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十六章 阻止(下)

更新時間:2019-05-04  作者:羅三觀.CS
問診要有問診的順序,孫立恩看了一眼那個疼的沒什么力氣的年輕女子,瞇著眼睛問道,“什么時候開始疼的?”

“晚上吃過晚飯以后。”男人回答的速度很快,“醫生,會不會是闌尾炎啊?”

“不太像。”孫立恩皺了皺眉頭,“就是吃過晚飯?你們兩個一起吃的?”

男人搖了搖頭,“我工作很忙,今天下班回家之后才發現她肚子疼的。”

哦豁?孫立恩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面色發白的女人,“你們兩位是……?”

“這是我女朋友。”男人繼續搶先回答道,“醫生,她這是怎么回事?會不會是腸息肉或者腸痙攣?”

孫立恩輕咳了一聲,“如果搜索引擎能看病,那我們可就省事兒多了。”他先低頭開了張單子,羅列了一些常規血液檢查項目。然后把檢查單打印出來交給了男人,“你先去掛號窗口那邊交個費,具體什么問題,我們得先檢查一下才知道。”

男人點了點頭,接過繳費單快步走出了診室。而孫立恩則示意女子在一旁的床上躺下,低聲問道,“現在他人出去了,我有些問題需要問問你。”

趙夢黎皺著眉頭,輕輕嗯了一聲。

“在你肚子疼之前,你有沒有行過房事?”孫立恩盡量用不太容易引起誤解的話提問道,“你現在的癥狀比較像是黃體破裂。可能是由于房事過于……激烈導致的。”

趙夢黎躺在床上,一聲不吭,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孫立恩的提問。

“女士?”孫立恩皺了皺眉頭,他最擔心的是黃體破裂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內出血。她現在臉色慘白,可能只是疼的,但也可能是因為失血過多。如果再加上無法回應提問,那就很可能要把人馬上送到手術室里緊急開腹才行。“您可以聽見我說話么?”

“這里……沒有錄音吧?”趙夢黎側過頭來,看著孫立恩問道,“我和你說的話,你不會告訴我男朋友的對不對?”

“這是醫生的職業要求。”孫立恩一見對方回答了,頓時覺得心里放松了不少。“診室里有錄音和錄像,但是除非有警察或者當事人要求調閱,否則都是保密的。”

趙夢黎重新把頭轉了回去。她看著天花板,半天后答道,“是一個朋友。”

孫立恩琢磨了半天后才反應過來,她這是在回答自己的問題。狀態欄讓他能夠跳過腹部壓痛和反跳痛的診斷,直接確診趙夢黎確實有黃體破裂的癥狀。但她的黃體破裂是否引起了內出血,狀態欄并未提及。雖然一般來說,沒有提及就等于沒有。但秦雅的“孕四周”讓孫立恩決定還是小心一點——萬一狀態欄覺得這個癥狀不是很重要呢?

“接下來是觸診的過程,我會按壓一下您的腹部區域。”醫師性別和患者不同,可能會引發的麻煩有很多。為了盡量避免這些麻煩,對每一個檢查步驟進行提前說明就顯得非常重要了。“請你稍微放松一點,把衣服撩起來,露出疼痛的區域。”

趙夢黎照做了,她的小腹看起來還算正常,腰圍似乎也沒有什么明顯的改變。

“這里會疼么?”孫立恩按了按她的小腹,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患者有明顯的按壓痛和反跳痛。而且叩診下出現了移動性濁音。癥狀提示患者可能有相當容積的腹腔出血現象。出血量至少應該在500ml以上。

為什么狀態欄沒有提示?孫立恩皺起了眉頭,自從獲得狀態欄后,在提示下他的診斷幾乎所向睥睨,沒有什么疾病是狀態欄檢查不出的。可這明顯的腹腔出血,狀態欄怎么會遺漏呢?

孫立恩琢磨了好一會,卻仍然沒有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是時候請場外援助了。孫立恩嘆了口氣,給之前見過的婦科主治醫生馮楚潔打了個電話。

“好,馬上就到。”馮醫生的回答也很利索。現在從晚飯后開始,算是婦科急診的高發時間段。她們的緊張程度不比搶救室的醫生們輕多少。馮楚潔剛剛做完一臺妊娠27周剖腹產手術。她穿著一身洗手服,腳踩拖鞋,一路小跑到了孫立恩的第九診室里。

趙夢黎的男朋友已經交完費回來了。只是被叫來幫忙的護士鐘鈺采血過程受到了一些阻礙,“我不要打針!”能夠一臉淡定接受檢查的趙夢黎一聽說要抽血,頓時變成了一只慌張的兔子。她幾乎是用盡全身力氣抗拒著自己男朋友的勸說。鐘鈺剛剛拿出采血的工具,她就直接縮到了診室的角落里。并且使勁尖叫著表達不滿。

“醫生是為了給你看病啊。”趙夢黎的男朋友苦口婆心的勸著,他對自己女朋友嬌氣而且還蠻不講理的態度早就習慣了。“就抽一點點血,不疼的!”

“我不要打針!”趙夢黎一把拽過檢查床上的枕頭,朝著自己的男朋友劈頭蓋臉砸了下去。直接打飛了他臉上的眼鏡。

“請你配合一點。”孫立恩皺了皺眉頭,正準備再好言相勸兩句,卻聽到馮楚潔喝道,“馬上停下來,否則我們上約束裝置了!”

孫立恩沒想到馮楚潔一出場就是這么一句,不過聽到這話的趙夢黎明顯也有些顧慮,她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診室內稍微安靜了幾秒鐘,趙夢黎隨后又喊了起來,“我不要打針!”

“醫生……”先慫的自然是趙夢黎的那個男朋友。可惜這家伙每天工作加班到這個點,需要面對這樣性格的女朋友不說,頭上還有些綠瑩瑩的顏色。“要不然……您給她抽血之前打點麻藥?”

孫立恩被這個荒唐的建議嗆住了,咳嗽了半天后他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面前這位綠帽男,“她可能有內出血,這一針麻藥下去,人說不定就過去了。”

第九診室折騰了這么久,后面排隊的患者早就等不住了。有個陪著自己老媽來急診的年輕男人在門口偷聽了一陣后,朝著趙夢黎不滿道,“你要是想死那就別做檢查,趕緊讓醫生給其他人看病!內出血會死人的你知不知道?不怕死你就趕緊滾蛋,別耽誤我們的事兒!”

有個明白事理的人在就是好。雖然臉上不能表現出來,可孫立恩卻對這個仗義執言的年輕男人充滿了感激——說得好!

趙夢黎臉上的表情一變再變,最后同意了采血檢查的要求。而一直表現有些奇怪的馮楚潔醫生朝著孫立恩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出來說話。

“怎么了?”孫立恩不動聲色的走出了診室,馮楚潔的表現真的有些奇怪。患者抗拒檢查的事情其實真的挺常見。醫生們一般也就是好言相勸,然后一再說明其中利害關系。死活不肯做檢查的人,只能讓他們簽了知情書后放他們走人。像馮楚潔這樣,直接威脅要上強制措施的醫生基本上不存在。

“這個女的有問題。”馮楚潔壓低了聲音說道,“她這次來又是怎么了?”

孫立恩眨了眨眼睛,確認自己沒聽錯后詫異的答道,“疑似黃體破裂……你認識這個人?”

馮楚潔確實是認識趙夢黎的。兩年前,趙夢黎曾經在婦科門診里大鬧了一通,甚至摸出一把水果刀來,威脅要捅死給自己做手術的馮楚潔。

兩年前,19歲的趙夢黎獨自一人來到婦科門診,要求做流產手術。但她是獨自一人,沒有家屬陪同,甚至連男朋友都不在身邊。沒有家屬簽字,這個手術是不可能實施的。

被拒絕的趙夢黎直接跪了下來,一邊痛哭流涕的痛罵著自己的那個人渣男朋友拋棄了自己。另一邊則苦苦哀求著馮楚潔大發慈悲,幫自己把手術做掉。“我沒錢,我真的不能當媽媽啊!”她這么喊著。

年紀不算很大的馮楚潔連忙把人從地上扶了起來。聽她哭訴完了自己的遭遇后,動了惻隱之心。手術本身其實不算復雜,只是她已經做了四次人流手術,再做可能會對她的生育功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但趙夢黎鐵了心要做手術,在請示過上級醫生和醫務處后,馮楚潔決定特事特辦。在僅有趙夢黎一人簽字的條件下,給她減免了所有的人工費,并且做了這個手術。

本以為自己做了件好事。沒想到剛剛下了臺沒多久,趙夢黎就又找了回來。這次卻不是為了感謝醫生,而是開口要借錢。

是的,趙夢黎在享受了手術費用減免后,又找了回來要找給自己做手術的醫生借錢。“我身上一點錢都沒有了,你借我兩千塊錢生活費吧。”

被這個要求打懵了的馮楚潔愣了好久后,搖頭拒絕了這個提議。“你還年輕,找份工作不算困難。我沒有義務借錢給你。”

沒想到這話剛說完,趙夢黎就直接在診室里撒開了潑。診室臺上的東西被她全扔到了地上,她甚至放話道,“你把我的孩子打掉了,你毀了我這一輩子!要么拿錢來,要么你賠我一個孩子!”

孫立恩聽到這個故事后,和當時拒絕了借錢要求的馮楚潔一樣愣了很久,然后才問道,“后來……你沒叫保衛處來?”

“保衛處和老吳一起來的。”馮楚潔苦笑著搖了搖頭,“她一見警察來了,從包里摸出一把水果刀說要砍人……然后就被老吳他們制服帶走了。”

孫立恩看了看關上門的第九診室,仿佛看到了一個即將發生醫鬧的現場。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