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五四章 六千大章2

更新時間:2021-06-27  作者:潭子
守得云開見日出?

哪有那么容易?

當年他也這樣想過,可是……

季辰看著孫女兒,好像看到了曾經一樣天真的自己。

他們混沌巨魔人天生的能吃,束住嘴巴,餐風飲露的像人族那樣修行,那還能叫混沌巨魔人嗎?還能凝結混沌之晶嗎?

長此以往,不能凝結混沌之晶,就只能像留在天淵七界的某些族人那樣,為了求活,后代最終蛻變成弱小的人族。

要知道,人族最開始的某些祖先,就是族中被放逐的不肖子弟呢。

那什么選擇一界集中蘊養更是傻話。

整個新生宇宙都是他們的。

集中一界,其他不管的話,人族和佐蒙人馬上就能遷人過去,他們會在那里再布戰場,殺的你死我活。

季辰深深嘆了一口氣,暗里離開的時候,并不知道,圣尊透過他,已經知道季晚是誰了。

他不會插手下面小仙的爭斗,但是……

這里明明只是人族和他們佐蒙人的戰場,季晚卻裝成人族修士,朝他們的人下手。

真是好大的膽子。

混沌巨魔人有什么啊?

不要說圣者了,如今連金仙大修都沒幾個。

季晚……

做為混沌巨魔族小一輩的佼佼者,她這般站隊,是看不起誰呢?

想到這里,圣尊的臉上一片陰沉,正要給徒弟成康傳個信,突然若有所感的轉頭。

“圣尊,小輩們的事,小輩們自己解決。”

一身白袍的虛乘一步踏來,“這規矩不能破。”

“不能破?”

圣尊好像聽到什么天大的笑話一般,“如果不能破,那云天海閣的吳吉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就能跑到我家駐地仙嬰自爆?”

“吳吉?”

虛乘的臉上冷了下來,“他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嗎?你們處處相逼,讓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子孫相殘,讓他死都得不到安寧,他憑什么還讓你們好過?

圣尊,這是上的便宜,不能什么都讓你們占了。

你們讓吳韶服下換脈丹,就是逼著他跟你魚死網破。”

呦?長脾氣了?

想跟他們魚死網破的人多著了,曾經……

圣尊的眼睛瞟向仙隕之地的時候,虛乘也若有所覺的望向了那里。

離仙隕之地不遠的地方就是棺材坳,因為太虛咒蟲太過詭異,那里甚少有人出沒。

可是現在……怎么會出現劫云?

看著那個小小的,卻隱有青色光華閃動的劫云,兩人都甚為詫異。

這是青華琉璃劫吧?

此劫正常都是草木精靈之劫,但是它怎么會出現在棺材坳的?

這外域戰場是不可能了誕生草木之精的。

圣尊身形一動,正要過去,虛乘就堵住了他,“不管是什么,這都不是你該探查的。”

看到這混蛋又是一副不惜一戰的架勢,圣尊到底沒有跟他硬著來,“裝得這么有德做什么?你真要這么好,就不會拿徒弟的機緣了。”

仙界誰不知道,虛乘是靠他徒弟銀月仙子的機緣一路晉階的?

圣尊最討厭人族這些個道貌岸然的家伙,“仙界多少年都沒有木族成精了吧?”他突然想到什么,“虛乘,你就沒有半點好奇嗎?”

好奇?

他當然有。

但看到圣尊這個樣子,虛乘也忍不住懷疑那應劫的草木精靈跟林蹊有點關系。

佐蒙人在這里找她都找翻了天,可是,直到現在都沒有她的影子。

如果……如果小丫頭一開始就有木精幫忙掩飾,那么大家找不到她也就正常了。

“年紀大了,好奇這種事兒我早沒有了,閣下也不應該再有了。”

虛乘心里很清楚,心亂了的圣尊未必就能如前般理智地在對待林蹊。

佛家說,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若真是她,再加上有個厲害的草木精靈,圣尊忍不住出手……

全力殺一個人,跟全力救一個人,完全是兩個概念。

虛乘覺得自己護不住她,“圣尊!我覺得你應該想想世尊,天地規則……與我們有時候是無處不在的。”

如果狠心一點,就讓這個家伙去找林蹊……

這危險的想法,再虛乘的腦海里一閃而過,到底又被他按了下去。

給圣尊挖坑是重要,但林蹊關系的不止是天淵七界,還關系到仙界的未來,關系到徒弟能否出來。

“有些東西不能碰,一旦碰了,哪怕我們這些超脫天地的圣者,也只有頭破血流的份。”

說到這里,虛乘頓了頓,“我們走到如今都不容易。還望你慎重再慎重。”

什么?

圣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冷笑一聲道,“看來你也懷疑那里的天劫與林蹊有關。”

什么勸他?

狗屁!

“怎么?怕我忍不住一巴掌把她拍死了?”

他有那么蠢嗎?

這世上有的是人能殺林蹊。

“虛乘,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我們與天淵七界有天地因果要償。你們呢?除魔之戰,可是你們自己人干的。”

如愿看到虛乘臉上變色,圣尊甚為滿意,“林蹊借力打力,打的是我們,但借的是誰的力?我記得萬壽宗那個姓包的,叫什么來著?噢,叫包世縱,他到現在還生死不明吧?本尊記得,他當年上躥下跳,好像最支持馬知己了。”

虛乘臉上微有變色。

但是他站著沒有離開,“天地有因果,我們自己做下的事,當然要自己還。”

他徒弟正在那個叫神隕地的地方呢。

宋玉他們當骷髏那么多年,想活~活不成,想死~死不了,何嘗不是天地的懲罰?

他們背下了最難的,他還有什么受不了的。

“挑撥離間在我這里沒用。”虛乘的眼睛第一次犀利起來,“老夫雖然被人稱作最廢的圣者,但是圣尊你得相信,換成你在我這個位置上,你……不如我。”

他不如他?

笑話!

圣尊當場就想反駁,可是,話到嘴邊,瞄到虛乘那種隱晦的鄙視,突然震驚的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世尊在的時候,他只要往那里一站,什么話都不說就可以了。

可是現在……

圣尊早就意識到,他沒有他想象的那般強大。

尤其在世尊倒了以后,很多原來他不需要管的事,全都落在了他的頭上,他發現,很多時候,他都處理得力不從心。

“哼!”

袍袖一甩,圣尊掩飾自己的狼狽,直奔駐地。

正陪青主兒應劫的陸靈蹊,哪里知道因為她的青華琉璃劫,兩位圣者都猜到了她。

青主兒突然醒來,跟她說她的天劫要來了,可把她嚇了一跳。

別的能打擾,天劫可不能。

落鳳灣阻不住佐蒙人的腳步,想聯系師伯幫忙護法,時間上也等不及。

沒辦法下,陸靈蹊帶著青主兒直奔各方都甚忌諱的棺材坳。

這里離仙隕禁地很近,真要有什么,她們能馬上避入禁地。

至于太虛咒蟲……

反正咒的不是她一個人。

陸靈蹊用了白萌萌的幻形毛,把自己的氣息模擬成了一棵草。

太虛咒蟲會注意人,但是絕對不會注意一棵草的。

都不會注意,又如何能咒?

而且,它們再閑,也不至于咒一棵草吧?

陸靈蹊放心大擔的給青主兒護法,重影化成的小花瓣就藏在天劫的外圍。

她不知道,喜歡吃心魔的青主兒自己有沒有心魔劫,只在她放開一切,等待天劫的時候,把脖間掛的養魂王牌送給她了。

陸靈蹊一邊注意對她來說,根本不算什么的小天劫,一邊小心的另布九方機樞大陣。

轟隆隆

咔嚓嚓

做好準備的青主兒有些詫異地看著天上的劫云,總感覺有些不對。

化成人形,她都沒高興起來,連小法衣都沒好好選,結果就被突然冒出來的傳承記憶嚇壞了。

混天藤的天劫,是恐怖的浩天劫。

魔云滾滾,血氣滔天。

大家正常都不化形,不讓老天有機會打他們。

她……她這個傳承記憶不完全的,這樣一頭撞進來,剛開始的時候可緊張了。

可說好的浩天劫怎么變成了青華琉璃劫?

這劫她跟著林蹊看過啊。

宗門典籍里記載過,正常的草木精靈都是這劫。

青主兒忍不住懷疑,是她沒走混天藤該走的老路,所以,老天爺獎勵了這個對草木精靈來說,很正常的青華琉璃劫。

面容嚴肅的小人兒,甩動著青碧如玉,好像小鞭子的小藤藤,打下對別的草木精靈來說,也算恐怖的雷柱后,甚為滿意地給自己獎勵了一口靈蜜調制的靈蜜水。

有靈蹊那樣就喜歡呆劫云里的伙伴,她早適應了。

現在這小雷劫……對她算什么啊?

青主兒沒動用陸望老祖順手給她煉制的小法盾,反正藤藤甩動不絕,所有靠近三丈范圍的天劫,都被她抽走了。

至于其他細小電弧……

青主兒吐了一口氣,噼啪之間,肚中的細小電弧,愣是被她吐出一小半來。

這是跟著林蹊,沒法子下,自己研究出來的。

果然,今天就用上了。

青主兒歡快地揮著自己的小鞭子時,卻不知道,數萬里外,倒霉被圣尊逮到的簡野王,正郁悶地往這邊趕。

他雖然也好奇晉階的草木精靈什么樣,可如今只要跟林蹊扯上關系的,他一概都不想碰。

那丫頭真是他們的克星。

從上克到下。

見過的,沒人能逃過。

他沒死在那什么九方機樞陣里,沒被晉仲原弄死,卻差點死在自家的打神鞭上。

兩次懲罰,他整整挨了一千三百下打神鞭。

在外域戰場這么多年,除了陸望害他挨過三十打神鞭外,后來,可是一根指頭都沒被族里罰了。

簡野王好想隨便糊弄一下,奈何,圣尊的神識好像跟來了。

他一點也不敢耽擱,小心而快速地避開所有人,往棺材劫去。

與此同時,靠近棺材劫,看到那里出現天劫的修士,都甚為驚訝!

如果是靈寵突然修為到了,要應劫,完全可以回駐地啊!

就算不回駐地,天仙戰場這么大,隨便什么地方,都比棺材坳好吧?

“居然一點也不怕太虛咒蟲搗亂。”

跟舒文芳一塊行動的宋謹之很不理解,“師姐,你說,是不是誰隕落后,丟在這里的靈獸在晉階啊?”

靈獸嗎?

舒文芳很想附和,奈何總覺不對。

劫云中的雷思,不是正常的銀色、金色和紫色,居然隱帶青色。

看著像傳說中的青華琉璃劫呢?

那是草木精靈固有的天劫。

但……

仙界已經很多很多年,未聞草木成精了。

外域戰場環境也不允許。

難不成,是有什么特殊的太虛咒蟲用了劫咒?

想到這里,舒文芳打了個抖,總覺得自己的思維發散得太快了。

從來沒聽說過有這樣特殊的太虛咒蟲呢。

“師姐,我說的話,你聽沒聽?”

“……聽了!”

舒文芳點點頭,“棺材坳非是他地,也許,又是宇宙中什么古怪的東西到了。”

宋謹之嚇住了。

如果是其他什么地方,他可以鼓劫師姐一起走一趟,但是,棺材坳……

“走吧!”

舒文芳不想湊任何熱鬧。

如今的仙界戰場,真說起來,可比以前更危險。

以前那些修為高的佐蒙人,輕易不會朝他們動手。

可是現在……

“再不走,我們恐怕就走不掉了。”

這動靜能吸引他們,就能吸引別的人。

“我們兩個在一起,如果有什么,是別人繞著我們吧?”

宋謹之有時候,很不解師姐的謹慎,“為什么我們回回都要繞著人?”

“……因為林蹊和混沌巨魔族的季晚,也都在這里。”

舒文芳也很無奈。

謹慎還不是他們的實力不夠?

“她們又不傻,會進棺材坳。”

“你話太多了。”舒文芳撇他一眼,“要不是要我回去跟宋師伯告一狀?”

“別別別!”

宋謹之忙討饒,“我們趕快走,你說往哪走,我們就往哪里走。”

這還差不多。

舒文芳四望一眼,抬腳就往仙隕禁地方向去,“一會兒,我們提前布上迷蹤陣。”

宋謹之看了一眼棺材坳的天劫,“師姐覺得會有佐蒙人過來探查?”

“是!如果里面有我們人族修士,發現不對,肯定會往仙隕禁地撤。但是,佐蒙人未必會給那個機會,所以,我們要提前占好地方。”

這叫未雨綢繆。

既然到了外域戰場,舒文芳就希望,在保護自己的時候,最大可能的多殺佐蒙人。

兩個人繞了半圈,趕到棺材坳與仙隕之地交界的時候,青主兒的天劫,也已經到了尾聲。

咔嚓嚓

最大的雷柱被小鞭鞭卷成幾截后,青主兒終于放出了自己的護盾。

被卸了部分勁道的雷力,砸在護盾上,青主兒的小身體往地下一沉,很干脆的又把腳化成了藤,借助大地之力,扛下這最后一擊。

贏了。

青主兒正要給陸靈蹊報個喜,就見周圍點點靈光匯來。

她又顧不得報喜了,連忙化藤,覆蓋周圍三丈范圍,盡可能多的把屬于她的天地饋贈全都弄到手。

陸靈蹊看著之前怕天劫避開,現在又小心飛過來的兩只圓翅,好像蝴蝶的小蟲。

這就是人人都避之不及的太虛咒蟲。

可惜,沒有顏色,要是有顏色,不是這等灰撲撲的,感覺到了外面,所有人都會以為它們是蝴蝶了。

九方機樞陣的陣旗輕輕晃動了一下。

剛要飛到青主兒藤叢的太虛咒蟲就又回到了起點。

它們顯然有些懵,再次飛起的時候,很注意地打量四周。

陸靈蹊想了想,到底在它們要經過的幻道上,放了一點靈蜜。

兩只太虛咒蟲聞到味兒了,很自然地忘了它們要干什么,高興地趴在那點靈蜜旁,吃對它們來說,異常好吃的東西。

“這才乖嘛。”陸靈蹊笑瞇瞇的打量四周,決定讓所有過來的太虛咒蟲,都沿青主兒一點光。

“你們乖乖的不鬧事兒,我給你們多留點好吃的。”

她們闖到它們的地盤晉階,場地費還是要給一點的。

青主兒順利晉階了,陸靈蹊看什么都順眼。

她在這里高高興興,就要到的簡野王心情卻甚為沉重。

就要到了呀!

真希望跟林蹊沒有關系。

可恨這次,連路恒都不在。

簡野王硬著頭皮觀察四周,發現那個靈氣小漏斗時,在肚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青華琉璃劫這么有名的天劫,都沒人圍觀,是這周邊的修士太蠢,還是……

他想罵娘,可是不敢。

他感覺圣尊的那絲神識就附在他后背呢。

簡野王小心地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避開所有草深的地方,輕輕的提著一點靈力,無聲無息的想要不驚劫任何東西的飛過。

可現在的棺材坳,不是以前的棺材坳了。

被青主兒天劫驚動的太虛咒蟲們,不知道那個暗含天地威壓的云和雷是怎么回事,它們不想觸那東西,也有些怕那東西,但是,那地方,是它們常常活動的地方啊!

現在被人占了,它們全都不安的緊。

派出來的兩個同伴,還沒信回來,它們還著急著呢,這來的人……

兩聲微不可聞的蟲鳴響在耳邊的時候,簡野王心下一沉,緊跟身下一沉。

哎呀呀!

他感覺自己的腿和腳太重太重,重得一點也不正常,拿手輕輕一敲……

得,被咒成石頭了。

簡野王連忙用靈力包裹過去,這一次,跑快了點。

看到這一幕的圣尊有些無語。

他雖然知道,外域戰場上的古怪事情多,可是,真的沒有親眼見到這太虛咒蟲喚咒的樣子。

堂堂金仙……

他摸著腮邊,好像牙疼似的嘶了一聲。

“成康,你們到哪了?快點。”

“師尊,不行了,我們遇到人族修士了。”

血色玉盤上,成康的字顯得有些潦草,“他們有三個人,我們不占優勢,想要避開他們,馬上趕到棺材坳,根本不可能。

您看看,那里是不是還有我們的人,如果有……,就讓簡長老征調一下吧!”

哪里有他們的人?

如果有的話,簡野王只怕早喊了。

也是怪,這一路上,他們都沒遇到自己人。

圣尊嘆了一口氣,“行了,你們護住自己就行了,這里,我另外想辦法。”

徒弟指望不上了,就讓簡野王看著辦吧!

如果他現在退出來,他……也不怪責。

見識到太虛咒蟲的厲害,圣尊的心里不由就有了些顧忌。

給徒弟傳過信后,他正要跟簡野王說,卻沒想,耳邊也傳來了一聲‘嘶’的蟲鳴。

那絲放在簡野王身后的神識,就那么失聯了。

圣尊面色一變,身形一閃,就沖上了高空。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往棺材坳那里跑,就又被突然而至的虛乘堵住了。

“道友要做什么?”

虛乘聲音冷冷。

他已經傳信離那邊近的萬藥宗武曉芹,“我再說一遍,小輩們的事,小輩們自己解決,你若再插手……,就別怪老夫不客氣了。”

“呵呵!你不客氣?”

圣尊大怒,“虛乘,不要再給你自己臉上貼金了,你什么時候跟我客氣過?”

之所以客氣,不過是因為他打不過他。

“現在本尊有事要辦,馬上,立刻,給本尊讓開。”

“……棺材坳嗎?”

虛乘瞇眼,“圣尊,你確定要到那里去?”

圣尊沒說話,但是,他能感覺得出來,面前這人極度危險。

比他們幾次在宇宙中出手,要嚴肅多了。

“那是什么地方,天仙修士的戰場,本尊豈會去?”

當尊這么多年,那種特別的危機感,他還是能感應到的。

“讓開!”

“……記著你的話!”

虛乘沒有馬上讓,“旦有一點異動,圣尊,就是你們破除誓言,我人族……將不惜再現當年大戰。”

什么?

圣尊氣壞了。

但到了此時,他又說不出什么硬氣的話來。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