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零九章 八千大章酬書友書血1314的打賞1、2

更新時間:2021-05-12  作者:潭子
風門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淪落成了林蹊的專屬傳送陣。

今天已經是第十天了,再不出來……

風門考慮不為五斗米折腰,自己回去,把她甩這里算了。

可是,考慮來考慮去他到底沒舍得。

臭丫頭成仙的心得體會呢。

天淵七界飛升修士雖然都留了他們的心得體會,可是,里面的內容五花八門,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

只有林蹊,做為已經成了仙的仙人,她的心得體會,她的總結,于他和所有準備飛升的修士,才更有用。

唉!忍了吧!

誰讓人家是天道親閨女呢。

想當初,他化神,她結丹,在他面前,她乖巧可愛,生怕有一點惹他生氣的地方。

“哎呀!我的小姑奶奶,你可算出來了。”

瞅到托天廟的破門終于打開,風門一溜煙的跑過去,“知道我等你幾天了嗎?我這餐風飲露的……”

“給你帶壺好酒。”

陸靈蹊抬手就給了他一個小葫蘆,“酒仙前輩自釀的噢。”

說是自釀,其實也是在有酒的基礎上二次加釀的。

不過,證魂草在外界難得,這小葫蘆刻了簡單的空間法陣,一個能裝三斤,于風門而言著實難得。

“真的假的?”

風門手中靈力一動,招出一小團碧綠靈酒一口吞了。

只是他的眉毛還沒完全揚起來,就擰巴到了一起。

好好的酒,怎么還有股子……草味?

“林蹊,你別是糊弄我,隨便抓把草揉揉,就變個法子,說是酒仙前輩自釀的?”

“不想要?”

陸靈蹊伸手,“來來來,還我,我給你壇更好的酒。”

不想要,那就是沒緣。

陸靈蹊絕不強求,“這是仙上樓的秋月,有名的仙酒,換吧!”

風門總覺得哪里不對,“算了,難得嘗到異味的酒,我就當獵奇了。”

“算你聰明。”

陸靈蹊笑睨他一眼,“這酒到底有什么功效我不知道,但是,酒仙前輩硬生生地灌了一壺。”

風門連忙把他的草酒收好。

有些東西,不需要知道它的具體效用,反正跟著聰明人走,絕對不會錯的。

神隕地里的前輩們,那是絕對不會害林蹊的。

那里的草……

“嘿嘿嘿,說吧,你現在是回千道宗呢,還是到哪去?”

總之,他這個人形傳送陣是當定了。

“我現在要去靠近八萬里寒漠處的百禁山。”

“噢,你是要見你那個瑛姨和玄華姨是吧?”

風門忍不住想笑,“舍不得他們,讓他們認你為主,一起進仙界就是。”

陸靈蹊好想為這個提議心動。

奈何,她還不敢。

仙界的妖庭可不太平,還有一個隱藏極深的妖奸呢。

而且,妖族弱肉強食得更厲害。

瑛姨他們的修為,到了仙界算什么呀?

“我有沒有跟你說,回來之前,我才在仙界跟佐蒙人干了幾架?”什么?

“你沒說。”

風門委屈伸手,“既然回來,你總帶了仙界的大事記吧?給一個,回頭你想到哪,我接著給你當免費的傳送陣。”

當年在幽古戰場借用傳送之門,他可是把佐蒙人禍害得不淺。

所以,他肯定也在他們必殺的名單之上。

“給!”

沒有一下子全給,就是要吊著他,慢慢用呢。

陸靈蹊笑咪咪地扔給他一枚仙界的大事記玉簡,“我會在那邊呆半個月,半個月后,再來接便成。”

“知道了,過去吧!”

空間之門另一面,正對星湖。

陸靈蹊抬腳踏入,“半個月噢!”

話音剛落,身后的空間之門一閃消失。

轟隆隆……

一道水柱升起,感覺外面空間不對的玄華正要揮動陣旗,就見激動撲來的某人。

“玄華姨!”

陸靈蹊抱住面容瞬間柔和下來的玄華,“玄華姨,我好想你。”

想她?

才怪!

剛有點激動的玄華,瞬間冷靜下來,“人族的嘴,騙人的鬼。”

雷河秘境可以由她自由出入,可是一連三百多年,愣是一次都沒回來。

玄華都懷疑,林蹊是被仙界的花花世界迷了眼,忘了他們所有人。

“誰信你,誰倒霉!”

“玄華姨,我現在不是人族呀!”

“哼!”

玄華冷哼一聲。

當她不知道,有胡一八和白萌萌在,林蹊想模擬誰的氣息,就能模擬誰的氣息嗎?

“你以為,我是瑛娘和鷹王那兩個大蠢蛋啊!”

“您看嘛!”

師父師叔們都知道了,再瞞著這邊就說不過去了。

陸靈蹊摘了自己的帽子,“您摸摸!”

龍角?

怎么可能?

玄華的一雙美目瞬間變大了些,小心地伸手摸向她的龍角。

一道小小的電弧在龍角上亮起,不過,它沒劈玄華。

“玄華姨,瑛姨他們要來了吧?我們嚇唬嚇唬他們如何?”

如何?

玄華心下一頓,“行啊!”

有人要作死,干嘛不成全?

反正最后被打的,絕不會是她。

她揮動示警陣旗,“快,現出真身!”

在妖族的家園,陸靈蹊很能放飛自我,咆哮一聲,當場化龍。

“咯咯咯”

讓陸靈蹊沒想到的是,最先趕來的居然是山鳳姨。

只是,如今的山鳳姨好像有些不一樣了,發怒飛來的時候,身后有一個異常高大,好像能威懾一切的遠古蒼鸞在跟隨。

變異了?

陸靈蹊微有些呆,不過,在她和那具虛影合一,想要把她當蟲子啄來之前,顧不得演戲,一下子閃到玄華姨的身后,“山鳳姨,我……,我林蹊呀!”

我的天。

這些年,她錯過了多少事?

陸靈蹊連忙喊人,“玄華姨讓我嚇唬你們的。”

什么?

玄華柳眉一豎,一巴掌把她拍到星湖。

“……哈哈哈!”

虛驚一場的山鳳,看到裝龍的家伙,只留了一個龍腦袋在外面,不由哈哈大笑,“萌萌的幻形毛又進步了嗎?怎么搞得跟真的一樣。”

雖然林蹊身上的氣息略有不同,但是,看玄華的表情就知道,那絕對是林蹊。

“快上來,讓鳳姨瞅瞅你。”

山鳳變回胖胖大嬸的樣,“對了,以后你只能喊我鳳姨,不能再在前面帶其他字了。”

啊啊啊,果然厲害了,連山字都不要了嗎?

陸靈蹊收回真身,頂著兩個小龍角出來,“鳳姨,您變漂亮了。”

“哈哈哈!”

玄華見她又掐腰大笑,簡直不忍直視。

“是吧!我就說我變漂亮了。”

被某人斜一眼,山鳳下意識收回掐腰的手,一閃而至,給了陸靈蹊一個大大的擁抱,“林蹊啊,你怎么這么長時間才回來?鳳姨都想死你了。”

小姑娘的嘴巴什么時候都是甜的。

“來來來,到我家,鳳姨給你弄好吃的去。”

再在這里,她今天又要吃素了。

山鳳怕了老讓她減肥的玄華,知道剛剛是虛驚一場后,馬上就想滾蛋。

“什么叫到你家?”

一團黑影遮了她們頭頂,卻是鷹王到了。

陸靈蹊抬頭的時候,鷹王冷硬的臉上瞬間柔和下來,“林蹊,過來。”

“鷹叔!”

陸靈蹊一閃,就把自己送了上去。

“嗯!又漂亮了。”

他不會夸人。

但是,這里的幾個女的,只要說聲漂亮,都會好說話些。

“不過,你這龍角……”

“鷹叔,我這龍角,有您的一份功勞呢。”

什么?

鷹王抬手摸了摸,確定,它跟敖象、敖厘的龍角一模一樣,不由呆了。

“當年,我喝了您的血,順勢就修了引龍決。”

是……是嗎?

鷹王的眼中,慢慢蕩開一圈又一圈的笑意,“調皮!”

當年的第一面,差點被她氣死。

要不是瑛娘太厲害,他肯定偷著把她吃了。

“不過,看著還挺好。”

他的血是有龍血,但肯定不能讓林蹊變龍。

只能是天渡境那位龍姨前輩了。

他們這些人,能修煉的這么好,除了龍冢機緣和托天廟流長水外,最主要還是因為,林蹊從天渡境里,給他們帶了好些兇獸肉。

“剛剛那小龍,真的是你?”

“自然!”

瑛姨和猿王幾個急急沖過為的時候,見到的就是陸靈蹊化龍的樣子。

陸靈蹊化成的小龍,在諸位叔叔、阿姨的身邊快樂游走。

人生得意須盡歡!

她在自個家,當然是怎么高興怎么來了。

跟著鷹王叔叔上山下海,是她此生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可惜后來幾次回來,都因為種種,不能痛快的玩耍,如今不一樣了。

“各位叔叔阿姨們,從現在開始,我要像小時候鷹王叔叔帶著洗劫你們一樣,接著去搶寶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嗎?

看到她兩個龍爪子搓到一起,要大干一場的樣子,連蚯王都嗷的一聲,往他的寶貝地方跑。

安靜的百禁山瞬間雞飛狗跳起來。

玄華站在水柱上,瞅著想要先洗劫她的龍蹊,輕輕地揮動了手上的陣旗,“我可不是軟柿子。”

當年,她能按著鷹王他們打,如今也一樣。

一道又一道的水柱,從星湖轟隆升起,“既然當了龍,就拿出龍族的手段來。”

不用十面埋伏,只能被她揍。

“玄華姨,我站在這里,可不是要洗劫您。”

陸靈蹊瞅瞅朝她圍來的水柱,龍眼帶笑,“小時候,鷹王叔叔也沒膽子帶我來洗劫您啊!”

這倒是。

玄華眼中閃過一抹笑意,“好吧,看在你這么乖覺份上,我就準你求一顆珠子。想好了再說,只有一次機會。”

“姨!您是我親姨!”

陸靈蹊笑瞇了眼,“您是不是有避雷珠了呀!”

“你都不是雷龍了嗎?怎么要避雷珠?”

她是無意中養了一顆避雷珠,但是,這珠子難得,不是她想養,就一定能養出來的。

玄華還指著它給大家幫幫忙呢,“換其他的,我給你兩顆。”

說過的話又收回去,她也是沒轍,只能從其他地方補償。

“我要一顆避邪珠,再要一顆避塵珠。”

蛟王洞府還是她的家,她要把那里重新布置起來。

陸靈蹊已經想過了,不能常常回來,也得給叔叔阿姨們留點念想。

“給你!”

玄華抬手送出兩枚對外界來說,都難得一見的寶珠。

“趕快滾吧,要不然,瑛娘肯定要把她的菇洞采完了。”

“哈哈!還是玄華姨知我。”

收了寶珠,陸靈蹊一溜煙的往黃金菇洞趕。

可惜還是遲了,菇洞里,只剩下品相不好的下品菇了。

“來!讓我騎一騎,”瑛娘笑著拍拍她的屁股,“剛剛采下的黃金菇,就全是你的。”

“瑛姨,坐好嘍!”

龍尾輕輕一卷,陸靈蹊就讓瑛姨坐到了自己的背上,“我這樣帶您逛一圈,玄華姨肯定后悔死了。”

“哈哈哈!”

瑛娘大笑,往她龍頭前坐坐,“林蹊,你跟我說,是不是成仙了?”

“是!”

“怪不得這具龍身的修為,都跟我一樣高了。”

瑛娘驕傲不已,“這次回來,是你師父他們要飛升了吧?”

“嗯!”

陸靈蹊沒有往外轉,只在菇洞周圍盤旋,“瑛姨,您想過,跟我一起到仙界嗎?”

“想過,不過,暫時不行!”

敖象和小貝多可憐啊!

瑛娘從龍身上跳下來,“我的修為在天淵七界挺高,但是,到了仙界什么都不是。”

陸靈蹊身形輕晃,恢復頂著龍角的人身,“這是您的想法,那玄華姨、鷹王叔叔、猿王叔叔、蚯王叔叔、山鳳姨……他們呢?”

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

而仙界是大家飛升的目的地。

有她這個捷徑在,陸靈蹊感覺……

“我們在這里多快活!”

瑛娘帶著她坐到菇洞旁邊的大石上,“你已好長時間沒回來了,不知道如今的妖庭,連曾經一心想跑的大長老二長老,都選擇了加持地脈,在本地修行。”

是嗎?

陸靈蹊驚喜,“大家為什么要這么做?是因為那處不讓你們直接到仙界的……空間裂縫嗎?”

“是!”

托天廟有他們二十三位下界的妖王呢。

當年的事,具體如何,事過境遷,他們無法,也無力去追究,但是,敖象和小貝卻真真實實的出現在天淵七界。

他們不是天淵七界本地的妖,那就只能是仙界的。

聯想佐蒙人,誰還不知道仙界始終沒有太平過?

妖族有漫長的壽元,留在家里,偶爾還能弄到托天廟的流長水,提純血脈之力。

所以,不走,才是最正確的。

“林蹊,你可別告訴我,這次回來,是要帶我們走的。”

“不是!”

陸靈蹊的遙頭,“我是想你們了,才回來的。以后,我還會回來。等我在那邊完全站穩腳跟,等敖象的母親敖桐姨,把妖族那邊的壞蛋揪出來,瑛姨,如果您還不能飛升,就與我一起上去。”

“……好!”

瑛娘笑著摸了摸她的小龍角,“別耽擱時間了,我們去鷹王那里,我告訴你,除了曾經的小谷,他還發現了當年太常宗一處極秘藥園。”

這里是曾經的太常宗遺址。

雖然滄海換桑田,很多東西都無跡可尋,但……到底還在慢慢顯露。

“藥園?”

陸靈蹊太驚訝了。

如果太常宗有藥園遺下,那藥園里的靈藥,有多少年份了?

“里面的靈藥成精了嗎?”

“都被大戰撕裂到異地空間,沒了正常的天地規則,你覺得,誰還能成精。”

瑛娘笑著帶她往鷹王那邊去,“放心大膽的跟你鷹王叔叔哭窮吧,那藥園,雖然只是普通的藥園,沒有特別珍貴的靈藥,但是,勝在量多,年份足。”

“我現在真的窮死了。”

陸靈蹊一路笑著往鷹王的半山腰跑。

仙界,刑堂。

魯善沒想到,虛乘會漏夜前來。

“是出了什么事嗎?”

這么多年,從來都是他去見他的。

哪怕廣若被關刑堂,圣者那么關心,也沒有親自過來呢。

“沒什么事。”

看到魯善緊張,虛乘微笑安撫,“就是突然之間,想過來看看了。”

這樣啊!

魯善給他奉上一杯仙茶,“您這突然之間,可真能嚇死個人。”

“呵呵!”

虛乘笑,“你堂堂黑面神,是誰都能嚇死的嗎?”他示意他也坐下,“怎么樣?廣若可還好?”

“跟以前沒區別。”

林蹊走了,最近廣若那里,都是他去。

“您要去看看他嗎?”

魯善忍不住帶了一份期待。

廣若也算是世尊呢。

林蹊的隔山打牛罩很有用,可恨不能天天敲。

但如果圣者虛乘去看看,能幫忙修改一下的話,也許可以天天敲了呢。

虛乘轉了轉手中的玉杯,自失一笑,“他那里,我暫時不好去。”

真要去了,反而會讓世尊誤會,林蹊的背后一直站著他。

圣者對決,勝與負都算正常的。

根本就不會有什么心理落差。

相反,敗在林蹊手中,才會讓他更痛苦。

“林蹊做得非常好,我去……只會適得其反。”

虛乘輕啜一口仙茶,“對了,林蹊呢?如果要見,那小姑娘,我倒是想見一見。”

他遠遠的見到過幾次,不過,并未說過一句話。

這一次……

虛乘想見一見,想看一看。

“林蹊啊”

魯善有些想撓頭,“呵呵,她才請了假,暫時,不在刑堂。”

請假?

虛乘慢慢放下玉杯,“知道她去哪了嗎?”

棋盤中的棋子,看著都一樣,但是,他自己知道,每一個都有來歷。

那天突然之間,散開的一枚,他算過來算過去,卻都沒算著。

直接昨天,才在回溯時光的記憶中,發現多出了一點什么。

“她說,她想她爺爺了。”

魯善笑著道:“她爺爺年紀大了,她要回去看看他,然后我就放她假了。”

虛乘微有沉吟,“……她回去有多長時間了?”

“快一個月了。”

這樣啊!

虛乘掐了掐手指,“回去見了她爺爺,處理了宗門雜事,她……應該也會去神隕地吧?”

魯善的眼睛,在他的手上飛快掠過,“應該會的。”

那孩子是個重情重義之人。

“我也曾想過,她會去托天廟、神隕地,只是……,”魯善小小地嘆了一口氣,“千言萬語卻沒法請她代傳一句。”

托天廟現,天淵道歸!

這句話,似真,又似幻……

這么多年了,天淵七界都沒什么飛升修士,他們如何不知道,那里……出了問題。

也是,怎么會不出問題呢?

世尊當年,就盯著那里呢。

為了那里,還特別逼他們發誓,在天淵七界修士未提托天廟之前,他們不能主動跟他們提起。

“您找她是有什么事嗎?”

“……唔!說有事也行,說無事也行。”

虛乘輕輕轉著桌上的玉杯,“林蹊去了英烈園,入境戰聯,回來有跟你說過,她入境多少戰了嗎?”

“具體多少戰沒說,但是,我問了最后一戰在哪。”

“在哪?”

“死守麟谷。”

“丹陽宗……最后的大戰?”

“……是!”

魯善聲音微顫。

丹陽宗與外域戰場最近。

連場大戰,到麟谷的時候,已經是最后一波人馬了。

丹陽宗宗主曹丹陽把天仙以下修士盡皆遣散,身披大紅,與最后十八弟子共赴戰場。

后來,再也沒后來,盡都隕落于麟谷。

“……仙界迄今為止,林蹊是第三個入境麟谷大戰的修士吧?”

“是!”

“等她回來……”

虛乘放下玉杯,“等她回來,就告訴她,刑堂有獎,可助她在仙盟轄地的凡城建下百座托天廟。”

什么?

“時機到了嗎?”

魯善緊張地盯著虛乘。

他有些不敢相信。

畢竟林蹊的年紀是真小,托天廟和神隕地現世的時間太短太短。

“……也許到了,也許未到,不過,如云天海閣一般,從凡城開始,應是無礙。”

“等她回來,我馬上跟她說。”

魯善激動了。

他們刑堂弟子眾多,分散各處的都有。

如云天海閣一般,把試練下面的弟子的事放到凡城的托天廟,實在是一舉數得的事啊!

“我會跟她說,這是您的授意。”

“不!”

虛乘嚴肅搖頭,“不必提及老夫。”

“……為什么?”

魯善很不解。

林蹊是個聰明孩子,尤其銀月仙子和美魂王還在神隕地。

她在天河坊市喊話佐蒙人時,何嘗不是在喊話他們、喊話圣者?

她在控訴他們,看看,這就是你們所守的仙界。

“您的態度,于她和天淵七界的士氣而言,可能……”

“沒有可能!”

虛乘抬手阻住,“世事如棋,道魔皆在一念之間,有些事,他們不知,比知道好。”

諸天神佛,皆為圣人棋子,但圣人又何嘗不是棋子?

他的算計,他的布置,一次次的盡被打破,連養在身邊的廣若,都被世尊鉆了空子。

“魯善,你要明白,我等生死,還在道中。”

他們沒跳出來,他——跳不動。

靠山山倒,靠水水流。

仙路艱難,大家真正能靠的,只能是自己。

“天淵七界最艱難的時候,我等袖手,如今,他們已漸有起色,又何必橫插一杠?”

沒有指望的時候,他們更會奮起。

“人心向上,人性向下。”

虛乘嘆息一聲,“我等修者,最終求的是一個心上的圓滿。如果一個人的心是滿的,就能看到這世界本來的樣子。

心不滿……

越想求什么,執著什么,越會被蒙住眼睛。”

這世界,從來都不是非黑即白。

一念之間,可佛可魔。

真理摻雜謊言,高尚暗含利欲,罪惡中又隱藏著希望之花。

“天地有因果,佐蒙人早不是當年的佐蒙人了,他們也陷在我們的因果之中。”

他們不再是過客。

所以天淵七界的因果,必要償還。

“雛鷹不經歷天空的磨難,永遠當不了飛禽的王者,乳虎不透過叢林的廝殺,也成不了百獸至尊!”

他們的干涉,也許會讓原本的王者、至尊,走向岔道。

“時機到了,我們不能急,時機未到,我們更不能急。”

虛乘站起來的時候,身影化成靈光,未觸一點禁制的閃離,“魯善,你要做的是,給他們一個安全的仙盟坊市。”

魯善站立良久,才朝虛乘離開的方向,深躬一禮。

安全的仙盟坊市,是他一直以來的目標。

陸靈蹊在百禁山上山下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因為她會吃會喝,以至于風門來接人的時候,原本有些瘦削的臉,硬生生地圓了一圈。

“你這日子過得也太舒服了吧?”

風門羨慕不已。

這晉階成仙就是不一樣了啊!

數萬年的壽元在那里,終于不用跟趕命似的修煉了。

“不行,我也要趕快成仙。”

他朝送行的瑛娘和玄華拱拱手,“兩位道友,未來,我在仙界等你們。”

既然是送行,肯定不是跟著一起的。

風門覺得,他在她們面前,還是可以傲一傲的。

“那我們就提前祝道友心想事成了。”

玄華微笑拱手,“林蹊,一路順風!”

“嗯!”

又要分別了。

陸靈蹊好舍不得。

擁抱失了笑顏的瑛姨之后,又擁抱了玄華。

“瑛姨、玄華姨,我走了。”

她的洞府,布好了。

“這是我洞府的禁制牌,想我了,就到那里轉轉啊!”

“……好!”

瑛娘到底給她堆出了一個笑臉,“保重!”

好在,她現在不擔心林蹊的壽元問題了。

“到了太霄宗你陸安老祖處,幫我問聲好。”

“嗯!”

陸安老祖跟瑛姨一直有聯系。

若不是知道,半年前,瑛姨才從陸家回來,陸靈蹊都要把她一塊帶著了。

“瑛姨,玄華姨,你們保重!”

拱手的時候,陸靈蹊朝隱在禁制中的鷹叔等,也深深的行了一禮。

她愛百禁山。

這里……大概永遠都是她心中的凈土。

陸靈蹊一腳踏入空間傳送門的時候,心中很清楚,她又走進了江湖,走進了需要拼搏的世界。

“這一次,大家把飛升地放在了哪一界?”

“當然是我們無相界。”

風門理所當然地道:“就在托天城前面的廣場處,如今各界已經來了不少修士。”

從筑基小修,到化神后期的星君,七界加一起,來了十多萬人呢。

“你要不要直接轉那邊跟著熱鬧熱鬧?”

雖然很心動,但已經看到千道宗的山門了。

陸靈蹊覺得,師父師叔們也沒時間,再關心她收徒不收徒的事了。

“我回家!”

“那就不送了,告辭!”

風門很干脆地轉身走人。

將要飛升了,他也要處理山海宗的一些事呢。

無相界道魔平安了這些年,不能因為他走了,就要再鬧起來。

哪怕飛升仙界,他們也需要一個相對安穩的天淵七界做后盾。

余呦呦出來的時候,見到的是風門一閃而沒的背影。

“你可算回來了。”

可憐她就遲了兩天,就在這里等了一個多月。

“我是沒辦法呀!”

見到好姐妹,陸靈蹊伸手一把拉住,小聲道:“我們金風谷收了幾個徒弟?”

“噗,一個。”

陸靈蹊瞬間嘟了嘴。

“有師徒緣,并不代表,你就要馬上收啊!”

余呦呦的心在云天海閣父親處,小聲傳音撬墻角,“你不是云天海閣弟子了嗎?成仙了,總要收徒的。”

什么?

陸靈蹊震驚地看著她。

“哈哈!不愿意就當我沒說。”

余呦呦其實不介意,替她教徒弟的。

“我們換個話題,我爹現在怎么樣?好些了嗎?”

“義父好多了。”

陸靈蹊瞄瞄還沒人出來的山門,傳音回道:“在天河坊市為我撐腰的時候,可威風了。”

余呦呦眼角眉稍俱是驚喜。

“仙界的大事記我也看了,我爹好像是厲害噢!”

為她姐妹撐腰呢。

雖然從來沒見過爹爹,可是,他已經是她心目中最好的爹爹了。

“什么叫好像?”

陸靈蹊嗔她一句,“四大仙宗最年紀的掌門人呢,怎么叫好像,分明就是。”

“嗯嗯,我說錯了,你義父最厲害!”

好姐妹語氣中,對父親的維護,余呦呦還是能聽得出來的,“靈蹊,有好東西趕快助我一把,這一次,我也要沖一沖。”

只要她的前面有六人能夠成功,她就可以借天地靈氣推進自己的大圓滿。

到時候,沖擊天仙必能水到渠成。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