“我和老李都死了?我記得我在喝第七杯咖啡時,頭部血管很痛,有些暈,想要睡一會。”

  “我也記得,我在三點時,沖了第六杯特濃。”

  “好家伙,你們竟然比和我喝的還多,難怪,難怪啊!”碼農李一臉感慨。

  白浪聽得震驚,你們這是什么福報鬼公司?熬夜修仙靠咖啡比拼修為嗎?但他突然又想到提姆家那個耕田累死后又被拿去種蘑菇的神靈,這索摩戈和我印象中吃霸王餐倒貼家產的世界,有些不同啊。

  “等等,你把事情說清楚,你們三個究竟怎么死的?”

  “猝死,他們兩個都是猝死。我三點半上廁所時,小薛第一個趴下,我以為他困了,而老張還在堅持奮戰。第二次已經四點半時,我起身沖咖啡,發現老張也趴在鍵盤上,空格響個不停。我當時上前,發現老張已經斷氣,但身體還是溫的。而小薛早就涼透了。”

  說道這里,最年長的碼農一臉心有余悸,而兩個同事在得知自己死訊后,更是面色慘白。一種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恍然,和后知后覺的大恐怖。

  其他人聽完,也是物傷其類憐憫感慨和心生悲涼。

  被白浪校正人格的‘乖巧者’也嘆息一聲,道了一句:“阿彌陀佛,二位施主走好!”

  “等等,那你又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沒死嗎?”碼農薛反應過來,看向碼農李,問道。

  “我?”他先是自嘲笑笑,接著表情有些猙獰,惡狠狠道,“我當時害怕極了,打電話通知了老板,接著被老板制止報警,說要親自來看看。他當時試圖穩住我,說要給我一筆錢,還要給你們兩個家人一筆補償費,我竟然信了。”

  “然后呢?”聽到老李說補償費,已經有家室的老張頓時關心起來。

  “然后老板來了,說了很多好聽的,還許諾只要我不報警,就給我一筆錢。接著,他在我搬運你們時,從背后用煙灰缸砸了我的頭。”碼農李摸著隱隱作痛的后腦勺,憤恨道。

  他當時也是太過恐懼,又被鬼迷了心竅,才上了當,被活活打死在辦公室中。

  白浪完全不明白索摩戈的法律,而且還是東籬洲那邊的,但還是心中暗道666,索摩戈的福報比地球來的更加兇悍啊,老板也更加剽悍。

  愿墳場沒有加班!我浪愿稱你們為‘猝死三杰’。

  接著,他突然開口,鼓勵道:“你們三個不要爭了,人死為大。且將這份仇恨記在心里,樂園中沒有加班,只有憑借雙手獲得力量一步步變強。等這次任務結束,你們便不再是凡人,而是掌握超凡之力的復仇者。別說報復你們老板,就算不靠碼代碼,也能活的輕松瀟灑,從此成為人上人!”

  鼓勵至于,白浪也將‘猝死三杰’重點標記。能被加班加到猝死的,無一不是人品優良,踏實肯干之輩。

  那些沒有本事、偷奸耍滑的樂色之流,反而沒資格被留下瘋狂加班。同理,那些有才能又有脾氣,桀驁不馴之輩,也不會被老板拿捏住,留在公司連喝七倍特濃不不反抗。

  這種逆來順受又有能力的老實人,才是可靠的手下。標記了,當做骨干重點培養!

  隨后,他看向壯漢與瘦竹竿,這兩個人能為睡衣妹出頭,起碼勇氣方面比別人強一截。

  很快,白浪也知曉他倆的死因。這二人與他同在昆墟洲,正逢大魔潮。壯漢竇勇一意孤行,夜間上路跑長途運貨,并且飆得飛起。

  他們的貨車經過特殊改裝,能無視普通小魔物的沖擊,一路血腥碾壓,逢魔必加速,殺出一條血路。結果在半路上,碾死了一只特殊怪物,隨后遭到更大的怪物追殺,被撞翻貨車,跌落懸崖。

  回想起死因后,瘦子馬漢連連嘆氣,抱怨同伴不顧安全危險駕駛。而竇勇則罵罵咧咧,表示愿意聽從白浪指使,但一定要讓他獲得對抗魔物的力量。

  “等老子回去,一定狠狠堆死那群砸碎!”

  白浪鼓勵道:“好好好,你放心,只要聽我指揮,定能得到復仇的力量。樂園的契約者在成長一段時間后,就可以在主世界接受一些針對魔潮、獵殺魔物的任務,賺取報酬。”

  “好呀!我早就不想跑車了,獵殺魔物來錢快!老馬,咱們一起的。”

  至于其他人,死因都比較平常,小白量在酒吧被人刺傷,失血過多搶救無效;那個賣藥的自稱被競爭對手害死;萬能酵素老神父是被一個異端教會刺殺而亡。

  輪到那兩個身穿睡裙的空姐時,年輕單純的妹子迷茫搖頭,她回憶起一些事情,卻支支吾吾不愿說出來。

  放到那個眼神空洞,更加成熟的漂亮大姐姐,在經歷白浪‘現場治療’的刺激后,漸漸恢復神采。而聽完樂園的試煉與收獲后,徹底活了過來。

  對方從壯漢那里要了一支煙,點燃后吸了一口,解釋道:“我知道咱們是怎么死的。昨天我接到機長電話,說聯系了一個單子,一個富二代出手闊綽,要咱們去參加生日派對。那個男的在頭等艙見過你,點名要你去陪,我也順便賺筆生活費。”

  小姑娘點頭:“我記得他們強灌我酒,然后記不清了。”

  “你喝醉后,那群人對你用強,你拼命反抗,然后那個富二代玩瘋了,用枕頭將你捂住,然后失手。”

  白浪暗道這姑娘真是好體質啊,自帶致命吸引力?

  “那范姐你呢?”

  “我喝了太多,又被逼著吃了一堆藥,也不知道是被捂死的,還是藥物中毒?反正這不是又活過來了嗎?你想報仇,就好好努力吧。”

  這位姐姐說話時一臉淡定,讓白浪另眼相待,是個可造之材,標記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