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90章 左離遺贈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真費事
等了許久,馬車才再次動了起來,不過車上之人和趕車車夫的思緒卻依然在之前的奇遇上。

由于霧氣已散,這會自然不用再牽著馬前行,馬車夫全都坐回了車上趕著馬車前行。

等馬車全都跑遠了,路邊大樹上一片陰影挪動,計緣才再次從樹上跳下來。

“會不會做,做了究竟能有多少用,就不是我計某人能定的了!”

對于那條青魚,計緣印象特別好,且這種好印象與陸山君和赤狐都不同,與那老龜也不一樣,與那江神白蛟差別就更大了,是一種心思純粹的好感。

尤其是后面貪酒跑來小船邊游曳,也是出于一種對米酒這類美好事物的渴望,對計緣無半點懼怕也無半點巴結,于計緣的感觀而言看到的是一種少有的“干凈”。

‘他日定會再見的!’

帶著這種想法,計緣笑了笑,一邊朝前走去,一邊從包里摸出一個干餅,因為靈氣的緣故居然還沒壞掉,于是放心大膽的啃著吃了起來。

只走官道,有機會了就找人問一問路,這回計緣也不貪走直線趕路的便利了,繞點就繞點,省得自己再撞到哪個山溝溝里去了。

計緣雖然還不是憧憬中的逍遙仙,可對自己的腳力還是有自信的,絕對不會比奔馬差,并且耐力和恢復力也比馬強不少,就這樣走依然又花去大半月時間才走出了稽州地界,對于整個大貞的版圖更有了一個直觀的認識。

當然了,這也和計緣的線路和還算規律的作息有關,而且雖然他自覺一直在趕路,可中途見過雜耍看過猴戲,蹭過村宴也尋過土酒,也是耽擱了一些時間的。

。。。

六月二十一,大暑。

不知不覺已經入了盛夏,到了一年中最熱的一段時間,而計緣也終于到達左狂徒墓冢所在的矮肚山。

計緣也是看到那片山才終于明白這山名為啥這么古怪的。

放眼望去,只見這矮肚山所有山體都較為平緩低矮,有很多就像拱起的將軍肚,那種聳立的峰巒極少,鄉人取名也是簡單粗暴了。

“這左狂徒都過世幾十年了,不知道墓冢有沒有人打理,會不會被埋了或者塌了……”

計緣喃喃著從官道上就近找了一處地方進山,準備先去找找劍意帖中領會的“臍峰一線”所在。

從上午找到下午,終于讓計緣找到所謂的臍峰一線是什么。

望著眼前的高不過半丈出頭寬不夠兩丈,且被眾多雜草野花圍繞的山石,計緣也是稍顯無語。

這能被叫做臍峰也真是左大俠抽象風格的體現,如果硬要細究,整個矮肚山能被稱得上臍峰的起碼十好幾處了。

計緣蹲下身來,用自身的油紙傘撥開一片高聳的雜草,露出其后斑駁的墓碑和已經塌下去不少的土墳。

墓碑上字跡是應該是用劍所刻,邊緣能看到明顯鋒痕,上書:家父左離之墓,不孝兒左丘立。

‘左狂徒果然不是真的叫左狂徒,或許幾十年下來,武林中知道他真名的江湖人也不多了吧。’

看看墳墓這邊雜草叢生,計緣也是不由嘆氣感慨。

“左大俠!想你當初武功蓋世獨步武林,到最后卻連清明加一捧土的人都沒了……”

左家應該是遇上了什么變故,或者左離有過什么交代,又或者干脆子孫已經遺忘這處墓冢,哪怕明知道幾十年對于普通人家來說很長很長了,可左離畢竟是曾經站在江湖巔峰的人,即便現在的計緣也不由有一絲絲傷春悲秋。

對著左離的墓拱手拜了三拜,計緣輕輕躍到了墓后的山石上。

大石頭上也覆蓋了不少土,叢生了茂密雜草,計緣抬起腳重重往一處裸露的石基上一踏。

“砰~~”

聲響回蕩間,計緣細心傾聽,隨后展顏一笑,走到大石正中心,拔掉雜草,運勁以一塊小石板刨土,挖了十幾下就碰到了堅硬物。

搬開阻擋的石塊,下面藏著一個暗黃色的木盒,木盒邊上還有一節腐爛大半好似是劍柄的東西。

計緣面露喜色,伸手將入手沉重的木盒取出,又想將長劍提上來,只是抓握劍柄的時候發現已經徹底腐爛,一碰就自行脫落了,只好抓住略微生銹的金屬柄提上來。

這傳言中的長劍清影一點都沒有神兵該有的賣相,劍柄腐化脫落,劍鞘也爛光了,就是劍身上也是銹跡斑斑。

換成尋常武人或許會很失望,可在計緣眼中卻知曉這都是表象,眼前的長劍在眼中十分清晰,甚至有一股靈動感在劍身內流轉。

計緣伸手往劍身上一彈。

“叮~~~”

聲音清脆非常,劍身震起一陣無形空氣波紋。

計緣在伸手輕輕撫過劍身直到尖端,一絲絲靈氣順著指尖紋路匯入劍身,以中正平和的聲音輕輕詢問長劍。

“可愿隨著計某重見天日啊?”

話音一落。

“嗡~~”

劍身居然自己輕輕抖動,將劍身上的不少灰塵震散。

“好好好,好劍!果然靈性自成!”

這長劍清影給了計緣極大的驚喜,那劍法秘籍想必更加驚艷吧?

帶著這種強烈的期待感,計緣抑制不住興奮,就地盤坐在石塊上,將清影橫放于膝上,雙手鄭重的打開那個應當是由楠木制成的木盒。

盒子邊緣封了厚厚的蠟,打開后盒內有一股淡淡的楠香味,一本武功秘籍就躺在盒底。

計緣拿起一看,名字很有氣概的命為左離劍典,他耐不住好奇,明知自己視力不好,依然翻了起來。

這秘籍書寫的時候應當傾注了左離的心血,作為最巔峰的先天高手,也有一絲意在里頭,雖然沒有劍意帖那么清晰,但計緣居然真的能在略顯模糊中看清大部分文字。

只是這份驚喜隨著閱讀的深入,就顯得越來越淡了。

半夜的時候,計緣盤坐在石頭上依舊未起身,書本卻已經隨意的放在了腿上。

“這算什么?劍意帖那種以意化形得意忘形的奧妙呢?這秘籍再精妙,和尋常內功秘籍加一招一式的劍法有什么不同?再精妙也是……是不是石頭下面還有暗格?”

計緣有些不死心的再次細瞧那個小坑,伸手一掌拍在山石上。

“砰~~~”

因為是深夜,幽靜中聲音顯得更加明顯,仔細傾聽之下,依然沒聽出石頭中有那里是空的,計緣明白這一掌也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良久之后,輕微的失落感逐漸褪去。

“呵呵,得了劍意帖,有了長劍清影,還有什么好不滿的,左大俠已經對我計某人夠好了!”

將秘籍塞入包袱,提起長劍托起楠木盒,計緣輕輕一跳下了大石。

看看長劍無柄的模樣,計緣在趣意間心思一動,隨手在邊上折下一段粗細合適的藤蔓,將之纏繞在劍尾,靈氣澆灌法力鼓動,隱約有水霧彌漫,藤蔓慢慢變得蒼翠欲滴,形成一個特殊的翠藤劍柄。

“你靈性雖成卻受限金鐵,這青藤生根長劍正好補足你的氣機,以后成為你的劍柄與你融為一體,我會時以靈氣溫養的。”

說完這句,計緣持劍立于左離墓前,本想著除一下草,站在墓旁看了看,卻覺得現在這樣也挺好。

只是在墓碑前留下了一塊餅子和最后一只沒吃的醬兔腿,隨后計緣就邁步遠去了。

“左大俠慢用吧!”

明知墓內無陰魂,計緣離去前的話還是在墓前回蕩。

這楠木盒或許可以換些銀錢,至于這秘籍,還是交還給左家后人吧…如果還有后人的話。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