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49章 葵花極速反應部隊,與拾金不昧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臣劉正風接旨謝恩!”

  當那官員念完圣旨內容,頒了他一個不大不小的官后,劉正風磕頭接旨,再度起身向那人道謝:“多謝大人栽培。”

  他擺出如此低姿態,群雄見狀無不愕然。除了君子劍岳不群一臉平靜外,恒山尼姑、泰山道士,都面露不屑眼含譏諷。

  那官員捻須微笑:“恭喜恭喜,劉將軍從今往后與我同殿為臣,何必如此客氣?”

  “小將本一介草莽,今日蒙朝廷授官,固是圣上澤被,令劉家光宗耀祖,卻也是大人的栽培。”

  “哪里,哪里。”那人客氣兩聲。

  劉正風卻識時務,對手下使了個眼色,道:“敬張大人的禮物呢?”

  下人迅速呈上托盤,是一個錦袱包裹。白浪鼻子一動,聞到了濃濃的藥香,應該是劉正風花了大價錢煉制而成的‘秘丹’。果然,五岳中其他三派聞到氣息后,都露出驚訝目光。

  看得出這劉正風為投靠朝廷,是下了血本。

  “區區薄禮不成敬意,請大人笑納。”

  那官員一笑,推脫兩句,就讓手下收了托盤。而白浪目光也被他身后兩排侍衛所吸引,總覺得這些人不太對勁。

  院中群雄見劉正風如此低姿態,甚至一副為朝廷做狗為榮的諂媚勁,大出意料之外,不由面面相覷,既詫異又憤怒,現場氣氛一度非常尷尬。

  如今中原朝廷雖然勢大,但多方制肘,比如魔教黑木崖就是國中之國,甚至不敢發兵去剿。少林占據少室山,地上佛國。而秦嶺之類的大山大澤,更是妖魔盤踞人類禁地。就近的說,白浪發家的‘鄱陽湖’,也不屬于官府輻射范圍。

  因此朝廷雖強,但與江湖草莽精分不犯河水,甚至到了地方,反而門派勢大。劉正風趨炎附勢的投靠,直接發犯了忌諱。在場武者一個個自視甚高,不屑朝廷鷹犬,認不出露出鄙夷表情。

  這時,劉家下人早就準備好一個黃金打造的面盆,直徑半尺長,擺在茶幾上,盛滿清水。此刻門外響起鞭炮聲,傻fufu抱著白浪伸頭瞧熱鬧,看到金盆眼睛泛光,揪了揪白浪衣角。

  “搶回家。(ω)”

  這孩子連吐字發音都說對了,可見她對金盆的喜愛,白浪對她點點頭,摸了摸小腦袋安慰道:“別急,讓盆在擺一會兒。”

  熟知劇情的他,明白馬上就是刺激的要發生。此時院中弟子都涌入正廳湊熱鬧,而劉正風走上前,笑瞇瞇道:“眾位前輩英雄,各路好漢,劉某的朋友們。各位遠道而來,在下感激不盡。今日金盆洗手后,劉某便退出衡山派,從此不再過問江湖事,只為陛下盡忠職守。常言道: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江湖義氣國家法度兩難全,從此江湖種種恩怨是非,與劉某無關,請諸位做見證。”

  劉正風說完這些,也不管場中眾人心中是何反應?微笑著捋起衣袖,伸出雙手,便要放入金盆。

  他自家人知自家事,不僅魔教長老曲陽糾纏太深,又涉及了更大的禁忌,稍有差池就是萬劫不復,早已無路可退。因此,他今日打定主意要抽身泥潭,從此緊抱朝廷這天下第一大勢力的金大腿,護他劉家周全,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這是,門外傳來厲喝聲:“住手!”

  劉正風不聞不問,將雙手伸入水中,一意孤行。

  轟隆!

  劉家禁閉的實木大門,突然被狂暴外力轟碎,如同C4定向爆破一般,將大門炸塌,氣浪裹著無數尖銳木片飛射進來,院中傳來陣陣驚呼與慘叫聲。

  接著,四個身穿黃衣的武者越過圍墻,大鳥般施展輕功凌空飛度,殺了起來。為首那人忽然抬臂飛射,破空聲傳來,將一桿令旗射入正廳,插在劉正風腳下。

  許多人認出這面旗子的,心中一凜,暗道:瓜來了!

  那為首的男人尚未落地,但聲音便先一步傳來:“五岳劍派盟主令旗到!劉正風還不聽旨?”

  當他落地時,周圍武者紛紛散開一片空地,低聲道:“大嵩陽手,費彬。”

  “什么盟主旨意?劉某眼中,只有圣上的旨意!”劉正風此刻已經洗完雙手,拈起白布將手擦凈,“費兄你看清了,劉某金盆洗手已完,從此江湖之事與我我關。”

  “哼哼,沒有五岳盟主的同意,你這也算金盆洗手,退隱江湖?”費彬掃了眼那個官員,冷哼一聲:“嵩山弟子,出列!”

  這時,劉家后院傳來聲聲驚呼叫喊,幾十名嵩山弟子早已摸進劉家,將家眷盡數控制起來,拿到架著脖子押了出來。

  劉正風直視對方,依舊不慌:“你敢動我家人?”

  “你敢威脅朝廷命官?”那個頒旨的官員也開口喝問。

  費彬冷眼掃過,不屑一笑:“劉正風你道貌岸然,成為朝廷鷹犬又能如何?我今日奉左盟主之命,調查你與魔教暗中有何勾結?又設下什么陰謀,謀害對付我五岳劍派,以及朝廷一種正派通道?”

  劉正風腰桿挺得很直:“一派胡言!”

  那官員被蔑視一次后,忍著怒意開口:“等等,你是在問罪?你五岳劍派的盟主旨意,還要大過朝廷的圣旨?”

  “拿了錢就滾,一邊待著少開口。五岳劍派辦事,莫要自誤。”

  “自誤?自誤!說得好……”那個官員突然笑了起來。

  劉正風此刻突然向那官員跪下,吧開口道:“大人,您看到了,嵩山派早有不臣之心,目無王法,綁我家人,還要……吧啦吧啦……請大人為我劉家做主啊!”

  聽到這里,正廳眾人紛紛感到不對勁,白浪眼睛一瞇,察覺氣氛不對勁,這個劉正風智商好高啊?!

  “劉正風,你胡說什么!”囂張慣的費彬也察覺到不不對勁。按照左師兄的計劃,他們嵩山派已經買通衡陽城中衙門,打點上下,偽造了一份假圣旨來穩住劉正風。

  然后戳穿劉正風真面目,逼問出曲陽的下落,拿到那樣東西后,再滅劉家滿門,給江湖中人一個交代。若是朝廷追究起來,光是劉家偽造假圣旨一事,就能把自己摘出去,但此刻這個托似乎不太對勁?

  “劉公公,衡山派亂臣賊子目無王法圖謀造反,人證俱全,還等什么?”劉正風忽然抬頭,向著院外大喊一聲。

  院外突然傳來蒼老的聲音:“來人啊,將這群亂臣賊子統統給灑家拿下!”

  咻咻咻!

  一道道破空聲在屋內響起,原本看起來平平無奇的侍衛們紛紛暴發,道道銀針在方寸間技術綻放,白浪眼睛瞪大:“臥槽,葵花寶典!”

  他就說怎么那么奇怪,原來這群人的體內,有著似是而非的的辟邪真氣,經過多輪魔改后,與他的真氣截然不同,卻有著微弱的聯系。但是這門‘葵花’被他們練歪了,相似度極低。

  “小心!”

  “飛針?!”

  “啊啊啊!”

  岳掌門長劍出鞘,一式蒼松迎客將三根連續射來的飛針彈開,瞳孔一縮,下意識道:“葵花極速反應部隊!”

  “師兄小心,這是陷阱!”嵩山派成員,也后知后覺。

  屋內頓時亂作一片,劉正風一掌拍飛金盆,抽出長劍向費彬殺去。其余嵩山弟子,率先再到十幾個‘葵花武者’的飛針攻擊。

  這群人出手狠辣動作鬼魅,完全不顧及無辜者,以最快速度擊殺嵩山派有生力量,陷入包圍的嵩山太保們紛紛狂怒反擊。

  白浪感覺事情超出預料,第一時間暫停自己的計劃,拉著傻fufu給林平之一個眼色,彎腰混入慌亂人群中,向著那個金盆跑去。

  管他接下來發生什么,先把盆拿了再說!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