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5章 Penta Kill 6+1-2-2=3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突然出現的三位‘援軍’張揚而又高調,應了那句‘真的主角總是最晚登場’。他們的臺風出眾、步伐驕傲,瞬間分走了白浪四人的壓力。原本另一個沖向他的騎士,也不得不止步,鄭重的忘了過去。

  白浪連戰三場,看上去已經強弩之末,威脅指數大減。因此將他交給最魁梧壯漢,其余騎士也放心不已。

  比起白浪,新登場的掃把頭與口叼玫瑰男實在拉風搶戲。一招咸魚突刺就掏心奪命,兇殘!霸道!

  浪哥連拿三血的風頭,都被蓋過了。

  “又有送死的了?這個掃把頭就交給我‘蛇王’來處理。”

  獅心王之外,另一個看起來地位頗高的嘉德騎士,邁著長筒襪迎面走向掃把頭。齊貝林本想上前幫忙,卻被一把長劍攔截。

  而名叫‘戴亞’的波紋使者同樣滿臉自信,剛登場就偷襲干死一個,他對這群尸生人充滿了小覷:垃圾,都是垃圾!

  “我戴亞修行超過二十載,人類之中已無敵手,無論哪個國家流派的武者都不是我的對手。今天我就要將你們這些‘雜碎’送回地獄!”

  說話間,掃把頭的身影左右晃動,在簡單的‘前進’中,已化身為一片真假難辨的殘影。

  “有趣,有兩把刷子!”

  號稱‘蛇王’的騎士雙眼變成大蛇丸同款豎瞳,吐出了細長的舌頭,感應著對手的真身所在。

  然而戴亞突然閃電加速飛躍,速度快到極致,看似就要凌空飛踢,于是‘蛇王’連忙抬手招架。

  就在這一刻,掃把頭一式獵奇的‘一字馬凌空大劈叉’,憑借突然劈開的粗壯有力雙腿,牢牢壓死并禁錮住對方的雙臂。

  從白浪的角度看去,蛇王雙臂水平張開,被對方的‘大劈叉’強勢壓制,無法反抗。

  戴亞的雙腿劈出一字馬,與對方肩膀齊平,壓制住雙方雙手,身體高高在上,俯視著對方的頭顱。原本抱在胸前的雙手,此刻交叉成X,化作兩柄凌厲的手刀,突然彎腰揮動。

  雙手拖刀,斬出真空氣刃,勁風呼嘯切向‘蛇王’的腦袋,一出手便是絕殺!

  閃電裂空刃!!!

  看到這一幕,他的同伴微笑自語:“上當了!戴亞這招攻防兼備,是無可挑剔的完美必殺,沒有任何格斗家破解過這招!”

  “嘁!”

  被凌空一字馬大劈叉壓制的騎士突然冷笑起來,他的雙手十根指甲突然暴增,死死扣住并刺穿戴亞的腳踝,握緊、發力,捏碎了骨骼。

  接著蛇王本已撐到極限的雙臂再度拉長,戴亞的腿部傳來了撕裂的劇痛。而敵人搶在他手刀砍中頭顱之前,突然張嘴,彈出堪比異形的‘靈活大舌頭’,穿透身軀。

  這一招太過慘烈,戴亞看似完美無缺的‘密招’,實則空門大開。只聽撕拉一聲,嘉德騎士憑借強悍的體魄與韌性的蛇類軟體,上演‘手撕大胯’。

  戴亞發出痛苦的慘烈叫聲,身體被重傷:“哇啊!”

  “戴亞!”

  叼著玫瑰,對師兄無敵秘招充滿自信的長發男子史特雷佐,此時臉色狂變,縱身上前,就要進攻‘蛇王’要害,救下戴亞。

  也就在這時,那個被戴亞一記手刀穿透心臟的偽娘騎士突然詐尸,背刺一劍,穿透史特雷佐的身體,狂笑道:“笨蛋,你上當啦!我雙子騎士,可是有一左一右兩顆心臟的啊!”

  偽娘騎士原本是雙生子,只可惜另一個兄長死無全尸,只有半截尸身,于是他將兄長的心臟移植在自己體內,同時施展雙手劍法以此紀念故人。如今憑借另一枚心臟偷生,完成了反殺。

  史特雷佐雙手突然握住劍刃,任由鮮血流淌,將體內澎湃波紋倒著傳遞回去。

  “白銀色波紋疾走!”

  突如其來的倒灌,讓剛剛詐尸本就虛弱的偽娘騎士,再一次華麗撲街。然而史特雷佐這一被浪哥寄予厚望的幫手,也華麗的摔倒,血流了一地,喪失了戰力。

  臥槽?臥槽!

  你們兩個出場辣么晚,臺風那么棒!難道不是主角嗎?怎么說撲就撲?兩人聯手才送走一個騎士?是來表演花式送死的吧?

  也就在這時,獲得了上師多配地大師支援的喬納森,揮汗如雨斬殺了自己的敵人,與第二個騎士戰在一起。

  此時才是真的6+1-2=5。

  敵人還剩下五位,而我方也有兩位強大的‘波紋使者’喪失戰力,真是連瓦根這個吃瓜都不如!

  “師兄……敵人…真的…好強。”腹部被洞穿,臟器受到傷害的史特雷佐并無性命之憂,但也無力再戰,雙手捂著傷口,斷斷續續的說道,心中充滿了后怕。

  同時,他將大腿根部肌肉深層撕裂,被蛇王擊中要害,同樣無力再戰的戴亞,拉到了身邊,相互抱團取暖。

  “說的…不錯……唔,好痛!”戴亞點頭,艱難回應。

  此時密宗上師抽空望去,大徒弟肌肉韌帶撕裂、二弟子被咸魚穿刺,唯獨頑強的三弟子也斷了一根手臂,心中真是充滿羞愧,連這三個熱血年輕人都不如。

  戰場上,所剩無幾的嘉德騎士重新分配,實力擔當的白浪再度1vs2,分走了一個壯漢和妖嬈陰冷的怪人。

  拿到一血的喬納森,獨自對抗一個新對手;多配地來到齊貝林身邊,試圖聯手壓制最強的蛇王;最后的瓦根繼續賣力的被追殺,已經來不及解說了。

  ‘此刻的我無比心方,大腦一片空白,心中只一個想法,那就是逃!逃的越快越好。只要我速度夠快,還能跑下去,敵人的劍就殺不死我!’

  白浪的新敵人同樣不弱,其中那個壯漢刀槍不入力大無窮,如同翻版的‘大成橫煉’,揮劍斬向頸部時,暴露出堅韌粗糙的皮膚,像極了爬行動物,刀劍難入。

  他曾主動強攻,與壯漢對拼三劍后,終于抓住機會一拳轟中胸膛,‘邪能波紋’的傳遞被它那夸張的皮膚抵擋消散不少。反而被對方一拳打的胸口隱隱作痛。

  另一個對手從鎧甲下方,伸出八根巨大的章魚觸手,靈活無比速度奇快,自帶刺穿、吸血功能,什么強化已經不用多說。(喜聞樂見觸手怪)

  面對兩個敵人,白浪以游斗為主,同時再度召喚‘黑色荊棘’伺機而動。

  連拿三血后,收回充沛的‘邪能波紋’。他看似油盡燈枯強弩之末,實則保持著足夠的底牌,耐心等待必殺的一擊。

  因此他故意表現的氣喘吁吁,艱難對抗兩個人,且戰且退脫離戰場。

  白浪速突然加快,甩脫壯漢后,猛攻向那個觸手男。然而對方身法靈活詭異,八根觸手極具優勢,舞動起來眼花繚亂,屢次劃破白浪的皮膚。

  章魚騎士在一次佯攻后,成功騙過白浪,突然從背后觸手抱擒。緊接著觸手靈活游走,從不同位置刺入身體要害,開始抽取白浪的血液。

  追來的壯漢戛然止步,他怕自己一拳下去,連同隊友一起打死,因此靜靜等待同伴進食。被八根觸手+兩只胳膊鎖死,而且越纏越緊,白浪的呼吸變的困難。

  巨漢清楚,這個人已經沒救了!只有死路一條。

  呼吸困難,代表克制尸生人的‘波紋’在無法生效。

  章魚騎士大搖大擺的吸食血液,有恃無恐。然而白浪被抽血時,短暫的爆發體能催動心臟瘋狂跳動,將混入大量邪能的血液注入敵人體內,并且開啟了‘荊棘反傷’,共享傷害。

  雙方早就建立了穩定的‘鏈接’。

  下一刻,章魚騎士臉色狂變,體內同時多出八處傷口,都是要害位置。而流入體內的‘綠色血液’也開始造反,讓他痛不欲生,八根觸手的絞殺都變得無力起來。

  白浪獲得喘息機會,而巨漢察覺不妙時,埋伏已久的黑色荊棘突然動手,一擊斃命。

  黑色繃帶狼人一爪揮出,從后方撕開章魚騎士的鎧甲,爪子扯住脊椎一握,然后用力拔了出來。

  白浪脫身后,邪能波紋燃燒生命,瞬間啟動最強形態,無視了身后的壯漢,反關節擒拿鎖死慘叫的章魚騎士,開始向對方體內灌注‘邪能波紋’,效仿針對獅心王的那一局對決,以抱擒vs抱擒,將其緩慢點燃……吸干。

  很快,刺入體內的觸手抽搐著不再抽血,最終無力掙扎、癱軟……浪哥Quatary_Kill!!

  而揮劍斬來的壯漢,也被黑色荊棘用肩膀撞開,隨后彼此扭打在一起。

  IBM的物理數據是白浪‘力、敏’的三倍,此刻爆發,輕易發架住另一個騎士,但IBM粒子的消耗劇烈增加,眨眼間只剩下1/2。

  白浪心念一動,黑色狼人瞬間抽身,拉開一段距離后,對準暴怒的巨漢發出一聲咆哮狂嗥:“吼!”

  黑色幽靈的‘狂嗥’建功,發揮出不弱于原版技能的效果。壯漢的精神恍惚,動作被定格,陷入片刻僵硬遲滯的狀態。

  白浪已經全力爆發‘一檔’,縱身欺上,而黑色荊棘也雙腿猛蹬,單手抓地,一個極速轉折,閃電般出現壯漢背后,雙爪揮動掠過后腿,斷筋!

  白浪同時近身,‘翡翠色隕石墜落拳’爆頭,打的對方頸部發出斷裂聲,腦袋深深垂下。然而巨漢并未死亡,反而雙手張開,向著白浪抱擒而來,手臂肌肉鼓脹,要將他勒死。

  黑色荊棘雙爪交叉握拳,高高抬起,化作流星錘瞄準巨漢后背落下,只聽得鎧甲爆裂聲起,脊椎瞬間扭曲凹陷成大坑。

  而白浪同樣高舉雙手,右手握拳,左手蓋壓其上,橫煉催動到最大,體內掠奪自兩個嘉德騎士的‘邪能波紋’一同爆發。

  手臂瞬息砸落,拉出一道綠色的光芒,重重轟在對方頭顱上。

  咔嚓一聲脆響,將這個體能怪物的腦袋轟進胸膛中。

  殘留的‘邪能波紋’長驅直入,將對方的身體點燃,接著重新吸取。

  至此,白浪已經累到虛脫,全身上下都傷口,血流不止……而大量邪能的倒灌,也讓他再度完成‘邪能化’,眼白成為了綠色,全身火辣辣的燒痛。

  本該透支枯竭的生命,進入了詭異的狀態,與邪能共生共存。現在,他的生命被邪能綁架:體內邪能越多,實力越強,一旦邪能耗盡,必然死路一條。

  換成旁人,從此必然淪為邪能的奴隸,靠殺戮維持生命;但白浪不一樣,他在為人類的未來而奮斗!

  ☚_To_Be_Continued……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