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章 你的斧頭為何嵌進我的腦中?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隨著時間推移,白浪有一種身邊怪物數量在緩慢下降的錯覺?不過偶爾聽到遠方傳來的尖叫聲,或許是被其他的幸存者吸引分流了?引怪效果一流。

  此時的他,依舊憑一套不太靠譜的‘高樓定位法’,努力辨認‘營地’方向。辛運的是,他很快在路邊發現一個破舊站牌,上面繪制著簡易地圖,打開手機照明,終于重新定位,鎖定了正確方向。

  然而在臨近街角時,他聽到拐角內傳來窸窸窣窣的響動,以及嘰里呱啦旁若無人的叫聲。白浪立刻想到,那只被他敲成腦震蕩的小魔物。

  他壓低腳步,屏氣凝神緩慢靠近,沒有發出半點聲音,緊接著來到拐角,貼著墻壁微微探頭,借著月光他看到不遠處,有兩個矮小的紅皮魔物,正背對他蹲在地上,正搗鼓著什么?

  它們身旁地面上,有一灘血跡在緩慢擴大,流動……

  此時上空一團烏云退散,投射的紅芒更加明亮,白浪可視度增加,分辨出地上趴著一個年輕的眼鏡小哥。對方衣著依稀有些印象,曾在大廈天臺見過一面,沒想到竟先自己一步撲街了?

  看到對方連鞋都掉了一只的慘狀,顯然已經徹底沒救了。白浪物傷其類,心情也跟著沉重起來。在看到自己的運動鞋,鞋帶系的很死后,突然就輕松下來。

  兩個紅色魔物警覺性極差,此時正在分贓。它們扒開受害者的背包,爭奪里面的物資與裝備。其中一個紅皮魔物身材更強壯一點,占據體型著優勢,賞了隊友一巴掌,接著霸占了受害人的武器。

  白浪心細觀察,這條小路是抵達營地最近的路徑,無論橫穿路口繞遠路,或者直接拐進去轟殺二怪,都要驚動這兩個魔物,與它們正面遭遇。

  除非他現在就掉頭離開,原路折返。但他一路艱辛,連喪尸狗都殺了一只,自然不肯回頭。否則豈不白被咬了?

  何況這種紅皮小怪物,他之前也遭遇兩只。膽子很小、色厲內荏,只要狠狠打痛它們,在氣勢上壓倒,讓它們意識到‘誰才是爸爸?’,就會主動退讓逃離。

  更何況,這里還有一具現成的食物(眼鏡小哥),它們沒必要冒著被受傷的風險,死追自己不放?這一點,之前的怪物已經驗證過。

  這場試煉開啟不到一小時,白浪連番遭遇兇險,心態發生著天翻地覆的改變,已經沒了初時的畏懼慌張。尤其在剁翻那條‘喪尸惡犬’后,心態更是膨脹起來。看到什么,都覺得自己能砍翻!

  他死死盯住兩只魔物的背影,考慮的不是退走,或者加速沖刺逃路口,而是如何搞死對方?

  悄悄卸下背包,摸了摸腰間的生存斧,確認能夠靈活取出后,他雙手握緊球棒,貓著身子,躡手躡腳借助路邊雜物掩護,向兩只怪物靠近。

  兩只魔物此時分的正嗨。它們的舉動,表現出不俗的智力,甚至能通過語言交流。白浪雖然聽不懂呱唧呱啦的語言,但它們行為說明了一切。

  瘦小的那只手腳麻利,翻完包后,快速拔掉受害人衣物,從褲兜內翻出香煙與打火機。怪物很明顯知道這是什么?如何使用?熟練的打開煙盒,給自己點上一根,愜意的吞吐起來。

  緊跟著,它的舉動引起大塊頭注意,直接一巴掌抽了上去,將小個子打的懵B,然后搶奪霸占了打火機與香煙,同樣熟練的給自己來了一根,并指揮瘦弱的繼續行動。

  就在兩只魔物蹲在原地吞云吐霧時,白浪已經靠了上來。

  突然,那大塊身軀一震,尖銳的利爪向身后摸去。

  這舉動嚇了白浪一跳,還以為自己被發現?立刻止住動作,屏住呼吸后退,緩步藏回一輛生銹大巴的背后。

  那大塊頭卻從腰間抽出一柄污跡斑駁的廚刀,又在受害人身上指指點點的比劃著,一派屠戶切豬的專業架勢。

  另一只瘦弱的,也不斷嘰嘰呱呱說著什么?探出爪子在受害人胸大肌上來回撫動,語速急促,惹得大塊頭很是不爽,于是又反手賞了它一個大耳刮子。

  白浪松一口氣,原來并沒有察覺自己。

  他調整呼吸,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兩只魔物身上,已經感覺不到腿傷的疼痛……

  醞釀片刻后,他縱身一躍,加速沖刺,發動背襲!

  白浪快步沖向那只手持廚刀的魔物后背,雙手握緊球棒,送了它一記悶棍!

  然而兩只魔物機警無比,在他沖出陰影的瞬間,就聽到腳步聲,做出了防備動作。可惜距離太近,它們之前太松懈,又保持著蹲姿倉促間難以發力,強壯的魔物只能轉身揮,刀勉強迎擊。

  魔物的躲閃動作慢了半拍,注定無效,白浪爆頭的一擊掄空,但他臨時調整攻擊方向,球棒重重抽在魔物持刀的手背上。

  通過球棒傳遞的反震感,他清晰感到自己打中了骨骼,而那魔物也發出痛苦的吼聲,手中廚刀飛落遠處。

  同一時間,另一只瘦弱的就地一滾,脫離了白浪的攻擊圈。接著手中多出一柄打磨過的‘螺絲刀’,后足猛地一蹬,徑直飛撲向白浪,想用螺絲刀進行戳刺。

  來不及猶豫,白浪直接將手中合金球棒飛甩出去。球棍打著旋,在空中急轉化為圓圈,最終砸在魔物的肩胛骨上,將它的飛撲打斷;緊接著,仍舊旋轉球棒的手柄部位,又奇跡的抽在它的臉上。

  雖然力道減輕許多,卻打中它的眼眶,讓那只瘦小的魔物抱頭翻滾,眼淚狂流。

  投擲球棒時,白浪一直警惕這只體型強壯的怪物,同時刻意移動腳步,就像籃球場防守對手一般,踩著小碎步緊貼魔物的后背移動,抽出生存斧的瞬間,他一腳陰損踹出,從背后踢中怪物的腿彎,讓它再次跪了下去。。

  沒有猶豫,白浪全力爆發,再度狠劈!

  感受著斧刃的重心劃出一個弧形,重重砍在這只魔物的后腦勺上。也不知是他超水平爆發?又或者觸發了暴擊?斧刃傳遞回驚人觸感,那是一種艱難干澀中寸步難進的感覺。

  當真是好斧頭!

  下一刻,白浪想要收斧,卻被卡住了?!

  !!!∑(゚Д゚ノ)ノ

  “嘎嘎嘎嘎嘎……!”

  無論他本人,還是對面剛剛爬起的矮小魔物,此刻都o((⊙﹏⊙))o懵B了!而他手下的受害怪物,則爆發出驚天動地的痛苦哀嚎聲,響徹夜空。

  這些紅皮小魔物不愧是欺軟怕硬的貨色,那只瘦小的慫成一B。再被白浪‘大鐵棒’砸中后,就有些踟躕猶豫。此刻又看見‘某魔王’發動殘忍暴虐的開瓢一擊,氣勢很兇,一斧入腦。

  而那強壯魔物非但瞬間撲街,那殺豬般慘叫聲,更令它一陣顫抖。

  看著白浪不抽斧頭,就這樣嵌在頭中,折磨玩弄同伴的畫面,小魔物驚慌向后彈跳,與白浪拉遠了距離。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