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26章 寓教于樂量身定制完美練膽訓練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超市下方的廣場中,白浪手持一把醫療麻醉扳手,帶領鋼太郎殺入尸群當中,從容不迫的蛇皮走位。手中催眠者舞的潑墨不進,不斷爆發出白銀色波紋疾走,將喪尸們抽的七零八落。

  一旁極力想要展示自身的鋼太郎,也不顧有限的查克拉,手持苦無一般飛射,一邊奮勇搏殺,很快就帶了傷,但依舊咬牙猛攻,想向白浪證明自己的勇武與毅力。

  白浪為未動用一層橫煉,鎖住體內澎湃的波紋,舉手投足力大無窮,打的輕松又寫意,不但觀察挑選這些僵尸,將垃圾貨色統統打斷、打爆。

  并且開口指點道:“鋼太郎,你右邊那只穿夾克,傷而不殺,將他踢飛!”

  “是!”少年令名,咬牙一個瞬身術,出現在夾克僵尸的身下,雙手按在地面上,倒立著一個飛踹,將這只僵尸高高踢飛,摔在遠處地面上。

  “很好,你的動作很靈活。左邊三只老弱病殘太垃圾了,統統殺掉!小心身后,躲開,不錯。八點鐘方向,那個沒有上衣的辣眼下垂僵尸,她污到我的眼了,用瞬身術,斬首!”

  “那只大塊頭火候到了,繞背,制服他,不要傷到他……對,綠色毛衣這個,用鎖鏈,纏繞他,帶走!干得漂亮。”

  白浪一邊毀滅垃圾,挑出尚能入眼的貨色,一邊分心二用,指點鋼太郎戰斗,甚至閑聊起來:“鋼太郎,感覺怎么樣?說實話,面對它們你會害怕嗎?”

  忍者少年氣喘吁吁,戰斗速度越來越來慢,但眼神卻亮的嚇人。隨著白浪指點,他的戰力在下滑,但表現力卻越來越好。經過初期的恐慌后,他靈活運用自身力量與優勢,越來越自如從容。

  “報告隊長,第一次見到它們時,是我真的被嚇到了。但是自從發現它們反應遲鈍、緩慢,沒有智慧后,我早就克服了心中的恐懼,現在一點都不害怕!”少年的聲音充滿了自信。

  “哦?你這‘不懼’其實是假的。你并非真的不怕,只不過實力帶給你的勇氣,讓你變得盲目,這叫做目空一切,迷之自信,人生三大錯覺之一。我且問你,如果此刻的僵尸數量多出十倍,將你團團包圍呢?”

  戰斗中的少年分心思考:“老實說,如果有這么的不死怪物,我第一時間就會逃走。但若是真的被包圍,我還是會害怕的!”

  “嗯,孺子可教。”白浪滿意的點頭,又問,“那你現在感覺如何?是否冷靜一點?慎重一點?說實話,不要騙我。”

  “我無所畏懼!”極端想要展示自我的少年,感覺迷之良好,雖然將白浪的話聽進去,但他就是一點也不害怕,反而感覺自己能大殺四方!

  “很好,非超好!年輕人,就要昂揚自信,切勿妄自菲薄。我若告訴你,這些僵尸最可怕之處并非不死之身,也不是無窮無盡的數量,而是它們的尸毒!反是被它們抓傷的人,不出三日,病毒必然感染全身,無藥可醫,屆時也會化作一具行尸走肉,你害怕嗎?”

  白浪揮手,一扳爆一只敏捷性喪尸老奶奶的頭顱,輕描淡寫的問道。

  少年的手臂劇烈顫動,苦無直接插歪。看著手臂上幾處被抓破的傷口,他心臟猛的一滯,渾身發寒如墜冰窟。這一刻時間仿佛無限放慢,清晰感受到恐懼、后悔、絕望、憤怒、仇恨……在心中蔓延,如毒蛇撕咬,讓他陷入大恐怖之中。

  接著,又一記抓傷從背后撕破他的后頸,讓他猛地驚醒,回旋飛踢。再也收不住力,將將那僵尸一腳踹斷,但身體已經不爭氣的顫抖起來,快要失控,想要瘋狂發泄心中的恐懼。

  “哈哈,開玩笑的啦,我說的是另一個生化品種。更何況我是醫生,這種小毒揮手可解。怎樣?剛才害怕沒有?”

  鋼太郎聞言,臉色突然慘白,額頭滲出冷汗,猛地施展瞬身術,不顧及查克拉儲量瘋狂閃躲。體能消耗速度飛快,竭力不再被僵尸觸碰到,并且乖乖回答:“嚇到了!”

  “所以說,你的火候遠未夠班,這下冷靜了吧?不要小覷這些僵尸啊,它們不僅能磨煉新人,也能鍛煉你啊。這就是紅塵煉心,這就是我為你們的練膽特訓啊!”

  白浪一臉高深莫測的前輩高人表情,自我感覺非常良好。我果然是專業的啟蒙教育家,寓教于樂,談笑風生中傳授少年人參經驗。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不,不要!救命,快來人啊,救救我啊啊啊啊啊!別過來!不要過來啊啊啊啊!”

  一個狹小、封閉、沉悶的簡易活動房間內,一只被敲掉了滿口牙齒,用涼水草草沖洗了身上污跡,一縷縷稀疏斑駁濕漉漉的頭發黏在臉上,嘴巴被帶了一個防咬口枷,五根手指也被修剪過,胸膛、腰腹都皮帶困死,用鎖鏈固定,四肢的手腕、腳腕也同樣被鎖鏈處理,經過精密調控后,限制了長度。

  此刻,這只猙獰、半腐爛,嘴巴被迫張大,流出惡臭涎液,耷拉著一根口條,不斷發出低沉咕噥聲響的僵尸,能夠在半邊房間內自由移動。

  由于專業的設計,以及精心調整的鎖鏈長度,它的最大活動半徑,剛好能夠將奧菲莉亞逼入墻角,指尖勉強近距離觸碰到她的身體,將口臭風暴噴在她身上,但又不至于抓傷,更不會咬傷。

  狹小封閉的環境,本身就會令人產生壓抑感,此刻又開大了燈光,可以清晰看到僵尸的恐怖猙獰模樣,呼吸對方口吐的芬芳。而半精靈小姑娘,腳腕也被一條鎖鏈固定住,無法逃離房間,卻可以自由活動,與怪物周旋。

  而她身邊,還擺放了各式各樣的武器,用來反擊。然而她太怯懦,辜負了白浪的期待,不停的尖叫、慘叫、哭泣、求饒、禱告……

  與一只打死就能克服恐懼,但是越看反而越恐懼的僵尸,近距離長期封閉關在一起,對她而言,簡直是一種精神折磨。

  對于隔壁二號房內,同樣被所做左腳杜克而言,這同樣一場地獄之旅!

  “啊啊啊啊!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快來救我啊!啊啊啊啊……不要過來!啊啊啊啊……救命啊!”

  此刻白浪坐在天臺的躺椅中,悠哉的吃著棒棒糖,聆聽屋內傳來的慘叫聲。

  1、2、3三個房間內,有兩個房間發出連綿不斷,幾乎快要嘶吼到窒息的尖叫聲。而第三個房間,則爆發了前所未有的興奮狂笑。

  此刻,熊蘿莉蜷馮櫻縮成一團,頂著一個半球形防護罩,賣力揮動手中的水管棒,暴打著對面的僵尸。

  她近距離貼近僵尸,對方的一舉一動都被那半球形透明護罩抵擋住。然而馮櫻的敲腿攻擊,卻能透過防護罩擊中對方。這是一種憑本事作弊的行為,白浪并未理會,依舊盯著三個監控器屏幕默默吃糖。

  “刺激,超刺激噠!密室鬼屋,太有趣了!”

  她縮成一團,抱頭蹲防,內心顯然也是在害怕的。但是這種近距離暴力式泄式反擊,又讓她劇烈心跳,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緊張和刺激。

  那種龜縮起來,一邊怪叫一邊暴打對方,既感到了恐懼,又發泄出去的感覺,真是恰到好處。

  正所謂:增一分則恐懼感不足,減一分則心理陰影過大,這樣驚險又帶感才最刺激。

  無視了恐懼并興奮著的馮櫻,白浪重新將視線放回一號活動房內。

  他白浪戴上耳麥,看著顯示器的畫面,遙控指揮同樣置身于房間內的夏菁。

  “手不要抖動!穩!畫面一定要穩,這是一名狗仔應有的素養!你的呼吸聲太大了,對,深呼吸,別多說啊。很好,將鏡頭緩慢移動。”

  “停停停,你躲得太遠啦,這個角度陰影太大,你要注意視角和構圖。膽子大一點,向僵尸靠近,你還想不想完成任務了?弱雞!信不信我把你綁起來,直播vs3只僵尸?很好,勇敢起來,移動,給奧菲莉亞一個特寫。”

  “嗯嗯嗯,不錯,你要突出她的無助和驚恐,好,流眼淚了,真可愛……她喊累了,我們制造點噪音嚇嚇她,別讓她閉眼。很好,她又尖叫了,這就是本色演出啊,太真實、太無助,太惹人憐惜了。來,切換鏡頭,卻給僵尸一個特寫。”

  “離那么遠干嘛?靠近點!你害怕了?這同樣是對你的考驗,奧菲莉亞膽小,可以閉眼睛,我能理解。但你不能,你是攝影師,你是狗仔樂園的代言人!靠上去,再進一點,將鏡頭戳到它的臉上,對!”

  “次奧!就是這種劇烈搖晃的畫面感,太真實了!把攝像機從它手中奪回來,你這個廢物,和它搶。不要怕,踹他!你這個廢材,它都被鎖住了,你哭個什么?連奧菲莉亞都不如,垃圾!身為攝像師怎么能夠畏懼?攝像師才是最強大的,和它搏斗啊!它的指甲都被剪了,我可是醫生,能治好你,保證絕不毀容……乖,勇敢的少女啊,快去創造奇跡!”</div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