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三百二十章 貓膩

更新時間:2021-02-11  作者:羅三觀.CS
在中富集團,流行著一種有鼻子有眼的說法。這個說法的核心內容是“孫總和王總兩個人教育孩子特別有一套”。而這套說法繼續延伸下去,方向卻有些詭異“小孫總一向運氣不好,但在孫總和王總的教育之下,他還能保持積極樂觀的態度,由此可見教育的重要性。”

在中富集團的這兩位員工眼里,現在的局面簡直就是這一“流言”的有力證明。

就算是行外人也能看出來,孫醫生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難題。從下午住院進來,到晚上五點左右,孫醫生的眉頭一直是皺著的。

要不是孫立恩和其他醫生對他們兩個的態度還算挺好,這兩名中富集團的員工都要擔心一下,是不是自己也染上了什么奇怪的病。

另一方面,孫立恩確確實實感覺到了頭疼。他的頭疼原因也很簡單——不知道這個叫錢子文的小朋友究竟有什么問題。

檢查已經做了不少,而孫立恩仍然沒有找到足以證明寄生蟲存在的證據。糞便檢查做了三次涂片,卻沒有發現任何蟲卵。這就讓人很困惑了。

更加令人困惑的是,說好的反復發熱……并沒有出現。

之前因為考慮到錢子文小朋友主訴有反復發熱的問題,因此孫立恩在入院的時候,就給他開出了頭孢呋辛進行抗感染治療。

而根據錢子文奶奶的說法,錢子文自己大概每隔一兩天就要發燒一次。一次發燒要持續兩到三天時間。

這種熱型并不是很典型,而且除了發燒所導致的食欲減退以外,錢子文也并沒有什么其他癥狀。沒有咳嗽,沒有腹瀉,沒有嚴重的營養不良……總之什么值得注意的癥狀都沒有。

孫立恩只接診了他幾個小時,就已經能夠明白為什么常寧那邊對他實在是沒什么好辦法了——血常規提示錢子文可能有寄生蟲感染的問題,但糞便檢驗卻找不到任何有價值的證據。

沒有確診的情況下,就對他進行驅蟲治療,這個決策是有風險的。如果深究的話,甚至可能是不合規的。

那么……現在這個情況怎么辦?孫立恩在辦公室里繞了兩圈,決定還是采取更加直接一點的方法。

從血常規上來看,這個小朋友感染有某種寄生蟲的可能性極大。而既然是寄生蟲,那就必然需要在某個器官里寄生下來才行。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邏輯,而孫立恩則決定從這里開始入手。他決定對錢子文進行一次胸腹范圍CT掃描。掃描的主要器官是肺部和肝臟。

肺和肝臟是人體內血供最充足的器官。如果這種寄生蟲并不是消化道寄生,那么它們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就是這兩個器官。

事實上,孫立恩個人最懷疑的器官還是肝臟。這更容易解釋貧血的原因——肝臟遭到寄生蟲寄生后,患者容易出現造血不良性貧血。這主要是因為人體中的維生素B6主要富集在肝臟中,而肝臟內的寄生蟲會導致維生素B6無法順利參與到造血過程中。

“CT啊?沒問題,馬上就能做。”今天在影像值班的醫生不是羅三觀,而是一個姓姜的醫生。姜醫生這還是一次在綜合診斷中心值班,他被影像科安排到這里來值班的原因也挺簡單——他要評副高了,這一趟主要是來綜合診斷中心“鍍鍍金”。

由于孫立恩和綜合診斷中心的醫生們比其他科室的醫生更加“善用”影像科檢查進行診斷,因此,影像科里逐漸有了這么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主治升副高,那就必須得有最少半年的綜合診斷中心影響部門輪轉經驗。

這種不成文的規定,從根子上來說其實應該是影像科為了安排眾多主治升級“檔期”的權益之舉。但這個舉措卻得到了一眾影像科醫生們的廣泛好評。孫立恩這個散論文小童子的名頭在四院內越來越響亮,而這正好對了影像科醫生們的需求。

影像科作為一個輔助科室,想要發一篇有點分量的文章難度之高,甚至比康復科更甚。病人的數量、疾病罕見程度、影像檢查結果在診療過程中起到的作用等等都有要求。而要找到這樣一個符合各項要求的項目……實在是難的有些過分。

但綜合診斷中心可不一樣。影像科的醫生們一個個摩拳擦掌,準備借著孫立恩的臉黑,成為某個疾病的世界首個影像檢查的執行醫生。

要是能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某種疾病的影像學特征那就更好了——流芳百世,說不定還能折磨折磨以后的影像科學生。利己損人,這事兒值得干!

抱著這種“缺德”的念頭,影像科的醫生們以空前的熱情參與到了綜合診斷中心的值班任務中。至于羅三觀嘛……他現在一個禮拜只能分到一天值班。

姜醫生痛痛快快的答應了孫立恩的要求,并且很快就準備好了檢查的準備工作。但是這病人卻左等不來,右等也不來。過了快一個小時,眼見食堂的飯都快賣光了,姜醫生這才打了個電話到診斷組辦公室,“病人是不是得等會再來?”

“患者家屬不太愿意讓患者做CT。”電話那頭,徐有容解釋道,“孫醫生他們正在做工作,可能得稍微等一會。”

阻礙常寧醫生們對錢子文小朋友進行診斷的,不光是查不出蟲卵的糞便樣本和血液樣本那么簡單。在孫立恩提出希望對錢子文進行CT檢查之后,立刻就獲得了錢子文奶奶的拒絕。她的理由也非常充分,“娃娃這才多大一點?你們就要把他往那個機器里面放!輻射會要人命的你知不知道?”

對于這樣的患者家屬,孫立恩倒是也沒少見。不過,那些家屬只要獲得了醫生們的“科普”之后,絕大部分都會轉變態度,支持影像科檢查。可這位老太太有些與眾不同——她就是不同意。

不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任憑你孫立恩說破嘴皮,苦口婆心,老太太卻仍然維持自己的態度。她不同意對錢子文進行任何醫學影像檢查。平片、CT、磁共振……老太太統統不許。

孫立恩越說越覺得自己頭大,但這老太太就頑固的像塊石頭一樣絲毫不為所動,哪怕孫立恩提出“我陪著孩子一起進去,要是有輻射我們一起挨著”也不行。

“你不要命了我家娃娃還要呢!”老太太白了一眼孫立恩,“你們看不好病就說!我們娘倆馬上出院,也不在這地方礙你們的眼!”

話說到這個地步……孫立恩也沒什么好辦法了。他無奈的站起身走出了病房,稍一琢磨,他決定給自己老爹打個電話匯報一下情況。

當了這么些年醫生,孫立恩見過的奇葩數量絕對不算少。但頑固成這樣的老太太……他總覺得感覺有些奇怪。既然這位代理人不同意,那……也許可以試試看能不能從錢子文的父親那里得到檢查許可。

雖然狀態欄沒有提示,雖然小朋友自己也沒有什么“特別異常”,但孫立恩的直覺卻讓他總覺得……錢子文的奶奶反復頑固的拒絕對錢子文進行檢查,這里面可能有些貓膩。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