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89章 煙霞霧客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真費事
此刻,在又聽到有馬車聲經過和車那邊的對話時,計緣也從那種似夢似醒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自覺此次修煉差不多該告一段落了,即便是修煉狀態消耗少,身體也有些饑餓難耐,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計緣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正是那個仆人衛同,當初樓船上有公子哥喝醉落水,怒罵船夫的仆從聲響就是他了。

計緣與那位公子哥不過是一面之緣,本身自然沒有什么必須見見他的想法,可計緣覺得還是得見一見這位富家公子。

不為自己,只是想到了一條大青魚,那青魚能救這位公子,以前未必沒有救過其他人,這樣善良的精怪,到底還是該有點回報的,而這公子哥也是有能力做出一定回報的那種人。

所以趁著前面馬車還沒過來,計緣站起來,抖了抖身上的水珠,輕輕一躍就跳下的樹。

雖然是白天,但這里是霧氣最深的地方,能見度不到兩丈,計緣想了下還是覺得直接攔路并不合適,所以靠著路邊緩緩走著。

沒過一會,三輛速度同樣不快的馬車就趕上了計緣,看起來就像是追上并正要超過一個獨行的路人。

馬車車夫和一直探頭瞧著外面的那個仆人衛同,也下意識的觀察一下這個衣著樸素的孤獨路人,但也不會多想。

倒是馬車夫到底生活經驗更豐富,隱約看出路人的衣服都有點濕漉漉了。

計緣已經聽到了馬車中眾人的呼吸聲,也就是在第一輛馬車將要超過他的時候,他好似一個不經意的轉頭看向馬車。

中正清朗的聲音響起。

“車上的這位公子,可還記得春沐江落水之事?”

計緣聲音看似不大,卻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中,馬車夫們都納悶著沒反應過來,而車上的那些人卻都已經心中一驚。

那個仆人衛同看向計緣張口就問。

“你也是樓船上的客人?”

仆人以為是計緣認得自己,所以知道車上一定是自家公子,卻沒想過計緣根本沒看清過他。

只是這問題的角度讓計緣都微微愣了下,但似乎細想也沒什么大錯,只是搖頭否認。

“呵呵…我自然不是什么樓船上的客人,只是有緣恰逢其會罷了……”

這會車上公子哥已經放下了書冊,但卻沒有起身探出頭來看外面的,他一個會武功的人,喝得爛醉落水還要別人救,是有些丟臉的,雖然他不會水。

公子不出聲,仆人卻不饒了,也不信計緣那說辭。

“怎么?你看我們家公子落水很高興咯?你當時定是在樓船哪個角落偷笑吧?看你這窮酸樣也不知道怎么上的船!”

實話說計緣這衣著打扮雖然算不上富貴,卻也算不上窮酸,仆人自然是氣話中故意諷刺。

而被仆人這思路一帶,本來沒什么的,現在車上的人也覺得心中別扭。

“好了衛同,別說了,讓車夫走快些!”

車內公子冷哼一聲,自覺已經很有涵養的表示了自己的不滿。

馬車夫也趕緊加快了腳步,牽著馬韁往前走。

那邊聲響不斷,中間車輛的小姐和丫鬟則在竊竊私語。

“春芳,你剛剛聽到那個聲音了嗎?”

“嗯,我也聽到了呢,像是路人有事,衛同那個家伙又和人吵起來了。”

“那人是誰?”

“不知道呢,好像是說那天也在樓船上看到公子落水了……”

第三輛馬車里坐的則是一個老嬤嬤和另外兩個家丁,也是掀開馬車簾子望望前頭,只是因為霧氣的關系隔得稍遠就難以看清,但臉色也是不滿的。

看著馬車加快了速度,計緣眉頭皺起,確實想過開口提這事會被人嫌棄,但解釋了都不容人解釋罵完人就走可就太真實。

眼睛睜大一些望了望那名仆人,視線再掃過三輛馬車后,計緣才又一次朗盛開口。

“還是停一下車吧!”

這次音量提高了幾分,話語的尾音帶著某種震顫,屬于又一次武功技巧和法力的結合,明明不是很大聲,卻讓聽者不由感覺耳心發癢。

只是也稍稍出乎計緣預料的是,人還沒做出反應,三輛馬車上的幾匹拉車老馬卻先一步紛紛停下,把幾個車夫都扯得一個踉蹌,卻拽也拽不動馬,好似這幾匹牲畜死活不想走了。

這車停得突然,三輛馬車中不少人都被晃得傾向前方,探著頭的衛同更是一個踉蹌“哎呦”一聲栽出馬車差點滾下去。

車上公子也有些被驚到了,立刻順手抄起靠在車旁的一把劍,隨后動作矯健的跳下了車。

看到后面車上的小姐丫鬟似乎也想下來,趕忙出聲止住。

“你們留在車上,春芳,照看好小姐!”

說完這句,這名依舊是一身白衣的公子看看正在拉馬的車夫,再凝神望向就站在馬車邊不遠處的計緣,總感覺這人有點面善。

“閣下何人?找衛某究竟有何貴干?”

剛剛的聲音怪,這車停得更是邪乎,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距離關系,對方顯得有種隱約要融于霧中的感覺。

看著車夫這些馬死活不愿走的樣子,論旁人還是白衣公子本人,此時心中都隱約有種撞見精怪邪祟的細微悚然感。

直到此刻,計緣才停下了本身緩慢的腳步,轉過身來定睛看向那名公子,還是一身白衣,觀其氣象也和當初清晨所見相差不多。

“嗯,這位公子倒還是個身手不俗的武者!”

說完這句,計緣先朝著車夫歉意拱手。

“叨擾片刻,鄙人說完事情就走。”

話音一落,計緣視線回轉,話鋒也隨之轉變。

“這位公子當時醉酒墜船,可曾記得水下光景?”

“水下?”

見那公子皺眉的樣子,加上當時又是黑夜,其人應該是沒什么印象,計緣也不再糾葛這個問題,中正的聲音略顯舒緩又帶著一絲感慨的再次響起。

“當夜春沐江上,樓船中鶯歌燕舞飲酒尋歡,公子酣醉之時墜入江中,本該溺亡于春沐江,是一條大青魚將你托起至江面,才等到了幾個船夫來救你,不知公子有幾分記憶啊?”

這會因為計緣已經不再修煉,霧氣已經稀薄了很多,只是因為他的出現和說得話太過驚人,使得在場其他人都沒注意到霧氣的變化。

大青魚救人?

那公子哥一臉驚駭,因為那一夜他在夢中總是能夢到眼前渾濁中劃過一抹青白色,到第二天早上都有些渾噩不清,難道真的是一條青魚?

然后白衣公子腦海中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計緣道:

“閣下是那艘小船上吃粥的人?”

“呵呵,或許是,或許不是,公子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若有報恩之心,每年同一時刻,可遣人或親往春沐江那處江段倒上一壇米酒,于家中雕放小青魚像一尊,得空為之敬祈一番,算是報了那救命之恩。”

雖說有些事情不能強求,但計緣也不想讓自己這一番苦心輕易白費,小小的“顯圣”一回也無妨。

懶得等其他人做什么反應,計緣瞧了望了那個仆從一眼,再好感欠奉的朝著公子哥微微拱手。

“見人先觀衣,見仆如見主,好自為之吧!”

說完這句話,計緣直接轉身而走,身上潮濕衣衫上的水氣被邊走邊驅散,好似渾身繚繞煙霞一般玄奇,與之形成反差的則是周圍霧氣在快速淡去。

幾個呼吸的功夫,在霧氣還未完全消散的時候,計緣已經步入霧中失去其身影,可僅僅又過去幾個呼吸,霧氣就徹底消散,眼前和遠方卻都再無剛剛的灰衣先生。

“霧散了?那人呢,怎么不見了?”

“你們看到了嗎,那不是凡人吧!”

“這,這人,這人不會是神仙吧?”

“我也覺著不像邪祟……我們莫不是真見著神仙了!?”

幾個馬車夫又驚又興奮,在那大叫不已,越說越是確信見著的仙人,尤其是這令人頗感氣息舒暢的霧氣隨著其人消失散去,就更能說明問題。

而握著劍的白衣公子則愣愣的半晌說不出話來。

后方馬車上,丫鬟小姐以及老嬤嬤和家丁都已經下車,這情況車上怎么待得住。

看著這一下子霧靄消融的清晰世界,聽車夫們越說越興奮,眾人都有種玄奇至極的感受,更別提白衣公子本人了。

“兄長,兄長~~!”

“啊?”

白衣公子如夢初醒的望向自己表妹。

“哎呀!兄長你怎么不追呀!你不是會武功嘛!”

白衣公子轉頭看看前面,又抬頭看看天空中的陰云…表妹說得輕巧,追?怎么追?

傳說中仙人能騰云駕霧,隨著霧氣散去,對方怕是已經騰云飛走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