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五零章 六千大章1

更新時間:2021-06-24  作者:潭子
成康想忍一忍,等某人自己從落鳳灣出來,奈何他很清楚,師尊和混沌巨魔族季辰那里,都在等他的好消息。

他能讓那兩位等著嗎?

成康不敢!

現在他唯一能倚仗的只是那位師尊,以前是殺林蹊,他們完成不了,還情有可原,但現在只是鎖定林蹊,還不行……

師尊在混沌巨魔人那里,也是要面子的。

這么多年沒拿下林蹊,已經讓人家看了笑話,若是連鎖定,都一拖再拖……

成康不敢想師尊惱羞成怒的樣子。

但是找誰進落鳳灣呢?

林蹊是個殺人不眨眼的貨,一旦讓她有一點懷疑,所有見到她的人,一個都不可能活。

成康想找幾個機靈一點的,可是,族中敢進外域戰場拼殺的,都是硬茬子,都可算族中長老們喜歡的后輩,他……

選過來選過去,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人。

成康好想嘆氣,難不成他要自己去?

一想到自己去的后果,他生生的打了個冷顫。

林蹊越來越厲害了,再不是當初那個,懷疑他挖坑,就懶得殺他的人了。

成康在不大的石室里轉過來轉去,努力想轍的時候,陸靈蹊卻把目光對上了青主兒,“你這兩天怎么回事?老是哈欠連天的。你……是不是要進階了?進階之前是不是還要沉睡?”

她們相扶相守這么多年,陸靈蹊自認還是了解她一點的,“不去進階,是怕我一個人應付不了以后的事吧?”

“什么話都讓你說了,你還讓我說什么?”

青主兒又打了一個哈欠,“感覺這次沉睡的時間不會短,”哪里能放心,“靈蹊,要不然你去找盛開組隊吧!”

“免了吧!”

陸靈蹊可不想念累人。

她一個人怎么著都行,“你是沉睡,又不是不醒。再說了,仙盟獎勵的十張劍符,你又不是沒見到,而且,我還有飛云障,還有虎坤龜龜甲制成的防御仙寶,還有能藏身,另人找不著的化塵球。

這么多寶貝呢,你就放心大膽的去沉睡,去進階吧!”

青主兒眨了眨眼,她把化塵球忘了。

那東西,還沒見靈蹊用過呢。

“你進化塵球讓我看看。”

不看看,怎么能放心?

雖然早就聽說那小球化成塵埃的時候,只要靈蹊想,就可以使用‘粘’的符文,跟著別人想上哪就上哪,可她真沒見過呢。

“你看著!”

小家伙生就一副操心的命,她就成全吧!

陸靈蹊笑嘻嘻地摸出化塵球,鏤空的小球兒,看著一點也不起眼,不過,才一眨眼,小球就不見了。

“我也走了噢!”

話音未落,青主兒吧唧一聲,掉在了地上,原來靈蹊把她丟下了。

哎呀呀!

青主兒站起她的小藤藤,伸著她的小腦袋,仔細地瞅周圍的塵埃。

可惜,她掉地上的時候,慌了那么一下,現在居然找不著化塵球在哪了。

“看到了,看到了,你帶我進去玩一下啊!”

青主兒現在特別好奇化塵球的內里,“快點兒,別裝了。”

聲音未歇,一道靈光攝來,她就又看到了笑嘻嘻的某人。

“怎么樣?”

奇怪島里,最大的收獲是它。

陸靈蹊得意的很,“不愧是器部神器烏金鼎蘊養多年的寶物吧?”

烏金鼎給陸望老祖了,“感覺不對,我往這里一貓,嘿嘿,除了圣者,大概都沒人知道我了。”

“……因為你,人家連隕三位金仙。”

青主兒本來挺放心了,但是聽她這樣說,又擰起了小眉頭,“世尊又倒霉在你手上,你以為那什么圣尊,就不想找你麻煩呢?”

想到今明島的那一場大戰,陸靈蹊的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圣尊到現在都沒來找她,應該不是不想找,而是另有顧忌。

這顧忌也許不獨獨是人族圣者虛乘。

越是修為高的修士,越是敬畏天地,那么,早就是與天同壽的圣尊,也怕天地因果吧?

正是因為怕,所以,他們才不遺余力的對付天淵七界的修士。

飛升的,他們不放過。天地不圓滿的天淵七界,他們更沒放過。

永遠在塵埃里的天淵七界,就算與佐蒙人之間有天地因果,佐蒙人也不用怕。

“……你說的對!”

想通了這些事,陸靈蹊連忙拿出一枚空白玉簡記錄下來,“那什么圣尊以前礙于天地因果,可能不會親身對我做什么,但是現在……”

“現在怎么樣?”

青主兒重新攀到她的發間,“他會親自來嗎?”

“不知道,但是防著點,總不是壞事。”

陸靈蹊決定不走了。

“今天殺的那兩個佐蒙人,似乎就是沖著我來的。”

他們沒有進落鳳灣,但是他們在盯梢。

“主兒,你不是不放心我嗎?”

陸靈蹊眼中閃過一道莫名的笑意,“那我就答應你,在你醒來之前,就不出去了。”

她什么時候,讓她縮在化塵球里,不出去的?

青主兒眉眼彎彎,“行吧,你想怎么說,就怎么說。”

有時候,不戰就是戰。

藏起來,讓佐蒙人找不著,讓他們疑神疑鬼的到處找,她們輕輕松松的修煉,舒舒服服的過日子,最有意思了。

“不過,你要先把我送出去,我找個地方,把化塵球藏好。”

“嗯嗯!麻煩你了。”

陸靈蹊抬手就把青主兒送了出去。

她們在這里找藏身地的時候,成康到底硬點了三個族人的名,約好了,一齊從四方往落鳳灣尋找林蹊。

可惜,他們戰戰噤噤的來,一有風吹草動,就渾身汗毛直豎的戒備著,卻什么都沒碰到。

沒有人,好像也沒有域外天魔。

消息傳出,陳道一非常不信,不過,看到他們都沒事,到底和俞玄志又親身進去探了一遍。

結果當然是一樣的。

“……現在你們還怎么說?”

成康又急又怒,“你們以為,林蹊像你們這么蠢嗎?明明知道,你們在外面盯梢,還什么都不做,由著你們盯?”

臭丫頭肯定改頭換面,又跑了。

以前跑就跑吧,但現在不行啊!

師尊還在等他的好消息呢。

“馬上、立刻,給我去找,所有可疑的對像,都要馬上報過來。”

他不相信他們了。

一個個的,都以為自己多厲害,事實上呢?

順風順水的,根本就不知道,天生克他們的林蹊是何等樣人。

“從現在開始,我不要你們以為,我要我以為。”

成康惡狠狠的瞪著陳道一,“你們根本就不了解林蹊,用你們的想法去想她,完全錯誤,因為你們永遠也不可能成為她。”

她的心思,若是隨便什么人都能猜得出來,就不可能活到現在了。

天仙戰場上,佐蒙人全都忙了起來。

可惜,他們再忙也沒用,躲進化塵球中的陸靈蹊,除了她主動出來,也只有圣尊能找到了。

而圣尊還在等著他們的好消息呢。

在他想來,找個人而已。

只要林蹊進的不是仙隕之地、落鳳灣、神百嶺和棺材坳這四處特別的地方,其他都好鎖的很。

“從此以后,你可以放心了。”

他這么跟世尊說的時候,心情前所未有的好,“混沌巨魔人那邊,是絕對不會放林蹊離開的。”

天仙修士的肉身,對混沌巨魔人來說,也是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寶呢。

什么恩人?

林蹊捏著天渡境數百年,就是不跟他們說,早就跟他們種下仇了。

“她在那片新世界,沒有優勢!”

是嗎?

世尊失望了太多次,沒有完全成功之前,他總比別人多抱了一份懷疑,“……不是說,她在沙原撿了一艘星船嗎?”

“那星船是壞的。”

圣尊笑瞇瞇地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要不然,你以為它是怎么掉到沙原的?”

“你故意的?”

“哈哈哈!”圣尊大笑,“恰逢其會罷了。”

他也沒想到,會那么巧的看到那個星船。

當時虛乘也在那里,他就順勢跟他對了一掌,“也算我們的運氣。”

運氣嗎?

躺著的世尊瞇了瞇眼。

如今的他,沒有運氣。

“這次能談得這么順利,也與那星船里的人有些關系。”

圣尊很得意自己那天的急智,“你知道那船里坐的是誰嗎?”

“誰?”

圣尊的興致太高,世尊雖然沒有什么心氣心力,卻只能配合著問一聲,“是季辰一派的人吧?”

“不錯!”

圣尊太高興了,那處叫季晚的混沌巨魔人,到現在都沒消息呢。

而且,仙界各方有意識地朝季肖隱瞞了林蹊在沙原撿船之事,那家伙,可能到現在都不知道,季晚過來了。

“當時開星船過來的叫季晚,是季辰的親孫女。更是混沌一族小一輩中的佼佼者。”

找到她,讓她死在人族修士的手上,于他們最有利。

“我已讓安畫在黑市懸賞、購買落在沙原的混沌巨魔人尸身。”

他們只要沒動手,就不算破了誓言。

“人族和混沌巨魔族的關系越差,于我們越有利。”

正所謂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

“等臭丫頭到了那邊,我尋個機會,再帶你走一趟。”

報仇這種事,當然要親自干。

“她讓你有多苦,我們……加倍奉還!”

沒中神泣是吧?

這一次……,他看著她中。

“世尊,你要振作起來,找她出氣啊!總不能見到了,卻連打她的力氣都沒有。”

“……好!”

世尊應了下來。

和混沌巨魔人的合作,看樣子都很占便宜,但是,林蹊能如他們所愿,束手就擒嗎?

答應絕對是否定的。

不過,看著圣尊天天喜滋滋地等待好消息,世尊不可避免的受了影響。

他也開始盼著好消息的時候,卻不知道,圣尊收到新報上來的傷亡數字,面沉如水。

不是讓他們親自跟林蹊對上,只是找她,鎖定她的方位,怎么就能死了這么多人?

“圣尊!”

被調回來,已經打了兩百打神鞭的路恒很小心地道:“林蹊那人一向詭計多端,她現在十有八九又藏了起來,裝著不知道外面的人找她找的翻了天。”

與在刑堂的策略是一樣的。

就是讓他們和人族的其他修士對上。

這不僅是在報復他們,也是對仙界一直以來的不作為不滿。

“……那你說,現在怎么辦?”

怎么辦?

面對圣尊幽深不見底的黑眸,路恒心下微抖。

他知道,圣尊是生氣了。

“我和簡野王在天仙戰場多年,對那些隱蔽的,可修煉的地方,都有一定的了解。”

不回去,他和簡野王每個月還要再受一百打神鞭,直到千鞭打完為止。

那東西……真是太痛太痛了。

路恒這些天,面色一直都是慘白的。

“您讓我們……將功補過吧!”

將功補過?

圣尊希望能給他們這個機會。

可是就像他說的,林蹊一向詭計多端,她既然立意要藏,別人覺得安全的地方,她就一定不會去。

指著他們,肯定還要浪費時間。

他已經浪費了不少時間,季辰那里,只怕都等急了,都在背地里笑話他們了。

“……想要將功補過,那就去吧!”

圣尊朝天際的某一處望了一眼,“我給你們七天的時間,超了七天……就多加三百打神鞭。”

“是!”

路恒急匆匆去找簡野王的時候,圣尊又回了小谷。

“我要親自往天仙戰場那里走一趟了。”

他這樣跟世尊說,“你有不讓虛乘發現的方法嗎?”

世尊剛養的有點亮的眼睛又灰暗下來,“把季晚的事,告訴季肖,讓安畫配合他,把事情鬧大一點。”

雖然仙界各方都很討厭混沌巨魔人,但是,只要他們還在,虛乘和一庸就不能明著表現出不滿。

他們還要哄著他的。

“那季晚的身份,不是還沒暴露出來嗎?”

一個混沌巨魔人,混跡于人族和佐蒙族的戰場,到底想干什么,世尊也是有點猜測的,“既然沒暴露,她用的定然是假名,甚至不敢跟人組隊。

告訴季肖,以找季晚的名義,把林蹊找出來,把星船要回去。

她要是不給……,怎么操作,是不是可以透露一點天渡境消息,只看他是怎么操作的了。”

看著躺在榻上,好像特別累的世尊,圣尊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好,我這就去給安畫發信。”

話音未落,他的身形又一閃消失了。

沒過多大一會,安畫就收到了他的傳信。

三個時辰后,只放出十分之一真身的季肖,好像一座山似的,在仙界各方異樣的眼光下,踩著一步,一震響的步子走進了天下堂。

混沌巨魔人在仙界買肉多年,影響物價,都不知引起過多少民憤。

但是現在……

所有看到那個巨人的修士,面上都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都說混沌巨魔人厲害,曾是天道的寵兒,現在看來……,名不虛傳啊!

直到確定天下堂那里,沒有打架的靈氣波動,宜法才擰著眉敲開了師兄重平的房間。

“有事?”

“不知道!”

這算什么話?

重平很不解,一邊倒茶,一邊以眼神問訊。

“混沌巨魔族的季肖,化出了部分混沌巨魔人的法身,剛剛進了天下堂。”

什么?

重平一呆。

混沌巨魔人一直盯著林蹊,而林蹊剛上戰場,據說就撿了一個星船。

雖然那星船是壞的,但是,拿回來給將要飛升的和笙師弟研究,或者直接拿給陸望前輩研究也是好的呀!

“你是懷疑,季肖聽說了林蹊撿星船的事?”

“是!”

宜法點頭,“師兄,要不然,我也去趟外域戰場吧!”

林蹊幫晉仲原連殺三個佐蒙金仙,這事太大,永遠都不可能過去。

“季肖本來就想找林蹊,若是聽說了星船,肯定會向天下堂施壓。”

宜法嘆氣,“這下子,可給他找到問天渡境的機會了。”

“所以……你更不能去。”

重平給她端了一杯茶,“你去了,讓人家知道你的身份,林蹊才麻煩呢。”

在仙界,他們都不是跺跺腳,就能震懾一方的人物了。

他們現在是小人物。

“你要相信林蹊,季肖在她那里,暫時還翻不起花來。”

至于佐蒙人……

重平很清楚,這不是他們愁,就能過去的事,“不想當林蹊的累贅,還想像以前那樣,給她撐起一片天,你這修為可不行。”

宜法感覺師兄的茶太苦了。

哐當一聲,又重重地放到了桌子上,“您覺得我們不能去?”

“……是!”

重平可不是嚇大的,對著橫眉怒對的師妹閑閑地道,“你沒看陸望前輩都沒去外域戰場嗎?你能想到的事,林蹊也能想到,而且,她的身邊有青主兒。

你是不是因為青主兒看著小,就把她忽略過去了?”

“你才把青主兒忽略了呢。”

宜法沒好氣,“什么時候,我都沒忘了她。”

不過,小家伙這么多年了,都沒什么變化。

“她還那么小……”

“保證比你老。”

瞧這話說的。

宜法真想給師兄翻個白眼。

“還不服氣?”重平笑,“你也不想想,青主兒叫什么。”

叫什么?

混天藤!

“她叫混天藤,典籍記載的混天藤,可能有夸大的地方,可是,你沒見林蹊和青主兒一直都很小心嗎?”

師妹難得有犯傻的時候,重平訓的很爽,“青主兒明明有捷徑可走,明明那么想化形,可是,她還是老老實實地扎根在土地里。

宜法,你想過,她為什么那么老實嗎?”

為什么?

宜法眨了眨眼,還沒說話,就又聽師兄道:“因為,她不想當典籍記載里的混天藤,她想做一個只靠自己的混天藤。”

林蹊心地善良,青主兒有樣學樣。

陸永芳對她們而言,更是慈愛長者。

“但是,靠自己,并不代表,就完全不借用外物。”

林蹊不是那等迂腐之人,跟她一起長大的青主兒當然也不是。

“你是不是忘了那里的域外天魔?”

重平早就算著了,“據說,那個叫落鳳灣的地方,常有域外天魔出沒,那個東西,對青主兒來說,才是真正的大補之物。”

最主要的是,吃域外天魔,對青主兒和林蹊來說,是沒有一點負擔的。

“你就放心吧,飛升之前,我找柳酒兒算過的,她說青主兒的契機不來則罷,一旦來了,對林蹊來說,就是如虎添翼。”

宜法瞠目。

師兄找酒兒算青主兒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知袖知道這件事嗎?”

重平笑了,“應該……不知道吧!”

“你給她卦資了嗎?”

“說過的,等她飛升,找林蹊報銷!”

“……師兄!”宜法眸光復雜,“也就是林蹊和酒兒的心性好,要不然,你相不相信,換成我……”

“哈哈!我也不敢啊!”

重平覺得適當的認慫,更有利于心身健康,“換成尚仙,肯定也沒那膽子。”

林蹊和柳酒兒能當場反了他。

“星船是林蹊從沙原一路拖出來的。”

說過閑話,重平又轉到正事上來,“不要說她拖了,就是沒拖,那也算她的機緣。”

宇宙這么大,古往今來,有幾個人能撿到跨越星空的星船?

“而且,季肖不是完全的莽夫。”

說到那位大長老,重平的眉頭不覺地攏了攏,“化出部分真身,讓仙盟坊市所有人都注意到他,不過是他談判的一種技巧。”

以前那人,好像心思沒這么縝密,“不過,天下堂一庸堂主……不會讓季肖撿便宜的。”

那更是個老狐貍。

“不放心,你就到天下堂的廣場上等一等。”

天下堂的廣場,其實在季肖進去的時候,就迎來了想聽第一手資料的人群。

“我家晚兒,性格溫婉!”

季肖緊盯庸堂主,“星船既然沒有四分五裂,憑她的本事,肯定還活著。你、我兩族之間,早前另有協議,你們如此……”

“我們做什么了?”

一庸打住。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