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九十九章 演員

更新時間:2021-04-02  作者:羅三觀.CS
做GBM檢測的速度取決于檢查手段。說真的,能做GBM抗體檢測的醫院真的不多,更先進的膠體金法能做的醫院就更少了。第四中心醫院也僅僅只是能做而已——通過免疫熒光技術檢查抗體。從標本送達到檢驗結果出來,還得半天時間。

而腎臟穿刺活檢的檢查結果就快的多——主要看病理科的醫生們多久能認出來標本究竟是什么。

病理科的醫生一向自詡為“醫生中的醫生”,不管是內科還是外科,很多疾病的確診,都依賴于他們在顯微鏡下的觀察和判斷。如果說,有人能夠通過一根毛判斷出這根毛究竟屬于什么動物,那這個人一定是一名病理科醫生。

這一次,這群喜歡在顯微鏡下找證據的醫生們,找到了一個非常令人失望的結果。“樣本中有50新月體生成,電鏡下可見沿腎小球毛細血管袢線狀沉積的免疫球蛋白G。”

新月體是腎小球囊壁層上皮細胞顯著增生,堆積成層,在毛細血管叢周圍形成的新月形小體。一般意味著腎臟已經受到了嚴重損傷。而袢線狀沉積的免疫球蛋白G則證明了孫立恩的猜測——這是一例典型的肺出血腎炎綜合征。

肺出血腎炎綜合征本身極難被首次診斷確診。基本上所有的肺出血腎炎綜合征首診都會被誤診為其他疾病。患者入院后兩三天對癥治療不見好轉,醫生們才會開始懷疑到肺出血腎炎綜合征上去。

倒不是因為這種病有多難診斷——做個腎活檢基本就可以確診80左右的肺出血腎炎綜合征。主要是因為這種疾病本身發病率不高,而且患者表現出的癥狀又太像肺結核、特發性肺含鐵血紅素沉著病、結節性多動脈炎、系統性紅斑狼瘡之類的疾病。而且病情進展快,預后差,很多患者甚至可能到死都還沒被查出患病原因。而受國內環境所限,絕大部分患者家屬在患者時候不會選擇尸檢以明確病因。所以究竟有多少真實發病率還很難說明。

因為病情太過沒有特征,而且過程又十分兇惡,這也導致了很多時候,醫生根本來不及考慮其他可能,就得面對患者死亡的事實。事實上,連周軍和徐有容,周策,袁平安,甚至帕斯卡爾博士都差點栽進了這個陷阱里——他們到結果出來之前,還堅持認為王林的主要問題是感染。

孫立恩剛剛高興了兩分鐘,隨后忽然意識到一個更大的問題。

王林的狀態欄里明確寫了,他有金黃葡萄球菌感染。

對于肺出血腎炎綜合征,患者需要接受大劑量糖皮質激素沖擊,并且聯合免疫抑制劑和血漿置換,才能有效緩解癥狀,延長生命。但這一治療措施對感染而言完全就是火上澆油。金黃葡萄球菌感染會引起非常嚴重的疾病,從肺膿腫、膿血癥到全身多器官衰竭,如果不馬上用抗生素抑制住細菌感染,王林的死亡只是時間問題。

可是針對感染治療,那就意味著不能進行任何的免疫抑制動作。否則抗生素不光無法發揮出應有的效果,還可能繼續因為腎毒性或者肝毒性繼續加深原有的腎臟損傷。

又是兩難局面,孫立恩很痛苦的抓起了頭發。最讓人頭疼的是,肺部灌洗液的培養結果還沒出來,現在只有他一個人知道,王林同時還有金黃葡萄球菌感染。

不能光憑這個結果治療,一定要等到灌洗液的培養做出來才行。孫立恩做出了決定。

“金黃葡萄球菌感染?”檢驗科里,趙衛國放下了手里的報紙,從眼鏡上方看了出去。門口拿著檢驗報告的檢驗科醫生點了點頭,“是急診科孫立恩醫生下的檢查要求。”

一聽到孫立恩這三個字,趙衛國皺起了眉頭。他摘下了臉上戴著的老花鏡,稍微沉吟了片刻后說道,“把他這個病人的所有檢查結果和資料打印一份給我。”

檢驗科醫生稍微一愣,然后點了點頭。他轉身準備走出趙衛國的辦公室時,趙衛國在他身后又發話了。“檢驗結果兩個小時后再給他。”

大約過了20分鐘,王林的所有檢查結果就出現在了趙衛國的桌子上。他拿起報告大致看了一遍,然后忽然在腎穿刺活檢的結果上停了下來。他臉上的表情非常復雜,既有震驚,也有困惑和一絲嫉恨。

“首診就能確診肺出血腎炎綜合征,而且還培養檢查出了金黃葡萄球菌感染?”他低聲喃喃自語著,然后笑著搖了搖頭,“不知道究竟是他運氣好還是運氣差。”趙衛國的打算很簡單,在醫生確認患者疾病種類后,都會直接開始決定治療。對于肺出血腎炎綜合征而言,最主流也是最有效的治療方案就是免疫抑制和大劑量激素沖擊聯合血液置換。但這些治療手段只要孫立恩敢下,那患者絕對是必死無疑。沒有了免疫系統控制,已經感染了王林肺部的金黃葡萄球菌會在最短時間內要了他的命。

而明明已經要求檢驗科進行細菌培養,但在結果出來以前就轉而進行免疫抑制治療。這絕對算得上是醫療事故——醫生沒有規避已經被預見到的風險。光憑這一點,只要患者死亡,再教唆家屬起訴,他趙衛國就能連手都不臟的把孫立恩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翻身。

如果放在半個月以前,他一定會這么干的。光憑孫立恩挑唆柳平川和自己發生沖突這一條,趙衛國就有心弄死孫立恩。檢驗科一項是他的獨立王國,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里有人撒野是絕對不行的——哪怕來撒野的是副院長。處理不了柳平川,他要是再不把孫立恩打壓下去,他還怎么繼續在檢驗科里維持自己的地位?

但這半個月則不同。武田制藥的小林豐托了好幾層關系,把趙衛國的兒子兒媳都聘入了公司。每個月基本什么都不用干,兩人就能拿到大概600萬日元的薪水。如此豐厚的酬勞當然不是白給,小林豐直接說明了要趙衛國提供孫立恩的所有的檢查和診斷記錄,而且一定要“最精彩的那些”。

小林豐恐怕是打算捧孫立恩了。把這個年輕而且前途無限的小醫生捧上高位,然后為武田搖旗吶喊。這是趙衛國對小林豐一系列行為的最終判斷。他也不得不承認,小林豐的眼力確實不錯。這半個月以來,孫立恩又連續診斷出了很多疑難患者。這次更了不得,他甚至做到了首診確診肺出血腎炎綜合征。

趙衛國的內心其實很矛盾,真要把孫立恩整下去,自己倒是痛快了。可兒子兒媳剛剛到手的工作那是一定會泡湯的。但如果跟著小林豐的指揮棒到處轉,等孫立恩真的站穩了腳跟,誰知道他會不會轉過頭來找自己的麻煩?

又沉吟了一會,趙衛國嘆了口氣,決定自己親自去找孫立恩一趟。萬一他開始了免疫抑制治療,那自己就可以用這份報告賣他一個“隱瞞報告”的人情。要是還沒有,那就正好用這個報告來表現自己對急診科的重視。左右逢源,進退兩得。趙衛國這根老油條就是這個打算。

“一個小時前的血常規報告已經說的很明白了,HB(血紅蛋白)55g/L,我們已經給他輸了八個單位的懸浮紅細胞了。再拖下去人死定了!”袁平安在會議室里朝著孫立恩急道,“檢查結果已經證實了你的猜測,確實是肺出血腎炎綜合征。為什么還不馬上治療?”

“患者WBC(白細胞)數量也在增加,已經到了11.4×109個/L的地步。”孫立恩還在試圖說服袁平安,“他很可能還有其他的問題,目前來看,最大的可能性是有感染。”

帕斯卡爾博士同樣對馬上進行免疫抑制治療持支持態度,“自身免疫系統疾病的患者血液內可能存在有ANGA(抗中性粒細胞抗體),而且雖然很不常見,但是在持續輸入懸浮紅細胞的時候,也有可能導致ANGA在患者體內生成。也就是說,他體內的白細胞水平可能比我們看到的數據更高。在肺灌洗液的檢查結果出來以前,我也建議押后一下免疫抑制治療。等待是值得的。”

周軍則坐在凳子上嘆了口氣,他對孫立恩認真道,“你最近要是有空,真的找個什么寺廟拜一拜吧。百萬分之一的發病率都能讓你碰上,有這個好運氣怎么不見你去買彩票呢?”

“彩票的中獎幾率是兩千一百四十而萬分之一。從數字上來看,比這個患者難上最少二十一倍。”徐有容正在看論文,聽到了周軍的話之后,她面不改色的加了一句進去,“等孫醫生再遇到20次這種病人,他就該去買彩票了。”

孫立恩被這群大佬們懟的喵喵叫,自己一句多余的話都不敢說。反正只要你們別去給王林上糖皮質激素,就算再懟上兩個小時孫立恩也認了——規培醫生的存在價值就是裝孫子被上級醫生懟。履行正常職務的同時還能救回一條人命,這也挺劃算的。

會議室的門忽然被推開了,一個看上去挺精神的中年人從門外闖了進來,他緊張的看了看四周,張嘴問道,“王林的治療開始了沒有?”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