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3章 面試失敗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你們四個,進來了!”

  房門被人推開,一個穩重的男性對白浪四人說道。隨后四個人陸續進入,開啟人生中第一次‘契約者面試’經歷。

  “你們幾個都是治療系?”

  詢問者的目光在每個人身上駐留幾秒,很快掠過了武道家白浪、算命先生褶子臉、賣弄風情的女性,停在緊張的少女身上。四個人中,就她看起來最靠譜。

  而大家都充滿自信的點點頭。

  “老規矩,顯示一下你們的治療系‘能力欄’具體數據。”

  褶子臉開口道:“我有1個治療系能力,道家的‘符箓’。”

  少女弱聲:“我也只有一個……德魯伊的法術。”

  白浪精神一震,自己的贏面很大。于是充滿自信道:“兩個!都是專業的醫療能力!其中一個是藍色品質。”

  他話音剛落,立刻引來詢問者的關注,心中暗道這家伙居然不是冒充的咸魚黨?撿到寶了。同時看向最后女性,催道:“你呢?怎么不顯示?”

  “因為我沒有。”

  男子表情一滯,惱道:“你耍我呢?沒有你跑來做什么?”

  “我雖然還沒有強化治療能力,但我以前卻做過護士,有著豐富的打針經驗,而且技能欄還有空位,又是魅力特長,無論情報收集還是其他方面的經驗都非常豐富。如果隊伍愿意接受我,我絕對言聽計從,幫助你們處理焦慮,一旦你們得到了‘治療相關’的能力,完全可以培養我,我愿意簽訂長期合約……言聽計從隨叫隨到來者不拒。”

  白浪聽的目瞪口呆,這尼瑪哪里是咸魚黨?這分明混入面試隊伍中自我推銷的業務員。

  “滾滾滾,來個人,把她轟出去,這是誰找來的?眼瞎了嗎?”

  “副隊,沒有人,她是自己溜進來的。”

  “趕走!”

  這個女性仍在掙扎:“別啊,我經驗超豐富的,你們再考慮一下……唄。”

  當這場意外結束后,現場氣氛不是很好。負責考核的副隊表情也有點尷尬,接著檢查起褶子臉的能力欄,對方僅顯示了一個能力。

  “不對吧,你這個‘符箓’,根本沒有治療效果。”副隊皺起眉。

  對方賠笑:“但它是藍色品質,而且我只學了前三種,第四種符箓就有‘治療靈符’了。只要隊伍肯培養我,借我一筆余燼,我立刻將等級再推高一層,就能點亮了。”

  “結束了,你可以滾了!”

  “別啊,你看這里,我專門準備了20張治療符,配合我的能力使用,就是半個‘治療系’。而且我還有豐富的輔助能力,即便不做治療,也可以擔當其他職務。我要求不高,就混口飯吃。能帶我過任務就行,只要不送死,我愿意將收益壓到最低。雇用我,你吃不了虧,上不了當。”

  副隊又研究了一下對方的三種符箓能力,最終點點頭:“你一邊候著,待會再談。”

  “好勒。”

  “到你了!”副隊走到小姑娘身邊。

  后者一臉緊張:“我我我,我有的德魯伊的治愈術,已經夠強化到Lv4了。”

  看完對方的能力信息,副隊點點頭:“很不錯,你這是第幾次任務?”

  “第三次。”

  對方再沒多問,而是看向白浪展示的兩個能力,臉立刻黑了下來,指著‘波紋’:“你管這個叫‘醫療技能’?”

  “哪里不對嗎?”白浪不解,疑惑,反問。

  “連武道側的‘內功’都不如,這你也想蒙混過關?還有‘血療’是什么東西?用自己的鮮血為人治療,你不是醫生,而是部落的巫醫吧?”

  “你怎么能憑空污人清白?我可是正經的醫學出身,現實中也是學醫的,身經百戰。”(死在他手下的小動物,何止100?身經百戰沒毛病。)

  “我我我……我是學藝術的。”少女怯怯的答道。

  副隊翻了個白眼,對白浪說道:“那真是太遺憾了,你這項能力點的太歪,不適合團隊。你一個人能放多少血救人?而這位姑娘的‘治愈術’源自德魯伊體系,能抽取樹木中的生命力量,進行治療。雖然次數偏少,但是團隊有藍瓶補充……”

  “我也可以喝血瓶啊!”白浪認為這是一種偏見,非要藍條奶媽,就見不得血條奶爸嗎?

  “有血瓶我們直接喝了,要你做什么?”副隊無奈,又問,“你們的銘牌都是什么?”

  “戰地護士!”白浪率先搶答,隨后少女才姍姍開口,“戰地醫生。”

  日歐!浪哥心里一痛。

  副隊給白浪甩了個眼神,讓他自行領悟。接著又問:“最后的老規矩,你們之中,誰固化過‘治療系’的稱號?”

  “呃?”白浪愣了。

  “我有……”說著,少女展示了一個‘白衣天使’的稱號,完爆一無所有的浪哥。

  “小兄弟,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選你,而是你不夠專業。一階段看不出職業傾向,但是真正有志于治療系的,又怎么可能連一個相關稱號都不舍得‘固化’?是不是治療系,并不是你嘴上說說,而是親身實踐,被外界認可。刷出醫療稱號,才能證明你有相應實力。”

  白浪百口莫辯,我這是慘敗,我還是太年輕了!

  “小兄弟別灰心,一階就是這樣。等你到了二階,開啟灑滿、巫毒教祭祀、邪靈主祭等職業,自然就能出位了。”

  “喂,等等。你別誤會啊,‘血療’不是那些邪惡職業的前置。我真的是一個正直的治療系醫生,和巫醫、薩滿、巫毒教沒關系的!”白浪強調道。

  “對對對……做咸魚就應該嘴硬,死咬住身份不放!我也是一位治療系的契約者。”那條褶子臉老咸魚開口鼓勵道。

  “次奧!你閉嘴,我真冤。你們當真以為我這是欺騙?想混入這個團隊?等著瞧吧,我這人一個唾沫一個釘,從來沒有騙過誰。我說我是學醫的,我就一定證明給你們看!不是我非要加入這個隊伍,我只是想告訴你們,你們判斷錯了!”

  “好!小兄弟有志氣,等你刷出‘治療系稱號’后,我們隊伍虛席以待。”副隊欣賞的看著白浪。

  “告辭!”白浪揮揮手,離開了這家散團,追求自己的醫療事業去了。

  在發現狼人徽章可以兌換大量陣營貢獻后,他已經不屑做一條‘寄生咸魚’了,我憑自己本事,就可以很咸很悠閑。

  白浪離去沒多久,胡子和副隊再次碰頭。

  “你眼光不行啊,差點被人騙了。”

  “怎么,那個小子沒通過?”胡子解釋道,“這家伙真的有一手,雖然過程粗暴了一點,但是救下了‘鐵之手’的弟弟。”

  “是嗎?但是路子很野,‘血療’你聽說過嗎?怎么看都不像是正經人。算了,登記到備選名單中,如果他表現過得去,就吸納到隊伍中……前提是他沒有說空話。”

  “他說什么了?”

  “他要刷一個治療稱號出來,證明我的眼光有問題。”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