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26章 異變突生,誰才是真黃雀?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救命之恩無以為報……”

  白浪接到任務提示后,被擺整齊的林氏三口也陸續清醒過來。看著周圍青城弟子七零八落的慘狀,他們很快弄清事情真相,變的感激涕零。

  誤會白大俠的林平之,在看到浪一身是傷,瞎了一只眼睛后,更是內疚又羞愧,深深低下頭,不敢面對。

  此時莎爾芙也勤勞忙碌著。

  白浪負責林家三人,她則樂此不疲將青城弟子按照長短擺放整齊。這樣的工作,讓她回憶起剛出生時,在羅格營地擺放沉淪魔(收尸)的快樂時光。

  “林鏢頭,這東西是你的吧?余滄海逃跑時,從身上掉落在地。”

  說著,白浪張開手掌,將那只辟邪母蠱攤開,眼中沒有一絲貪婪或不舍。

  看著白浪路見不平被砍成狗的慘狀,以及對方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大氣,林震南心中一陣感慨,這才是真正的義士,真大俠啊!

  “恩公,實不相瞞,此物乃我林氏祖上傳下的‘辟邪劍蠱’。只可惜子孫無能,墮了先祖威名,讓劍蠱不斷衰退卻束手無策。我林家璧其罪,因此物而受到整個武林覬覦。內有家賊外有強盜,兢兢戰戰夜不能寐。此物留在手中也只是禍源,徒招惹禍患。恩人若不嫌棄,就收下吧。”

  “使不得!”白浪連連搖頭,這種垃圾就想打發我?我連更好的原裝劍蠱和劍譜都認證了,稀罕你這破玩意?

  白浪的拒絕發自真心,那種不想沾手的勁,都快變成厭惡了。

  真義士也!

  林氏夫婦交換一個眼神,接著林震南看向兒子,忽然下定決心:“林某在此,斗膽請恩公收我兒為徒。林家基業愿拱手相讓,天地共鑒。若違此誓,林氏一族斷子絕孫。平之,還不跪見師父?恩人,今夜之后,我會立下字據,官府作證。”

  林平之并不傻,他只是自幼被父母寵愛,不識人間險惡而已。他武功挫,卻仁俠好義,驕傲聰明。今夜雙親內遭背叛外遇死仇,在生死之間走一遭,父親更被斬去一只手臂。大起大落之下,有些崩潰。

  此時突然遇見白浪這種身具國際人道主義黃金精神的仁人義士,危難關頭出手相助,武藝高強一人獨戰青城派更將其逼退,身負重傷卻不貪圖林家財富,瞬間在他心中留下無比偉岸的形象。

  他爹剛開口提點,就立刻想明白,毫不猶豫的跪下,渴望又緊張道:“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

  白浪眼睛睜大,暗道你還蹬鼻子上臉了?

  “呃……報答就不必了,我也只是夜間趕路,適逢其會,你們給個診費就好。就算不想給也沒關系,這些青城弟子就是最好的報酬了。”

  浪沒有撒謊,這些接受過基礎改造的優質門派弟子,在他眼中千金不換,比林家財產更吸引自己。錢財對契約者而言,那是啥?

  林震南聞言突然焦急起來,今夜遭遇讓他深深明白沒有力量的絕望。青城派能對他動手,明日嵩山派、泰山派也能對他下手。死過一次他已經看透,只有力量才能活下去,因此迫不及待想要托孤,不惜一切代價。

  同時,他也擔心白浪,摸不清對方的想法。這個時間出現在附近又救了他全家,感激固然占據九成,但還剩下一分的疑惑。索性將兒子送給對方,權當投名狀。無論對方什么目的,彼此都能安心一些。

  白浪略做思考,最終還是決定拒絕。但就在雙方扯皮時,異變突生。

  一道隱而不發的黑影,突然從他背后暴起,飛竄而出。黑衣人蒙頭遮面,只露出一雙眼睛,氣息全無,速度極快,在身后帶出一串殘影。

  對方出手狠辣果決,深諳刺客之道,孤注一擲雷霆一擊。眨眼便來到白浪身后,一拳轟出霹靂雷霆直奔后心。

  面對這突兀一擊,黑色荊棘率先現身,緊接著就被那拳頭打穿。黑衣人此時傾力一拳,簡潔凌厲毫無花巧,高密度妖魔真氣綿延不絕凝聚出可怕傷害,擊碎了第二層荊棘反傷。重重打在橫煉之軀,被三度抵消后,仍有大量真氣透體而入,擊中心臟。

  白浪瞬息豎起右臂,擋在身側,防住黑衣人扭身側踢,突然爆發的鞭腿。腿與小臂碰撞,真氣鼓蕩,他身軀劇烈一震,接著被排山倒海的氣浪橫著轟飛數米遠。

  踏踏踏踏!

  一腳側踢,將白浪擊退后,黑衣人伸手往地上一撐,身體輕若無物,接著快速擺動雙臂,貼地加速沖刺。身法輕盈,連連爆發,雙腳連踏,以輕功身法再度追上白浪。

  壓制住心臟劇痛后,白浪再次自我透支,將殘留的真氣與生命力注入蠱蟲,換來最后的回光返照。鋼鐵雙拳極速揮動,以快打快與刺客的攻擊連續對撞。

  讓他驚訝的是,對方雙臂之堅硬不在他之下,甚至更加堅不可碎,反傷傳遞過去居然沒有絲毫反應。敵人如同麻木的機器,依舊保持快捷的節奏,想要用體力拼死自己。

  他本是強弩之末,面對一個隱忍不發的滿狀態黃雀,瞬間陷入下風。他能感到對方毫無保留的爆發,雙方高速交手時,白浪被黑衣人帶起的沖勢壓制住,不斷飛退,越戰越遠。

  呼吸間,就遠離剛才戰場十幾米,而他一次又一次的駐足扎根,卻又被對方連綿不絕的真氣轟擊的倒退。那氣浪一般的能量沖擊,內斂狂暴,他只能憑元素魔抗硬抗。雖不傷身,但他體重區區90kg,下盤一個不穩,便步步不穩。

  兩百斤的沙包若被他轟起來,白浪也能一路保持沖鋒,暴力擊拳懸空,追著打出幾百米遠。

  這個蒙面王⑧蛋絕對是故意的。他一直躲在暗中觀察,遲遲不肯出手。一出手便動若雷霆,全朝著自己的要害招呼,這些傷口都是被余滄海用劍洞穿的地方。他將自己從戰場逼退,自然是防備手持‘流星蝴蝶魚’的傻芙芙了。

  陰險、卑鄙、狡詐!而且很強,貌似不在余滄海之下,而我只剩不到一成功力!

  更麻煩的是,白浪此刻處于虛弱狀態,體內赤蠱漸漸失控,宗師級橫煉被外力從內破去,他想通過血魔胎衣凝聚化勁,卻被侵蝕血肉的蠱蟲打散。

  正當他消耗最后的IBM粒子,重新召喚黑色荊棘,打斷對方連擊時,遠方莎爾芙一臉焦急尖叫起來。

  她放棄整理青城弟子,彎腰撿起鵝卵石,瞄準那黑衣人背影,小胳膊緊張的握緊石頭,全力拋出。11點力量作用在石頭上,發出一聲刺耳呼嘯,如脫膛炮彈筆直飛射。

  黑衣人剛才旁觀了全程戰斗,對此早有準備,聽聲辯位急扭身體,凌空水平翻滾一周,讓過那塊飛石。

  傻fufu的流星飛石不負所望的砸在白浪鼻梁上。咔嚓!鼻梁骨斷裂聲順著骨骼清晰傳入耳膜,同時顱骨劇烈震動,劇痛、耳鳴、眼冒金星,接著痛到麻木,木到無法呼吸,整個世界仿佛都亮了。

  對于傻fufu從不設防的他,連反傷都沒有觸發,橫煉雖強也扛不住這激烈的局部沖撞,整個世界一片恍惚,接著腳下一輕,世界天旋地轉,鏡頭在劇烈晃動。

  黑影人搶攻,又一拳砸出。白浪感到胸膛一顫,再度成型的荊棘自動潰散成黑霧。反傷發動,蒙面人悶哼一聲,捂住心口緊張后退。

  第二枚飛石打來,黑衣人只縱身提氣,再次閃過。而石塊又險之又險,從躺平的白浪上方飛走,消失在黑夜中。

  爆頭而亡的前一刻,白浪腦中閃過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那就是傻芙芙的每一次神助攻,其實瞄準的都是自己?!因為自己反應快躲開了,所以才造成命中對手的假象?

  虧我還一直把你當成吉祥物!

  這一次,她終于如愿以償了。她才是真正的黃雀!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住: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