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五五章 太虛咒蟲

更新時間:2021-06-28  作者:潭子
老熟人?

瞅到以靈氣兜著腿腳蹦的簡野王,陸靈蹊有些想笑。

太虛咒蟲還是挺有意思的,咒人家的腿腳,回頭打起來,她可方便了。

她等著他進陣。

進陣了,他們就是你死我活,不進陣……

陸靈蹊一動未動,心里很清楚,沒有九方機樞陣,沒有其他的金仙大修幫忙,她想殺一個金仙大修……

還不如洗洗睡了,做個夢實在。

未來很長,犯不著現在冒險。

她不想冒險,簡野王當然更不想。

但是,圣尊在看著呢。

自從確定圣尊的神識附在自己的后背,他再不敢隨便后瞄,連心跳都要注意著。

很多年前,他們都歸世尊管。

圣尊……

甚為威儀!

幾乎從未真正管過族中事務。

現在世尊倒下,圣尊接管,一來他就被打了一千三百打神鞭。

雖然一月一百,給了神魂一定的恢復時間,可這十三個月打下來,現在就是面子光,這一條命,已經有半條不是他的。

最近一段時間,他和路恒做巡察的時候,都是主動避著人族武曉芹那些人的。

這里?

簡野王并不知道,圣尊的那絲神識早給他擋災,被太虛咒蟲暫時咒成了一截枯枝,掉在半道上。

他的神魂有傷,這里又地域特殊,萬一對方真是林蹊……

簡野王干干的咽了一口吐沫。

那是個真正的狠人。

連殺游天祜三人,天下堂那邊有獎勵,隨便幾張劍符什么的,配合她的九方機樞陣……

簡野王覺得,真要那樣的話,他可能先保不住這條命。

啪……!

不能進,也不能跑,還要防著太虛咒蟲,沒辦法下,簡野王抬手吸過一塊石頭,就那么呼嘯著扔向靈氣匯聚的地方。

你不是會藏嗎?

我打你的靈寵,看你還藏不藏?

陸靈蹊確實沒想到,堂堂金仙大修會弄這樣下作的一招。

青主兒在晉階呢。

朝她動手,看在實力懸殊甚多的地方,她忍一忍也就過去了,可是朝正在晉階的青主兒出手……

曲指間,一顆靈氣團借著九方機樞陣的幻道,提前迎向了那顆石頭。

不過簡野王是什么人?

這一招有效,他還要想其他的撤嗎?

眼見那老混蛋一下子吸過一把碎石塊,陸靈蹊哪里敢怠慢?

咻咻咻咻咻

借用幻道,一邊用踢出去的靈氣團把飛向青主兒的石頭包住,讓它們緩著點落地,一邊把多余的兩顆靈氣團扔到了簡野王的身旁不遠處。

兩聲炸響,瞬間讓原本沒發現他的太虛咒蟲炸了窩。

嘶嘶嘶嘶

第一聲蟲鳴入耳的時候,簡野王顧不得把他要天花散花的石頭往那叢藤草處扔了,他不惜一切的想要把所有石頭都砸到那些盯上來的破蟲身上,想要把它們都活活砸死。

可是,被他靈力提起來的大大小小石塊,雖然鋪滿了大片天空,他卻扔不出去了。

他的靈力也在這一瞬間失靈。

遠遠的,布好迷蹤陣,注意這邊的舒文芳看到那飛起來的大片石子,先是往前移了一點,然后又迅速后退,看著又像要往后扔,但是,就在她以為它們要被扔出去的時候,它們卻都停在當空,然后好像山崩一般,直直落下。

當底是兩方靈力動了個旗鼓相當,還是被咒蟲咒沒了靈力?

如果是咒沒了靈力……

沒靈力的一方,定然兇多吉少了。

發現自己兇多吉少的簡野王簡直要瘋了。

這等危險之地,圣尊怎么能叫他來冒險?

他堂堂金仙,在他眼里是什么?

簡野王顧不得砸下來的石雨,顧不得自己石化的腿腳,努力蹦著想要往外逃。

此時再不逃,不管陣中的是誰,隨便一劍……

聽到那恐怖的聲音,簡野王駭得面無血色。

但是,他真的跑不起來。

沒了靈力,又被石化了腿腳,他都顧不得自己正在漲大的半邊臉以及突然變出來的象鼻子,努力的往旁邊蹦。

“圣尊,救命啊!”

他大吼一聲,在劍氣撲來之際,連忙往邊上一趴。

地面犁出一條長溝,一片紅紅的花瓣飄在面前,看著……

簡野王瞪大了眼睛。

卟卟卟

還沒等他轉頭確定是不是林蹊,片片紅艷的花瓣就飛在他的身邊。

果然是十面埋伏,也只能是十面埋伏。

雖然變了色……

簡野王絕望的以為自己必死之際,一長綾從遠方飛來,‘咻’的一下卷住了面目全非的他,硬生生地把他拖了出去。

“救我!”

看到包傳素的那一刻,簡野王終于放心的暈了過去。

陸靈蹊沒想到,就差了那么幾息,她就要試探出簡野王死點了,他還能被救走。

扣在手邊的劍符到底沒有扔出去。

那趕來的女修,應該就是師伯所說的佐蒙金仙包傳素。

佐蒙人那邊,女修相對比男修少很多很多。

這包傳素人狠話不多,她要敢再停那么十分之一息,陸靈蹊都不介意用仙盟獎勵的劍符試那么一下子。

可惜,她跑得太快了。

沒有一點停留,卷住簡野王,‘嗖’的一下就把他弄走了。

陸靈蹊小小的嘆了一口的氣,又悄沒聲息的在陣中隱了下來。

“……果然是林蹊?”

被圣尊急切扔過來的包傳素弄醒可憐巴巴的簡野王,“看清楚她的靈寵沒?”

怪不得上次圍殺游天祜三人,一點也沒耽擱,原來是有木系靈寵在幫她添回大陣所需的仙石。

包傳素的面色非常不好看,“你就沒有一點警覺嗎?”實在是太蠢了,蠢得不可原諒。

“……我……我……”

簡野王才委屈呢。

他怎么沒警覺?

他要是沒警覺,早進她的大陣了。

臭丫頭肯定又在那里布下了九方機樞大陣。

他聰明的沒有進去。

“確實是林蹊,那花雨的顏色雖然變了,但是,絕對是她。”

雖然他都沒有看到她。

簡野王又懼又憋屈,“她的靈寵……,我沒敢靠近,那里應該也被布了九方機樞陣,我原本想試探著扔幾塊石頭看看,應劫的木精,誰知道……”

誰知道,就捅了馬蜂窩。

“她藏得太好了,九方機樞陣應該也有隱藏之效,要不然太虛咒蟲不可能只看到我,沒看到她的。”

“這么說,你沒看到她的木精靈寵?”

沒有比這更讓人氣憤的事了。

自林蹊傳名以來,他們在林蹊身上,下了多少工夫?

可笑的是,居然這么多年才知道,她另有木精靈寵。

“……看到了一些,那里有草有藤,還有幾株棺材坳特有的紫華龍芝。”

“紫華龍芝你就不要說了,你就說那草和藤,什么樣吧?”

“……說是說不清的。”

簡野王自認沒有那么好的表達能力,“你等我兩個時辰,兩個時辰后恢復了靈力,就靈力給你完完全全的凝出來。”

包傳素輕輕一嘆。

是她強求了,“你的儲物戒指沒了,這是元氣丹,回頭……有了再還我。”

她搶他的時候,他的兩條手臂,都恰好被那紅色花雨斬斷,沒來得及粘合。

但元氣丹于他們佐蒙人非常重要,哪怕他們這些金仙大修,也要三年才能有一顆,包傳素實在大方不起來。

“好!多謝!”

簡野王服下元氣丹,突然想到什么,“糟了,圣尊有一絲神識跟我一起進了棺材坳,他……”

“你以為,我怎么會這么及時的出平,并且救下你?”

包傳素回望棺材坳方和同,“就是圣尊發現不對,及時把我移過來,救下你的。”

簡野王并不感激。

若不是他逼著,他怎么會遭此大難?

他明明知道,棺材坳里的太虛咒蟲不好惹。

林蹊能進去,是因為她有一個木精靈寵。

有木精靈寵幫她掩飾行藏,哪怕走在太虛咒蟲面前,它們只怕也是認不出的。

“……多謝道友,多謝圣尊!”

場面話還是要說的,簡野王看著自己因為石化,沒被斬斷的腿腳,聲音暗啞的很,“林蹊……林蹊肯定要從那里出來的,她的木精靈寵能替她掩飾一時,不能替她掩飾一世。”

他咽不下這口氣,“我們能不能如今左近的族人,讓他們從外圍騷擾太虛咒蟲?只要能讓它們騷動起來,或許它們就會瞎貓碰到死耗子,咒上她一下兩下?”

只要如他般被咒了,她就得拼死逃命。

“到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了。”

他的儲物戒指肯定落在她手上了。

那是他積攢了一輩了身家,“我……我親自在這里看著。”

只要她敢出來,他就敢不惜一切的殺了她。

簡野王太恨了。

雖然他最應該恨的是圣尊,但是……

圣尊他不敢恨,那就只能恨林蹊。

沒有九方機樞大陣,沒有人族這邊的金仙,她再厲害,又能厲害到哪里去?

神魂有傷,現在元氣又大傷,再丟了自己的儲物戒指,簡野王都懷疑,再遇到什么事,他的修為要下落到玉仙了。

“放心,成康他們正在趕來的路上。”

但事實上,成康不想來。

在他盡力交好下的陳道一和俞玄志也不想來。

可惜,他們雖然制了跟人族修士撞一塊的戲碼,卻也并不敢太耽擱時間。

他們可以遲來一步,卻不能不來。

三人原以來,等他們來的時候,林蹊已經走了,卻沒想……

“召集族人圍殺林蹊的可能性并不大。”

成康很理智,“她手上有云天海閣的飛云障,如果讓她發現,我們有這么多人在堵著她,肯定會利用飛云障瞬移萬里之外。

而且……

安畫給我傳來的消息,天下堂那邊,上一次獎勵了不少好東西,里面最起碼有十張保命仙符。”

人族又不傻!

他們死盯林蹊,哪怕原來不喜林蹊的仙盟長老,本著保林蹊,就是給他們找麻煩的心理,也會多給她一些保命之物。

“讓太虛咒蟲騷動起來的法子雖然不錯,但是……”

成康避開簡野王眼睛,接著道:“太虛咒蟲是可以飛出棺材坳的。”

萬一個不好,是他們倒霉……

成康舍不得自己的這條命,“林蹊有木精靈寵可以幫著遮掩一二,我們可什么都沒有。”

簡野王感受到這三個小輩的目光,心下怒得很,“那我們就這么算了?”他的目光陰狠,“成康,你別忘了,她是你的試煉對象。

你看著她從結丹到元嬰,從元嬰到化神,又從化神到天仙……”

這混蛋是圣尊的徒弟,簡野王一點也不客氣,“你還要看著她到玉仙,到金仙嗎?到了那時,你覺得這世上還有你的立足之地嗎?”

成康當然擔心這個問題。

但是,你一個堂堂金仙,都在她那里狼狽成這樣,又憑什么要求他?

“簡長老說錯了,不是沒有我的立足之地,而是我族的未來應該如何?”

成康冷靜地道:“長老明明知道,棺材坳不是善地,林蹊敢帶她的木精靈寵到在棺材坳晉階,又如何沒有一點準備?

她有瞞過太虛咒蟲的方法,我們……

如果都像長老一樣,一點成算沒有的沖進去,您覺得,包長老可以救幾次?”

連包傳素都沒法看簡野王那張扭曲的臉了。

“長老!這么多年來,隕落在林蹊手上的族人有多少您知道嗎?您已經見識了她的厲害,還強逼著我們在棺材坳這個,非常利她的地方,跟她打,是嫌我們死的人還不夠多,相把我們也填上嗎?”

什么話都讓他說了,簡野王只能攥著新生的手,“……我沒有那個意思。”

“我知道!”

成康點頭,“但是這么多年,我們一次次的林蹊那里失敗,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在于,我們都太性急了,沒有做好萬全準備,結果回回都讓她反殺。”

可惜,一次又一次,族里始終沒有吸取教訓。

“長老,在對林蹊的事上,以后還請冷靜再冷靜!”

這位長老看他的神色不太對。

有怨毒!

成康跟俞玄志一行人交往這么久,早就發現,師尊的威信在下降,族中有些人,在暗里都覺得他不如世尊。

師父是不如世尊,他早就看出來了,可是,他再不如世尊,他也是圣者。

也是他們目前唯一能倚靠的人。

“天淵七界出身的修士都與我族有些因果,在同等情況下,他們可能天然的克著我們,我們再不冷靜一點,只會陷進失敗的魔圈里。”

成康感覺師父也在這里,所以,語氣中就帶了些勸戒,“像神隕地、棺材坳這樣的地方,表面上看是我們坑殺別人的好地方,可是,遇到林蹊這種運氣極好的人族修士,我覺得,情況再有利于我們,我們都得想想,是不是人家在給我們挖坑。”

這段時間,人族可是給他們挖了不少坑。

成康和安畫常常分析他們的失敗,發現這么多年,他們在仙界的成功,并不是真正的成功。

仙界各方睜著一只眼,閉著一只眼,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們有兩位尊者。

“族中所有人都應該正視問題,人族……不是我們以為的那么弱,是他們一直在示弱。”

成康看著大家,“如今,他們敢跟我們硬著來了。”世尊太可惜了,可惜當年不知道,若是早知道,早在廣若跟林蹊對上之前,他就把他殺了。

“棺材坳這里……”

成康沉吟了一下,“我覺得,我們不需要驚動太虛咒蟲,包長老和簡長老,只需要偶爾讓林蹊看到你們就行。”

他放出地圖,“林蹊不蠢,這一次沒有晉仲陽,她未必就有膽子獨面兩位長老,所以,對她來說,最佳的退路還在仙隕禁地,我們……”

望望四周,成康改為傳音,說出他的計劃。

棺材坳,四周涌來的靈氣漸歇,陸靈蹊給幫忙的太虛咒蟲都加了點餐后,非常耐心的等著青主兒出來。

現在什么事,都沒青主兒重要。

她捏著搶來,卻因為主人未死,沒辦法打開的儲物戒指,小心謹慎的打量四周。

那個叫包傳素的家伙,來得太巧了。

她在這里的行藏被他們知昔,說不得就會派好多人在外圍堵著她。

陸靈蹊轉頭,看向她做為退路的仙隕禁地。

如果對方聰明……

就在陸靈蹊考慮,對方會不會在仙隕禁地外面堵她的時候,舒文芳和宋謹之小心地躲在迷路陣中。

“是陳道一和俞玄志。”

宋謹之早就聽說過他們的大名,傳音道:“師姐,這兩個人是硬點子,他們這么鬼鬼祟祟的……”

“有什么好猜的。”

舒文芳按著師弟,不讓他亂動,“現在他們是螳螂,我們是黃雀。”

至于棺材坳里的蟬,具體是不是蟬,就不知道了。

“嘿,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宋謹之太佩服自家師姐了,“包傳素從棺材坳里救人,現在陳道一和俞玄志又這樣,你說,我們是不是可以猜一猜,被他們盯上的是林蹊?”

什么叫可以猜一猜?

太不自信了。

舒文芳在看到俞玄志和陳道一的時候,就肯定了棺材坳里的是林蹊。

她養有世人都不知的草木精靈。

也只有草木精靈,能掩護她這么久。

“師姐,包傳素出過一次手了,我們是不是也要跟武前輩聯系一下?”

這里是萬藥宗武曉芹的巡察范圍,“萬一真是林蹊呢?”

被包傳素拉走的佐蒙人具體是誰,他們可不知道呢。

“如果真是林蹊,包傳素可能還在這左近。”

確實!

包傳素是個大問題。

舒文芳的眉頭攏了攏,傳音道:“你在這呆著,我給迷蹤陣的各個陣眼多埋點仙石。”

雖然他們已經埋得挺多了,但是,如果有金仙大修出手,那就太不夠了。

“不到棺材坳里的人動手,你敢動一下,讓俞玄志他們察覺,我就把你的腿打斷。”

“……放心,我肯定不敢!”

宋謹之老實受她威脅,“師姐,你快去快回。”

舒文芳忙著多埋仙石的時候,包傳素在漸散的云中,稍為露了點行藏。

“靈蹊,”青主兒放棄大紅,穿著嫩綠色的小法衣一閃就站到了陸靈蹊面前,“等急了吧?”

“……沒有!”

陸靈蹊兩眼彎彎,打出兩個結界,伸手接過胖乎乎,有點嬰兒肥的青主兒,“主兒,恭喜你!”

“嘻嘻!”

青主兒笑了,“我要是辦化形大典的話,你是不是要給我送禮啊?”

“當然!”

陸靈蹊送過一枚小小的,她能帶上的定制儲物戒指,“當初給小貝準備的時候,我就把你的也準備好了,里面裝著所有適合你衣食住行的行頭。”

青主兒太感動了。

她可以想象,靈蹊避著她,偷偷摸摸準備這些東西的時候……有多好。

“靈蹊,我最喜歡你了。”

“哈哈!我也喜歡你。”

終于成人了。

再也不用怕稍為動一動她的小葉子,就把她動壞了。

陸靈蹊小心地抓著從小相伴的小伙伴,尋著她的臉,小心的親了一下,“嗯,肉乎乎的,香噴噴的,可以多親幾下。”

“咯咯咯,不要把口水弄到我臉上。”

“胡說,本仙子怎么可能有口水?”

“你是仙子?”

“當然!我要不是仙子,你以為你能是仙子嗎?”

威脅的話,跟那天夢到的好像。

青主兒笑了,“那好吧,小殺神仙子,你看,我漂亮嗎?”

“漂亮!漂亮極了。”

小小的結界空間里,兩個人笑成了一團,好半晌,又慶祝地吃了一頓飯,這才把結界轉成透明的,認真觀察外面。

“你用混沌巨魔人的巨蜂蜜請它們吃過了?”

“是呀!”

陸靈蹊笑著點頭,“你還可以再請一頓。”

這些小東西,也算幫了她們大忙,“你的儲物戒指里,什么都有。

“我今天高興,那就再請它們一頓。”

遠處的云中,那個叫包傳素的佐蒙女金仙,好像在盯著這里。

青主兒很快找到寫著標簽的巨蜂蜜,“靈蹊,你說我們能不能用巨蜂蜜引導它們送我們一程?”

太危險了。

萬一被它們咒到……

想到簡野王最后長出來的大象鼻子,陸靈蹊到底搖了頭,“它們的咒術雖然厲害,可是,身體太弱。真要遇到佐蒙人……,我沒時間,護不住。”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