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16章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1號的口炮持續不斷,足足兩分鐘,將霧隱結界融穿兩個直徑三米窟窿后,才逐漸停止消退。

  此時結界雖保持著半透明立方結構,但六面外壁卻閃爍波動,一副即將崩潰的不穩定樣子。

  里面負責維持‘結界運轉’的專業忍者們,在口炮沖擊過程中,如同電流過載的脆弱單元,一個個虛弱、昏迷、休克。

  堅不可摧的結界在缺這些核心零件,普通忍者空有查克拉卻難以為繼。唯一能維持住局面的三代水影,體內尾獸也開始伺機造反,想要奪取自由。

  這時計都已經來到被融開的結界前方。

  盡管霧隱忍者們在努力打補丁,但‘仙法溶遁’殘留力量,一直維持著破壞效果,讓空洞以極慢速度愈合。

  她望向滿背巖石狀尖刺,已經深度尾獸化的龜殼水影,忽然就明白了當初渦隱與霧隱建交時,二代扉間為何如此爽快的割舍三尾,贈予對方,實在是太丑陋了!

  “在水之國,總算還有一個過的去的忍者。若敗的太快,這次降臨豈不無趣?三代水影,可敢與孤一戰?若你能傷吾分毫,余者同活。”

  計都說完這段話,結界中的忍者們齊刷刷望向老村長,眼中突然充滿了期盼與渴望。原本壓抑沉悶的氣氛,瞬間活潑起來,讓他們看到了回家結婚的希望,不由緊了緊攥在兜里的隔壁老王家媳婦的照片。

  曾以為眼神是殺不死人的水影大人,此刻感到猶如實質的焦灼感。仿佛一雙雙視線自帶放大鏡聚焦功能,他就是那個被焦點照耀的螞蟻。一份份背叛眼神,壓的他喘不過氣。

  背叛!全都是叛徒!竟然想拿我頂鍋?

  但他又能怎樣?已經無路可退了。原本因戰略決策失誤而大幅下降的威信,或可憑這一戰重新挽回。那時,他依舊時挽救全村的英雄。

  計都發出挑戰同時,其余四名干部也進入鮫肌融合狀態,成為觀音眾。

  除了‘硫酸王’沒有行動外,其他三個迅速沉海,并出現在立方體的四個側面位置,虎視眈眈擺出‘尾獸炮’的動作,似乎想故技重施進行施壓。

  三代快速估算后,清楚自己能擋下一發口炮,但不能同時擋住四個方向的攻擊。與其被動挨揍,不如痛快一戰:“好!我來與你一戰。”

  話畢,他瞬身從空洞中躍出,身體急墜,壓住海面的瞬間,三尾磯撫龐大水遁查克拉和這片海洋共鳴,在身下壓出一個數十米的凹陷,再反彈。海水嘩嘩起伏,漣漪般向外擴散,將尾獸查克拉注入其中,傳遞開來。

  他利用體內尾獸,與計都腳下鯉魚王爭奪這片海洋的控制權。

  無需任何指令,觀音眾們同時行動。飛身沖向已經愈合的大結界,調動咒印之力個展所能,以血繼仙術將結界再次撕開。

  與之前堅不可摧時相比,如今缺失水影坐鎮,又失去大量結界忍者,難以維持的立方體,只是徒有其表。已經擋不住準影級一擊,被輕易撕開裂縫,闖了進去,爆發第二輪混戰。

  早有準備的忍者直接發動忍術襲擊,卻被一個血色雙瞳的觀音眾捕捉到動作,眸中二勾玉急轉,一發無需結印的小幻術,通過四目相視傳過去,讓對方出現片刻僵硬。

  此時已經錯身而過,體外延伸拉長的‘魚骨彎刀’一點點收縮會掌心。空中傳出沙沙的聲音,那名忍者后知后覺嗅到血腥味,接著摸向喉嚨,濕滑黏膩,低頭看去滿手鮮血,心中頓時一驚,什么時候?

  而此刻繼承‘寫輪眼’的觀音眾,并未發動一次火遁,而是憑借可怕的肉身增幅寫輪眼洞察力,通過間接凌厲又迅猛如雷的體術斬擊,進行高效廝殺。

  “魚之呼吸,寫輪四型,百變千幻云霧十三劍!”

  下一刻,整個世界都慢了下來,而他掌心各自生長出一柄魚骨薄劍,開始高效廝殺,揮動間爆發出無數劍光殘影,正式白浪在上個世界收集的基礎劍技。

  另一名觀音眾沖向忍刀鲆鰈持有者,闖入一塊特殊區域時,周身溫度突然急速驟降,腳下海水凝成寒冰。

  幾位雪之一族的忍者與他配合,在大型結界內部,預設了一個以‘冰遁’為核心的小型結界,專門用來捕捉、凍結敵人,通過超低溫來減緩動作。

  可惜他們聯手制造出的浮冰平臺,反而成為觀音眾的助益。一身魚鱗裝甲,看不清面容的襲擊者,雙臂張開,大肆吸收著堅冰內的寒氣,雙手一握,浮現出最正宗的‘北辰舔狼刃’。

  “不好,他懂冰遁,快困住他!”

  鲆鰈持有者鬼燈千刃此刻已經解開纏繞繃帶,雙手同時握住上下對稱拼成的鲆鰈,擺出特殊姿勢進行瞄準,不斷注入查克拉,隨時都可能噴發出氣態的能量球進行轟擊。

  但前提時必須鎖定這個速度奇快的敵人,才能讓數量有限的能量球不落空。

  “聯手啊,魔鏡冰晶!”

  一名雪之一族忍者突然發動秘術,地面上浮現出一面面鏡子,將觀音眾包圍起來,接著更多鏡子拔地而起,道道身影在一面面鏡光中折射穿行,速度之快近乎空間忍術,想用這種鏡中穿行的速斷限制住敵人移動,完成助攻。

  但下一刻,觀音眾體內迸發仙術冰遁,它不懂魔鏡冰晶,卻能以更高級別的‘冰遁查克拉’對這些現成鏡子進行覆蓋篡奪。將一名名冰遁忍者從鏡子內踢出去,獨霸了這片特移動道具。

  鲆鰈噴射出第一發氣態能量球的同時,觀音眾身影消失。

  這一擊落空了,但查克拉能量球依舊以摧枯拉朽之勢,粉碎擊穿直線方向上的冰境、忍者,筆直穿行,重傷轟飛一名名避之不及的同伴,最終在結界內爆炸,誤傷波及一大片。

  而鉆入鏡中的觀音眾手持利刃,發動了組合秘術‘魔鏡冰境魚之呼吸冰遁二型北辰天狼千年斬!’

  一道更快的黑影在有限的空間內穿梭,它以每一面冰鏡為折射點,所過之處一柄柄‘寒冰利刃’在腳下凝結,流星刺出,扎人罩門,陰損難防,慘叫聲此起彼伏。

  “水牢之術!”

  第三位觀音眾在沖入結界后,當即雙掌拍向腳下海水,接著一個個圓球突然成型,將沖向他的忍者包裹起來。

  在對方掙扎,試圖突破時,他單手結印讓一個個水球滾動起來,彼此碰撞融合成一個更大球體,接著欺身而上,右手化刀筆直插入其中。

  下一刻,他狂輸沸遁查克拉,讓水球沸騰起來,口中大喝:“仙法大爆汽鍋魚之術!”

  隨即,水球迅速沸騰,里面忍者瘋狂掙扎,又快速歸于平靜。

  剛剛一炮洞穿大結界的‘嵐遁觀音眾’,此時已經潛水游回結界下方。

  他體內查克拉儲量不足1/5,因此放棄正面殺入結界中作戰,在計都分心指揮下,怒瞪24k鈦合金死魚眼,如同超人的熱視線,噴出兩道嵐盾激光,嗶嗶嗶在海下作業,來回掃視,反復畫一個‘口’字。

  結界內的大戰,徹底擾亂結界班的工作。連續不斷的水遁、冰遁、風遁沖擊下,讓里面一片混亂。因此嵐遁干部輕松切開一個方口,二話不說怒砸一拳,轟開結界的底層。

  隨即海水倒涌,一只只海獸沖了進去,里應外合之下,霧隱的結界終于崩潰掉。等待已久的怪物們一擁而上。

  外界的白色迷霧中,腳踏鯉魚王充電寶的‘仙人輝夜姬’,此時不斷抽取咒印之力,臉上爬滿黑色紋身,接著右臂鮮血圣母被濃郁血蒸汽纏繞。

  背后,浮現一尊巨大龍象,比起當怒打西瓜山時,膨脹了何止一倍?

  一道血紅巨柱在海面閃過,出現瞬間,便貫穿了天與海,斜插在天地間。一拳之威,將尾獸化的水影砸進水下幾十米深,并掀起夸張海嘯,進一步將流落在遠方的霧隱雜魚們沖散,也將一半嵌在海面下方的‘立方結界’拍的歪斜。

  “吼!”

  這一次水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黑影,在快速上浮。最終一只全身布滿刺菱、長著三只尾巴的烏龜浮出海面,它背后龜殼有一個小島大,尾巴被蟹殼狀幾丁質包裹,呈節肢狀,腦袋卻是一個古怪的人頭,隱約能分辨出水影的模樣,但雙眼已經喪失理智,被三尾的獸性支配。

  “哦?被擊敗了,所以尾獸才逃出來嗎?去去人柱力,不過如此。”

  計都看向這只水泥色巨龜,心中并不畏懼。她的鯉魚王充電寶,還有3/4的電量,足夠支持一戰高烈度仙法轟擊。更何況五只觀音眾中,還有一名‘硫酸王’留在身旁待命。

  磯撫奪去了控制權后,怒視計都,開口用沉悶宏大的聲音說道:“該死,女人類,你打我,痛了!”

  此時已經遠離立方結界,周圍被迷霧覆蓋,沒有了旁觀者,但計都依舊敬業的保持B格,大聲開口,用讓結界內也能聽見的聲音發問:“烏龜,你也想起舞嗎?”

  “吼!”

  感受到挑釁的三尾張開嘴巴,源源不斷的尾獸查克拉在口中凝聚,按陰陽遁2:8比例,形成一個紫黑色高密度尾獸玉,瞄向腳踏鯉魚王的計都。

  這時周圍已經沒有了旁觀者,水影也喪失意志,只剩下主宰這具身體的三尾磯撫。也就是說,她的B格戰術至此告一段落。

  沒了外人,發揮空間變的更大,計都果斷下達指令,第五位觀音眾硫酸王英勇的沖了上去。在它的額頭上,還帶著一個禁錮,正是新十三代目的標志!

  這一戰,三代目水影vs十三代目富貴丸!

  因為考慮了扣分緣故,再加上輝夜姬是圣地代言人的關系,這一戰選擇了計都小號,因此富貴丸理所當然的廢物利益最大化,舍棄‘小目標’點亮‘舔狗別天神’。

  此刻新十三代目剛一登場,就徹底燃燒邪能之血,進入到無懼無畏的究極舔狗心態,如同八門齊開的凱皇,實力連連攀升,進入了一生只有一次的巔峰狀態。

  它腳下一踏,海水炸裂凹陷,人已經飛到天空,姿態輕盈、妖嬈扭捏、恥度爆表,宛如一只天鵝引吭高歌,朝著三尾的方向撲去。

  并在至高點發動天賦神通:舞王!四重變臉嘲諷之術。

  此時勁爆音樂、彩光鐳射,一樣不少。富貴丸在高空召喚出四只同樣妖嬈的伴舞,身穿齊(AC)/2小短裙,忘情在空中旋轉的沉淪魔們,不為外物所動,格外嘲諷欠打。

  仿佛帶著磁鐵一般的魔力,吸引住三尾磯撫的注意力,控制不住的向它們看去。哪怕它心中清楚,自己的攻擊目標是計都,但精神與意志卻被一只看不見的手牢牢抓住,難以自持的開口,轟向第一只沉淪魔小天鵝虛影。

  一號伴舞被尾獸玉氣化打爆后,三尾連續轉動頭部,空中噴射直線高密度查克拉光炮,連續將二號、三號、四號一次打爆。

  這時,不斷凝聚的尾獸玉也消耗殆盡。

  巨大巖石龜殼忽然一震,一股鉆心劇痛傳遞到心頭。被‘舞王變臉小天鵝’吸引的三尾后知后覺,這才意識到有人落在它的后背,并造成傷害。

  轉眼望去,才發現那條散發出自然能量魚怪的后背上,已經空無一人!

  在富貴丸制造伴舞吸引仇恨時,計都以離開鯉魚王,帶著充沛的‘咒印之力’出現在磯撫堅固厚重的巖石后背上。

  她雙臂突然高舉,從儲物空間內取出‘邪能圖騰’,雙臂肌肉輪廓突起,同時爆發‘橫煉龍象巨力氣血’等多重力量,將青銅十字架重重轟擊在三尾龜殼上,徑直砸爆巖石護甲,轟出一個巨坑后,并深深嵌入血肉之中,帶給它一股刺痛。

  下一刻,計都不顧觸犯忍界抑制力,直接發動了圖騰自帶的‘鎮壓與封印’,接著開啟血肉獻祭模式,并將圖騰中儲存的邪能持續注入三尾體內。

  對于忍界原住民而言,失控暴走的尾獸無疑是恐怖的,無法制服的天災。除了滿級萬花筒,與滿級木遁外,少有人能夠制服它們。

  忍者做不到,但這個世界之外的力量卻可以。

  邪能圖騰本身,就是一件頂級的‘鎮封之物’,不過想用巨大的十字架刺穿鎮封一個小型目標很困難,白浪從未成功過。如今面對巨大的尾獸,卻輕而易舉的做到,只要還有分數能夠浪費,他就能一直開啟下去。

  此外,邪能圖騰也是血祭的祭器,可以大量吞噬吸收血肉生機、靈魂、信念祈禱等等……由查克拉凝聚而成,已經產生血肉組織的尾獸,無疑是頂級祭品。

  最后,邪能圖騰內部儲存了龐大的‘邪能’用做教會的福利,為信徒們強身健體帶來幸福與安康。如今一股腦注入尾獸體內,在壓制、鎮封、掠奪、吞噬它的同時,帶來從未有過的全新污染體驗。

  “嗷嗷嗷……!”

  巨大的烏龜發狂嚎叫,三條尾巴不顧一切朝著后背兇猛拍擊,一次比一次重,打的龜殼上巖層崩裂,龜甲出現道道裂紋,鮮血組織飛濺。

  計都此刻腳下一蹬,脫離了危險區域,燃至巔峰的舔狗丸勇敢沖上來,揮動鐵拳與飛甩而來的巨尾碰撞,雙臂血管崩裂,鱗片飛散、骨骼斷裂,替女神承受下一擊,接著重重摔在龜背上。

  三尾又一次長大嘴巴,再一次試圖凝聚‘尾獸玉’,試圖發泄自己承受的痛苦。但虛弱感,一種限制感,還有劇毒一般在體內大肆破壞的能量,讓它感到痛苦與衰弱,仿佛再次遭受封印術,又要被塞回狹小的容器中。

  “不!我才不要回去!”

  三尾瘋狂掙扎起來,張口咆哮,空中查克拉又一次凝聚出高能反應的尾獸玉,越來越大。

  圖騰封印效果全開,大肆抽取三尾的高品質血液與生命力,以一種前所未有的速度填充儲備。不過貸款來的‘分數’也在嘩嘩下降,并不能維持太久。

  這時候,被三條尾巴連續抽打拍擊的富貴丸,在‘舔狗之魂’熊熊燃燒下,再次爬了起來。

  他加速、沖刺、低頭、碰撞,如一發飛射的火箭炮,直接撞向三位巨型頭部與龜殼連接的后頸部位,發出亡命一擊,野蠻碰撞。

  轟隆!一聲,三尾堅硬的頸部被撞擊出可見的肉浪,仿佛能聽見骨骼裂開的聲音?而它尚未凝聚完畢的尾獸玉也受到了影響。

  下一刻,富貴丸邪能上腦,那是前所未有的興奮與強大感,他高聲吶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怒吼聲愈來愈大,甚至驚動了結界崩潰后,流落海面的霧隱忍者。但迷霧太大,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感到一股股令人心悸的查克拉在相互碰撞,必定是一場震撼忍界的激戰。

  這時,已經被計都洗腦的富貴丸,搶在迪達拉之前,第一個在忍界大舞臺上,吶喊出這句名言:“藝術就是爆炸啊!!!蓮花池仙法忍界第一!”

  轟隆隆隆!

  一場驚天自爆,準影級咒印炸彈在三尾的頸部轟然爆炸,大量‘硫酸溶遁’飛濺,并且波及三尾口中的尾獸玉,直接在嘴里炸了。

  請:m.shuquge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