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48章 洗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劉家正堂,終于等到一個自辯機會,仍對所謂的‘名門正派’抱有一絲幻想的林平之,義憤填膺敘述起自身遭遇,希望能從這群武林‘豪杰’身上獲得公道。

  他將福威鏢局是如何被青城派盯上,那些鏢頭又是怎樣里應外合背叛父親,當天夜里究竟發生了哪些人性扭曲道德淪喪的事,不久前福州城緣何謠言四起……娓娓道來。將握著一手假消息的泰山派,啪啪啪來回打臉。

  白浪這時也開口:“大家都聽到了,這才是事情真相!”

  “荒謬,一面之詞豈可偏聽偏信?”玉磯子仍不甘心,充滿惡意望向林平之,追問,“傳聞是你先殺了余滄海的親子,才結下仇怨,可有此事?”

  林平之聞聲一怒:“那是余人彥調戲良家在前,我看不過眼才出手相助,誤殺了他。即便我做的有錯,一人做事一人當,青城派屠我林家難道就天經地義了?”

  就在這時,院中突然傳來悲憤怒吼之聲:“白浪奸賊,你這孽障還我青城弟子命來!還我兒命來!”

  青城派也到了,而且認出林平之與白浪。看到那張欠打的臉,余滄海的腰子突然就是一痛。

  “呸!余矮子,你不提這茬,我都不好意思傷害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三寸丁的身材,你也配有兒子?余人彥無論身高還是長相,都是相貌平平中人之姿,雖然稱得上一個‘丑’字,卻也比你這張冤案現場的臉強出何止十倍?你們無論身材相貌完全不是一個樣,你究竟哪里來的自信,他是你的親生骨肉?你可真是……酒不醉人人自綠啊!”

  聽到白浪突然說出這話,余觀主頓時瞪大雙眼,被氣楞了。然而他字里行間帶著一股魔性,下意識思索起來,似乎還有幾分道理?

  周圍吃到鮮瓜的武林群雄們,也齊齊一滯。忽然意識到:‘對啊!這么明顯的事情,過去怎么沒意識到?’于是紛紛深以為然,對余觀主投來憐憫目光。

  “所以即便平之誤殺余人彥一事,對余觀主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喜事。至于青城弟子,我可一個都沒殺,反而醫好傷勢。其中不少人幡然悔悟,已加入我鯉魚幫,就在衡陽城中居住。”

  白浪趁機丟了一個偵測。仇恨到位,符合要求,這二環任務的難度下限的確不高。

  余滄海臉色陰沉似水:“江湖傳聞果然不假,血巫醫你身懷苗疆邪術,能夠控制他人性命,逼迫旁人屈服。”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余觀主我倒是想問你,那天夜里,究竟是誰趁你爹我重傷無力,突然現身搶走林家辟邪劍蠱的?今日諸位江湖豪杰都在場,又傳言說我身懷林家劍蠱,那好,我今天就實話實說了……我在此立誓,誰撒謊騙人有半句虛言,誰親媽就螺旋升天緩緩地炸開,化作天邊最閃耀的煙火!你敢跟我對峙嗎?——余!——滄!——海!”

  白浪深吸一口氣,醞釀起來,接著催動體內真氣凝聚在喉部,以雷音秘術吼出,震驚全場:“那一夜,究竟是哪個親媽爆炸祖墳升天的蒙面孽畜,趁機偷走本爹用來給你娘親換棺材錢的辟邪劍蠱呢?余滄海,看著爹的眼睛,說!是不是你這個不孝子孫干的?真是大逆不道,你連你親娘的棺材錢都敢貪……還不交出林家辟邪劍蠱來!”

  余滄海氣急敗壞,怒道:“我日你仙人板板!小畜生血口噴人,勞資莫嘚!是啦個龜兒子干的?滾出來!誰拿了林家劍蠱,誰是孫子!”

  雙方互飆粗口之際,白浪趁機給岳不群甩去一個偵測。原本穩坐釣魚臺,一臉淡然撫須微笑的岳掌門突然扯痛了須根,但他隨機應變能力極強,動作僅僅瞬間停滯,便無痕銜接流暢運轉下去。

  心懷惡意判定成功,岳掌門符合挑戰要求,被樂園判定為目標之一,而且他的獎勵超出其他幾人。這一刻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一切都在白浪預料之中,黑衣人果然是他。

  “死!”

  余滄海氣急敗壞,突然出劍偷襲。

  這一劍又快又急含恨而出,但白浪感知強大又是橫煉宗師,對環境一場敏感。在余滄海迸發殺意瞬間,就同步感知,接著催動辟邪真氣進入‘加速模式’。

  正堂中,原本雙方正在口炮,接著毫無征兆動手,白浪腰間佩劍同樣鏘啷出鞘,揮劍連續格擋,毫無章法套路,僅僅憑借超高手術連續波動撥動劍身,形成蛇形波浪小幅度高頻擺動,就將青城派松風劍法連連撥開。

  辟邪劍法的真諦,就是憑借速度與反應力,通過最簡單、最直接、最短的劍軌路徑,將一切招式格擋,接著找到空隙,完整擊殺,俗稱‘無招勝有招’。

  白浪30年功力打底,劍速不僅極快,而且本身力道也極大,又對力量把控精妙,耍起劍來得心應手。下一刻,他靈機一動,將IBM粒子混入真氣,手腕一抖劍身急顫,發出勾魂奪魄的聲音。

  嗡嗡……

  大廳內一陣鬼哭神嚎聲,五岳劍派不少內功低微弟子露出痛苦表情。而定逸師太、岳不群等人,也微微蹙眉,發現這門劍法蘊含‘音攻’并且傷人精神。

  白浪這門‘抖音劍術’,早在上次度假時,就已經頓悟出雛形。只可惜他當時沒有匹配的‘能量’進一步融合補全,只得了半成品。如今修出辟邪真氣,又蘊含加速特效,逐漸補全這門技巧,效果更好。

  余滄海偷襲不成,再度變招,換了更加刁鉆古怪劍勢,身子一轉將劍從身后遞出。握劍的右臂如麒麟臂般極速膨脹,力量、速度、神經瞬間翻倍,更加險惡,顯然用上蠱蟲的力量。

  白浪同樣激發橫煉,將身體屬性臨時增幅,手中劍影不斷,每劍揮出都在高頻顫動,發出連環魔音,室內鬼哭神嚎,如同刪減版連續‘狂嗥’,與余滄海戰成一片。

  兩柄劍不斷碰撞,將密密麻麻的反震傳遞回去,同時又攻擊精神、干擾思考。若是在野外公平單挑,拖得時間越長,勝算就越大。

  此處乃衡山派地盤,余滄海出手突襲已經落了下乘,如今走了三個招式都拿不下白浪,心中愈急,被白浪抓住空隙瞬間近身,三重突刺!

  原本普通騎士劍技,在真氣加持下起到‘斗氣’的特效,一瞬三擊威力瞬間暴增。余滄海緊要關頭連擋兩劍便被破身,最終不得不施展摧心掌。

  他的右手化為尖銳怪爪,呈現出淡綠色,肉掌握住劍刃,手腕來回翻轉卸力,將白浪長劍一圈圈繞在手掌上,破了這一招。

  接著一臉贊嘆,大聲贊道:“辟邪劍譜,果然名不虛傳!”

  白浪剛剛強詞奪理,將‘辟邪劍蠱’的鍋砸到他頭上,余滄海也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爆出‘劍譜’替自己轉移壓力。

  “你胡說什么?這分明是我家傳‘書生奪命劍’!”白浪一臉不爽。

  “呵呵,眾所周知林家辟邪劍譜快如鬼魅,當年林遠圖威震天下的劍術,就帶著令人‘禪音’。可惜你邪魔外道,將好好一門劍法,練出鬼魅魔音,實在是暴殄天物!”余滄海越說越覺得自己有理,這根本不是潑污水,而是事實!

  白浪心中給他點贊,但依舊就在狡辯不承認,心道越是這樣子,越能引起大家的關注。

  “二位且住!今日是劉某退隱江湖的日子,看在衡山派的面子上,還請不要妄動干戈。”這時,主角劉正風笑瞇瞇走出來。

  這家伙保養很好,白白胖胖人到中年。穿著一身員外服,笑起來和氣生財,一點也不像個武者,倒像個生意人。

  劉正風一出場,白浪自然收手。他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短短幾句話功夫,就成功得罪了泰山派、華山派、青城派……待會還要得罪衡山派、嵩山派。不僅如此,他還千方百計爆料了自己身懷《辟邪劍譜》的秘密,等著大家來找茬。

  “哼,放你一馬。”余滄海手腕一震,甩開纏繞手掌的尖刃,沒有留下一道傷口。

  這時,劉正風和五岳劍派高層紛紛問好,包括白浪在內都施了拱手禮,接著示意家譜搬出退隱江湖的金盆,準備洗手。

  就在這時,院外傳來熙熙攘攘的嘈雜聲,白浪聽見有人在喊:“讓開!讓開!”接著一隊人推開院中的武者,向這邊走來。

  屋內劉正風露出期待已久的笑容,其余人被聲音吸引,看了過去,是一群穿朝廷官服的官員。

  那官員昂然入內居中一站,身后衙役右腿跪下,雙手高舉過頂,呈上一個托盤,其中放著卷軸。

  官員躬身接過了卷軸,朗聲道“圣旨到,劉正風聽旨。”

  接著就是宣旨環節,其余人議論紛紛,驚詫于劉正風洗手為何會和朝廷牽扯上。這個時代的朝廷,與江湖的割裂對立更加嚴重。不止那些武者,就連五岳的其他幾派,都流露出不滿之色。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