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協和三寶

更新時間:2019-03-06  作者:羅三觀.CS
熱水澆在身上,朱敏華沒過多久就被燙的渾身發紅,大喊痛快。x23us活像是一直被燙熟了的大蝦。

孫立恩做了好一陣心理準備,尋了個離眾人最遠的龍頭沖著澡。累了一天又凍了半宿,熱水這么一洗,渾身的倦意都涌了上來,恨不得趕緊出去倒頭就睡。草草沖了一番后,孫立恩就準備閃人。卻沒想到被渾身發紅的朱敏華叫住了。

“小伙子,沒帶洗發水吧?”朱敏華朝著孫立恩扔過來一個小瓶分裝的洗發水,“我年輕的時候也像你這樣,怎么省事兒怎么來。結果你看看現在……”他低下頭,指了指自己腦袋中間的皮膚,“現在洗頭光用洗發水還不夠,得再用點洗面奶。”

其他幾個洗澡的中年人再次爆發出了捧場的笑聲,孫立恩尷尬的點了點頭,擠了點洗發水洗了個頭。正準備把洗發水還回去的時候,卻又被朱敏華叫住了。

“小伙子你是哪個科的啊?”朱敏華關了水,用白毛巾在身上擦著,“以前沒見過你啊。”

“我……”孫立恩想了想,決定還是實話實說,“我不是協和的醫生。”

“哦?”朱敏華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首都醫科大的?”

“也不是。”孫立恩笑了笑,“我是寧遠第四中心醫院的醫生。來北京出差,半路發現了一個病人,送到協和急診之后袁醫生把他的卡借給我,讓我來洗個澡。”

朱敏華挑了挑眉毛,“急診的袁醫生?袁平安?”他忽然一睜大了眼睛,“那個ahxiii是你送來的?”

“我一開始以為那個病人只是單純的肺梗阻而已。”孫立恩可不想再和朱敏華解釋一遍自己是怎么做診斷的了。于是他決定更換切入點,用力拍一拍協和的馬屁。“協和的醫生果然水平高超,急診剛一接診就發現病人情況有些不對勁。血液內科的醫生一看檢驗單,再問了兩句用藥反應后,就傾向于ahxiii的診斷。診斷目標大膽,診斷過程非常果斷。我雖然只是旁觀了十幾分鐘,但是感覺學習到了很多東西……”

商業互吹嘛,這有什么難的。孫立恩一邊胡吹著,一邊絞盡腦汁夸獎袁平安以及那位血液內科醫生。反正協和這種頂級醫院里基本不會有廢材,就連中庸之輩都不會有多少。都是優秀的醫生,那就使勁夸唄。

“老盧,你看看。我這一瓶洗發水,換回來了五分鐘的表彰發言。”朱敏華倒是沒把孫立恩的夸獎放在心上,他摸著自己頭上的地中海,對著孫立恩道,“袁平安是我的學生。我怎么不知道他這么厲害呢?”

果然,面前這人就是協和的急診科副主任朱教授。孫立恩看到行業大牛,內心深處多少還是有些不安的。他只能繼續夸到,“大概是因為朱教授您對學生的要求太高吧。袁醫生這樣的優秀人才,放在我們院里那肯定是要重點培養的。”

“你這話就很不老實了。”朱敏華直接拆穿了孫立恩的客套話,“小袁當初可是一心想去讀柳平川博士,要不是老柳被你們院里的那個急診主任灌了湯,他也不至于從北京跑到寧遠去!”

孫立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沒敢說自己就是那個擅長灌湯,而且還擅長挖墻腳的急診主任的預備役研究生。但有個問題他已經好奇很久了,“朱教授,您和我們柳副院長很熟?”

“當然熟了。”朱敏華笑道,“老柳以前可是我的直系師兄。他大我三屆,我考進協和的第一天,就是他帶著我熟悉環境的。”

柳平川是北京人,土生土長的北京人。祖上據說還是旗人,家中親屬最遠也就是去過保定。年輕的時候當了兵,在邊疆干了幾年后轉入地方,自己努力考上了那時還叫“中國首都醫科大學”的協和醫學院。

“我就是沒搞懂,柳平川這么一個業務能力優秀,科研能力又強的醫生,在協和當他的神外副主任不好么?跑到寧遠去干什么?”說了沒幾句,朱敏華就開始抱怨起了自己這位老學長,“現在可好,到下面的省市去當個副院長,行政上面的事情一大堆,還要忙著培養學生。自己的科研全都耽誤了。”

老前輩們之間可以相互看不順眼,孫立恩卻根本不敢發表任何意見。他只能時不時點頭表示同意,其他時候大氣都不敢出。

“尤其是最近啊。”朱敏華話鋒一轉,“本來聽說他新招了個博士,霍普金斯的醫學博士。還算有點本事的那種,老柳說要讓她當自己的接班人。”他仿佛是在為老朋友抱不平似的,“居然被你們第四中心醫院的急診給拐走了!跟著一個叫孫什么玩意的規培醫生搞治療團隊!”朱敏華把身上的白毛巾往墻上一甩,打出了“轟!”的一聲巨響。“你們第四中心醫院就算是搞大急診,也不能這么糟蹋人才啊!要是不需要老柳撐場面了,你們讓他回來啊!”

孫立恩也聽得出來,朱敏華應該沒有什么惡意。他只是覺得柳平川可能是在第四中心醫院受了委屈連接班人都被規培拐走了,這還不是受了委屈?只可惜作為“罪魁禍首”,孫立恩卻一句話都不能多說他自己還委屈著呢。我一個規培生,怎么就成徐有容的領導了?

“我這是說了些牢騷話,小伙子你別放在心上。”朱敏華接過了孫立恩遞回來的洗發水瓶,好奇的問道,“說了這么多,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孫立恩張了張嘴,半天后艱難道,“我叫孫立恩。”

“孫立恩……”朱敏華瞇起了眼睛,“你和徐有容很熟吧?”

孫立恩咽了口口水,“朱教授,徐醫生和我一個治療組,那只是權宜之計啊!”

畢竟澡堂里還有很多人,而且大家都沒穿衣服光著屁股。朱敏華到頭來還是沒有做出什么過激的舉動。只不過他卻徹底毀掉了孫立恩晚上在醫院里湊合一晚的打算。

“我聽年輕的醫生們說,孫醫生你診斷很有一手。”朱敏華穿著白大褂走在前面,孫立恩則像個犯了錯的小學生一樣緊跟在后。“既然這么巧,孫醫生來了我們協和,那自然是要好好交流一番的。”

“我已經和袁醫生進行過交流了。”孫立恩苦著臉應道,“協和醫生們的診斷技術,我是很佩服的。”

“誒,孫醫生不要客氣。”朱敏華冷著臉,推開了搶救室的大門。先把自己的手機扔在了值班臺上。然后對著孫立恩道,“平安見識過了你的水平,可我也想看看眼界。擇日不如撞日,正好請孫醫生你來給我們這邊的病人做個會診。”

孫立恩把換下的衣服裝進包里,結果了朱敏華遞過來的病例。“朱醫生……這……”

“只是會診,我想聽聽你的意見。”朱敏華遞過去的病例,是今天剛剛送來的一個急診病人。“放心,這不算非法行醫,就當做是教學活動好了。”

打開病例,孫立恩心里感慨萬千。常聽人說,“協和有三寶,教授、病例、圖書館。”現在自己可算是見到了三寶中的兩樣。就是不知道傳說中保存了協和醫院九十多年來所有病人病例的圖書館是個什么樣子。

協和的病例和第四中心醫院的電子化病例格式基本相同。但只要眼睛沒瞎,就能一眼看出其中的區別來協和的這份病例記錄,竟然密密麻麻的印了快兩頁紙。上面詳盡記錄了一個病人的所有查體報告和檢查結果。孫立恩在翻閱病例的時候,甚至以為自己正在看一部用詞極為嚴謹的小說。

“女性病人,26歲,咽痛4d,發熱伴意識模糊2d。”病例摘要上簡要說明了一下患者的情況。孫立恩暫且合上了記錄本問道,“我能看看病人么?”

朱敏華點了點頭,示意一旁神色有些緊張的袁平安帶著孫立恩去看看病人情況。

“怎么回事?”一離開朱敏華的視線,袁平安就急切的問道,“你怎么碰上朱老板了?”

“朱教授……”孫立恩苦笑道,“朱教授也在洗澡。”

袁平安一拍腦袋,沮喪道,“我怎么忘了今天朱教授也在醫院呢!”

兩人說著話,走過幾張床后,兩人就來到了病人面前,

“陸雪馨,女,26歲,腦脊液蛋白質1720mg/l。”狀態欄可不管這里是不是孫立恩的地盤。它忠實的給出了提示。

1720mg/l孫立恩揉了揉眼睛。正常人的腦脊液蛋白質含量最多不過450mg/l,陸雪馨的指標直接飆出三倍多高。這可是個重要提示。

“基本情況都在病例里面了。”袁平安指了指孫立恩手上的病例,“具體過程可以去找家屬了解,他們現在應該就在外面的候診區。你要問的話,在門口喊一聲就行。”

孫立恩點了點頭,重新看向了那份如同小說一樣的病例。

“患者入院前2d因暈車嘔吐一次,內容以胃容物為主。休息后全身乏力,站立不穩。氣候出現神志不清,回答問題不切題,隨地大小便。被家人送入我院治療。入院體檢體溫為39.7c。有sle病史四年,發病前用硫酸羥氯喹,0.2g/次,2次/日,甲潑尼龍1mg/次/日。”

孫立恩看著病例贊嘆道,“這次可真是……長見識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