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五十九章 詢問病史

更新時間:2020-08-13  作者:羅三觀.CS
抗生素治療無效,對于患者本人來說當然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但對醫生們而言,這在某種情況下反而是一種重要的提示。

至少到目前為止,世界上并不存在對所有抗生素都有抗藥性的細菌。每一種分類下的細菌,都勢必會對至少一種抗生素敏感。而急性化膿性淋巴結節炎就是最好的性質提示——感染了小林薰的必然是某種細菌。

孫立恩打的也是這個主意。盡快明確感染了小林薰的病原體固然重要,但也并不是非得搞清楚這是哪一種細菌才行。只要找到對它有效的抗生素,一樣能夠完成治療。但是林蘭只知道小林薰接受了抗生素治療,具體是哪一種卻完全沒有頭緒。而小林薰自己燒的糊里糊涂,也說不出來自己到底用了什么藥。

那就只能去問問游艇上的船醫了,還好,雖然船醫是個日本人,但是英語水平還算不錯——至少孫立恩能聽得懂對方在說什么。

“我一共給小林先生用過……兩種抗生素。”船醫在接受孫立恩的詢問時,看上去有些緊張,“我給他用了左氧氟沙星和亞胺培南。”

孫立恩在聽到了這兩種藥物名稱后,眉頭挑的極高。“為什么要用這兩種?”

左氧氟沙星是喹諾酮類抗生素,屬于一線常用類。船醫給小林薰使用這種藥物倒沒什么問題。但亞胺培南作為碳青霉烯類抗生素,在國內所有醫院里都屬于“限制使用級”。作為最高級別控制的抗生素,直接使用在小林薰身上明顯是不合適的。

“小林先生……身份特殊。”船醫很無奈的解釋道,“而且船上設施有限,在使用了左氧氟沙星兩天無效后,我只能選擇亞胺培南注射液作為最后方法。”

“兩天?”孫立恩敏銳察覺到了這里的不對勁——林蘭對他敘述的病程可是只有一天,而且是前一天高燒,第二天就馬上把人送到了醫院船上。怎么在船醫這里又變成了連續使用兩天左氧氟沙星?

“小林先生特意囑咐過……”船醫依舊一臉的無奈,“為了讓夫人不要太擔心,所以治療的內容不能告訴夫人。”

“這個……蠢貨。”孫立恩猛地一下站了起來,他甚至覺得要是小林薰早點說出自己身體不適,說不定還能早一點上醫院船接受治療。不過站起來之后,孫立恩卻又猛的一屁股坐了下去,并且開始詢問其他的內容。

現在還不是生氣的時候,就算有什么不滿,那也得等到小林薰醒過來之后再發作。

“他之前主要是什么表現?”孫立恩從口袋里摸出了筆和小本本開始紀錄,既然不能從林蘭那里獲得最全面的第一手病史,那么詢問船醫就成了現在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選擇。

“小林先生從上船了之后就一直有些不舒服。”船醫回答道,“他和我抱怨過腿疼,但是沒有同意我進行觸診的請求。在腿疼的同時,還有皮疹和發熱的情況。”

“沒有同意觸診?”孫立恩在自己的筆記本上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理由是什么?”

船醫搖了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有錢人的想法我一直都摸不清楚——小姐之前也有些身體不舒服,在我詢問她是不是最近處于生理期的時候,小林先生還朝我發了火呢。”

孫立恩眨了眨眼,你問林蘭是不是在生理期……小林薰沒撕了你都算正常的。林蘭的染色體性別是男性,而現在的生理和社會性別都和女性一致。但依舊不會有正常的生理期反應,最多也就是偶爾有一些不規則出血罷了。

“在這之前,我是說,在小林薰上船之前,他有沒有表現出過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孫立恩繼續進行著自己的詢問,并且保持了作為一個醫生的良好道德品格——絕不透露病人的隱私問題。

林蘭的染色體問題和小林薰現在的疾病沒有任何關系,那他就沒有任何理由向面前的這位船醫透露這一情況。

“這個……”船醫努力回憶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雖然他看上去很疲憊,而且每天的睡眠時間也不太長,但總體上來說還算是挺健康的。”

“在他抱怨自己腿疼,并且拒絕了你的觸診之前,大概一周左右吧,這段時間你們上過岸么?有沒有和其他人接觸過?”孫立恩把懷疑目標轉向了另一個方向,“船上其他的船員里,有沒有和小林先生有同樣癥狀的?”

“沒有。”這次的問題船醫回答的斬釘截鐵,“在小林先生表示身體不適之前五天,我們在埃及停靠過一回。小林先生和夫人一起下船游覽了一下,兩人一直沒有分開過。”船醫特意強調了“一直”兩字,并且直截了當道,“作為制藥公司的員工,我認為小林先生就算有冶游史,也不會感染那些特殊疾病。主人艙里的安全用品數量非常豐富,絕對不會出現‘不夠用’的情況。”

孫立恩輕咳了一聲,把“開羅”兩個字寫在了自己的本子上。剛剛得知林蘭回答病程不準確的孫立恩決定把懷疑主義發揚到底,她和小林薰在開羅的行程過程具體如何,還是要等孫立恩親自問過之后才能算數。

“我昨天還采集了一些小林先生的痰液和血液樣本。”船醫繼續道,“這些樣本已經通過武田制藥的渠道送往了日本的醫院。如果有必要的話,甚至可以進行mNGS檢查。”

“那可太好了!”孫立恩大喜過望,這可算是正隨了自己的意,“結果什么時候能出來?”

“樣本大概在后天能夠送到日本,四天之后就可以回報結果。”船醫的表情看上去很有些得意,“最晚四天之后,我們就能夠拿到報告。”

孫立恩抬著頭,看著面前這個得意洋洋的日本醫生問道,“為什么要送回日本?如果送到迪拜或者送到南非,不是應該更快出結果么?”

迪拜和非洲有mNGS檢測機構,這個消息還是姜醫生告訴孫立恩的。而孫立恩對日本醫生說這個話,倒不是單純的想要分享情報——他實在是不能理解,為什么面前這個日本醫生會覺得“四天”出結果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情況。

按照四院的流程,mNGS檢測就算不在院里的檢驗科做,而是外包給外面的檢驗公司處理,最長也不會超過18個小時就能拿到結果。

小林薰從表示不適,到高燒不退一共就過了五天。再等四天……鬼知道小林薰四天之后還能不能喘氣呢!

留著一臉震驚的船醫在船上發呆,孫立恩轉身回了醫療船。來船上之前,他開出了一系列的入院套裝檢查,算算看時間,差不多應該出結果了。與其指望四天之后得知小林薰體內具體有什么病原體,孫立恩決定還是先靠自己比較安全。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