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1章 你的膝蓋看起來很有吸引力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一人挑二怪’鬧的動靜太大,頓時又吸引來第三只魔物。此時局勢逆轉,他再度陷入危機當中。

  這三只魔物原本就是一伙,不久前聯手襲殺了眼鏡哥。接著兩個留在兇案現場分贓,而第三只則跑到不遠處抓蟲子、采集野草,準備解膩的食材。

  直到聽見慘絕魔寰的叫聲后,它立刻丟下野菜,抓著一根撬棍跑了過來。嘴里發出‘嘰嘰喳喳’的恐嚇聲,卻十分從心的保持觀望。

  第三只魔物來到白浪面前,不斷揮動武器,兇殘的毆打著空氣,試圖用自己的狠勁震懾住白浪。

  看到3號這么慫,白浪也冷靜下來。他輕輕晃動斧柄,受害魔物(1號)的頭頂血花崩裂,又是一陣尖叫聲,蓋過同伴的恫嚇,嚇的3號魔物連連后退,而他掌心也傳回艱澀感。

  白浪猜測,這斧頭可能過于鋒利,而斧刃下方的彎角大概卡在了骨頭里,一時間竟拔不出來。不過……這似乎并不是一件壞事?

  白浪手腕輕輕發力,控制著斧柄水平移動。隨著他的動作,受害魔物1號,也感受到腦后傳來針刺劇痛,更加凄慘的哀嚎起來,同時身體也馴服的順著斧頭受力方向移動,只為緩解自身痛苦。

  雖說斧頭卡住了,但白浪覺得這樣也不錯。他來回擺弄斧柄,另一端的1號就像被滴了醋的蚯蚓,雙臂開始狂舞,疼的眼淚都流出來了,但又不得不乖巧的來回移動,不敢有絲毫反抗。

  這大概就是‘馴獸師+召喚師’的感覺吧?!

  操控魔物,如臂使指,自在隨心,莫敢不從。

  此時,對面兩只魔物無法拋棄大哥,再次圍了上來,并且選擇分頭行動。

  3號手持撬棍,不斷毆打空氣,正面牽制白浪;2號則鬼鬼祟祟繞到他身后,彎腰撿起死鬼眼鏡哥的遺物,大著膽子撲了上來。

  白浪毫不畏懼,低頭與3號對峙。只見他手腕用力一轉,遛狗或者駕馭超市推車般,利用疼痛逼迫強壯的1號魔物掉頭移動,橫在身前,替自己擋下這一刀。

  偷襲的小紅皮2號,以下克上,一刀兇狠砍中自家大哥,臉上露出不解與震驚的表情。

  白浪趁此良機,雙手緊握斧柄,用力猛拖生存斧,耍出流星錘的氣勢,向對手砸出。頭被卡主的魔物凄厲慘叫,最終承受不住側身摔倒,并在自重作用下‘頭刃分離’,終于松了口氣。

  而白浪失去怪物拖累,揮動速度更快一籌,鋒利的斧頭與2號碰撞,兇猛切割它的身軀,發出骨骼斷裂的脆響,一斧貫穿2號魔物的肋骨,整個斧頭深嵌胸膛之中。

  當白浪再次收斧,直接將張嘴吐血的2號扯到面前?!

  不用猜便知道,斧頭再次被卡住,于是他當機立斷,舍棄這件武器,一腳飛踹,將斧柄一并踏進2號的胸膛,直接將它踹飛。

  2號的慘叫聲中,白浪一臉郁悶,俯身、扭腰、閃過3號的撬棍背襲。心中抱怨這斧頭看著帥,但一點也不好玩!動不動就卡,除非他一身神力,那時想砍就砍、想拔就拔。

  白浪此刻赤手空拳,掉頭迎向3號紅皮小魔物。他眼神兇狠,死死瞪著對方,喉嚨發出低沉咆哮,一副你把勞資王者玩成青銅的仇恨,腳步越來越快,一往無前逼了上去。

  這只撬棍慫貨全程沒有輸出一次,此刻更被白浪嚇到,突然丟下武器,哇哩哇啦掉頭就跑。

  白浪也趁機彎腰,撿起剛才甩飛的球棍,接著轉身殺向后腦勺被開瓢的1號魔物。繼續發動瘋狂攻擊,不敢有絲毫停頓或者露怯。

  他此時同樣無比緊張,有些騎虎難下,生怕這群怪物反應過來,圍上來群毆自己。于是只能以更積極的態度、更兇狠的氣勢、更邪惡的打發,施展‘亂披風棒法’(俗稱:瞎G8亂打),痛毆1號強壯魔物。

  果真,他成功威懾3號慫貨,而2號胸口插著一把斧頭,一邊爬動一邊吐血,下場太凄慘,這讓3號變的更慫,直接逃掉。

  白浪的亂披風棍法大部分掄空,但打中的部分卻劇痛無比。尤其某一棍堪稱神來之筆,直接打在1號怪物的后腦勺上,這讓對方徹底喪失反擊勇氣,幾個懶驢打滾后,直接舍棄隊友逃走了。

  連續逼走兩只魔物,籠罩自身的危機消散,白浪兇威瞬間爆炸,變得無所畏懼,惡狠狠的盯住傷勢最重的2號。

  這只魔物胸口還卡著斧頭拔不出來,每一次行動都劇痛難忍,連逃跑都做不到。眼看同伴雙雙跑路,它滿眼絕望、艱難掙扎,最終被白浪堵進了墻角。

  白浪單手握緊球棒,在身后地面上拖行,自己一瘸一拐的向2號紅皮魔物靠近。金屬球棒摩擦著地面,磕磕碰碰,發出‘梆梆梆’的清脆聲,在寂靜的街道傳開,格外清晰。

  2號的爪子抓緊另一把‘螺絲刀’,守護在胸前,背靠扭曲變形的廣告牌,不斷將身體往里面塞,瑟瑟發抖。不過它眼神依舊兇狠,呲牙咧嘴露出犬齒,發出尖銳刺耳的警告聲。

  “嘿嘿嘿,嘿嘿嘿嘿……”

  血月的映射下,白浪的面部被陰影遮擋,爆發一連串的笑聲。他盯著陷入絕望的2號魔物,突然露出一個扭曲但燦爛的笑容,大步逼近。

  “風水輪流轉,天道好輪回,這一次,換我先堵到你!”

  回想今晚發生的這一切,真是太有意思了!

  他先后被飛行怪物襲擊、又被紅皮魔物偷襲、接著被怪物追逐、被狗啃、被行尸圍堵……如今,終于換他做主角了,一股報復的快樂油然而生。

  他并不急著動手,反正2號胸口的斧頭制造出持續傷害,拖得越久它也虛弱。

  撿起地面的打火機與煙,浪哥給自己點了一支,然后對著2號魔物吞云吐霧,用審視的目光給它判了死刑,接著進行各種精神攻擊、眼神壓迫。

  這壓抑的氣氛,明滅不定的煙頭,快將魔物逼瘋。

  小魔物是真被對面這魔頭的兇殘與可怕嚇到,幾次恐嚇未果后,內心比白浪之前更慌。終于,它承受不住壓力,抓著螺絲刀邁步沖刺,但白浪豈能令它如意?

  很有經驗的向后閃身,退了半步,讓開動作走形的咸魚突刺。接著一棍橫掃,專打對方膝蓋。虛弱又緊張的小魔物在跳躍時牽動傷口,動作走形,直接摔倒在地。

  白浪立刻撲了上去,兇猛毆打斬妖除魔,棍棍掃腿+猛擊膝蓋,兇殘的一B!

  只要打斷了狗腿,這魔物就站不起來,更逃不掉了!

  小魔物嘰里呱啦的慘叫著,無力的掙扎著,氣息越來越微弱……它曾經也是一名勇士,直到遇見某魔頭,膝蓋被一棍敲碎。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