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二零章 嗷嗚

更新時間:2021-09-05  作者:潭子
柳酒兒和尚仙似乎是閑適的離開,但事實上,兩人眼中,都帶了抹深深的凝重。

“剛剛那洪成志應該是殺人了。”尚仙當掌門多年,偶爾還要替閉關的南佳人干暗門的活,眼光何等毒辣,“他身上的殺氣還未完全收斂,”他傳音給師妹,“酒兒,幸虧你機靈。”

難得,一向笨笨的師妹在生死關頭,能有如此急智。

“……我不知道他有沒有殺人,但是看到他時,感覺很可怕!”

柳酒兒心有余悸,“師兄,洪成志也許還要害人,我們請祝前輩吧!”

原以為,弄了假面的洪成志會低調做人。

可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

生死關頭,他能拋棄同盟,拋棄諸多族人,只為早一步搬空洪家庫房,顯然,為了錢財,此人已經到了不擇手段的時候。

人家又是金仙大修,瞅著空子,埋伏在小巷這類的地方,殺玉仙,殺天仙……

“你給祝前輩傳信,我給……給阿菇娜傳信,請她請他靠譜的金仙大修來。”

洪成志是金仙大修,找普通的巡察堵人,不僅會打草驚蛇,可能還會讓大家把命送了。

尚仙一邊給阿菇娜傳信,一邊又把主意打到了采薇身上。

無靈四兒,養在她那里。

“給采薇師姐傳信,就說我們遇險了。”

柳酒兒手一抖,不過師兄嚴厲的樣子有些嚇人,雖然感覺這樣嚇采薇師姐,事后她會很倒霉,此時也只能老老實實地傳信。

離開的洪成志干了一小票,心中稍有點美,就沒那么急地殺早是甕中之鱉的小東西。

沒了主人,他或許可以改變它的記憶,強力契約……

畢竟能那么快的察覺危險,給主人報信,小家伙還是有點過人之處的。

洪成志一邊慢慢轉著,一邊打自己的小九九。

不過,沒多大一會,他就有些不安地回頭看了一眼。

剛殺的人……

洪成志沒有猶豫地縮地成寸,從一個又一個的小巷穿梭,跑過十一條街道。

眼見前面就是長勝街,他很自然地放緩腳步,好像沒事人一般,慢悠悠地又穿行在長勝街上。

采薇腳步匆匆,與洪成志擦肩而過的瞬間,突然感覺到什么。

她就是要抄近路到上德街的。

這人?

“四兒!”

“嘰嘰”

洪成志感覺到此女與他錯肩而過時的那一抹詫異、驚怒,才要回頭看看她是怎么回事,耳邊突然傳來的聲音,讓他心下一跳,忙不惜一切地一掌拍出。

丹爐與其相撞一處,發出沉悶的聲響。

洪成志和采薇都不約而同地退后了一步。

左近的修士連忙有多遠避多遠。

“你是……”

身上的靈力在出掌的瞬間,突然一下子沒了,聯想到林蹊的太虛咒蟲,洪成志的額上都有些冒汗。

但是,此女好像又不是林蹊,林蹊身上不會有丹藥的清香。

此女是個煉丹師。

“別管我是誰,交出我家踏雪。”

踏雪?

洪成志想到什么,心中罵娘的時候,面色倒是沒什么變化,“在下蔣柱山,人稱保山蔣山神,不知道友在說什么。”

他厲聲大喝,“倒是你……,用了什么毒丹,害我等俱都沒了靈力?”

“對啊,我的靈力!”

“妖女,你用了什么……”

叫囂的聲音,以及眾人圍來的腳步,在一只小小的蝴蝶飛起的時候,一起頓住。

太虛咒蟲?

驚駭后退的不是一個兩個。

這世上,能把太虛咒蟲帶出棺材坳,能把它們收為己用的,只有林蹊。

此女……

哪怕很多人都知道保山蔣山神,知道他是散修中的大好人,可是……天淵七界的飛升修士,到目前為止,還從未與人交惡。

連風門都幫著天下堂殺了一個佐蒙金仙,此女這么突然的與蔣山神對上……

洪成志沒想到,只是一個猶豫,他就走不了了。

“在下千道宗采薇。”

采薇大袖微甩,讓無靈四兒進到她袖里的小房間,“我不管你是什么,交出踏雪。”

什么踏雪?

圍觀的修士,緊緊盯著他們倆。

采薇沒時間在這里跟他慢慢耗,仗著喊四兒的時候,以靈力堵了耳朵,靈氣未失,直接兩手微撕,想要撕開他法衣鼓囊的部位。

可是,洪成志豈是一般人?

能帶著洪家走到如今的他,當然不止是法修。

一拳搗開扯來的氣勁,他大聲道:“仗著林蹊,你如此隨意的動用太虛咒蟲,當這坊市是你家嗎?”

似乎也有點理呢。

沒了靈氣的十多人,一齊看向好像清秀柔弱的采薇。

此女雖然面有急色,但目光清正,似乎不是那等不講理的人。

洪成志耳聽六路,眼觀八方,當然看懂了他們的意思,氣得想破口大罵,“蔣某不知道你說的什么踏雪不踏雪,蔣某只是在一個老修手中低價買了一個靈獸袋,那是蔣某花錢買的,想要強搶……,那是做夢。”

這個身份,就這么廢了,是他沒想到的。

但此時,只能巴著這個身份,拖延一點時間,把此女糊弄走。

只要把她糊弄走,他馬上變個樣子離開仙盟坊市。

“老修?”

采薇面色一變,向前欺上一步,“你知道踏雪跟的是什么人嗎?刑堂暗衛影六。麻煩哪位道友速請左近刑堂巡察,看住他。”

什么?

雖然眾人很想相信蔣山神,但是,林蹊和刑堂更讓他們信賴。

尤其這采薇還主動要大家請刑堂巡察。

“我懶得理你!”

洪成志哪還不知道,今天這事難以善了了,“不相信我蔣山神的,請與我一起去找刑堂巡察。”

他看到了一個可以救命的人,“傅道友……”

傅子璨正好奇地看向這邊的熱鬧,聞言發現是巴結他好幾次,很有點貨的蔣山神,不由笑了,擺擺手道:“老蔣,你這是怎么啦?”

“別提了,遇到了一個瘋子。”

洪成志大踏步迎向擠進來的傅子璨,“你幫我評評理!”

傅子璨笑著看向擰著眉的采薇,“老蔣就是個不解風情的……”

話,他突然說不出來了,因為脖子被洪成志掐住了。

“都給我讓開道,否則我死……他也死。”

“老蔣,你……”

“閉嘴!”

說話間,洪成志塞在傅子璨懷間的左手掌勁化刀,直接捅了進去,“知道他是誰吧?一庸的愛子,萬壽宗傅清容的寶貝蛋。”

街頭,天下堂的一隊巡察正快速地往這里開來。

“都給我讓開,誰不讓……,他死了,你們都得陪葬。”

“別……都別過來。”

傅子璨腹間巨痛,他已經感覺有熱熱濕濕的東西從巨痛的地方流出來了,“放,放我們走。”

爹娘給他的諸多保命之物,有好幾件特別的,但是,他現在不敢啟用,因為這姓蔣的手,好像摳進傷口里了。

真要亂動,他的命……

傅子璨都要哭了,“老蔣,有話好好說。我……我什么都答應你。”

“答應就好。”

洪成志把傅子璨的身體緊緊箍著,任誰都能看得出來,他的右手稍一用力,就能把傅子璨的腦袋擰下來。

至于另一只手……

看到傅子璨衣襟間大量滲血,任誰都可以想象他的狠勁。

人群不由自主地退開一條道。

可是采薇沒辦法讓他們走,‘嗡’的一聲,碧玉爐就擋到了他們要撤的那條道上,“交出踏雪!”

事情轉變的有些突然。

采薇也沒想到,她只是一個猶豫,就出了這么大的紕漏,“否則……,我隨你們一起死。”

什么?

洪成志臉上一陣扭曲,傅子璨很倒霉,“啊”他腹中的腸子好像被揪住了,“不要,不要,我賠你的踏雪。”

不管那踏雪是什么,他爹他娘都能幫他賠出來。

“不要揪我腸子。”

傅子璨慘白的臉上,涕淚橫流。

“老子不介意你陪我一起死。”

洪成志才不管周圍向他這里匯聚的神識探查,“可惜呀,你要先問問他,愿不愿意。”

“不愿意!”

傅子璨祈求采薇,“求求你,不管是什么,我爹娘都會賠啊,放我們走,放我們走啊……”

采薇沒法退。

傅子璨的身份她知道,但是踏雪……,她絕對不能放棄。

落到如此兇人手中,她要是不管踏雪,踏雪還有命嗎?

小家伙自跟林蹊以來,幾次助她。

更是小小年紀,就跑刑堂給林蹊賺錢,要養她爺爺。

雖然沒有記入千道宗,可是,小家伙已經把千道宗的師長,當成他的師長來孝敬了。

就是她,都被他喊一聲師姐。

“踏雪不是什么人都能賠得起的。”

采薇微不可察地看了一眼擠在人群里,據說遇險的師弟師妹,松口氣的同時,又氣得要死,“蔣山神,你拿傅子璨,不就是想活命嗎?”

到了這時,她哪還不知道,這所謂的蔣山神真正身份是誰?

“放了踏雪,你怎么逃,我不管,不放……,除非我死。”

誰都沒想到,她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洪成志臉上扭曲得厲害。

但是,遇到這種一根筋的……

看到她臉上的憤然、決絕,他愣是說不出其他的威脅話來。

那個踏雪,他想挫骨揚灰。

要不是那小東西,他怎么會落到如此地步?

可不放……

身后的玉爐沉聲震響,似乎是不耐煩了。

圍在此間的修士,都被她嚇住了。

“……傅子璨,把我懷中的靈獸袋扯出來。”

洪成志自認是個狠人,可是逃命關頭,遇到這種一根筋的另類狠人,他也沒有半點辦法,“采薇是吧?我記住你了。”

千道宗的人,又有林蹊的靈寵太虛咒蟲,顯然是很得她的愛戴。

洪成志太氣安畫和成康了。

這么重要的人物,那兩個混蛋似乎都不知道。

他們要是早知道,肯定會有資料給他的。

早點把資料給他,讓他對采薇有點認識,怎么也不會如此背動。

“給!”

傅子璨抖著手,在洪成志微縮肚皮的時候,反手從他的懷里,把裝著踏雪的靈獸袋扯了出來。

采薇一把吸過,“踏雪!”

“師姐!”

踏雪大哭著飛出來,“影六死了,就是他殺的。”

小小的人兒在采薇俯身要抱他的時候,‘嗷嗚’一聲,化成了一只威風凜凜的銀狼,“嗷”

淚水在眼中打轉,他一爪子把它拍掉,死死盯著洪成志,“嗷嗚”

恰在此時,兩道灰影閃過。

有一絲恍惚的洪成志瞬間警覺,一把扯出溫臭的腸子,“都給我住手。”

洪成志自以為能逼退可能的危險,卻沒想右臂一涼一痛間,左手腕也是一痛,緊跟著懷里的人就是一輕。

卻是追蹤而至童蘭和影三、影九一齊出手了。

“嗷嗚”

踏雪的這一聲叫,剛剛喊出,隱在人后的陸靈蹊一下子暴起,狠狠一拳砸向洪成志。

她也來了。

雖然走了一些彎路,可是,她還是趕來了。

嘭嘭嘭

連著數拳,勉強還手的洪成志,被生生地砸倒在踏雪面前。

“嗷嗚”

踏雪的狼爪子沒有半點猶豫地拍向洪成志的腦袋。

洪成志努力一個翻身,左臉上卻被抓下一爪子皮肉。

影三一腳踹來,把不顧左臂骨頭都戳出來的洪成志,再次踹倒在踏雪面前。

“嗷嗚”

踏雪知道只憑他自己,是咬不死這個人的。

所以,又是一爪子,死命地拍到了他的下身處。

“啊”

洪成志終于發出了一聲慘叫。

他弓著身體,想要用手捂住下身,可是,右臂沒了,左臂也沒了手。

鮮血淋漓的左臂想要捂一捂那里,減輕那里的痛,影三一掌拍到他的脊柱處。

咔咔咔

一陣骨響。

蹦跳著慘叫的洪成志一下子好像變成了沒骨頭的人般,軟倒于地,“啊啊啊”

可恨他堂堂金仙大修,把萬壽宗和太疏宗玩于股掌之上,卻……卻被他們如此羞辱。

洪成志怒目慘叫的時候,恨不能喝他們的血,吃他們的肉。

“嗷嗚”

踏雪的爪子又一下拍到了他的肚腹處,這一次,他用盡了全力。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