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59章 和諧行動,了卻恩怨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回到客棧,白浪找到了自己手下,清點人數后發現,足足少了十多個人。不僅有被幕后黑手標記的手下,更有拜入治愈教會的青城叛徒。

  此時氣氛顯得沉重,上一任富貴丸身份重傷。但他本身就是醫生,已經完成上藥和包扎。另一邊的林平之,表情非常激動。看到白浪進門后,立刻起身迎了上來。

  “師父,您回來了。”

  “你們碰上什么事,怎么只剩這么點人?”

  白浪詢問緣由,他這次前往衡陽城并未帶齊所有人,而是挑選20多位精英隨行,一路砍怪升級不亦樂乎。其余學徒、雜兵、實驗品,都被留在鄱陽湖附近鯉魚幫總舵內。那些樂色即便帶上,也只是拖累。

  如今少了十來個,他也有些震驚,戰況比預想更激烈。林平之則解釋起來,傷亡慘重主要來自泰山派無恥的偷襲。

  今日洗手大會上,白浪化身祖安文曲星滿口芬芳,大大掃了泰山派面子,這是誘因所在。隨即,泰山派又被朝廷鷹犬嚇的落荒而逃,這一幕被同樣逃走的武林人士看見,很丟臉。

  惱羞成怒之下,泰山派需要發泄報復,挑一只雞來殺,重新立威,于是白浪的鯉魚幫如愿以償的趟槍。

  如果說哪里出現了錯誤?只能時泰山派行動太果決,比他預料更快。

  泰山派挑鯉魚幫下手,原因有三:

  首先,白浪在大會上狠狠得罪了泰山派,勢必要做一場找回面子,否則泰山派威名掃地。

  其次,白浪一人固然有點實力,但泰山派高手聯合起來,區區血巫醫掀不起風浪。至于那什么‘鯉魚幫’?聽都沒聽過,一群垃圾東拼西湊,柿子撿軟的捏。

  最后一點也最重要,多方因素表明《辟邪劍譜》乃至‘劍蠱’都在白浪手中,哪怕彼此無冤無仇,他們也要尋個借口打上門來巧取豪奪。

  “然后呢?”白浪詢問。

  “那是一場卑鄙的偷襲,泰山派辱沒了名門正派的身份。”林平之不甘心的說道,接著講述了與白浪分開后的經過。

  白浪帶著莎爾芙跟蹤劉正風離開后,他與上一任富貴丸返回衡陽城,在半路上,林平之被人用一團紙打中。展開后,上書:‘我知道木高峰下落,欲知詳情,在XX見面’的字跡。

  林平之并不傻,他已經意識到江湖中人對林家劍譜的覬覦。他縱然擁有‘三倍齊貝林’的波紋氣功,也不是二流武者對手。

  但凡完成‘蠱改造’的武者,哪怕三流都已經脫胎換骨,開始超越凡人。而白浪傳授的‘波紋氣功’卻是最平凡普通的引導術,與妖化真氣相比品質天差地別。

  由‘真氣’施展的武學,已經帶上種種超自然效果。所以他留了一個心眼,和前富貴丸一道聯絡上鯉魚幫幫眾,才去指定地點見面。

  見面后,聯絡者是個普通江湖人士,或許存了歹意,但看到林平之帶了一群人后,只勒索一筆財物,留下模糊難辨的線索,徑直離去。

  再往后,已被誘出衡陽城的眾人,遭遇了泰山派的伏擊。事發突然,泰山掌門礙于面子沒參加,但玉磯子與另一個長老,帶領一眾弟子襲擊林平之。

  在一番激戰后,鯉魚幫不僅折損數名珍貴試驗品,還犧牲重傷了五個棄暗投明,加入‘教會’的青城弟子。

  那些移植了‘魚脈克拉蠱’的試驗品,在另類‘查克拉能量’刺激下,加速‘魚脈術士’血統轉化,臉上出現魚類特征,并被邪能影響神智,悍不畏死嗜血狂暴。以堪稱癲狂的戰斗風格,以命換命拼掉許多泰山派弟子,直接打崩了士氣。

  另一邊,上任富貴丸以命相拼,攔住一個長老;而林平之與幾個實驗體聯手,最終擊傷玉磯子,迫使其逃命……讓白浪意外完成2環任務。

  聽完后,白浪好奇道:“你也參與了戰斗?有什么感受。”

  “這個江湖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名門正派道貌岸然。還有,我太弱了!師父,求你傳我蠱武之法,波紋氣功比起真氣差遠了。”過去半個月的相處,林平之已將鯉魚幫信眾當做好朋友,今日的折損對他打擊很大。

  “不,波紋氣功不弱于人!你只是沒有領悟波紋的真諦罷了。”

  明明自己都改修真氣的白浪,大言不慚忽悠道:“波紋的弱,是因為你沒有經歷‘蠱武強化’,依舊是凡人之軀。我已總結出一些繞開丹田,開辟根輪的方法。目前尚缺一門‘三脈七輪’的佛門武學。你稍安勿躁,待為師得到一門佛門心法作參照后,就為你結發授靈根。”

  林平之聞言一臉感激,接著又道:“還有一事,我以獲得線索,那木高峰就在衡陽附近,我想去救我爹娘。”

  “這本就是你該做的,你你先修整調養,我遣手下去調查,驗證情報真假,再行動不遲。”

  安撫好這個重要試驗品后,白浪又安排殘兵敗將各自行動,確認線索真假。而他則帶著傻芙芙回屋,著手自己的事情。

  首先,他今日獲得三把鑰匙,其中一個還是綠色,來自那個老太監。若在算上失控后的‘魔物形態’,這應該是二合一的超值套裝,含金量不低。

  其次,他需要重新集結一批零基礎的實驗體,并以林平之為首,打造屬于自己的蠱武體系。

  白浪反復斟酌后,決定放棄這個世界已成熟的‘真氣路線’,改走以‘魚脈根輪蠱妖魔雪兔獻祭’的查克拉路線。

  將這條路完善,他就能擺脫本世界的資源制約,在任意世界重現‘查克拉蠱武術’。四天王已經證明‘查克拉蠱蟲’的可行性,而田富貴瘋掉后,也將‘根輪蠱蟲’暴走后的真實形態展現出來。

  最后,他對今日新入手的那門音波武學《七煞弦音》很感興趣,能夠補完他上次頓悟出的‘小雷音秘法’。

  下午的那場戰斗,讓白浪意識到‘技不如人’的短板。這門‘七煞弦音’包含了許多真氣武技,而且還融合了‘音律之道’,哪怕放眼江湖也是一門奇術,非常符合他‘高雅、超然、飄逸’的人設。

  一旦掌握,將大大豐富自己的戰斗應敵手段。此外,也為他‘白衣飄飄、仗劍武林’的終極夢想添磚加瓦。

  我白浪不僅飄逸出塵,白衣仗劍,更要精通音律,琴劍雙絕,和小芙芙合奏一曲笑傲江湖。

  “以后別吹卡祖笛了,我給你買一支真笛子。”白浪摸了摸傻閨女的頭。

  莎爾芙腦袋一歪,搖了搖頭,認真道:“都要斜(學)!”

  “好,依你!”

  次日,一處竹林深處,有一座破舊茅屋,周圍的竹子被清理干凈,空出一片空地。

  此刻,一群四肢健全手持刀劍的健康人,正面帶惡意,將一個身形佝僂后背頂著個大羅鍋的三級殘廢,圍堵在空地中央,進行著殘忍的霸凌。

  不禁令人感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作惡團伙為首的那個男子,身材高大挺拔,氣質出眾,相貌俊朗。頭頂戴冠,插一根玉簪,腰佩長劍,一身白衣,清風徐過腰帶飛舞飄逸出塵。

  在男子身邊,還牽著一個粉雕玉琢小姑娘,擁有一雙寶石紅瞳孔,攝人心魄。脖子上用紅繩系著一個古怪金屬掛墜(卡祖笛),腰間吊著一個質地奇異紅白相間的圓球香爐(精靈球)。

  縱奴行兇的惡霸頭目,自然是白浪。此時,相貌清秀虎背熊腰的小惡霸林平之,正殺氣騰騰,帶著一群廉價信仰提款機圍木高峰,彼此拼殺,刀刀染血,場面十分兇殘。

  白浪這邊,仗著人多勢眾,根本不給對方公平單挑機會。

  更準確將,是利用這個二流巔峰高手,來磨煉自己弟子的戰斗經驗,也在測試這群小弟的實力,檢驗‘查克拉蠱蟲’的性能與效果。

  不久前,白浪掌握確切信息,帶著鯉魚幫眾突襲了木高峰的窩點,營救林平之父母。

  最終還是晚了半步,那夜綁架后。林母本就身受重傷,被血療神術起死回生。但在木高峰的折磨逼問下,終于承受不住,不幸罹難;而林父也慘遭折磨,傷上加傷,危在旦夕。

  白浪帶人殺進來時,他親自動手逼迫木高峰連連閃躲,一路激戰打破茅屋,殺入林中,給林平之創造了機會。

  接著,兩父子只來得及交代幾句,林震南在見到兒子,徹底放下心中擔憂,再無牽掛,很痛快的現場歸西。

  飽受刺激的林平之終于承受不住,瘋狂殺向木高峰,要為父母報仇。他不惜一死,以波紋氣功正面血戰木高峰。

  白浪本就想培養他成材,替自己刷任務,自然順水推舟。然而單憑他一個人根本不是木高峰對手,于是又投入一批試驗品,以組合的方式圍攻。

  白浪退出戰斗后,現場化身‘巫醫薩滿’,在角落立起一根邪能圖騰,打造出陣地。十字架如同WiFi熱點,為這群信徒振奮心神,并時不時在白浪控制下,彈出一兩個‘神術buff’加持己方,在絕境中爆發反殺。或者替傷員進行血療,盡顯神秘血(巫醫)奶爸風采。

  此時,浪靠在一棵樹上,手中握一瓶果奶,嘴里叼著吸管,不緩不慢給林平之甩了一個‘邪能狂暴’振奮精神,刺激腎上腺素分泌爆發。

  莎爾芙坐在他肩膀上,雙手捧著一個蘋果‘咔咔’的啃著。眼睛緊盯戰斗,看的非常投入,不自覺發出‘咩咩’聲。

  戰場中,林平之幾次險象環生,最終在白浪偏袒作弊下,用波紋拳法將敵人擊退、重傷……哪怕他選擇覺醒體內蠱蟲,化為一個單駝峰的怪物,依舊沒能逃出白浪的魔爪。

  邪能真諦黑色荊棘,再輔以四天王送死戰術,還有‘黃金意志’在瘋狂燃燒的少俠林平之。

  木高峰最終連白浪的鞋都沒碰到,就在不甘中頹然倒地。

  但臨死前一刻,他突然引爆后背的羅鍋,噴射出大量腐蝕性質的黑色毒水,威力只比異形血液弱半籌,造成了出于意料的效果,毒殺好幾個小弟。

  白浪對此撇撇嘴,暗道一群垃圾。索性他打算更換新一批試驗品,這些老舊型號損了就損了吧。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