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47章 作惡者幡然悔悟,眾新人團結和睦。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當白浪完成第一輪‘物理治療’后,甩去沾滿雙手的血液,再用染紅了一大半面積的裝修工白大褂,擦凈螺絲刀上的血跡,妥善裝入口袋中。

  然后,他用四根翹起的手指,輕輕拍了拍鼓起的衣兜,就像哄孩子睡覺的慈祥老父親,露出溫暖笑容。

  而他腳下,接受了一整套死去活來‘放血輸血’療法的奸詐臉,在反復的物理摧殘與精神折磨下,全身被汗水打濕,臉色慘白如同死人,呼吸薄弱若有若無,雙目麻木空洞看向天空,身體以一種無法自止的方式進高頻顫抖,仿佛被勾走靈魂的空殼,嘴角還掛著死里逃生重歸寧靜的微笑?

  原本天生的奸邪狡詐相貌也被治療磨平,似乎不再那么討人厭了?

  而目睹整場‘奇跡治療’的新人們,也被集體按下靜音與暫停。處于一種極度精神震撼當中。從未如此近距離見證這種‘純物理系薩滿醫術’,連濺射到臉上的血跡也不敢去擦,身體僵硬不敢輕舉妄動。

  取出患者體內殘留子彈,并治療好骨折后,白浪出于職業習慣,又從儲物空間中掏出那柄能靈活扭動的‘白眼鯉魚生物透視掃描槍’對著患者一照,檢查骨骼校正的康復效果。

  這是他以身作則,教導莎爾芙要學會‘檢查與復習’時養成的好習慣。這一品德在醫學領域同樣適用,屬于術后恢復的一部分,能夠及時查漏補缺,挽回可以避免的悲劇。

  就比如此刻……

  “誒?”

  他突然發出一聲輕咦:“你身體很差呀,平常一點也不注意保養。雖然看上去很能打,但卻在透支身體潛力。嘖嘖!不僅被酒色掏空身體,竟然還患上了惡性腫瘤!你平時很喜歡抽煙吧?肺都熏黑了,肝臟也有損傷,真是太不愛惜身體。生命如此珍貴,你卻在謀殺自己,這是大罪!還有,你的腎功能已經衰竭,竟然毫不節制,還要欺負無辜姑娘,禍根、真是禍根啊!”

  本來已經收手的白浪連連搖頭,露出醫生拿到低頭啜泣一臉悔恨的患者片子后,恨鐵不成鋼的嘆息。

  生活中很多絕癥,往往是點滴不起眼的隱患所累積引起的,發現時才追悔莫及,早干嘛去了?

  但浪醫者仁心,并沒因為患者是個人渣就剝奪他接受治療的資格,而是再次不厭其煩的掏出一個干凈口罩,戴在臉上。

  接著,他捋起左右袖子,露出肌肉線條流暢立體的黃金分割小臂,又掏出活動扳手與螺絲刀,在指間快速旋轉起來。

  如同忍者將手里劍勾在指節上,玩出花一般,一看就是精通汽修50年的機械系扳道宗師。

  早已變得‘面目和善’的奸詐臉聞言后身體劇烈一顫,空洞雙眼瞬間活過來,流露出極度驚恐神色,用虛弱、沙啞、乞求、絕望的聲音,氣若游絲道:“求,求你,不要,過來!我能,行,好健康!”

  聲音雖然微弱,卻杜鵑泣血,擁有震撼人心的感染力,叫圍觀眾人物傷其類,一股悲意涌上心頭。這是對生命如此脆弱,病痛困苦,哀吾生多艱的本能感慨。

  “不!你不行!你想!”

  猛的一個激靈!眾人汗毛倒豎,紛紛露出同情、憐憫、不忍、恐懼等復雜眼神,更加不敢看向那個衣角正在滴血男人。

  這種發自內心的敬畏感,就像小學生在上學路上埋頭苦走時突然撞倒一個人,接著猛抬頭,發現是名為‘校長’的史詩級生物后。哪怕自己沒有做錯,而對方也無意追究,但不經意間流露出的種族壓制,也足以讓小屁孩肝膽俱裂魂飛魄散。

  哪怕最終順利回到教室,也會惶惶不可終日,失魂落魄,整堂課都渾渾噩噩,并獲得理智值5持續24小時,學習能力大幅下降,注意力無法集中,自我恐嚇,食欲不振,夢魘等負面精神詛咒。

  “救死扶傷是醫生天職,而你又是我的隊員。無論你犯下什么大錯?我會懲罰你,讓你洗心革面,認識到自己錯誤,并改過自新,但不會剝奪你的生命,更不會漠視你的健康,放任你病情加劇惡化。活著,是每個生命都具有的權利,也是‘治愈教會’基本教義。而健康,是我給予你們每一個人的最基本承諾!”

  就在這時,白浪突然抬頭,看了過去。對面眾新人統一露出畏懼神色,齊刷刷驚慌后退一步,場面一片死寂。

  但白浪并不在意,反而用極度誠懇的態度說:“諸位,請見證我的諾言吧!我黃金精神奧特蘭德說到必然做到。我會用自己的微薄醫術,竭盡所能保護你們每一個人的生命健康與安全。同時,也請你們堅定的相信我,團結在我身邊!這個世界對你們而言太危險了,處處殺機,而我能力有限,大家只有一起努力,你們才能活下去。請相信我,我這都是為了你們好,我做為前輩,一名過來人,是不會害你們的!”

  說罷,白浪雙臂發力,撕拉一聲扯開奸詐臉的上衣,暴露出胸膛。下一刻,麻醉詛咒狠狠抽在臉上!

  物理麻醉!爆發!

  手中寒光一現,這是一柄刀身成半透明深綠翡翠色,被打磨的薄如蟬翼,刀脊中琥珀般包含一根精致細長脊椎,刀身紋路一絲一絲一瓣一瓣如同一粒粒肉質緊密組合而成,而刀柄呈現出魚頭狀,并被細密防滑鱗片包裹,末端魚頭張大嘴巴露出細碎利齒,一雙死魚眼中閃著詭異的光。

  北辰流星刃!

  咔嚓!咔嚓!

  他雙手微微發力,輕易折斷一根根肋骨,露出肺葉。隨后射釘槍快速上膛,瞄準周身穴位,噗嗤噗嗤連續扣動扳機,每一發鋼針都精準凝重穴位,以來自東方的神秘力量截脈止血。

  “大家請看!惡性腫瘤就在這里!已經發展到中期了,若不及時治療,一旦惡化擴散,非超凡力量進行治療,恐怕性命難以挽回。在場諸位也請引以為戒,愛惜身體,定期體檢,健康飲食,多多運動。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他這般幸運,能夠碰上專業的醫生,及時發現并治療。”

  說話間,白狼已經揮動‘咸魚刃’粗暴切除腫瘤,接著撒鹽消毒。被麻醉的患者,在瘋狂哆嗦著,萬幸這只是正常生理現象,神經傳遞已經被扳手截斷,痛覺無法進入大腦,因此感覺不到。

  隨后,他本著‘開都開了’的原則,在征詢患者默認同意(眼角流淚,但沒有反對。或許是說不出話吧?)的情況下,又順手完成了闌尾與盲腸的摘除手術。

  雖然從現階段來看,這兩處還沒有問題。但人生是如此漫長,又旦夕禍福,保不齊哪天就闌尾炎盲腸炎同時發作,陷入劇烈痛苦煎熬之中,疼到連呼吸都無比奢侈。

  像奸詐臉這種人渣,根本沒有交心朋友。那時候萬一病發,痛到連掉在地上的手機都撿不起來,還如何打熱線求救?所以防患于未然…

  “安心吧,你做為我的隊員,這是基礎福利,不收錢的!”

  寬慰完默默流淚患瞳孔縮成針眼的患者,白浪也用行動向新人們展示了他超凡入圣鬼斧神工的醫術。

  用實踐表明了他不說空話,的確擁有保護新人的力量。不僅樹立權威,贏得信賴,同時還不忘鼓勵道:“樂園雖然危險,但同樣慷慨,只要肯努力,你們也能像我一樣,成為優秀的醫生。或者獲取不弱于我這身醫術的超凡力量,成為真正強者,飛天遁地長生久視,回歸索摩戈成為人上人!”

  他這一波連打帶消,不僅震懾了所有人,讓他們陷入精神污染狀態,San值隨著手撕盲腸瘋狂1、2、1……也利用最后一句話的‘畫餅’,勾起心底的野望,恢復了些許神采,不再是見鬼般的極度驚恐與呆滯。

  很好,有了念想,就有了奮斗下去的動力。接下來,是‘立規矩,教做人’的環節了!

  這時,浪再次看向那個原本險遭折辱眼中充滿仇恨的睡衣軟妹。她此刻望向奸詐臉,已經沒多少恨意。眼中除了驚懼、呆滯、麻木外,看不到快意,反而有少許憐憫?

  倒不是真的不恨這個人渣了,而是治療手段過于勁爆,引發了靈長類的共情。精研過Waaagh心理學的白浪很清楚,這份憐憫與她心中的仇恨是兩種不同東西,無法抵消。

  換任何人來接受治療,她都會產生憐憫。并且此刻憐憫蓋過了仇恨,讓她無法理智思考,甚至會做出后悔一生的判斷與選擇。

  于是浪開口道:“喂,姑娘,看過來!他剛剛對你有過危險想法并付諸于行動,雖被我及時制止,避免慘劇發生,但按照規矩是要受到懲罰的。比如他捅了這位壯漢四刀,刀刀致命要害,又傷了這位朋友,我便對他進行了槍刑進行教育。現在,我會讓他為對你的罪行付出代價。”

  年輕女子一個激靈,見白浪將事情扯到她身上,頓時恐懼的瘋狂搖頭,戰戰兢兢道:“不,不用了吧!我已經……”

  “不!你沒有原諒他!你想,不必不承認,我已經看清你的內心。況且,你是我的隊員,我有保護你、照顧你的責任。你可以不識好歹,甚至誤會我,在心底恨我……”

  妹子頓時被淚水打濕眼眶,絕望又驚懼的瘋狂搖頭,用充滿委屈的哭腔,斷斷續續道:“我沒有!我沒有!”碎碎念著,念著,就‘哇!’的一聲嚇哭了。

  如同那個埋頭走路撞倒囂張的小學生,僅僅是不夾雜任何批評的講道理,就突然情緒崩潰,陷入絕望。未成年的崩潰,往往就在一瞬間。

  “別哭,我的團隊賞罰分明。該給的福利與資源一分都不少,但做錯事就要認,挨打要站穩!你說,對不對?”白浪看向眼神呆滯,感受到他目光就瘋狂顫抖,胸膛還沒縫上的奸詐臉。

  “看來你也認清了自己的罪孽,默認了啊。你的腎功能已經有些衰竭,而且還有結石,我也一并替你治好。但作為懲戒,也為了團隊中更多女性的安全著想,我會臨時征用你的小伙伴,進行拆除。不過莫慌!樂園神通廣大,你只要勇敢奮斗,完成新人試煉。待回歸后,只需支付少許余燼,就能完全修復,重獲新生。我也由衷的希望,你能通過這次試煉,改過自新重新做人,不僅身體煥然一新,精神與靈魂也將得到洗禮與凈化。”

  對絕望的患者比出一個大拇指進行鼓勵后,白浪手起刀落,現場傳出陣陣倒吸冷氣聲。

  然而他并沒有注意到,在他身后的奧菲莉婭,此刻正雙目放光,眼神熱切的盯著他。

  半精靈妹子在心中無比重視他,也的確將他剛才那番勸告聽進耳中。認真思考過,現實中這個‘浪哥哥’與她心目中那個‘白哥哥’究竟有多少區別?

  畢竟人是會變得,而她與白浪錯過了數場任務,會不會物是人非?

  但此刻!在親眼目睹了她浪哥哥揮動醫用活動扳手治療病患時,血起扳落的瀟灑英姿;用螺絲刀放血輸血的利落干脆,以及不經意間對眾新人施展的‘Waaaagh神過載心靈暗示療法’后……

  半精靈的眼中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那是興奮、狂熱、癡迷、愛戀與崇拜。

  在心中大喊道:‘沒有錯!沒有錯!這就是我心目中的白哥哥,我這一生注定的摯愛伴侶。沒錯!就是你!靈魂的悸動是不會騙人的,你就是的意中人呀!’

  奧菲莉婭此刻聽見了自己的心聲,露出堅定目光,掃清心底那點微不足道的猶豫。

  這個男人,是她苦苦追尋的真心人。你騙不了我,我心目中的那個人真實存在!就在眼前!

  就是這個風采,就是這個出血量!就是這份將苦衷藏在心里默默承受世人誤解也不屑澄清的仁慈之心。

  這,就是我的浪哥哥!

  一個毒棗加一個大棒,再接一個毒棗,追加連續大棒暴擊的‘心靈毒雞湯殺雞儆猴’新人精神污染教育完畢后,白浪扶起奄奄一息,但在‘輸血療法’下不得不回光返照,面色紅潤的奸詐臉。

  輕輕拍著他的肩膀,溫和道:“你的懲罰已經結束,希望你能認識到錯誤。同時,你的隱疾我也全部處理好,你現在的身體非常健康,只需調養一二日,定能回歸巔峰狀態!在此,我也希望大家能引以為戒,多多鍛煉身體,愛惜自己。”

  在連番經歷一波又一波史無前例不斷挑戰精神底線的‘物理學惡魔療法’,清醒、理智、親眼目的自己被‘治療’全過程后。原本罪大惡極的奸詐臉,此刻精神崩潰后再度重組,變得無比馴服、乖巧,整個人透出一種遁入空門的‘釋然’與‘禪意’。

  在兔王菩薩的暗中影響下,他徹底頓悟了,處于一種恒定賢者模式下,發自內心懺悔過去,愛惜身體。接著顫顫巍巍走向幾位受害人,認真的鞠躬道歉,成為本團隊中第一位‘乖巧者’。

  而其他也受到感染,臨時進入‘乖巧狀態’,整個團隊在他的手動調節下,進入‘善良守序模式’,隊伍中洋溢著和諧、友善、平等、禮貌的氛圍,就想過年一樣。

  而白浪,也露出欣慰笑容。不枉他一番苦心。

  作惡者幡然悔悟,眾新人團結和睦。

  這真是一個極好的開局啊,浪突然對接下來的旅程,充滿了期待與信心。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