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二四章 界心

更新時間:2021-09-09  作者:潭子
虛乘最近特別的閑,除了徒弟阿菇娜偶爾跑過來,基本就沒其他人來了。

他一點也不急,因為沒人到他這里,說明一切都是正常的,如果徒弟也不來……

想到徒弟嬌俏哄他,然后又時不時跟他鬧脾氣的樣子,虛乘的臉上忍不住的帶了點笑意。

徒弟和別人到底是不一樣的。

哪怕沒有養在身邊,但是有,跟沒有完全不一樣。

最起碼,如今的他,不用一天到晚坐在樹下摩挲棋子。

拍拍身下,軟和的錦褥……甚得他心。

做為人族唯一的圣者,他已經自持了很多很多年,所以一切不必要的外物,似乎都不在他的心里了。

但是……

虛乘有時候,會忍不住的傷心,因為曾經的他,不是這樣的。

哪怕當了圣者,他也愛酒愛茶,愛曾經不得志時,所有沒吃過的東西。

銀月在的時候,他們師徒搜羅了世間美味,一起避著人,吃吃喝喝,那時,何其快哉!

可徒弟不在了。

所以一切就又都沒了。

當然,他也一直努力的想要忘了那一切,把那個放浪形骸的他,和徒弟銀月一起,封進記憶的深處。

后來的很多很多年,他都成功了。

他也好像真的忘了那一切,直到仙桃園成了佐蒙人的駐地。

虛乘閉著眼睛,躺在錦褥上。

放了安畫,人族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怪他。

徒弟阿菇娜就是在那種情況下,第一次跑到這里,跟他吵架的。

他不在乎別人怎么想他,一個安畫而已。圣尊不管班二奇,只救他自己的徒弟,佐蒙人族里,必起禍端。

殺安畫,固然能快一時之心,可是……必要跟圣尊正面死磕。

虛乘不想跟他死磕。

這世上的路,千千萬,非要去走一條,帶著一方世界同歸于盡的路,是最愚蠢的。

虛乘很滿意兩家現在的樣子。

他翻個身,正要趁著現在閑適,夢會周公,突然心中一跳,好像感覺到了什么。

圣尊來了?

又為干什么?

虛乘都沒來得及從榻上起來,就兩手輕抹。

朦朧的靈霧淡去,仙盟坊市整個地顯現了出來,刑堂方向,那巨大的靈氣漩渦最先印入眼簾,不過,最最吸引他的卻不是那個東西,而是一道直沖天際的玄光。

虛乘心下一頓,到底抬手在額頭一拍,兩眼神光湛然,好像也看進了林蹊的心魔劫。

不過,他被更快的排斥了出來。

雖然只是瞥了一眼,可是,那個地方,他還有非常深刻的印象。

那是混沌巨魔人的新生宇宙啊!

林蹊……

林蹊的心魔劫,怎么會跑到那里去?

雖然在卦之一道上,遠遠比不上百年一卦的神算子,可是研究了這么多年,還有是些成效的。

虛乘轉到樹下,拿著三片玉色龜甲,非常小心地撒了下去。

陸靈蹊成功晉階玉仙,心情卻沒有多好。

“主兒,你干涉我的心魔劫沒?”

“……沒啊!”

青主兒可不敢在雷海里出現,所以,這些年,一直都老實的扎根在空間,“你的心魔劫,又有問題?”

“有一點,回頭跟你說。”

靈氣漏斗正在隆隆而下,陸靈蹊也顧不得再多說什么,兩個丹田的仙嬰,都小臉嚴肅,要把這海量靈氣全都留下。

看到那靈氣漏斗在停頓數息后,比正常速度更快的縮小,祝紅琳微松一口氣。

心魔劫應該是過了。

有的人的心魔劫,會在仙嬰完全晉階之后,但有的人會兩者并齊。

剛剛有近七息時間的停頓,應該是齊頭并進。

金仙的法力,重新回歸身體,她腿也不軟了,心也不慌了,終于后知后覺地捂了自己的儲物戒指。

剛剛她許了什么愿啊?

十萬仙石,她瘋了嗎?

她這么窮。

祝紅琳欲哭無淚。

“去,”她吩咐也在緊張徒弟晉階的執事弟子,“給宗里傳信,告訴宗主,他義女林蹊成功晉階玉仙。”

“是!”

這是大喜事。

執事弟子眉開眼笑地直奔天音閣。

所以,沒多大一會,不僅余求知道了,木老道和敖海也知道了。

“靈蹊晉階?”

敖海扯著師父木老道,童音清亮,“那就對了,一定是她的心魔劫觸動了什么。上一次她在我們云天海閣,就觸動了天地酬功的悟境劫。”

可惜,那悟境劫被虛乘和圣尊的打斗破壞了。

“師父,我們一起到那邊看看吧!”

身為云海之靈,他好像感覺到了什么。

“……那就去看看!”

木老道很疼小徒弟,在小徒弟面前,一點原則都沒。

“師父,給我一把頭發。”

敖海朝木老道伸手,“回頭洗洗給林蹊當茶喝。”

余求瞪大了眼睛,看到自家的師父真的在頭上薅了一把,那感覺真是一言難盡,“師父,也給我一把頭發吧,”他大著膽子,厚著臉皮,“回頭洗洗,我和呦呦當茶喝。”

“不行,師父的頭再薅,就要禿了。”

敖海常薅師父的頭發,“呦呦那里有好多了,師兄,你要喝茶,找呦呦要吧!”

“對對對!”

木老道差點就又伸手了,聞言忙縮了回來,“呦呦那里,我給了不少,你找呦呦要去。”

余求慢慢的把手縮了回來,“師父,仙盟那里,我去就行了,師弟還小,您帶他在宗里吧!”

說完這話,他都不管師父同沒同意,就把師弟敖海剛撈到手的樹葉搶了過來,“我替你送給靈蹊。”

“師兄!”

敖海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帶我一個吧!”他可憐巴巴地仰著小腦袋,“大不了,大不了……,師父的頭發,我分你一半兒。”

這還差不多。

余求摸摸他的小腦袋,“那就走吧,師父,您去不去?”

木老道:“……”

他抹了一把老臉,“去,現在就去。”

好長一段時間沒看到靈蹊了,他也惦記呢。

小丫頭晉階了玉仙,仙界與佐蒙人在某些地方,恐怕會有一段時間的不太平。

他這個老頭子,得去給她鎮個場子。

三個人從傳送陣趕到了仙盟坊市,正在猶豫要先去找祝紅琳,還是先去刑堂的時候,就聽到有人在呼號,“快快快,云天海閣祝前輩在撒喜錢,去晚了就沒了。”

“真的假的?”

一群原本想要做他們生意的小散修,顧不得他們,一齊沖向那個急著要走的家伙。

“當然是真的,我弟正好在那邊,他說了三句吉祥話,得了三十多塊仙石呢。”

啊啊啊!

一群小修,一齊往云天海閣的駐地沖去。

“快快快,我也去討點喜錢。”

敖海顧不得師父師兄,也急急的往那邊跑。

他的輩份大,一群師兄師姐不干人事,今天這個收徒,明天那個有喜,他要是不多賺點,光見面禮,都能把他弄成窮光蛋。

所以,為了開支正常,很多時候,他這邊給了見面禮,就又去和門下的一群小弟子搶喜錢。

他搶喜錢最厲害了。

為了他的喜錢,敖海果斷忘了他要到這里的主要原因。

木老道和余求到的時候,敖海不要臉的,已經從祝紅琳手上賺了五百多仙石。

他的喜錢討的最多,哪怕外面已經有很多小孩子在嘀咕,他討了那么多,怎么還沒被趕出來。

“師姐,還有嗎?”

“……啊?剩下的,等靈蹊過來,再一起撒。”

祝紅琳顧不得這個小蘿卜頭,迎向木老道和余求,“師叔,原來真的是您來了?”

“唔,這么大的喜事,當然要來!”

木老道摸摸小徒弟的腦袋,“走吧,我們去刑堂。”

他們往刑堂去的時候,星空之上,虛乘已經把圣尊堵在了一片隕石之中。

“這里不歡迎你。”

“呵呵!老夫知道。”

圣尊笑笑,“不過,虛乘,你該知道,老夫此來何意。”

何意?

虛乘的眼睛一瞇,“那你也該知道,老夫不會同意的。”

“同不同意,你我恐怕都做不得主了。”

圣尊臉上的笑意就沒落下過,“林蹊的心魔劫,不在這方宇宙。”

他也看了一眼呢。

沒想到啊!

“當年,老夫亦聽世尊說過,這方宇宙的起源之地,在天淵七界,可是,那里被混沌巨魔人所誤,最終界心未能成長起來,便宜了現在的仙界。”

圣尊笑得非常暢意,“這方宇宙,其實是有兩個界心吧?”雖然,他并不知道具體的,但是,透過種種,還是能猜出一點的。

“我就說,混沌巨魔人的那方新生宇宙,怎么那么古怪呢,當年天淵七界自然蘊生的界心,其實是在他們手上,他們……帶到了那方新生宇宙吧?”

虛乘的面色鐵青。

他現在也懷疑這一點。

心驚那些人的膽大妄為時,此卻,卻又不得不兜著點。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這都不關閣下的事。”

“哈哈哈!”圣尊大笑,“怎么不管老夫的事呢?老夫現在也是這方宇宙的圣者,所有有損這方宇宙的事,老夫都有權力過問一二。”

“這方宇宙的界心,現在在仙界。”

他一直守衛著那里呢。

虛乘面色非常不好看,“天淵七界曾經的界心沒有成長起來,那就不算界心,混沌巨魔人怎么做,如何做,都已是過去事。

老夫勸閣下,最好悠著點。

天地有因果,如今,你們正處于承果之時,再行豎敵……,小心天降大難。”

“怎么是豎敵?”

圣尊笑呵呵的,“天淵七界,當年就是被你們放棄的,那么老夫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它根本就不算這方宇宙的界域。”

如果能把天淵七界分割出去,那么,所謂的天地因果,必會弱上十倍。

“你的理解……”

虛乘臉色鐵青,“那就是放屁,天淵七界的修士,飛升是我們仙界,怎么就不是這方守宙的界域?

如果不是,又如何會飛升到這邊來?

圣尊,勸你一句,若是想做夢,就回去閉閉眼。若是想做大夢……,就回去把眼睛閉上一個月。”

做夢能來得更快點嗎?

圣尊笑了,“虛乘,你假模假式個什么?林蹊的這一次心魔劫,亦是天地酬功的預知劫吧?

上一次,她被我們打斷了悟境劫,這一次,她又被我們打斷了預知劫。”

這老混蛋,一定是在銀月那里嘗到了甜頭,想在林蹊這里也跟著沾上點光。

要不然,他怎么會窺進林蹊的心魔劫里?

若不是他也窺了進去,林蹊的這次預知劫,不會消失的那么快。

“老夫窺她,是因為,老夫與她有敵,你呢?你好好的窺她做什么?”

虛乘:“……”

他沒想過去窺,只是若有所感的隨手而為。

“閣下的動作太大了。”虛乘冷哼一聲,“當老夫是瞎子嗎?”

“哈哈哈!”

圣尊大笑,“你不是瞎子,所以,你也窺了進去。”要不是他們兩個的動兒大了點,林蹊應該能看出點什么的。

他很高興,又把這天地酬功打斷了。

“虛乘,林蹊的心魔劫在那方新生宇宙,這是事實吧?她沒去過那里,更是事實吧?她其實不算是飛升仙界,老夫記得,她是在刑堂晉階天仙的。”

圣尊認為,與天淵七界天道有莫大關聯的某人,如果真要飛升的話,可能不是仙界。

“天淵七界自得食靈蜿蟲以來,發展迅猛,虛乘,你有沒有想過,沒了混沌巨魔人的破壞,那里的天道還在下意識的尋找它自己的界心?”

虛乘微瞇了眼睛,不讓對方看到他的真正心思。

天淵七界從這方宇宙的起源地,變成這方宇宙的附屬小界,本身就是有問題的。

徒弟銀月跟他說過這事。

元爻也說過。

這些年來,他也按著元爻給的一點線索,請一庸一行人努力的跟混沌巨魔人換混沌之晶,想要幫他們做些什么。

但是……

他從沒想過,要把天淵七界分割出去。

“這些都是你的猜測。”

虛乘死盯笑咪咪的圣尊,“圣尊,你以為你是世尊嗎?老夫是躺贏的圣者,其實,你也差不多。

沒了世尊,你的所有判斷,十個里,至少有七個,是錯誤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