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60章 音律鬼才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為林平之主持完爹媽升天下葬儀式后,白浪再不停留,一路向東,決定先回鄱陽湖進行補兵,再向東直奔杭州西湖。咚咚  一方面,他要帶自家閨女前往‘西湖’這處神州著名景點旅游拍照留念,給她一個美好童年;另一方面,順帶去梅莊參觀任我行,看能否將《吸星大法》爆出來?

  與剛降臨時相比,他除了實力有提升外,也已熟悉適應這個江湖的節奏。不像剛降臨時格格不入。他如今有了勢力,逐漸精通‘蠱術體系’,飛速膨脹期……哪怕梅莊防御森嚴,也能一刷。即便敗了,也沒損失。

  因此下一步,不僅要培養新召喚獸組合,還要一路氪金升級,挑戰‘任我行’這個boss。任老怪的挑戰難度,怎么看也是‘三環’,刷完就能回歸了。

  離開衡陽時,白浪安排手下將自己的情報傳播出去。

  包括他獲得《辟邪劍譜》實力暴增、鯉魚幫遭受泰山派卑鄙偷襲損兵折將,以及林平之不聽勸告,執意帶人圍殺木高峰復仇,鯉魚幫再度受損,開始向江西潰逃……

  “消息已經放出,就等新的魚兒咬鉤了。”白浪對此無比期待。

  返回江西的小路上,白浪和莎爾芙共乘一輛馬車。

  馬車外,前福威鏢局少鏢頭、現鯉魚幫少掌門,林平之,身騎一匹白馬,帶領一眾鯉魚幫成員保駕護航。

  連續戰敗衡山派、木高峰,又經歷雙親故亡后,林平之一夜間成熟起來,漸漸有了些強者氣質。在白浪教誨開導下,他沒有陷入仇恨黑化,反而漸漸走上喬納森老路。

  身處這個令人絕望的黑暗世界,他沒有同流合污,反而更加堅定了‘黃金精神’,要為這武林帶來希望。

  尤其他化悲憤為食欲,日啖1/4沉淪魔又有咸魚王濃湯滋養身體,在‘波紋橫煉’錘煉下,迎來二次發育。如今不僅長高到179,胸大肌也日漸浮夸起來,相貌清秀虎背熊腰,無師自通凹姿勢,言行舉止都謹都恪守底線,帶著感染人心的力量。

  顛簸的馬車內,窗戶掛著竹簾,采光很好。白浪手持一本教授‘琴曲技巧’書籍,雙腿上放著一張七弦古琴,正在研習音律之道。

  《七煞弦音》是一門詭異的武功,需要古琴之類的樂器做媒介,才能激發。就好比一門劍法,必須要有一把劍才能施展。

這門音波功由兩部分組成:A部分是講如何將真氣與琴弦結合,通過撥動來釋放‘真氣音波’,將真氣融入聲音造成傷害輸出的技巧。而B部分則涉及到更專業的琴技、樂理,甚至還有兩篇練習曲目。咚咚  七煞弦音除了將真氣化入音波中,造成直接傷害外,還有另一重更玄妙的‘精神傷害’。能通過聲音構成旋律,注入真氣以聽覺引動對手精神狀態。

  單純的音樂旋律,都能引發出不同感情,若以真氣強化渲染,就是精神層面的傷害。

  這一點非常符合白浪頓悟出的‘小雷音秘術’,甚至他的IBM粒子本身就是一種‘生物電磁波’,只需融入一點,就能令他跳過B階段,融入強烈的感情,做到精神傷害。

  白浪所欠缺的,其實就是‘真氣’這種能量作為音波載體的技巧,將他的IBM粒子儲存并輸出。所以他對B段的樂理他并不是很上心,只要掌握最基礎的A部分,再以‘小雷音秘法’作弊,他就算出師了。

  車內不斷傳出高低起伏刺耳難聽的琴聲,在融入真氣候,這琴聲帶上了魔力,越來越刺耳難聽,不僅將車身擊穿一道道裂痕或孔洞,更讓林平之等人一臉痛苦。這不是在傷害耳膜,而是通過耳朵將傷害傳入腦中,傷害著思維。

  幾個小弟騎在馬上,不斷抽搐哆嗦,都已經開始流鼻血,精神恍恍惚惚,隨時可能從馬身上跌落,卻不得不咬牙接受折磨。

  畢竟車里做的那位,是他們的老大。

  “去,來個幾個人,用繩子將他們幾個捆在馬背上。”林平之咬牙堅持,同樣氣血翻滾,面色張紅。但他波紋充沛,抵抗力強,對身后幾個雙腿發軟,走路邊晃邊打顫的小弟說道。

  無論如何,也不能影響師父的修行。

  “棒棒噠!”馬車中,莎爾芙露出喜悅表情,絲毫沒有痛苦表情,還不斷為白浪鼓掌。

  她將尾巴插在白浪身上,共享‘音波傷害輸出者’的感官,并非受害者模式,所以很新奇,不痛苦。

  “你不必安慰我,我心里有數。”白浪摸了摸傻芙芙的頭,內心卻感到欣慰,閨女長大了。

  他很清楚自己資質一般,從小到大在學習領域并沒多少天賦。即便最得意的‘醫術’,其實也不是通過書籍汲取知識獲得,而是憑興趣與強大動手能力,在零基礎上反復試錯,累積的原始經驗。

  白浪不屬于天資聰穎一點就通一學就會的高智商天才,倒是在‘小抄’方面很有才華。他有著強大動手能力,與極強自我能力,擅長挖掘興趣與特長,另辟蹊徑總結技巧彎道超車。

  所以學琴對他而言,難也不難。

  他無法像音樂天才那樣觸類旁通,然而一旦產生學琴念頭,就能孜孜不倦的嘗試。再搭配越來越高的精神屬性,超強身體控制,只需將錯誤彈法試一遍,就能用身體記住正確的彈奏技巧,然后機械式重復。

  幾日的嘗試,他總結出一門‘僵硬卻連續,缺乏靈魂,但機械般精確’的古琴手法。與莎爾芙那種天馬行空,直達內心深處,摧毀靈魂與意志的‘卡祖笛精神污染魔音’截然不同的傷害耳朵與心靈。

  “哎……七煞弦音太復雜,七根琴弦再輔以不同手法,最終組成連續遞進的曲調,以氣機牽引對手,再以音律感染傷害精神,立意高遠卻復雜麻煩。”

  經過三日修行,他已經入門。

  不僅練出《七煞弦音》的匹配真氣,更學會‘無靈魂彈奏技巧’,成功將真氣化入弦中,以撥動的動作,將真氣與音波相融,制造出一種‘有無形之物’,兼具劍氣的傷害,又能攻擊聽覺系統傷害精神。

  這種音刃,在純粹攻擊力上,不如劍氣純粹凝練鋒利,卻具備了音波特征,變化縹緲多端,尤其融入宮商角徵羽五音后,演化出類似五行相生的無窮組合,開啟一個全新的領域。

  這門武學一旦固化,將凝聚出‘音波、旋律’的效果,潛力方面不必辟邪的‘加速、灼熱’差。

  白浪看來,這門武學過于炫技與花巧,必須有雄厚內力,以及驚人的‘音樂造詣’,才能發揮出這門武學。真氣越強,基礎殺傷越高;音樂修養越強,精神傷害越高。兩者屬于乘法關系。

  真正的‘音波功達成’,需要另謀樂譜,并將音樂造詣提升到極致。這門功法,只是一個基礎。

  由于白浪早已頓悟‘小雷音秘法系列’,不需要音樂造詣,直接以‘IBM粒子’替代B部分,效果只會更強。他缺乏的,只有基礎的‘真氣音波’。

  “我其實已經算是修成這門武功了,只是難以用于實戰,而且不符合我的戰斗方式。現在,還有兩個難點尚待解決。只要處理完畢,我將開創一門絕世神功!”

  白浪眼睛漸漸亮了起來,暗道我果然是千年一遇的武學奇才。

  他一邊通過撥動琴弦,對外界造成物理與精神雙傷害,一邊自己七煞弦音的真諦,嘗試改動優化。

  他的‘辟邪真氣’無法推動這門武學,必須以這門音波功修出的真氣才能推動。而《七煞弦音》的評價只有淡藍色,檔次比辟邪要低,帶來的強化不多,遠不如辟邪的‘加速’強。

  然而這點可以彌補,這門真氣效果是‘音波’,與波紋凝聚的奧義‘震動’是包含關系。他若鉆研能力欄的‘震動奧義’,或能對辟邪真氣進行調頻,然后吸納《七煞弦音》的真氣搬運路線,刪減之下,將辟邪劍譜改造成一門音波劍譜。

  那時候,他將創造出一門全新內功心法,甚至無需自宮也能修煉?而且還能變成綠色品質。

  其次,通過古琴戰斗實在麻煩繁瑣,除非一張純金屬‘重兵器七弦鋼琴’,不然與白浪的戰斗方式全面沖突。此外,他必須簡化這門武學,他不需要繁雜的彈奏方式,也沒精力在平A中彈奏一曲復雜旋律。

  因此第一步,將七根弦縮減為一根。從樂理上講,這是可行的。

  將一根繩子拉長繃直,彈動后會發出聲音。若用一根手指按壓住不同的長短,彈動,會發出不同音調。也就是哪怕一根毛線,也能彈出一曲極樂凈土。

  完成一弦壓縮,也只是過度。下一步深度體會‘音波真氣’,嘗試將其從媒介上剝離出來,直接以震動奧義調頻真氣,無媒介發音,就是他理想中的‘小雷音秘法’。

  這一點理論上已經成功,只需要不斷嘗試,找到契合點,就能成功。在此基礎上,還能疊加‘真言法印’,進一步升華威力。那已經遠超《七煞弦音》的武學極限,是更高深更強大的領域。

  “彈毛線!”

  莎爾芙一直將尾巴插在白浪身上,讀取到主人的想法后,立刻從她的小書包中抽出一根細線,露出期待目光。

  “好,談給你聽。”

  白浪用牙齒咬住一端,另一只手抓住另一端,開始試音,接著融入真氣,嘗試起來。

  很快,馬車中停止了奪命琴音,卻發出更加詭異撓心的聲音,有些像彈棉花的berrr……beeeerr,聽得林平之等人頭皮發麻,骨子里滲出一種奇異癢感,恨不得撓破皮膚,直入骨髓。

  白浪眼睛一亮,他發現不同材質的線繃直做弦后,居然產生出新的負面效果。他將加特林雷音頻率融入其中,利用震動牙齒,產生出另類的煉體效果。引發骨骼震動,鍛煉骨髓,而外界的受害者,也有一股癢入骨髓生不如死的感覺。

  “妙!”

  若能將這些波動頻率統統記錄下來,以IBM粒子做成素材,經過合成,完成一段‘音律’,再通過預想中的‘IBM音頻技術’壓縮進‘真氣’中,做成一段有無形物理精神雙傷害電磁波文件,豈不逆天?

  雖然這個野心過于龐大,他連第一步都沒有完成。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他已經有’加特林雷影秘術‘,又有真氣,以七煞弦音這門武學,甚至掌握了全新的‘彈毛線技巧’。只要將一點一滴都記錄下來,將來達到某個更高層次,高屋建瓴回頭再看時,這些累積便能派上用場。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