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三百八十五章 ?浪漫的人

更新時間:2020-01-30  作者:紅葉知玄
因為不同九尾個體之間的查克拉感應以及因此造成的微妙聯系,九尾人柱力“們”遲早會察覺到自己并不是唯一的人柱力的事實,這就像“九尾分割計劃”一樣,哪怕現在保密程度再高,可依舊會逐漸泄密。

只是大蛇丸就算真的成了人柱力,可他要到什么時候才能察覺到九尾的非唯一性呢?

至少是需要比較長的一段時間,除非九尾自身能立刻就對大蛇丸這位“宿主”吐露心聲。

可問題是失去了大部分力量的九尾個體此時對于忍者這種東西是異常不信任的,那只時而殘忍時而傲嬌的狐貍精,會主動放下身段跟丑陋的兩腳流嗎?

“專注于自己的事情,孜孜不倦的熱心于各種研究,探尋忍術奧秘與忍者的極限,渴求著知識與禁忌……這就是你的本質,大蛇丸。

因此你是一個踩在線上的人,并且隨時都可能越過那條線去。

對于自己的“專注”之外的東西,你既非殘忍也非殘酷,而是一種漠然、漠視……”

而有時候這種漠視,比單純的殘忍更加恐怖……不過這句話羽生并沒有說出口。

說完了九尾的事情之后,兩人又沿著溫泉河往前走了一段距離,隨后羽生突然開口說出了這么一段話……兩人之間鮮有這種交流的場合,因此有些話羽生是一直沒有說出口的。

“聽起來像是某種對我的個人剖析,盡管我并不是特別認同你的評價,不過……所以你想說的是什么?”

羽生臉上的笑意并沒有收斂起來,只聽他繼續說道,“所以,盡量不要做讓我討厭的事情,大蛇丸。”

羽生,你認為一個忍者為什么需要變強呢?

那是因為這個世界以及種種先一步就存在著的‘存在’會對你施加一重又一重的束縛,但一個人是期待自己能夠遵從自己的本心而行動的,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追求自由,所以……

一個人最終還是要遵循本心的。”

大蛇丸好像說了段車轱轆話,但其實他的意思表達的非常清晰。

所以羽生點了點頭,然后說道,“懂了,希望你開始‘遵從本心’的時候,至少實力要保證百分之百比我強。

相信我,這是一種善意的提醒。”

羽生好像遭到了拒絕。

此時他的雙瞳,好像比黑夜還要漆黑,而當他的視線望過來的時候,大蛇丸突然覺得自己的后脖子有點涼,然后他的胳膊上開始泛起一層雞皮疙瘩。

“那什么,呵呵,我只是在表達一種觀點、闡述一種理想……不管怎么說,理想都是一種與現實相去甚遠的東西。”

大蛇丸意識到自己剛剛可能嗨過頭了,所以又抓緊圓了一下話。

羽生的視線這才收了回來,“希望如此吧。”

一個人的思想是無限自由的,因此再也沒有比控制這種自由的思想更困難的事情了……哪怕不是“控制”而僅僅是“修正”,也是如此。

兩人的談話結束之后,大蛇丸告辭離開,而羽生卻站在橫跨溫泉河兩岸的木拱橋上,眼望著河面上的景象。

微涼的夜色下,溫泉河上騰起的白霧顯得十分清晰,而在這些白霧的籠罩之下,倒映在水面上的星空卻越發朦朧了起來。

把九尾(這次我知道)交給大蛇丸是好事還是壞事呢,羽生并不能確定,唯一能夠確定的是這種做法會造成一定的……

嗯,變數。

其實大蛇丸說的對,任何人都是特別向往自由的,包括羽生也是如此。

河面上蒸騰起的白霧籠罩著木橋,羽生的身影也變得隱隱約約了起來,他本人可能覺得在這種環境之中思考問題顯得仙氣十足,然而實際上……

“羽生,你怎么跟個鬼一樣,一動不動、一聲不吭的。”

不知道什么時候,又披上了一件外衣的綱手也來到了這邊,看樣子她應該是已經睡醒了一覺。

因為羽生“消失”了,所以她才走出了家門。

“額,我只是出來跟大蛇丸聊天,我們……談了些事情。”羽生立刻開口解釋道。

“我知道,看到大蛇丸離開我才走過來的,你心虛個什么?”

誰心虛了,沒見這邊都歇業了嗎?

“你剛剛在想什么?”

“算是在暢想未來的退休生活吧。”

“羽生,我們都是忍者,忍者哪來的退休生活……祖母大人那種情況,是特例中的特例。”

“我知道,所以才是暢想,只是想一下而已……你這人怎么一點都不懂浪漫。”

他羽生雨,居然有臉說這種話,也是奇了怪了。

這下輪到綱手無語了,是真無語。

“世界是一種非常現實、存在感很強的東西,因為我們就置身其中……”說著,羽生伸手拍了拍木橋上的欄桿,它當然不是世界,但它是世界的一小部分。

它是現實的、觸手可及的,世界也是現實的、觸手可及的。

“然而正當我意識到這一點,且正準備接受它的時候,一切都支離破碎了。”

綱手大致知道羽生的幼年經歷,雖然她并不知道詳情,但此時能夠明白為什么羽生會有這樣的感覺。

“隨后我漫無目的的過了很多年,哪怕是來到了木葉之后,也不過是為了生存而已,直到再往后,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后,我才算是再一次的走入了畫中,找回了現實感,一切都重新有了顏色。

生活有了生活感,生命成了真正活著的東西,每一次呼吸都帶著甘甜……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小綱手。”

其實更主要的是因為綱手她媽,但這里不能這么說,并不是因為這話聽著像罵人,而是這時候羽生的情商又突然高了起來。

“大半夜的,告白么?”

綱手跟羽生并排站在一起,然后低下頭去故意讓羽生看不到自己的臉,“而且按你的說法,也應該說你是從畫里走了出來,怎么要說走進了畫中呢?”

的確,這種形容跟羽生說的“世界是現實的”自相矛盾。

羽生只是搖了搖頭,沒有解釋這個問題,“一開始我只認為自己能活下去就很好了,可隨后,我的想法就轉變了——只有成為一個偉大的忍者,做成某件偉大的事情,才算是達成了某種告慰,隨后我才能松懈下來。

坦白說,這是一種不自由,是被人施加的影響,然而這是我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因此它也是我愿意去做的事情。”

“實現世界的和平?”

綱手這樣猜測著說道,她知道成為火影并不是羽生的目標。

“那有點不現實,畢竟人類有多愛和平、就有多愛戰爭,丟只豬都能演變成兩國大戰呢……我的目標是讓世界跳出某種循環,僅此而已。”

大概是受了跟大蛇丸談話的影響,今夜羽生說的事情有點多。

不過綱手并不清楚羽生現在說的究竟是什么。

“完成了我的小小目標之后,我覺得我就能退休了,到時候自然能夠過的上睡覺睡到自然醒的生活。”

嗯,這理想聽起來不錯,然而……它特別像個FLAG。

被羽生的思緒引動著,綱手好像也暢想了一下悠然恬淡的退休生活,于是兩人稍稍沉默。

隨后,綱手的話題突然跳躍了起來,“羽生,要去見見繩樹嗎?”

這是哪里跟哪里啊。

“好。”

不過,最終羽生還是答應了下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