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三百零九章 搶人

更新時間:2021-02-02  作者:羅三觀.CS
事實證明,孫立恩的決定非常正確而且及時。在完成氣管插管后不過三十分鐘,曾靜就出現了呼吸抑制的情況。在血氧下降到91后,醫生們果斷為她進行了機械通氣。

與此同時,抽血準備進行第二次淀粉酶檢測的護士們驚訝的發現,曾靜靜脈里的血液已經變成了粉紅色。

不能再拖了。孫立恩當機立斷,馬上把曾靜送到了手術室樓層——女校長已經給了手術許可,之前并沒有馬上開始進行手術干預,是因為她的生命體征還不夠穩定——曾靜的血容量提升速率不算快,這就導致了她的血壓水平很可能無法耐受麻醉。

但現在看起來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孫立恩決定刷個無賴,把這個難題交給麻醉醫生去解決——實在不行就局麻或者干脆無麻操作唄。只要能把命保下來,其他都可以讓步。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猶豫,直接斷送了曾靜活下來的唯一可能。

無痛性胰腺炎死亡率是很高的。一般經驗下,重癥急性胰腺炎的死亡率可能高達15到20,而無痛性胰腺炎,一經發現無一例外均為重癥急性胰腺炎,而且因為發作隱秘,死亡率會比普通的重癥胰腺炎高出許多。

由于無痛性胰腺炎的統計數據難以全面獲取,因此在提到這種急性胰腺炎的特殊分型時,普通文獻大多語焉不詳的提一句“死亡率極高”然后作罷。但只要稍微用用腦子就能猜到,這種疾病的死亡率必然會比普通重癥胰腺炎高出許多。

在把曾靜送到手術室之后,孫立恩特意找到了準備上臺的麻醉醫生,并且向他轉述了現在所面臨的問題。

“不做這個手術,病人的死亡率有可能會高到50以上。”為了表達自己的觀點,孫立恩很有心機的調整了一下用詞,“腹腔沖洗是必須做的,她現在已經有了呼吸抑制,再不處理真的會死人的……”

“這樣啊。”沒想到麻醉科醫生似乎并沒有把這個當成什么很嚴重的問題,他隔著手術帽撓了撓自己的腦袋,“那就椎管外麻醉咯。”

椎管外麻醉還有一個比較為人們所熟知的類型——腰麻。它和傳統大型手術所需要的全身麻醉不同。通過不同的麻醉藥物注射位置,這種技術可以被細分為蛛網膜下腔阻滯(腰麻),硬脊膜外腔阻滯(硬膜外麻醉),骶管阻滯麻醉和腰硬聯合麻醉四種。

比起傳統的全身麻醉術,椎管外麻醉最大的好處就是影響的范圍更小一些。由于不是全身性麻醉,相比起全麻,椎管外麻醉具有對器官影響更小,對血壓和呼吸抑制更輕的優點。

“具體的細節你也別管了,我看著搞吧。”麻醉科醫生是整個手術室里最累的那一批人,長時間高強度的工作讓他們很少有和其他醫生詳細溝通方案的興趣。尤其是和不怎么相干的急診內科醫生……那就更沒興趣繼續討論了。“就這一個問題是吧?”

“主要就是這個問題。不過術中有可能要轉開腹。”孫立恩愣了半秒,然后才繼續說道,“患者的胰腺炎發作時間很可能超過了24小時。胰腺現在的受損情況很難說——她已經有高血脂癥的現象了。”

“從t4開始做麻醉平臺就可以了。”麻醉醫生嘟囔了一句,然后扭著身子往手術室里走,一邊走一邊還跟孫立恩說了一句,“沒事兒了,你等消息吧。”然后就真的消失在了手術室的門后。

手術的事情,孫立恩其實也幫不上什么忙。在非洲那種環境下,他還能當個人形生命體征監護儀發揮一點小小的作用。可如今到了四院,該有的設備一應俱全,孫立恩要是再進手術室,那除了浪費一套手術服外加占用一塊手術室內的空間以外,真的是屁用都沒有。想到這里,孫立恩就非常沒有心理壓力的決定,還是先回搶救室,然后整理一下曾靜的病例算了。

認清自己,是一項非常難得且重要的資質。作為一名內科醫生,孫立恩在手術室里的作用并不會比麻醉醫生坐著的凳子更大。作為整個醫療系統里的一顆螺絲釘,只有在正確的位置上,他才能發揮出自己應有的作用。

比如整理病例,比如和內分泌科、消化內科以及ICU聯系。

內分泌科前來會診的醫生跑了個空,沒有看到病人這一點讓前來會診的內分泌科住院總醫師很有些不解。不過,孫立恩手里這一大堆資料確實也能夠發揮一定程度的作用。

“手術方案得看外科那邊怎么搞。不過我估計……可能得切掉相當一部分的胰腺。”在看完了資料,又聽過了孫立恩的診斷意見后,內分泌科的住院總醫師給出了自己的意見。“這樣的話,她之后面臨的問題就會比較大……脾臟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下來。”

“那就只有等術后才知道了。”急診手術就是這樣,不光家屬不知道之后會發生什么,其實就連醫生們有時候也不知道具體經過會是什么樣子的。孫立恩無奈道,“從時間上推測,她的胰腺炎可能已經發作了差不多一天了。”

“普通的急性胰腺炎,發作一天之后就算用藥物保守治療,效果也不會太差。”內分泌科的醫生平時并不處理急性胰腺炎患者。急性胰腺炎基本都歸消化內科、胃腸外科或者ICU處理。因此說這話的時候,內分泌科的老總看上去也不是很有底氣的樣子。

“無痛性胰腺炎?人呢?”就在這時,消化內科的會診醫生也到了。不過這次……浩浩蕩蕩來了一堆人。領頭的醫生剛一進門就嚷嚷了起來,“病人在哪兒?”

作為重癥急性胰腺炎中的罕見病,一個還活著的無痛性胰腺炎患者就等于一篇重要的論文,以及一份極其寶貴的救治經驗。也難怪消化內科的醫生們會這么重視——一趟會診就下來了七八號人。看上去簡直就像是準備從急診科手里搶人似的。

與此同時,ICU的醫生們也拍馬趕到了現場。不過,ICU因為工作原因,能夠派出來會診的醫生數量上先天不足。不過,這并不影響ICU搶人的積極性——重癥醫學科的大主任帶著一位副主任直接出現在了搶救室里,并且非常有誠意的說道,“我們專門挑了精兵強將組成了治療隊伍,而且還專門調整出了床位準備接收。她現在病情這么重,肯定是要在我們科里先上監護的。”

胃腸外科的醫生倒是沒來現場——他們還在手術室里做著急診手術呢。

內分泌科的老總一開始看這個場面,完全是一臉懵逼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但看了看兩邊的動態,他突然明白了為啥這個病人會被當成香餑餑。

“那個……那個……”他憋了好久才說道,“我們內分泌科可以承接后面的治療……”

第四中心醫院搶救室里,消化內科和ICU的醫生差點打了起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