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大蛇丸(下)

更新時間:2020-01-30  作者:紅葉知玄
其實大蛇丸就在溫泉街,所以羽生跟在那條蛇后面沒走幾步就找到了他。

“這里既沒有血腥味,也沒有彌漫不盡的痛苦哀鳴聲,有的只是安靜的夜色與闌珊的燈火,木葉仿佛一如既往,是個很有魅力的地方,然而與前線相比……”說著,大蛇丸搖了搖頭,然后繼續補充上了下一句話,“明明置身于同樣綺麗的夜空之下,可是一個世界,卻像是兩個世界。”

羽生抬頭向上看了一眼,發現今夜天空很透、繁星很低,再加上街道兩側的燈火的話,甚至在這樣的夜間,溫泉河都能顯得波光粼粼的。

“你不適合說這樣的話、做這樣的感慨,你嗓音條件不好,聲音太沙啞,沒得那種醇厚感……雖然你一直很沉默,可我記得你小時候說話聲音是很透亮的,是什么時候給發育殘了?”

羽生這人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他不想說人話的時候,就絕對說不出人話來……不過這也意味著現在他心情比較放松。

他喜歡胡扯的時候,心情都比較放松。

大蛇丸:“……”

他心說我又不是在這有感情朗讀課文,要你點評我的聲音么,只不過是有感而發,都要遭到批評?

而且這也不算是批評啊,分明是人身攻擊。

“而且你的說法也有問題,戰爭期間的木葉到底還是和平時有些區別的,比如這條街,正常情況下這個點滿街都是痛苦的申今聲才對,有時候這里比前線的環境還差,哪會像現在這么安靜……所以沒事別老呆在家里,多走動走動、長長見識,這方面你遠遠不如自來也。”

大蛇丸沉默,然后沿著河流繼續向前走。

不愧是蛇,對于有些事情大蛇丸是格外冷淡的,甚至比蛇還要冷淡,蛇還要種族繁衍呢。可是能有什么辦法呢,就像有的人特別感興趣一樣,比如自來也,有的人就特別不感興趣。

所以大蛇丸才跟自來也不怎么合得來?

大蛇丸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而自來也總把大量的時間浪費在一些低俗而無聊的事情上,前者想來應該是比較厭棄后者這一點的。

“羽生,你對這條街倒是蠻熟悉的。”

“畢竟我在這里已經住了相當長一段時間了,想不熟悉都不行。”

大蛇丸不是那種喜歡閑聊的人,然而他在明知道有綱手在的情況下還特意把羽生叫過來,看起來似乎就是為了閑聊。

羽生也樂得跟他聊下去,反正不管大蛇丸想要做什么,他總是會透露出來的。

“也對,時間才是那種最神奇的東西,它能把所有的陌生變為熟悉,一個有著學習能力的人,如果能有足夠的時間的話,那他能獲取到的知識幾乎是無限的,然而……時間是無窮盡的,可是每個人的時間卻都又是非常有限的。”

“所以呢?”

大蛇丸的思緒被羽生的一句反問給拉了回來,“我的意思是說,就像你熟悉了這條街道一樣,在做了這么多年忍者之后,我也熟悉了‘忍者’這種存在本身。

我好像看到了自己的極限在哪里,這讓人感到惶恐,因為……正常情況下,一個有能力有想法的人,肯定不甘心于被什么東西束縛住,然而想要打破那樣的極限,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條路只要一直往前走,遲早都會有走到盡頭的時候。”羽生這樣說道,不知道這話是在勸解大蛇丸,還是在單純的論述一個事實。

每個人都有盡頭,區別在于有的人走的很遠,有的人很近。

大蛇丸并沒有理會羽生的這句話,只是接著剛剛的話題繼續說道,“羽生,你的極限我應該也是能夠看得到、猜得到的,然而事實上我卻看不到,因為我根本抓不住你的想法,你……好像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當然,這應該只是錯覺。

但無論如何,就像之前你引發的霧隱事件,如果不是它發生了,我絕不會想象得到你會有那樣的能力。”

“也很正常,我也能看得到自己的極限在什么地方,畢竟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忍者,是缺乏‘天賦’的,有時候我的表現可能會出人意料,但那不過是上不得臺面的小花招而已,我并沒有資格與真正的強者相提并論。”

小花招……不知道霧隱的人聽到羽生的這種說法會作何感想。

而羽生口中的“真正的強者”,指的應該就是千手柱間、宇智波斑那類人了。羽生確實比不了“世界最強”,然而他試圖比較的行為,好像說明了一些什么。

談話到了這里,羽生已經知道大蛇丸透露出的意思了:第一,大蛇丸對漫長乃至永恒的生命感興趣;第二,大蛇丸對“血繼限界”感興趣——更確切的說,他是對六道的血感興趣。

羽生并不知道現在的大蛇丸有沒有對“六道與忍宗”這個課題進行過研究,只是,如果他一旦進行了那樣的研究的話,那么有一個事實很簡單就會被發現,那就是——忍界真正稱得上強大的忍者,都是六道的后裔。

當然,第二點只是隱約表達出來的意思,指不定現在的大蛇丸還在把六道當做是傳說或者神話人物呢。

“羽生,你的‘謙虛’總容易讓人毛骨悚然。”大蛇丸輕笑了起來。

羽生心說,你笑的才毛骨悚然呢……年輕的大蛇丸的這個笑,有后來內味了。

“這些年以來,我對查克拉進行了一些研究,我覺得某些查克拉其實是查克拉的‘原始形態’,是某種更接近‘本質’的存在,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大蛇丸突然話鋒一轉,直截了當的提到了自己的目的,“我想要得到九尾。”

羽生眨了眨眼,他當年貌似、大概、可能胡亂暗示過大蛇丸,結果大蛇丸好像當真了。

“看來你知道綱手是為了什么返回的木葉了,那你為什么又認為我會在這件事上有話語權呢?”

“你與漩渦一族的關系說明了一切,否則的話為什么在這種戰爭期間你會一直按兵不動,待在村子里?”大蛇丸是個聰明人,所以把幾條線索前后一聯想,就能明白的過來羽生在九尾與人柱力更替這種事情之中的作用。

甚至大膽猜測一下,羽生正在主導這件事。

再考慮到漩渦一族的力量,與木葉的第一任九尾人柱力是漩渦水戶,那么“影流”這個組織很有可能就是為了九尾的交接而成立的。

大蛇丸最近才察覺的了羽生這么長遠的布局。

“所以說我才討厭聰明人啊。”羽生搖了搖頭。

然而最本質的部分,大蛇丸是無論如何都猜不到的。

“成為人柱力的風險你應該清楚,你有把握控制的住九尾?而且就算你能順利成為人柱力,那搞不好十年之后你就會為這種決定而感到后悔。”

羽生這就是在嚇唬人了,九尾八分之后,成為人柱力的風險已經很低了……起碼九尾失控的風險已經很低了。

“后來的我確實可能會為此而后悔,但如果后來的我置身于現在的話,我想‘他’也會做同樣的選擇。

接觸九尾的機會轉瞬即逝,只有人柱力交接期間這才是有可能的事情。”

“無限的查克拉”、查克拉的機密,大蛇丸都想一探究竟,所以他下定了決心。

十年后、二十年后的大蛇丸可能對九尾棄之如敝履,但現在的他則對九尾非常感興趣,這……也屬于心智不健全的一種表現。

這是非常需要決心的一個選擇,屬于“好奇害死貓”的范疇。人柱力一旦與尾獸集合,那就是此生不可分割的事情了……盡管這一點對大蛇丸并不成立,但那是后來的他。

除非……

現在大蛇丸已經有了不尸轉生的想法思路。

羽生笑了笑,說道,“我欣賞你的決心,然后決定支持你的決意,只要三代目那里沒問題,那九尾就可以交給你。”

羽生期待著大蛇丸能對九尾的機密“一探究竟”。

“你這么簡單就答應了?”

這下大蛇丸有些詫異了,他沒想到羽生會這么痛快就把事情答應下來。

“本來就不是什么復雜的事情,你知道一個商人成功的秘訣是什么嗎?”

“什么?”

大蛇丸不知道羽生問題何來,但還是捧了個哏。

“不要壓貨。”

九尾有很多只。

但大蛇丸不知道。

時間差與情報差,讓此時的大蛇丸顯得特別像是羽生手里的玩具。

PS:求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