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4章 醫療浪初露崢嶸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告別某野生散團的小型招聘會現場,空地中的契約者,也三三兩兩相互抱團,結成臨時小團隊,開始攻略任務。其中不乏一些在樂園空間或者其他任務世界,有過交集的舊識。

  像白浪這種只經歷一次多人試煉,人脈有限、莫得朋友、成績又差、沒有特長的新人,顯然得不到重視。

  他如今‘陣營排名’,在消耗一枚狼人徽章后,從82名跳到74,但是越往上越困難。同時他還發現,這個榜單混合了‘個人與團隊’兩種。

  如果白浪也拉起一支隊伍,并說服同伴,最終可以‘團隊總貢獻’與獨行俠競爭,一舉拔得頭籌。但如果有單人殺入Top10,個人獲益卻抵得上一支團隊。

  他距離完成一環任務,還差470陣營貢獻。而距離第一次血螺教會的追殺,還有40多小時準備時間。

  經歷了剛才的挫折,他決心率先刷出一個‘醫療稱號’出來。

  一來說到做到,他白浪不是夸夸空談之輩,不能被人小覷;二來,進一步鞏固他‘醫療奶爸’的人設,掩人耳目;三,同時混一筆‘陣營貢獻’,再加上那批‘二階段狼人徽章’做大頭,輕易就能完成‘主線1’。

  在決定私藏那個‘方鉛盒’后,白浪便隱隱在腦中構建了一個任務輪廓。想完成這個‘二難度’挑戰,‘人設’對于他非常重要!低調!低調!!再低調!!!

  在他行動過程中,白浪發現樂園契約者效率極高,也在爭分奪秒出任務,并沒有半點浪費或耽誤。而陣營貢獻榜上的第一名,已經達到了1100分,還在以‘個位’的速度遞增,與白浪的70構成鮮明對比。

  想來也是,近百人爭奪一個‘大任務’,最終收益評價與排名掛鉤,想不積極都不行。

  浪從未忘記‘成為一名醫生’的偉大理想,他甚至為此付出一個‘能力欄’的代價。當然。由于‘血療’的特殊性,他沒任何損失,血牛與醫生的夢想被他兩全。

  通過路邊士兵的指點,白浪來到一處臨時搭建,但采光通透的白色醫療帳篷前,聽著不斷傳出的慘叫哭嚎聲,向一個憔悴疲憊的軍官報道。

  接著拿出樂園出品的‘調任信件’,遞了過去。

  接過信紙掃了兩眼,軍官又扭頭看向體型健美,能一個打十個的白浪,詫異道:“你是個護士?上頭沒搞錯吧?!”

  軍官其實想說,你應該是一名超級戰士?兵王吧?

  浪聳肩,同樣露出無奈表情,接著一挺胸,行禮,義正言辭慷慨激昂的答復道:

  “報告長官!我也認為是上邊弄錯了,有人在故意針對我!我是專業的醫療系應屆畢業生,擁有最優秀的實踐操作能力。‘護士職位’只能說是對我一身才華的埋沒,一種侮辱。長官,這是謀殺!他們不僅僅在謀殺我的人生、我的前途,更謀殺了千千萬萬本該被我救活,卻因為這個沙雕職務而錯失性命的英勇戰士!”

  浪聲音洪亮、精神飽滿、自信昂揚,以及……大言不慚!吸引了周圍無數人的目光。

  他絲毫沒有說大話、說假話的心虛羞愧,反而高度自我催眠,發自內心的堅信自己的醫療能力!我就是這么的強大。

  一個醫學系畢業生在參加工作前,手下能有幾條命?而他,在過去一月間,通過大量、頻繁、枯燥的重復實踐,在專家指導下,一點點摸著石頭過河……葬送了多少小動物?迅速犯遍了幾乎能犯的所有錯誤!

  這說明什么?不是他蠢!而是經驗豐富!

  浪哥是在‘無限錯制’中崛起實戰型老獸醫,別看他年輕,卻熟悉每一種意外狀況與應對措施。同樣的錯誤永遠不會對他生效第二次……

  這樣講吧,一個看似沒犯過錯的畢業生,在登上手術臺后,將遭遇各種各樣無法應對的意意外狀況。而浪哥,卻身經百戰,就沒有能難道他的問題!因為他什么樣的‘事故死亡’都經歷過!這就是閱歷!這就是資本!這就是專業!

  再沒有人比他更懂得如何醫死一個人了!正因為死的多了,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如何活人命。

  聽到如此不要臉的自信發言,連負責醫療部分的軍官都震驚了,好一個不要臉的意氣風發,居然有一種莫名的信服力?(妖異性感持續生效中……)

  盡管沒有真的信了白浪的鬼話,但他還是給這位軍官,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

  何止軍官,就連幾個路過的小護士,在聽完浪哥發言后,都露出迷妹的表情,多看了他幾眼。(好強壯喲!)

  軍官聽完白浪回復,‘呵呵’了兩聲作為回應。也確認了信件沒搞錯,這的確不是扛槍送死,而真是來救死扶傷的;同時也理解了,這貨為什么會被降格成‘護士’?

  “雖然你對自己充滿信心,但還要從基礎做起。醫療系統不用前往一線,但并不比前線輕松,甚至更加沉重。營地傷員太多了,你根本沒有休息的機會,每分每秒都有生命從身邊消逝,你必須爭分奪秒。所以盡快準備,越快也好。”

  “報告長官,我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可以開始。”

  浪哥雖然做人不要臉,但工作態度卻是超一流的。軍官聞言后,對他態度大有改觀,非常滿意浪的覺悟。

  “馮,他現在是你的助手了!”

  軍官看向一個剛吃完午飯,快步向病房走來的老者,指了指白浪。浪哥立刻有眼色的跟了上去,低眉信手做乖寶寶狀。

  老者點頭:“跟我來吧。”

  進入帳篷內部,消毒水、酒精、血腥氣混在一起,說不出的怪異。老者一邊詢問白浪的狀況,隨口介紹他的工作內容。

  因為是營地,工作量大,不斷有傷員被送來,遠不能像醫院那般系統完善。這里一切從簡,追求效率與速度,越快越好沒時間耽誤。

  最終白浪以打雜助手的身份,加入隊伍中,主要負責消毒、包扎、打針、縫合……處理一些簡單傷患;同時看大夫臉色行事,充當助手及,時傳遞各種工具……必要時,憑借一身肌肉,負責強行按住患者,禁止其掙扎……

  總之剛入職的半天里,白浪就已超高速的暴力醫療手法,得到了老頭的認可。

  畢竟是戰場,沒時間溫柔,自然是越快越好,后面還有無數患者排隊。因此白浪強行收斂后稍顯暴力的治療手段,與他展現出的夸張工作效率相比,完全可以被忽略不計。

  更何況他7.3的力量,整個手術室也罕見。下午時候,成功按住一個來不及注射麻藥,竭力掙扎的壯漢。雙手如虎鉗,將對方大腿牢牢固定在手術臺上,平穩順利的完成手術,到最后,硬是把壯漢給按哭了。

  短短半天,浪便憑借扎實的醫療功底,在營地內扎根立足,成為炙手可熱的苦力,已經沒人拿他當‘護士’來對待了。

  而在他入職的小半天中,也有不少契約者拿著介紹信,被安插進來。大多和白浪目的相同,通過急救環境刷出‘治療系稱號’。

  然而真正來到營地后他們才意識到,純粹憑借幾個‘治療技能’就想逞強,完全是不切實際的。

  如果在上一個世界,白浪只需多次展示‘醫療奇跡’,就能順利通過‘放血療法’成為‘神醫’。然而前線卻不同,他每包扎救治五個輕傷患者,就能1貢獻,而參與一場手術,則按照出力程度反饋貢獻。

  這些試圖刷稱號的契約者,很快就被數量龐大的病患淹沒。固化的‘技能欄’根本用不上,因為藍條有限,不可能無限施法,純粹是在拼真正的醫療能力與體能。比如主世界的醫生,哪怕沒有‘治療技能’,也能在營地脫穎而出。

  白浪最大優勢,就是破極限的體能,根本不會累。

  他把患者當牲口一個個處理到位,貢獻度不斷提升……反倒一些自詡為‘醫療系’跑來刷稱號的,因為業務不精而被趕走,被迫扛槍走向戰場。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