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17章 忍界篇,終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硫酸爆后,三尾后頸處缺失一大塊,隱約可見的頸椎也被炸斷,腦袋無力耷拉下去,傷口一直滋滋作響,被腐蝕出陣陣青煙,一時無法愈合。

  口中的尾獸玉內爆,也為它帶來嚴重損傷。雖沒到死亡地步,但看上去也是半死不活,神志不清,只憑本能浮在海面隨波逐流,根本沒有反擊的意思。

  大概是被炸傻了,腦震蕩吧?

  不過尾獸這種查克拉聚合生命并非肉體凡胎,擁有強大生命力與堪稱無限的能量,已經開始自我愈合。但插進它后背的‘邪能圖騰’,制約住這種修復能力。

  那些灑了一身的硫酸,也在它的后背孜孜不倦腐蝕軀體,將巨大龜甲蝕出一個個凹坑。

  雖說贏的不甚光彩,疑似用了作弊手段。但沒有目擊者,這就是一場公平而完美的決戰!

  計都理所當然的將其歸功為自!身!努!力!

  難道不是我制定的完美戰術?不是我親手點亮盤外招(插入圖騰)?不是我含辛茹苦養大這些部下?不是我為鮫肌進行的硫酸附魔?不是我為它戴上永不言敗的必須死?

  此刻,回到鯉魚王背上的她,再次掌控‘蟲族網絡’并擴展到最大。利用陰遁幻術加持自己的聲音,以秘法千里傳音,說出一句感染力十足,卻又簡約內涵的裝遁評價語,洗腦效果極佳:

  “尾獸,也只是尾獸而已!”

  此刻,那些看不到戰斗真相,卻感受到一波波龐大查克拉放對的忍者們。立刻在陰遁精神暗示下,腦補住最合乎自身想象的激烈一戰,內心深處對于‘輝夜姬’認同度節節攀升。

  連尾獸在輝夜姬眼中也不過爾爾,‘魔道仙人’的形象不斷拔高,最后被設想成一尊不可戰勝的魔王。

  戰斗持續到這里,從閨蜜團貸來的分數已經燒的不到20。恰好,另一邊觀音眾也通過‘子蠱’向她傳遞情報,成功將兩名七忍刀拖入水深區。

  兩位忍刀強者在一場場變異海獸車輪戰逼迫下,耗盡肺中氧氣,又被觀音眾死死拖住,遲遲不能返回水面補充氧氣。

  最終越戰越虛弱,甚至連忍刀奧義都發揮不出來,就這么憋屈的窒息昏迷。如今被一條巨型大章魚卷住、帶走,淪為戰利品。這大概也是有史以來,最輕易被制服的忍刀眾。

  至此,七柄忍刀全部回收完畢。職業任務徹底穩了,自己的‘稱號’升級也穩了,什么都穩了,計都心中一塊大石終于落下。

  就在這時,她看到不遠處海面上隨浪飄來一樣物體,并感知到熟悉波動。那應該是碎掉的富貴丸殘骸。

  伸手隔空攝拿,她從殘骸上摘下必須死與有些殘破的‘鮫肌硫酸王’。

  檢查了一下傳承菜單,很可惜,新13代也不是真富貴,沒能在傳承中留下自己的痕跡。

  忍刀鮫肌在他自爆時遭受損傷,殘缺度達到30。不過新開發的‘鮫肌系列’都具備通過殺戮與進食自我修復的功能,這刀沒壞。

  于是計都命令一只寄生海獸游到身旁,將鮫肌重新丟進海里,被那怪物一口吞入腹中。拿自己的生命來‘補刀’,并加加快吞噬速度,為忍刀提供更多修復原料。

  戰斗至此臨近尾聲,觀音眾查克拉快要告罄,解鎖邪能圖騰的分數即將耗盡,三代水影一敗涂地,三尾也被打出頸椎病腦震蕩,最后的七忍刀捕獲成功,霧隱忍者們也受到‘圣地’震懾。

  所有目的都達成,只剩下一個完美收場。不僅要維持住現有格調,最好還能點睛升華一下B格,讓他們刻骨銘心。

  這一戰計都求的是徹底揚名,將蓮花池廣告打響,再反手送出五柄新忍刀,為霧隱村培養一批‘仙人預備役’。

  這背后目的,是落子當下布局未來,影響忍界的走勢。求的是世界線偏移度,以及最終的任務評價。

  她看向死氣沉沉,漂浮在海面一動不動的縮頭烏龜。完全在憑借烏龜的無敵防御力來拖延時間,爭取自身恢復。

  計都頓時計上心頭,她緊了緊右手佩戴的臂鎧,瘋狂榨取著腳下鯉魚王的咒印之力,將所有能量都凝聚在右手的‘鮮血圣母’上。以這件綠色裝備代替自身血肉,成為更強的載體。

  然后孤高開口,冷清的聲音傳遍海面:“也罷,一招機會。你沒亡,他們同活。”

  這話當然不是說給三尾聽的,是拿來裝遁的。

  話落時,計都已算出‘邪能圖騰’鎮壓效果的最后結束時間。并孤注一擲投入全部能量,將鯉魚王體內咒印之力提現9成,統統融入背后氣血龍象之中。

  這一拳她天人合一,高高在上俯視人間,執掌天空與海洋,不斷榨取自然能量,最終融入進極端暴力的一拳當中。

  蟲族網絡展開,瞬息瞄準到龜背上嵌入邪能圖騰的弱點,接著打出至強一擊‘龍象如意炮’。

  轟轟轟!

  萎靡不振的三位內憂外患,根本無力反抗,純憑這具身體的雄厚本錢被動防御,連躲都做不到。只往殼里一縮,我就是最硬的。

  咔嚓!

  一聲刺耳的碎響。

  圖騰柱被釘進后背后,就通過‘血祭’在龜背中吸干蛀空一個大窟窿,又被邪能麻痹神經感知不到。如今被龍象巨炮轟中,徑直打碎了前胸后背,鮮血如火山噴發,在海水中極速擴散。

  三尾再也承受不住,哀嚎一聲,如泄了氣的皮球,尾獸查克拉逸散到天地之間,開始迅速縮小。

  計都從天而降,雙腳落在起伏不定的海面,甩掉臂鎧上沾染的血跡。

  這時一只又一只深海怪獸浮出海面,圍繞三尾徘徊不散,彼此爭奪灑在海水中的血肉殘骸。這都是尾獸精華,海洋忍獸的無傷補品。

  就連計都也趁著四下無人,快速撿起修補差不多的‘硫酸王’沖上去,麻利砍斷三尾一條尾巴,收入空間中當做食材儲備起來。

白皙美麗的小臉蛋露出幸福的暈紅,幻想著一頓尾獸大餐。這么大一條尾巴不要浪費,切一部分賣給美食樂園,換一頓共鳴料理  沒多久,原本足有島嶼大小的三尾,已經縮水成人形,并一點點退去尾獸的特征,變回蒼老虛弱的三代水影,仰頭漂浮在水面上,氣若游絲。

  他的胸腹處被打穿一個窟窿,死狀和火拳艾斯一樣慘(尚未死透)。連尾獸的封印也被破壞一部分,怎么看都命不久矣。

  這將死未死的樣子,最符合她的預期。眼看貸來的分數就要被扣光,計都及時關閉圖騰柱,散去封印之力,將血祭滿格的圖騰重新收入空間內,感覺這波是真賺到了。

  遠處戰斗也在她控制下停止,襲擊忍者的海怪退去,四名強大‘襲擊者’離開,忍刀眾失蹤。幸存的忍者們聚到一起,再沒了斗志,紛紛高呼投降,不愿繼續戰斗下去。

  當彌漫海面的霧氣散盡后,他們看到了換了一只坐騎,踩在巨型章魚怪獸頭頂,被無數獵奇海洋兇獸包圍膜拜的‘仙人輝夜姬’,紛紛倒吸一口氣:

  好大的逼格!好漂亮的小姐姐!

  在她腳邊的海面上,身材最高達的觀音眾,此刻正掐住水影頸部,將他高高提起。眼尖的忍者們已經看清三代胸背處的空洞。

  夭壽啦!三代目被打穿啦!果然失敗了么,而且是慘敗。連人柱力也不是魔王的對手,天亡霧隱啊!

  無需計都開口,觀音眾在鯉魚網絡指示下,直接將昏迷的三代水影拋向對面忍者。pia嘰一聲,摔在水面,咕嚕嚕就往下沉。

  在水影溺水而死之前,一個暗部及時將他撈起,避免了‘水影被水淹死’的丑聞發生。

  看著一尊尊身披外骨骼魚鱗戰甲,散發出強大氣勢的魚頭眾;以及被無數兇殘海魔獸簇擁的輝夜姬,殘存霧隱炮灰們一臉緊張警惕,等待著來自對方的審判。

  看到那張冷漠俏臉,隱隱的,他們心底還有一些小期待,這是抖m覺醒的征兆?

  就在場面氣氛一度非常凝重時,‘輝夜姬’終于開口了,嘆息道:“如今的霧隱,太令孤失望了。”

  聽她這話,人群一陣騷動,似乎有了新的轉機?

  “我輝夜一族本是水之國一份子。圣地蓮花池,更是水之國的圣地。你我之間并無仇怨,可惜這屆水影太差,是股見過最無能的一個。這次降臨,不為毀滅霧隱而來,只是一個簡單測試。測試身為水影的器,挑選出新忍刀眾,繼承圣地的仙法,重振水之國!但你們……讓人失望了。”

  她環視人心浮動的霧隱雜魚們,目光在幾張內定的臉上短暫停留后,最終嘆息一聲:“乏了!”

  說罷,她仿佛徹底寒心一般,駕馭座下章魚180°轉身,打算離開。霧隱雜魚眾原本被釣起的心,又落入深淵中,仿佛天大機緣從指間流過,卻沒能抓住。

  這是,已經背對眾人的計都,淡淡道:“也罷,這些魚就賞你們了。”

  四名觀音眾聞言,主動解除‘鮫肌融合’,回歸普通咒印模式,并再度退化為正常狀態。接著,它們將‘忍刀鮫肌’取下,拋向不同的幸存者。

  其中三件分別飛向桃地再不斬、干柿鬼鮫,與照美冥。另外兩件‘鯉魚鮫肌’,也落在兩個一臉懵B的血繼忍者手中,似乎還沒反應過。

  再不斬幾人下意識握住造型各異,但都帶著‘刀劍元素’的生化忍刀,隨即掌心一陣刺痛,被鮫肌探出的生物觸須刺破,完成生化版基因認主,成為各自‘鯉魚鮫肌’的唯一主人。

  心中也忽然明悟,這就是圣地傳下的新七忍刀。具體威力有多可怕?看看剛才那些影級的怪物們就知道了。而更多知曉‘鮫肌奧義’的上忍們,則露出貪婪目光,直勾勾看向五個幸運兒。

  這時,海面上的兇獸們紛紛沉入海底。原本高高在上的輝夜姬,也踩著著巨型章魚一點點沉入海。

  再被大海徹底淹沒前,她忽然拋出掛在后腰的巨大卷軸,丟向暗部扎堆的方向。

  當她人徹底消失在海洋深處時,那好聽的聲音卻通過‘陰遁傳音’方式,回蕩在每個人的耳中。

  “新的七忍刀卷軸尚未激活,今日賜下其中五柄,另有兩件在忍界流傳。當你們重新集齊七柄忍刀之日,便可激發卷軸,從中獲得圣地仙法。好自為之。”

  臨走也不忘裝遁的計都,從頭到尾都把持住自身人設的精髓,將這個空殼圓了又圓,徹底塑造出‘圣地蓮花池’這個空殼。

  她敢斷言未來半年內,新圣地的傳說將席卷水之國,一年之內響徹忍界大陸,絕不會比三大圣地差多少。

  如果‘黃賭毒’是三大圣地挑選的代言人,持續刷存在感。那么七柄‘咒印血繼鮫肌’的流傳,將制造一群最差也準影級的代言人,進一步將毫無底蘊的空殼圣地影響力放大再放大。

  這個世界上,恐怕也只有大蛇丸才清楚‘蓮花池’的真面目。

  當輝夜姬離去后,海面重歸寧靜。

  絕處逢生的霧隱忍者們還有些懵,冷場足足幾分鐘后,眾人才真的確定那魔王所言非虛,已經離開了,而不是耍他們。

  一個個原本以為陣亡的忍者,也重新從浮出水面。除了部分受傷嚴重的殘疾人外,大部分只是被吸干查克拉,一臉蒼白昏迷不醒,接著被醫療忍者搶救回來。

  當然,沒有人在意人間蒸發的最后兩位忍刀眾。舊七忍刀已經是過去式了,如今蓮花池賦予的‘仙道新七忍刀’才是被關注焦點!那些總是為村子帶來厄運的家伙們,統統去死吧!

  “仙人,她真的是水之國的仙人嗎?好美啊。”

  “是的!她并沒有毀滅我們,這是一個考驗,一切都是水影的錯!”

  “嗯?等等!醫療班,醫療班在哪里?水影大人撐不住了,他快死了!”

  “讓他死吧,這種無能之輩不配做水影,悄悄如今村子變成什么樣了?他辜負了仙人期望。”

  “說的對,錯的不是我們,是三代。他早就該退位讓賢了,連仙人都看不起他!”

  “沒錯,三代是我聽說過忍界最弱的人柱力!”

  “咳咳,諸位……在下不才,對于三尾,我有一個不太成熟的想法。”

  “新的圣地出現了,蓮花池嗎?一定是在海洋的最深處,觀音眾所居之地。”

  “仙術,集齊七柄忍刀,就可以學習圣地的仙術,成為下一個仙人嗎?”

  “在永恒的深海圣地,蓮花池中,長眠的輝夜姬侯汝入夢。”

  幸存的忍者們越說越興奮,七嘴八舌討論起來,接著紛紛不懷好意看向五柄新忍刀持有者。比起舊忍刀,新忍刀的強大毋庸置疑。

  請:m.shuquge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