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3章 蛻變、作死、不斷變→_→浪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降臨后的第九日,白浪孤身走在路上,穿行于危險的城市深處。

  沒了垃圾佬與伏地魔的扶持,他的生存壓力陡增。原本一行七人,不考慮具體實力的情況下,光憑人數就能震懾不少野獸。如今落單后,隱蔽技術不到位,更像一團行走的外賣,被不少魔物列入備選菜單中。

  另一方面,身懷大量‘燃燒之血’的白浪,累積到第一桶金,提前完成小目標。但他清楚自己必然被買方、賣方,以及黑吃黑的第三方同時共同調查追蹤。

  為避開魔化獵手的尋仇,以及那個隨時可能出現的偷襲者。他選擇了與來時不同的路線。

  以前有老司機帶路,不遲疑、不耽擱、避開危險、走捷徑,花費兩天抵達城市深處;如今白浪繞遠路、地不熟、不斷招惹怪物,躲躲藏藏又打又殺,速度自然慢下來。

  根據地圖推斷,還要再繞兩三天,才能回歸營地。若擱在地獄入侵前,無非兩個小時+四塊錢,倒兩趟空調公交車的事情,有公交卡還能再省八毛。

  這兩日來,他在生存壓力逼迫下,活學活用各種知識技巧,快速適應著環境。

  而‘亞人血統’更帶來心靈上的蛻變,讓他行事風格不知不覺間發生著偏轉,漸漸地有恃無恐起來,暴露了人如其名的本***)。

  不再是低調保守的趕路,反而勇猛精進,沿途與挑釁的怪物展開廝殺。

  起初他只能逃跑、再逃跑……慢慢的學會反擊、禍水東引、樓房跑酷、打黑槍……再然后,他主動伏擊落單的魔物、偷襲、悶棍……最后逐漸失智,開始挑釁并在逃避魔物追殺時,以身做餌,甩開大多數怪物后,大膽將落單魔物引入事先準備好的陷阱中,各個擊破。然后攻守易勢,拼死反殺,最終成功將其干掉。

  經驗越來越豐富的白浪,甚至在擊殺怪物后,自身并沒受太重的傷。

  而這種在魔物地盤上,承受前所未有心靈壓力,將它們耍的團團轉,再引入陷阱內,拋開一切顧忌全力廝殺所帶來的……無論血脈僨張、心臟狂跳、生死一線的靈魂顫栗?還是將怪物擊殺后獲得的莫名滿足感,都令他為之著迷欲罷不能。

  如果普通人日復一日活著,處于一種渾渾噩噩的麻木狀態,逐漸喪失顏色與希望;那么當他經歷著一次次生死之間時,那層膈膜被外力撕破,生命畫卷瞬間變的斑斕絢爛!

  體驗過一次,就再也無法忘記。

  于是有‘亞人血統’兜底的白浪,心中枷鎖盡去,開始享受甚至刻意追求生死一線間的刺激,感受著靈魂的升華。

  而作死這種事情,真的會上癮的!

  他在‘獵手頭領’后,并沒自暴自棄主動送死。反而在一次次成功后嘗到甜頭,越發按捺不住那顆躁動的心。

  血月降臨,白浪熟練的選擇一棟居民樓,清理威脅、建造一處‘安全屋’后。躺在大床上和衣而睡,輾轉反側,最終失眠了!

  充實刺激的白晝經歷,讓他雙眼充斥血絲,怎么都平靜不了。無所事事,他突然取出一包‘燃燒之血’,好奇的盯著猛瞧。

  夜深人靜、孤立無援、又身處危險的城市深處,白天更于瘋狂廝殺中見證了‘真理’,領悟生命的真諦。

  白浪此刻精神極度活躍,看到燃燒之血,突然就蠢蠢欲動起來。最終,他在作死之心的驅使下,捻起一點‘綠色結晶’,輕舔了一口,味道甜中帶點苦?

  很快,澀感快速傳遍舌根,順著咽喉流入胃中。沒過幾分鐘,白浪感覺到心跳越來越快,血液似乎開始發燙,隨后身體涌動出一股力量。

  低頭看著微微突起的血管,以及不由自主鼓脹緊繃的肌肉,白浪確定這不是‘幻覺’!

  “呼…呼……”

  他呼吸變的急促,身體發熱,感覺比白天戰斗時更加強壯有力。如果再碰到那只魔物,仿佛能用拳頭將其錘爆!

  他開啟屬性面板,果然出現了變化:

  劣質燃燒之血臨時強化:力量5.3(+0.2)、敏捷5.2(+0.1)、體能5.4(+0.2)

  有作用!

  白浪的理智并沒受到影響,清晰感受著身體變化,對那支藥劑有了更深刻的認知。同時,也對手頭的‘燃燒之血’有了新的想法,這些可都是原始的興奮劑啊!

  強化時間持續的很短,接著感到身體被掏空,變的疲憊起來。不過心中壓力、負面情緒也被排擠一空。少量‘燃燒之血’還能緩解壓力?

  但這些都擋不住白浪的研究之心,他又倒出一點‘燃燒之血’,想要挑戰自己的理智極限在哪里?

  就這樣折騰了大半夜,他的身體率先承受不住,疲憊的昏睡過去。

  直到再次睡醒時,手表已走到中午12點,腹中更是饑餓難耐,而他攜帶的食物已經不多了。

  再次上路,已是獨行第三天。白浪沿著地圖標明的一條街道前進,并且左右觀察店鋪的招牌。

  他吃著最后一份干糧,心中正琢磨盤算。

  這條街道有不少商店,最好能撿一些保質期長的垃圾果腹,比如罐頭啊、罐頭啊;如果找不到,那就只能嘗試一下‘變異野獸’的滋味。

  魔物通常是有毒的,而亡靈變質過期腐爛,骷髏只能燉湯,反倒一些變異獸理論上可以使用,他在營地時也見人吃過。不過自己缺乏經驗,分不清哪些可食用?

  “再不濟……”

  白浪表情流露一絲決絕,他還有一張不愿動用的底牌,那就是‘我吃我自己’!

  這是亞人獨特的天賦,但白浪非常抗拒,他又不是漢尼拔。

  突然!

  他聽到響動,停止了腳步,坐到一輛報廢的車頭上休息。從背包側面抽出一瓶水。開始飲用,并用眼角余光,向身后看去。

  不遠的一堆廢墟中,幾個鬼祟身影正不安晃動。它們隱藏起來,偷偷觀察著自己。

  白浪盯著它們看了一會,并沒放在心上,反而輕松起來,繼續喝水休憩,心中暗道一句:來了啊!小老弟。

  從前天清早趕路開始,他就發現自己被四個地獄魔怪給盯上了。正是那天傍晚與他擦肩而過,有過一面之緣的幾個怪物。

  通過翻閱營地提供的安全手冊,白浪確定它們的外形,與‘利刃魔’高度相似,背脊生長著刀刃狀的尖刺。但是更加矮小孱弱,佝僂的身軀看上去和小學生一般。表皮出現大量紅色魔紋,并且有一些‘沉淪魔’的特征。

  他大膽猜測,這是一伙被族群拋棄驅趕的‘混血’。在這座城市的中心區,屬于食物鏈最底層的一環。貧窮、瘦弱、警惕、營養不良……

  一開始,白浪心態還沒蛻變。發現這些魔物綴在身后時,被嚇了一跳,還以為它們恩將仇報,把自己當成新的獵物,非常的慌。

  他幾次開槍射殺,想恐嚇趕走這些魔物。奈何它們狡詐機警,距離拉的很遠,又擅長隱藏,敏捷的躲開子彈。之后更加鬼祟謹慎,隱藏的更深,卻始終不肯放棄自己。

  浪哥多次翻墻、繞路,甚至房頂跑酷,利用住宅樓的結構脫身,只為甩掉它們。

  這座城市是個大迷宮,他利用人類的智慧,各種操作越來越熟練,膽子不斷變大,甩脫過多位獵食者,甚至完成反殺。但卻始終甩不脫這四只混血魔物。

  每次甩掉它們,要不了幾個小時,又會出現在自己的后方,陰魂不散,鬼鬼祟祟。卻始終保持距離,從不主動發起攻擊。

  到后來浪哥無敵了,也終于明白,它們鍥而不舍跟蹤自己,就像草原上跟隨獅群移動的食腐鬣狗、亦或是禿鷲。專撿自己獵殺的各種怪物吃。

  換作以往,它們獵殺一只強大的怪物,要付出不小代價。一旦受到重傷,就會成為同伴的拖累,甚至被放棄。然而處于食物鏈底層的它們,都是被族群排斥的異類,不得不抱團求生存,因此日子過得艱難。

  魔物在這座城市求生很不易,既沒有工作換取穩定收入,又沒有冰箱儲藏食物。想活下去,每天都要廝殺,一旦出現生病、重傷等問題,就只能被自然淘汰掉。

  但是現在不同了,白浪如同黑暗中的一道陽光,帶給它們無限希望。浪哥主動殺怪,不吃尸體、又不收報酬,堪稱‘混血利刃魔’的救世主!

  搞清這個問題后,白浪也不斷變強,不再將這些底層弱雞放在眼里。

  他曾假裝毫無防備的休息,空門大開釣魚執法,給這幾個魔物留下偷襲的機會,以身作餌等待反殺。

  然而這幾只魔物非常克制,不僅沒有偷襲,居然主動守在他的周圍,驅逐那些沒腦子的動物,替他站崗放哨。差點沒把白浪給等死。

  當他不耐煩回頭看去時,這些魔物又受驚似得一股腦逃開,然后繼續綴在他身后,等著撿便宜。

  到現在,白浪已經習慣了這群小垃圾。雙方沒有交流,卻保持著默契的關系。白浪提供食物,它們替自己站崗放哨,甚至主動探路,規避魔物群落,提示預警。

  這些魔物雖然戰斗力低下,但是探路預警十分在行。(其實它們只是去篩選食物,哪些數量龐大打不過應該避讓,哪些恰到好處,再引導白浪獸前去大開殺戒。)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