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D+6 day(10)

更新時間:2021-08-20  作者:羅三觀.CS
胡佳在整個醫療隊中的威信和受人愛戴程度突飛猛進。如果不是因為相關的防疫要求和限制,可能所有護士在見到這位年輕的“臨時護士長”時的第一反應就是得抱著她轉上兩圈,然后再沖她臉上狠狠親上一口。

向整個醫療隊提供的這一頓家鄉風味的“雞湯撈飯”,是胡佳聯系來的慰問物資。

雖然現在前往云鶴的物流和運輸線路仍然緊張,但隨著空軍和有關民航公司積極開展空運服務、全國鐵路系統積極保障乃至公路運輸大開綠燈等保供措施升級,保障云鶴居民生活物資供應、醫院防疫物資的情況正在出現迅速好轉。

中國地大物博,各地飲食習慣不盡相同。雖然湘北省美食眾多,要用帶有鮮明地方特色的菜式滿足全國各地支援來云鶴的醫務工作人員日常飲食沒什么問題。但人在異鄉,精神壓力巨大且工作壓力也巨大的條件下,能吃上一口家鄉菜對于所有人來說都是極好的排解壓力的方法。

胡佳馬上能想到的,有可能提供給醫療隊員的慰問家鄉菜就是這道“雞湯撈飯”。

其他問題都好解決,醫療隊入住的酒店是個五星級高檔酒店。雖然大部分廚師都已經放假回家,或者干脆被困在自己家里沒辦法回來幫忙。但是留守的這幾位云鶴籍的師傅手藝依然值得信賴。最急切需要聯系解決的問題只有兩個——怎么把寧遠的湖畔雞運送到云鶴來,以及怎么讓從來沒吃過雞湯撈飯的云鶴師傅做出和家鄉一樣的味道。

胡佳向自己老爹發出了求助,而胡教授也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了解決辦法。云鶴最大的湖畔雞養殖企業決定為醫療隊定點捐贈湖畔雞,物流公司同意為云鶴運送這一批大約400公斤的鮮凍湖畔雞,同時號稱寧遠雞湯撈飯發明者第六代傳人的大師傅也同意向云鶴的廚師同行無償教授烹飪的技巧方法,以及全套調味料的配方。

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在一天之內解決完畢。胡佳上午給自家老爹打了電話求援,到了下午兩點,一輛裝載著四百公斤鮮凍湖畔雞的冷鏈運輸車就已經開到了前往云鶴的高速公路上。

接下來的工作就是讓云鶴的廚師們試手練菜了。為了做好這一道送給寧遠醫療隊的慰問家鄉菜,好幾家酒店的頂級大廚和云鶴市廚師協會的宋安籍師傅們齊聚一堂,大家群策群力,在一天時間內完成了對這道寧遠市特色小吃的掌握、并且還對菜做了進一步的改進。

改進的主要方向是營養性和適口性。之前的撈飯是先蒸后炸,而炸制的要訣就在于短時間內,用燒熱的雞油快速油炸蓬松。這樣做出來的撈飯雖然很香,但是油脂過重。哪怕湖畔雞湯沒什么油,這樣的撈飯仍然容易讓脾胃比較弱的人吃兩口就覺得有些膩。

云鶴大廚的改進方式非常“科學”,他們把大米改用雞湯浸泡上屜快蒸,而夾心半熟的米隨后被取出晾涼,再用分子料理中常用的低溫真空技術快速脫水。脫水后,湖畔雞湯自帶的薄薄的一層油脂就均勻的裹在了每一顆米粒上。這樣的夾心米再用高溫熱風快速一吹,完美的膨化層就出現了——而且還能兼顧油脂帶來的濃香和清爽健康的口感。

這樣的改進,再加上家鄉味道的自帶天然好感度加成。每一個從寧遠來到云鶴的醫療隊員都吃的完全停不下來。原本酒店大廚們按照平均每人1.5份的標準做的準備,結果剛剛供應上來一個小時,他們就驚恐的發現,這幫醫生居然比自己設想的能吃好幾倍。為了保證不斷供,于是他們又多煮了一百公斤雞肉出來,這樣才勉強能夠保證大家都吃得上。

醫療隊立吃的最少的是一位準備去上小夜班的護士,她今天吃了一碗半雞湯撈飯。當然,她一點都沒有浪費這來之不易的家鄉味道。第二碗雞湯撈飯她直接分給了布魯恩一半。

布魯恩博士,今天一個人吃了三碗半雞湯撈飯。

“為什么,為什么?!”在吃了第一口這種自己從來沒聽說過的寧遠特色美食之后,布魯恩陷入了悲憤和對生活的質疑之中。而這種感覺會突然出現的主要原因則是因為布魯恩博士感覺自己遭到了背叛。“為什么這么好吃的東西,從來沒有人跟我提過?!”

燉煮過的湖畔雞也不能浪費,這種食材本身就挺貴——一斤湖畔雞市場上得賣到25塊。勁道的雞肉被大廚們做成了口水雞和涼拌雞絲,在孫立恩要了一份雞湯撈飯之后,和黑色沙煲一起送上來的同時還有兩份拌好的雞肉。

“趕緊吃,他們炸的米不夠硬,泡久了會有點綿。”李承平教授向孫立恩傳授著自己吃了兩份飯的經驗,“湯的味道不錯,你要是嫌淡可以多吃點雞肉絲,這個味道挺足的。”

孫立恩一句話都沒說,他實在是擔心自己張嘴就會流一身的口水。而且現在他也確實沒有說話的力氣——餓了一天,再火燒眉毛的事兒也得等他先把半碗雞湯撈飯吃到嘴里之后再說。

一個餓急了眼的急診醫生吃起東西來的動靜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的那種。在確認了雞肉絲都是精心去骨的之后,孫立恩一口吃掉了半碟子雞肉絲,然后用混雜了炸米的雞湯快速送服。三口吃掉半碗雞湯再加一碟雞肉之后,感覺到自己肚子里有東西了的孫立恩終于稍微放慢了一點進食的速度。

李承平教授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直到孫立恩叫來服務員并且要求再來一份之后,他才驚訝的問道,“你這……今天沒吃東西?”

老李本來想問孫立恩是不是太饞這種家鄉味道,但轉念一想,再怎么饞家鄉美味也不至于用餓死鬼一樣的動靜吃飯——這能吃出什么味道來?所以再一琢磨,大概是因為孫立恩今天這趟公差實在是太辛苦,所以才餓急眼了。

“基本沒吃。”長時間開著狀態欄本來就是對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折磨。自從當年在三亞痛斥完了那些滿嘴胡扯的“民營醫療代表”后,他基本再也沒有這么長時間一直開過狀態欄。就算是在非洲醫療隊工作的時候,在美國人的營地里遇到迫擊炮攻擊的時候,他也沒有一直開過狀態欄。

太久沒有這么長時間保持過狀態,孫立恩幾乎都快忘了這樣的“負擔”會給自己帶來什么樣的壓力。差不多200克雞肉絲加上300毫升液體和半碗飯進肚,他也只是感覺“肚子里有東西”了而已。

撓心抓肺的饑餓感還是沒有消失,倒不如說在肚子里有了點東西的情況下這種饑餓感變得更加激烈了。

這種時候絕對不能張嘴狂吃,孫立恩對這一點很有經驗。他確實聽說過不少饑餓后暴飲暴食結果導致胃穿孔的病例。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減緩進食速度,然后讓胃部向大腦發出反射,從而減少饑餓感。

趁著這個機會,孫立恩和李承平聊起了自己看到的鶴安醫院的情況。

“我今天在鶴安醫院幾個小時,光我自己接診的病人里就有至少九名高度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全國各地的醫療隊來到云鶴后基本都負責的是重癥和住院治療部門,極少有上門診一線工作的同事。因此云鶴一線究竟是什么樣的情況,大家心里都有些沒底。因此在孫立恩說明了自己今天的工作內容后,李承平首先關心的就是云鶴本地的實際情況。

“那……以你的感覺,現在云鶴的情況還沒到頭?”李承平聽到這個說法之后有些擔心了。孫立恩現在絕對是整個云鶴地區最有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經驗的醫生之一,換句話說,他都覺得是“高度疑似”的病例,那就真的是“高度疑似”了。而在發熱門診的一個診室,僅僅四個小時的日常工作中居然還能有九名高度疑似的患者……這情況可真的算不上好。

“至少目前看……總體感染人數很有可能比當年的SARS更多。”孫立恩皺著眉頭說道,“現在還不知道這個病的具體傳染性有多強,如果傳染能力參照到流行性感冒……那這次的疫情現在恐怕還一眼望不到邊。”

“一眼望不到邊”的說法屬于比較激進的估計。而孫立恩能作出這種估計的根本原因,還是因為那位90后孕婦媽媽的感染。在聽說云鶴有不明流行病后,她就被家人送到了獨立居住的房間并且進行隔離保護。可就算是這樣,她依然感染了病毒。

這種感覺簡直就像是當年香港發生的淘大花園群體感染事件。

而第二點支持孫立恩判斷的,則是其中部分患者的就診經歷。雖然知道現在的PCR檢測試劑靈敏度還不夠高,但九名狀態欄確診的患者中,四人曾經多次到各個定點醫院就診取樣進行核酸檢測。和狀態欄所提示的時間進行對比可以發現,他們去其他醫院就診的時候,確實已經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

但其中有一名患者甚至在三次核酸檢測過程中,得到的都是陰性結果。

“這個病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復雜,而且還很狡猾。”孫立恩嘆了口氣,“現在咱們著急也沒用,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