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4章 Triple Kill9-3=6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第104章 Triple Kill!9-3=6

  “你是真正的騎士,我尊重你、認可你,來與我公平一戰吧!我要用出最強的絕技了……”

  白浪眼神凝重的望著獅心王,重新握劍,變換成經典的‘東淫武士’握劍姿勢,搞得煞有介事,并出言拖延吸引獅心王的注意力。

  控制住腹內的割裂傷,又憑借尸生人的小天賦加速手腕傷口愈合后,獅心王也信了白浪的鬼話,認真擺出起手式,準備公平一戰!

  就在這時,一旁傳來慘叫聲。這只體內移植了四頭最強壯公牛肌腱,連黑色荊棘都難以洞穿的肌肉怪物,此刻腦袋‘當啷’落地,被一柄憑空揮舞的騎士長劍梟首。

  白浪,完成了Double_kill!

  “你!”

  獅心王狂怒的望向他,這就是你說的公平一戰?尼瑪哪里公平了?!

  “不錯,這就是我最強的絕技,東洋——御!劍!術!!!面對敵人全力一搏,不留一絲余力,這就是最大的尊重!”白浪一臉誠懇與真摯,根本就是發自肺腑的想法。

  “何況,唯有斬除了這個家伙,我才能毫無顧慮全身心的投入彼此戰斗,這同樣是另一重的公平公正!”

  白浪言之鑿鑿有理有據,實在逼得對方無Fa♂ke說!獅心王就連心境都開始急劇下滑,氣的哆嗦起來。

  連續的極限搏殺,同時分神操控黑色荊棘。此時他不止IBM粒子消耗,超凡的體能也在不斷下滑,精神損耗、身體重傷,就連波紋也即將見底耗空。

  出于對敵人的尊重,為保證這一戰足夠公平公正,白浪快速取出一粒‘燃燒膠囊’彈入口中,再度壓榨這具反復透支的身體。

  血液在燃燒、更深層次的精氣被壓榨出來,伴隨呼吸轉化為‘邪能波紋’,肉身迅速走向崩潰,但他的精神意志卻在死亡逼迫下熊熊燃燒起來,又一次感受到強烈活著的感覺,這種久違的戰栗感,令他無比亢奮!

  “就是這種感覺啊!我的靈魂在升華!”隨著燃燒之血流經全身,他體內枯竭的波紋被‘幽綠色’取代。邪能逐漸壓倒IBM粒子,能量的平衡即將被打破。

  “一檔!”

  白浪依舊維持著戰斗形態,手持大劍狂奔起來,與此同時獅心王的背后,無形的黑色荊棘也化身狼人,一手揮劍劈砍,另一只利爪向他后心掏去!

  騎士迎面而上,招式大開大合,旋轉劍舞,將騎士劍以傾斜角度環繞自身旋轉畫弧。這一劍非但格擋磕飛邊浪的攻擊,同樣將看不見的‘怪物’納入攻擊范圍內,與憑空揮動的‘御劍術’對撞。

  在劍刃相觸的剎那,極力感應著對手的握劍方式與發力,隨后將長劍挑飛,然后劍刃對準無形的空氣,突刺!

  在白浪眼中,獅心王弓步傾斜身體,全身化作一股勁,將騎士劍斜向上筆直刺出,穿透了黑色荊棘的心臟要害,隨后揮動的狼爪也落下,撕裂鎧甲,摩擦出火花,將他右臂連同骨頭一把切斷,僅剩少量皮肉與后肩的鎧甲,將斷臂連接在身上。

  “唔……”在黑色荊棘崩潰前一刻,‘心臟’被洞穿的反傷,也反饋在獅心王身上。

  黑色荊棘作為‘繃帶裝烤面筋系替身’,雖然是個人形,但內部空蕩蕩,不存在器官一說。然而這并不影響它的反傷。

  既然被捅穿,那就把這份痛苦與傷害拆分成十份,送還一份做為最基礎的禮儀吧。

  剎那間,斷臂的獅心王如遭雷擊,心臟的劇痛與破裂讓他行云流水的節奏突然一滯。化身修羅惡鬼的白浪已經殺了上來,第一式手刀重砸,凌空劈落,鐵青色筋膜被邪能波紋充斥,如同隕石墜落,重劈在對方倉促抬起的左臂上。

  咔咔咔……金屬鱗甲被崩飛,碰撞處傳來金屬扭曲聲,接著骨骼斷裂,整條手臂連同鎧甲被砸的變形。

  下一刻,第二記勾拳瞬間砸向頭部,盡管獅心王竭力偏讓躲閃,黑青的惡魔拳頭依舊落在肩胛骨,咔嚓一聲打的鎧甲扭曲凹陷,兩條胳膊同時廢掉。

  第三下,白浪抬腳便踹,大腿極速抽射,沒有任何套路、花巧、技術,純粹的橫煉體能+邪能波紋強化,與此同時,他的大手五指箕張,一把抓住對方頭顱。

  隨即鞭腿臨身,砰的一聲悶響,踹斷對方一條大腿,畸形的向后扭曲反折,身體更是高高飛起,然而卻被握住頭顱的大手牢牢抓住。

  邪能色波紋在體內瘋狂燃燒血液,提供源源不絕的力量,白浪右手用力一按,獅心王支撐不住,瞬間跪在地上,膝蓋將地面砸的凹陷劇烈。

  “翡翠色波紋疾走!”

  白浪怒喝,將體內的‘邪能波紋’通過右手,統統灌入對方體內!

  邪能波紋入體,瞬間點燃吞噬了‘獅心王’的血肉精華。波紋本就克制尸生人,而且邪能最擅長掠奪生命力,這股‘波紋’剛進入,立刻烈火烹油,在對方體內化作熊熊大火,將其燃燒殆盡。

  白浪……Triple_Kill!

  就在獅心王隕落的剎那,他心中忽然閃過一個大膽的念頭。不再遷就自家‘八婆血統’,無視了警告與提示,完成‘血統鎖檔’讓她乖乖閉嘴。

  隨即,白浪反向將獅心王干尸內部,缺乏邪惡燃料即將盛極而衰的‘邪能色波紋’,統統導入自己的體內!

  這份‘邪能波紋’由自身生產釋放,接著脫韁野狗般在獅心王體內肆虐增生,此刻白浪將它們重新收回,雖然桀驁不馴,卻憑借7.5的精神將其重新控制,再度駕馭收為己用。

  原本油盡燈枯的身體,注入‘新的活力’。雖然飲鴆止渴不可長久,但他又續了一波!

  ‘波紋’這種能量與體能血條掛鉤,用多少就少多少。他幾次全力爆發,是在一輪輪壓榨自身。此刻身體瀕臨破產,于是選擇在獅心王體內放一波高利貸,再次彌補了‘波紋資金鏈’。

  如果以前修煉來的‘波紋’是干凈資金,現在搶來的‘邪能波紋’更像黑錢,而齊貝林壓榨自身的‘邪能波紋’則是洗干凈的黑錢。

  此時,白浪身體不受控制的開始‘邪能化’,眼白染上一層幽綠,真是熟悉的味道。

  贊美邪能!贊美太陽!

  連殺三位嘉德騎士,尤其包括最強的‘獅心王’,白浪再保持不住巔峰,退出一檔模式,一副強弩之末的樣子。

  與此同時,另一個體型最高大的騎士越眾而出,其余三人也再坐不住,紛紛圍了上來。

  其他三位隊友的處境同樣不妙,喬納森逐漸適應了敵人的劍速,但第二個嘉德騎士已經向他趕去,準備合力將其圍殺。

  瓦根在經歷了‘燃燒膠囊’的最巔峰后,從獨立拖住一個對手,變成被敵人追著一路砍殺。若非他‘翡翠色鐵布衫’小有成就,此刻已經不是掛彩那么簡單。

  斷臂的齊貝林同樣不好過,在被他開槍偷襲陰死一個騎士后,逐漸感到不支,斷臂對他的影響太大了。

  這種局勢下,哪怕白浪再強,繼續拖住兩個嘉德騎士,也無濟于事。也就在這時,新的援軍出現了!

  “齊貝林!”一聲暴喝突然從敵人背后傳出。

  此時齊貝林正專心對抗一個相貌稍微有些偽娘的‘吊襪帶騎士’,對方手持一對短劍,招式刁鉆,能夠一心二用,同時使出節奏風格迥異的兩種劍術,逼的他狼狽躲閃,一不留神就添一道新傷。

  若非奧特蘭無私的傳授‘橫煉秘法’,他恐怕已經撐不住了。

  也就在齊貝林來不及替換子彈,被逼的險象環生時,一個倒梳著掃把頭,相貌粗獷兇殘,肌肉發達剽悍,如同街霸中‘古烈’的男人,瞬間極速沖刺,與雙腿踢出‘翡翠色波紋’的齊貝林默契配合。

  一記手刀突刺,撕裂地方的鎧甲,背后向前穿透胸膛,一把握緊仍在搏動的心臟,波紋爆發,將其捏爆!

  當白浪分神望去時,戰場上出現了三道身影。

  一個相貌兇惡的掃把頭,一個叼著玫瑰紅的十分騷氣的長發年輕人,以及一個叼著煙斗的老嘎巴。他們是傳授齊貝林‘仙道波紋氣功’的吐蕃密宗上師,以及兩個師兄。

  此刻11-5=6,而正義陣營也有六人,勢均力敵,白浪松一口氣,這一波穩了!

  ☚_To_Be_Continued……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