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27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一拳轟碎白浪心脈,蒙面黑衣人保持安全距離,駐足等待。之前他暗中旁觀,便知曉此獠詭計多端。

  此時莎爾芙發出憤怒尖叫聲,但他并未理會,而是死死盯著白浪,直到氣息真的衰退、心跳停止、生機開始消散后,才上前從他身上取走那只母蠱。

  血之鏈激發!

  血條清零的白浪突然詐尸,睜開雙眼,‘不死者’稱號聯動血療第二奧義,明明已經沒了生命征兆,卻詭異的笑了起來。

  黑衣人瞳孔劇烈收縮,露出震驚的眼神,三觀隱隱發出破裂聲響。

  血療所衍生第二奧義‘血之鏈’,本質是‘橫煉波紋血療’三大根基,與‘不死者、幕后黑手’兩個稱號共同作用下的綜合產物。

  只是被歸入‘血療’名下,更深層卻代表他的超凡體質。是白浪這具血牛之軀生機過于龐大,體內氣血儲量、生命力超出正常契約者標準,不得不額外凝聚一個獨立的‘小號血條’,所形成第二條命,備用血庫生機充電寶。

  在白浪的理解中,就是綱手‘陰封印’的簡化版,大約存了1/3條命。

  這個奧義剛開發出來,仍處于初期,遠未完善,不等同于半條命。卻可以在他歸西剎那,以‘不死者’強行鎖一絲血皮,切換血之鏈續航,重新灌注血條,瞬間恢復一部分生命,再戰江湖。

  此外,血之鏈還可以用來日常施展血療術、日常透支燃燒生命暴走、轉化氣血之力,或者拿來煉精化氣轉化真氣。

  白浪實力詐死騙過對方,心臟徹底報廢,默默續命等待時機。一朝暴起出手,右拳重重轟在黑衣人腹部,雷音震蕩橫掃五內,同時大聲喝罵:“無恥狗賊,藏頭露尾,卑鄙下流,竟敢暗中偷襲?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一連串理直氣壯的怒罵豪情萬丈,夾雜著狂嗥技巧,罵的對方心神一滯,究竟誰才是真無恥?同時肘底發力,左手輕握拳,沿中線快速打出,一字一拳,又快又急,寸勁發力,左右連環,日字沖拳,強行凝聚暗勁打入體內,沖擊護體真氣。

  黑衣人身體巨震,一式鷹爪向他鎖喉,白浪瞬間變招,上身一抖一擺一振,整合半邊身體勁力,右臂一記直拳正中對方洗胸膛,將他打的倒退。

  “走你!給爹撿回來!”

  逼退對方,白浪瞬間取出那只母蠱,毫不猶豫指尖飛甩。

  黑衣人深深看了他一眼,二話不說掉頭向月下飛射的蠱蟲追去。白浪五指成抓,刺進身邊一塊堅石中。關節彎曲用力,摳下一塊,以傻芙芙暗殺自己的方式,朝著黑衣人后背打去,干擾他奪取蠱蟲,也是在示威。

  月色模糊視線難辨,對方為得劍蠱,不敢隨意閃躲變向,硬受一下,最終得償所愿,不再停留,消失在林中,沒有回頭報復。

  而白浪再撐不住,臉色瞬間慘敗。他的心脈被診斷,維持心跳的赤蟲也被擊殺,血之鏈再神奇,也不能讓一具失去心跳的身體正常存活下去,頂天將‘趁熱’的時間再延長幾分鐘。

  “我……”話音未落,白浪轟然倒下。

  真狗帶的瞬間,他聽見了傻芙芙憤怒的‘呀呀呀!’

  你經歷了一場格外頑強的死亡,IBM粒子30

  “不尿死!”(;Д`)……“不尿死!”

  當白浪蘇醒時,是被莎爾芙抱在懷中搖醒的。此刻小使魔緊緊摟著他的頭,嚎啕大哭,脖子被掰成一個詭異角度,呼吸困難吃力。

  “芙芙,停下來,脖子痛。”

  “嗯?(Д三Д)”

  傻fufu一驚,連忙左右張望,最終發現白浪復活后,‘哇!’的撲倒他懷里,大哭起來。箭頭小尾巴激動的刺入他體內,又拔出來,再插進去,發泄著不安。

  重鑄之后,他感到身體格外輕快,心跳有力,呼吸順暢,雙眼明亮,視野清晰。蠱改造帶來的額外強化與真氣統統消失。

  一筆強大的力量被抹消,但是身體又恢復到那種變化隨心的地步,讓他發自心底的舒暢與心安。

  蠱蟲強化固然快捷高效,卻有種異物寄生感,令精神潔癖感到不適。‘卵蠱’尚不明顯,但是‘蟲蠱’與妖化經脈結合后,侵蝕血肉在經脈中擴張蔓延的滋味,就像陌生觸手在體內穿梭,讓已經習慣徹底掌控肉身,時刻保持入微的白浪很不自在。

  扭頭看去,身側有團扭曲成球的肉塊,他一眼認出這是赤蠱。在重鑄時被IBM粒子當成異物排出體外。隨即點了把火,將這東西給燒掉。

  起身后,白浪發現傷口全部消失,但自己臉上身上全是血跡,衣衫襤褸都是缺口。傻fufu已經停止哭泣,緊緊抱住大腿,也不嫌臟,用尾巴纏住自己手腕,正在擦眼淚,鼻子在呼吸時一抽一抽。

  忽然,她雙手捧起一張石鬼面,遞給白浪:“石龜龜!”

  “嗯?怎么在你哪里?”

  傻芙芙歪頭,表示聽不明白。接著指指他重鑄時的地面:“辣撿的。”

  “死亡掉落嗎?”白浪看著石鬼面,表情有些凝重。

  重鑄會隨機掉落裝備他很清楚,但隨著他實力提升、家底變厚后,這種無規律掉落漸漸顯出隱患。會不受他控制的,掉落珍貴裝備,而且頻率并不低。他使用越頻繁的裝備,出場率越高。

  無論嗜血者、睡眠者、電療者,還是石鬼面……都是不可接受的損失。更何況邪能圖騰這類稀有的核心裝備。

  如果在安全區域,由他自己主導的重鑄,倒沒什么。掉落后就在身邊,及時收回即可。然而今夜這種不可抗力的死戰,尤其為保證傻fufu安全,不在身邊遠離自己,一旦狗帶,石鬼面很可能就會遺失。

  被人撿尸,被戰斗波及損壞,被人守尸連環撿尸,重鑄后來不及回收就陷入新戰斗……可能性太多了。但將主戰裝備全部交給莎爾芙保管?同樣不合理。

  這時傻芙芙又拉扯白浪,指向林家三口的方向:“綁架。┐(~)┌”

  白浪活動身體,趕過去后,發現地面一片狼藉,有戰斗過的痕跡,以及幾處血跡。此刻林平之昏迷,躺在地上。而他父母卻消失不見,只剩林震南一只斷臂。

  “有人襲擊你們?”

  莎爾芙點頭:“大餓人。”

  “什么樣子?”

  “龜龜!ヽ(Д)”傻fufu張開胳膊比劃起來,發現自己說不清,就用腦后插管共享了記憶畫面。另一個偷襲者并不是烏龜,而是一個駝子。

  他身軀佝僂,相貌丑陋,后背是一個羅鍋。在黑衣人突襲自己,并將自己重創后,終于按捺不住,選擇向林家三人出手。莎爾芙原本在遠程幫助(擊殺)自己,面對襲擊者,尖叫蹲防。

  原本木駝峰想要擄走林氏夫婦,但看到莎爾芙后,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惡向膽邊生想要襲擊她,突下殺手。

  危難之際,林平之不自量力撲上來保護莎爾芙,被一腳踢傷。而傻芙芙也憤怒了,尾巴不受控制的飛甩,犀利的切斷他兩根手指,并且蹲著移動,將林平之拖進護罩中。

  隨即白浪詐尸,擊退黑衣人,他不敢停留,就擄走林氏夫婦,舍棄了危險的小蘿莉。

  白浪瀏覽完記憶,心中感嘆原著的力量真強大。那么剛剛的黑衣人,他有八成把握,那是君子劍岳不群。

  真是卑鄙,不僅偷襲,居然還不用劍!不行,這個仇一定要報回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住: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