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27章 浪氏溫柔,亡靈料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在白浪的催促與逼迫下,與僵尸獨處一室已經被折磨懵的夏菁,渾渾噩噩將攝像機塞到怪物手中,被奪后才突然驚醒,尖叫著展開一系列爭奪。

  不遠處的1號房間內,再次傳出兩只妹子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驚恐的夏菁帶動了已經喊累的奧菲莉亞,二者相互刺激,音調勇攀高峰,讓疲憊麻木的僵尸耳膜刺痛,又一輪狂暴起來。這熱鬧的氛圍感染了隔壁,2號房間內快哭昏的杜克,也重新重做著哇哇哭嚎,帶動了3號房間的馮櫻,內也爆發出‘哼哼哈嘿!’的叫喚聲。

  一時間樓頂鬼哭狼嚎,眼淚鼻涕噴涌而出,激烈的敲打房門不絕于耳,唯獨“哇噠哇噠!歐拉歐拉歐……無馱無馱……!”的喊叫聲格外刺耳。

  蹲在地上,頂著防護罩,施展一套亂披風棍法,專攻僵尸下三路的馮櫻,對著門外喊道:“白浪,我還要,我要打四個!”

  “滾出來,僵尸不需要成本啊?你的勇敢得到了我的認可,你已經過關了。”白浪翻著白眼。

  “不嘛,我還要玩!”馮櫻反駁道。

  “想玩可以,十張卷子!一只僵尸換一張卷子,否則就出來。”

  “你這人真掃興,我寫!我寫!快給我加個鐘,這次我要打三個。”

  白浪扭頭,對著身邊的鋼太郎說道:“去,再拉三位僵尸去3號房服務。”

  “明白!”

  此時白浪身旁的袁昕,同樣在關注監控屏幕。1號房內的兩只妹子,正處于極度驚恐狀態,一副隨時隨地精神崩潰給你看的模樣。

  她不禁嘆氣出聲:“你這樣做,會嚇壞她們的。”

  白浪聽出對方言語中的批判責怪之意,轉頭認真說道:“無所謂了。進入這種末日崩壞的世界,必須盡快適應,要有相應覺悟。我也是一番好意,并沒有加害折磨她們的想法,相反,我是真心幫助她快速成長,讓心智成熟起來,并且已經做了充足的保護。”

  “你的初衷我能理解,但你的手段太過激烈。他們幾個承受不住。”

  “循序漸進?但時間來不及的。她們已經和‘樂園’沾上邊,還能夠回歸穩定安逸的生活嗎?杜克或許可以,他的世界比較和諧安全,但是奧菲莉亞絕無可能。她已經被傳火樂園標記了,在劫難逃,我們傳火樂園的死亡率是最高的。而她注定要進入樂園成為契約者。我做的一切,都是為她們著想,狗仔樂園也不是善地。”

  白浪發自真心的感嘆道:

  “我不忍心看到這樣一個漂亮可愛純潔乖巧的女孩,因為軟弱的性格,而陷入悲慘黑暗的境地當中。樂園中的人渣騙子太多了,任務世界里危險無處不在,她擁有這樣的美貌就是原罪,是無法依靠別人的。如果她要恨的話,就盡管恨我好了。”

  白浪一臉大無畏的說道,他圣母浪做好事,從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只要對得起良心就夠了。

  他這是喜歡折磨漂亮可愛的小姑娘,將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嗎?荒謬!他這是在幫助對方,教導對方,讓妹紙變得獨立自強。

  “但是你這樣搞下去,她們只會精神崩潰。”袁昕看著1號房間的監控器,兩個妹子抱在一起,被僵尸逼進角落瑟瑟發抖,眼淚鼻涕流了一身。

  “時間不等人!我要的就是‘崩潰療法’,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大破才能大立。放心吧,我才是專業的。”

  鋼鐵直男神醫浪,搖了搖手中一本名為《過載式心理療法如何治愈一名創傷后應激障礙患者(ptsd)》的心理學治療書籍。

  這本書來自其他宇宙樂園,是俺尋思出版社waaagh高等巫醫進修版系類叢書第四次再版,內容經典廣傳多元宇宙,被無數赤腳巫醫奉為圭臬。

  自從接了這幾個兼職任務,他就打算兼修一些‘心理醫生’的知識,更好的幫助幫助患者。不僅治療他們的身體,也拯救他們的靈魂。

  這也是白浪孜孜不倦,追求醫術進步的體現之一。

  袁昕翻了個白眼:“我沒質疑你的意思,只是覺得你太急功近利,太想一蹴而就。這種手段至少要分三天進行。先下嚇她們45分鐘,然后休息十分鐘,早上四回合、下午四回合,張弛有度,舒緩精神,最好安排一次體操時間活動筋骨,下午在安排一場眼保健操,不要哭上了眼睛,這樣才能達到效果。你一味極限極限施壓、精神恐嚇,反倒落了下乘。”

  同樣腹黑手辣的大姐姐,搖頭批判道:“你啊,還是經驗太少。一上來就下這么猛的藥,她們勢必崩潰。”

  “原來是如?慚愧,慚愧,多謝袁姐指點。”

  白浪聽著有道理,立刻虛心接納,反思自己的不足,充分體現出自己謙虛好學的優良品質。

  “哎,我也是太關心他們了。袁姐你知道嗎?我小時候就是一個嬌生慣養,好吃懶做的廢柴,除了比杜克帥氣一點,女同學緣更好一點外,我們是一樣的平庸,不思進取,貪玩厭學。(杜克:你再說一遍?)所以當我被卷入‘傳火樂園’后,深陷絕境處處碰壁,好幾次險象環生(是真的死了),內心更是絕望無助。”

  “因此我深深明白,正是我的無能、懶惰、不努力,才造成這一切。我若從小就養成良好的品行習慣,苦練無疑,洞悉人性之惡,我在樂園中表現得一定會更好。正因為我這個失敗的案例,我才不愿小杜克他們重蹈覆轍。這個肉球才八歲呀,我21進的樂園,險死還生。就算以后努力奮進,也難以追上馮櫻這樣的天才。”

  “但是杜克不同,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童年的影子!他在我的培養下,八歲起就從起跑線上出發,他將領先我足足‘218’年的時光!”

  “13年!”袁昕提示道。

  “對!這可是足足13年的優勢啊!等他21歲在被選入‘夢幻空間’時,他一定會比我更有出息的。哪怕他這次回歸老家后,再不進入樂園。經過這次夏令營的洗禮,他依舊能脫胎換骨,塑造強者之心,在自己的世界成長為一名英才,不辜負他父母的期待,成為社會棟梁。”

  “奧菲莉亞同樣如此,她這么年輕,有著美貌與‘原石’的天賦,得天獨厚。她這樣的好女孩不應該被渣男欺騙,也不該遭遇不幸,但她太天真,太容易相信依賴別人,我白浪作為一個有良心有道德的人,忍能見她泥足深陷?所以我要幫助她,用實際行動讓她領悟一個個道理,成長為獨立自強潔身自愛的好女孩!杜絕一切悲劇的發生。”

  白浪直抒胸臆,他從小就是講文明懂禮貌積極向上的人。在索摩戈星球幫助小貓人姐妹,三次樂園任務,助人為樂、傳遞黃金精神、救死扶傷……他一直再用自己的方法弘揚正能量。

  盡管會被世俗誤解,會被部分缺乏分辨力的讀者歧視嘲諷,但他依舊會堅定不移的做下去,這是他的堅持。他這么偉大,但從來不說,所有委屈都往肚里咽。

  袁昕聽完,陷入沉默,無奈又發自真心的說道:“你是個好人!”

  “8錯!我也是這樣認為的!”

  白浪豎起拇指,咧嘴微笑,這一刻宛如‘李洛克阿凱’附體。他的樂觀向上積極陽光,感動了現場所有人……再配合上三間房屋內傳出的尖叫與狂笑聲,格外的詭異又令人感動。

  兩人交談時,并沒有關麥。

  此刻1號房間的dv少女夏菁,一邊哆嗦著身體和奧菲莉亞縮在墻邊,一邊偷聽白浪與袁昕的交談,從一開始的憤怒恐懼,到現在的感動。

  已經被嚇哭的她突然熱淚盈眶起來,盡管依舊惱怒白浪的坑爹試煉,但是對方的善意已經被她接收到。這一刻,少女的心中燃燒起一團火焰,一股感動的力量在心中爆發,頓時勇敢起來,抬腿飛踹踢歪了僵尸,連忙彎腰撿起沒摔壞的攝像機。

  下一刻,流著面條淚的妹子,退縮到另一邊,在白浪的鼓勵下,舉起攝像機拍攝另一只流著面條淚,縮成一團的妹子。

  “計劃通!”

  看到屏幕中的三號弱雞突然爆發,白浪默默向袁昕比了一個拇指。剛才那段話不僅僅發自肺腑,這同樣是一種心理戰術。

  ‘我果然有成為心理醫生的潛質。’

  “鋼太郎,二號房間的杜克嚇昏了,你去潑他一盆冷水,再喂他吃一根‘士力架’,補充體能,并鼓勵他一番,讓他繼續努力。中午時候加兩個雞腿,還有冰闊咯!”

  1號房間的選手振作起來,但2號的小胖子卻嚇癱了,這是不行的。

  正強忍心頭寒意,頂著巨大心靈壓力,在為一只只被強行用釘子釘穿大腿,一排排固定在長椅對面的僵尸,修剪指甲尸口拔牙的鋼太郎,如獲大赦逃離現場。

  盡管他的心理素質,已經凌駕于在三個房間內接受近距離練膽考驗的四人,但是強忍著心中不適與驚懼,替僵尸們拔牙、修指甲、美妝,反而更加考驗磨煉內心。

  “你還真是厲害啊,他們幾個被你這么一折騰,很快就會脫胎換骨了。”袁昕感慨不已。

  “既然接了任務,就要超水平完成。我要為自己的工作負責。”白浪謙虛道,接著看向袁昕手中一根白骨,“咦?這根骨頭里,有亡靈的氣息!”

  袁昕將這節白骨在指間來回轉動:“你看出來,這是我從一具骷髏身上摘下的肋骨。”

  “你要這個干嘛?你不是來收集食材的嗎?”白浪疑惑詢問。

  “不得不說非常幸運,這個世界的價值遠超出我的想象。我昨天在集市上詢問調查后,發現這個世界的怪物可以分為三類:變異獸、魔物、亡靈……原本‘變異獸’才應該是我本次旅途的重點研究對象才是。”

  白浪點點頭,也只有變異獸才適合人類使用,而且也只一部分。許多變異獸同樣是無法使用,蘊含毒素的。

  “但是另外兩個品種對我而言,卻更加罕見、稀少。我也經歷過幾次任務,那些世界都很正常,最詭異的一個存在鬼與妖怪,但我那時實力有限,沒資格獵取。因此魔物和亡靈,都超出我廚藝的范圍。這次有機會接觸它們,實在是見獵心喜,而我決定將亡靈中最常見的骷髏,作為主要研究內容。”

  “蝦?”白浪聽完一臉震驚,“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要選也是魔物類吧,它們等同于更高級的‘魔法食材’。為何要選‘骷髏’?你確定這東西也能吃?”

  “不,亡靈作為食材,你不覺得很大膽新穎嗎?一旦做得好,完全可以開創流派……”袁昕露出野心勃勃的表情,“就拿骷髏來說,換個角度看,它們就是骨頭。骨頭用來燉湯不是天經地義的嗎?而這些能夠互動的亡靈,無疑比普通骨骼更加奇妙,也可以當做‘魔法食材’來對待。如果說‘普通骷髏’營養流失,那么那些強大的骷髏、乃至骷髏王呢?每一根骨骼,都蘊含著強大的能量……”

  就像白浪在醫學領域擁有無限的才華一樣,這位料理家在烹飪領域,同樣天馬行空,暢想著花式骷髏大骨湯的可能性。

  “但那是死氣,與生命力完全相反的力量,根本不能食用。”

  白浪搖頭,這就跟要把一火焰做成冰淇淋。又或者要把‘冰棍’做成火鍋一樣可笑。

  “不!膚淺、片面。萬物皆可食材,沒有人成功,只不過還沒有找到正確的烹調方法而已……就拿著根骨骼來說,它最大的問題在于‘毒’。骨骼中蘊含著一股能夠殺滅一切活物生機的‘死靈劇毒’,我下一步就是要逆轉毒性……”

  白浪心中充滿費解:“這也能行?”

  “當然,我會證明該給你看的。”

  就這樣,白浪與袁昕這位來自‘美食樂園’的契約者,一邊觀看指導新人們鍛煉勇氣,一邊氣氛友好的進行交流,交換了大量情報,與異世界見聞。

  這位女士所生活的世界,科技程度達到他前世的地球老家,略遜于索摩戈。也是一個陌生的星球,并且經歷過‘維度侵蝕’。她所在的大陸,以宋朝為分界線,衍生出一個全新的‘禮朝’,并在短短90年間,完成全球科技爆發。

  那個世界‘美食文化’昌盛,同樣存在超凡之力。袁昕就是一位內功體系的契約者,不過美食樂園統一走‘美食路線’,契約者至少要固化一門廚藝類能力。就像狗仔樂園,一切以拍攝、播報、情報收集為主。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