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2章 天地孤影任我行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炎之刺殺’是一把做工精美的手槍,經歷了歲月積淀,被人精心保養,陳舊但不破舊,表面雕刻著大量符文,是一件煉金產物。可以額外賦予‘子彈’一定的‘火系(魔法)傷害’。

  空間評價為‘淡藍色’,回收價30余燼,是他如今開出的第一件‘魔法武器’,非常值得紀念。之前那把‘螺絲刀’不作數。

  至于第二件裝備,就有些一言難盡了。

  講道理,這玩意竟比‘炎之刺殺’,珍貴了一大截?!

  魔鬼的真絲bra:內衣(上),淡藍色,品質31,不與上身裝備沖突。

  效果1:根據不同的顏值及身材,將隨機賦予‘0-1’之間的魅力。效果2:隱藏在衣物下方,可增加少量氣質。若選擇對外展示,將根據露出程度與尺寸,獲得不同程度‘凝聚人心’效果。

  備注:乳不巨,何以聚人心?貧milk退散!

  這件裝備大體有兩個效果,對個人而言,可以提升‘魅力屬性’。白浪到現在還不明白,這個‘魅力’有什么作用?第二效果,則是對團體而言,能提升凝聚力,佩戴者的指揮力。

  想想也是,獵手頭領這張鬼片丑臉,注定加不上魅力。但她隨身攜帶,難道是為了領導手下,凝聚人心?

  他至今還沒弄清,這件魔法裝備,究竟是空間隨機賦予了‘bra’特殊力量?還是它本來就是一件神秘的‘魔法bra’,恰好被自己爆了出來?

  如果是前者,他無Fa可說。但若是后者……這是不是代表,獵手頭領身上,還有一件無法被帶回空間的‘魔法T-back’?甚至她身上還有更多的魔法裝被,同樣可以使用,只是不被樂園認證而已?

  這個問題困擾他很久,并且進行多次驗證,仍處于未知狀態。在‘脆皮’之后,他又擊殺過多只沉淪魔,奪取其手中武器,但都是普通的破銅爛鐵罷了,并沒有‘十字螺絲刀’那么詭異。

  不過最令他驚悚的,還是這件裝備,居然沒有性別限定?!簡直恐怖如斯。

  也就是說,只要愿意,男士也能穿戴?!

  不過bra這種東西,實在太強人所難。若換成對應的‘地獄真絲T-back’?他同樣選擇拒絕!

  “倒是可以賣給其他人,只要遮蓋嚴實了,沒人能發現這個秘密。”白浪自言自語,突然就想到了‘獵殺榜’上的幾個名字。

  Fox應該是女人吧?還有車叔,他老人家如果真是第二名,現在一定變有錢了,50余燼賣給您老,你可是團隊之首啊!正需要這個凝聚人心。那位會長小姐姐,駕馭此物也是綽綽有余。

  至于最后的藥劑‘燃燒之血’,與他手中‘晶體原料’完全不同,是成品,評價20分。一瓶試管狀翠綠色藥液,配備了簡易注射針頭。

  樂園給出的說明也很簡單:

  按動開關,彈出針頭,刺入,注射,迎接新生……副作用極強,慎用。

  將三件物品收好,這次應該算是‘大爆’,證明他人品十足。或者說復活之后,連幸運也跟著回滿?

  他之前除了‘螺絲刀’外,就只開出過一卷‘污穢的繃帶’,其余全是魔物身上的素材。

  走到魔化獵手的身邊,白浪蹲了下去。他當然不是尋找什么配套的‘T’,而是日常的摸尸。

  ‘寶箱’雖然能開出樂園認證的‘裝備’,帶出這個世界。但不代表怪物身上的裝備,就沒有價值、無法使用。這又不是游戲,只能拾取指定裝備道具。

  于是白浪從頭搜到尾,將‘獵手頭領’扒了一遍。最終獲得一盒子彈、三個彈夾、一條皮帶,一枚戒指,以及一串狗牌項鏈。

  子彈還有彈夾都是特制的,與‘炎之刺殺’配套。若不摸尸,他這把手槍只能打八次;如今么,可以盡情打手槍了!

  做完這些他依舊沒離開,而是從儲物空間中,取出準備好的藥液瓶子,保存了眼球、心臟,又切斷了犄角。

  這都是和巡邏隊老油條學的,這類精英怪出產的素材,已經屬于魔法原料了,這都是錢。

  一個精英怪,被壓榨出三波價值,白浪這才意猶未盡的起身。

  至于‘魔鬼T’?他當然是拒絕的。寶箱開出的‘魔鬼bra’可是嶄新的,而這只魔物,臟兮兮的。

  試煉者又不傻子,鬼才花錢買一個沒得到空間認證,又被魔物穿過的二手臟布?就不怕感染?

  起身離去前,白浪低頭檢查現場有無遺漏。結果輕咦一聲,在第一次安詳去世的墻壁旁邊,看到了那柄‘十字螺絲刀’,正是自己的第一件道具。

  “奇怪,怎么出現在這里?難道第一次被擊殺的時候,還發了別的事情?”

  將‘十字改刀’撿起,白浪快速離開這座廠房。

  他擔心‘獵手頭領’的手下,很快會順著痕跡追蹤過來。他雖不再懼怕死亡,底氣十足膽氣暴增,但也不想和一群獵手糾纏廝殺。

  來到廠房二樓的辦公室后,他將沾滿血跡的破爛衣服脫掉,從空間內取出一套備用的。再利用提前購置的藥粉,對自己清除氣味后,才鬼鬼祟祟來到一扇破碎窗戶旁邊,向房外眺望。

  此時混戰早已結束,怪物們來得快散的也快,外界一片狼藉。

  當那些‘綠色晶體’被爭搶一空后,絕大多數怪物恢復了理智,一哄而散。

  地面上堆積的尸體,早被打秋風、撿便宜的魔物,當做晚餐撿走;如今剩下的血跡碎肉,吸引來大量低級爬蟲、小型野獸,聚在一起吞噬殘渣。

  觀察片刻,確定樓外沒有危險后,他將背包率先拋下,除了驚走一片爬蟲,再沒異樣。見沒有引來魔物,便縱身跳出,墜地時翻滾卸力。

  他擔心其余的魔化獵手追來,沒有停留,換了個方向快速逃離,最后借助藤蔓翻墻而出。在途徑工廠大門處,發現地面只有草叢被壓倒的車轍,獵手們騎乘的摩托一輛都沒留下。

  一路貼墻疾行,躲躲藏藏,他回憶著垃圾佬們的趕路技巧,有樣學樣,很快就跑出了三條街的距離。接在在一次拐彎時,驚動一只居住在樹上的‘猴怪’。

  這東西在樹上大喊大叫,不僅投擲石塊砸人,還一路跟在白浪身后,不斷怪叫吸引其他怪物匯聚。最終激怒浪哥,被一搶打斷了腿。

  沒多久,聞訊而來的幾只魔物出現在路口,手中拎著廚刀、管鉗、撬棍,堵了白浪去路。看它們潦倒的模樣,以及警惕+兇殘的眼神,顯然是這一帶食物鏈的最底層。死過兩次的白浪毫無懼色,反而眼神更具侵略性的瞪過去。

  無形中的氣勢、煞氣是存在的。這群魔物見浪哥生的高大威武、儀表堂堂、氣度不凡,尤其之前聽到了槍響聲,心中分外忌憚。猶豫片刻,它們居然友善的放棄浪哥,繞開他直奔那只斷腿猴怪而去,亂刀就將對方給扒皮分尸了。

  這幾只魔物有點智慧,又勢單力寡。在它們眼中,白浪跟猴怪都差不多,只不過一個肉多一個肉少;大個有槍更危險,眼神非常邪惡,小的是個現成的,于是它們果斷選擇欺軟怕硬。

  反倒真的圍殺白浪,先不說它們折損一個成員,在這一帶更難混下去。單是一塊白浪那么大的肉,它們幾個也保不住,還是猴怪經濟劃算。

  就這樣,白浪也表情怪怪的和它們點頭示意,打了個招呼,然后相互警惕的擦身而過。他手中握槍,一直沒松開。而魔物們也分出一只,死死盯著浪哥一舉一動,生怕他偷襲。

  最終雙方默契告別,白浪的身影消失在轉角,怪物們開始聚餐,真是一次奇妙的體驗。

  要不是天色漸晚,又沒吃東西,腹中饑餓,他不介意宰了這幾個怪玩意。不過話說回來,它們還挺有眼色的。

  之前那群垃圾佬做事風格太保守,真的大佬就要敢于獨闖敵巢,和魔物們談笑風生,一起喝酒擼串,然后翻臉無情,說殺你全家,就整整齊齊的。

  將近傍晚時,白浪選了一棟住宅樓。刻意消除自身氣味,撬開門鎖,最終躲藏起來。

  這一夜,除了外界連續不斷的嚎叫、尖叫、廝殺聲外,再沒有其他異樣。他激活金手指后,也不怎么懼怕。于是掏出手機戴上耳機,給自己播放一首BGM,天地孤影任我行,自我感覺B格越來越高。

  直到天亮,他才打著哈欠,重新上路。

  走起路來,帶著一種六親不認的味道。

  而昨天夜里,久候首領未歸的魔化獵手們,再一次返回那間工廠,最終發現了首領尸體,接著陷入狂怒,與工廠附近的怪物群落展開了一場慘烈火并。

  提頭來見的‘偷襲者’,看到這一幕更是一臉晦氣掃興。他一開始就不該和這群垃圾玩意合作。簡簡單單一筆生意,鬧到現在越來越復雜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